正文 第九十五章唤我阿徐(H)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莲池将她按在了门板上。

    身后坚硬的木料抵着徐迟的背,有些膈人,她却感受不到。

    此刻笼罩着她的,是莲池身上那熟悉的,叫她喜欢的如玉似雪的气息。

    他倾身含住了她的唇。

    一开始是青涩的在她唇上摩挲试探,不消片刻就无师自通,将自己的舌头探进她的口中,求索着她甜蜜的汁液。

    大抵男子,一旦尝过情欲,再如何端静自持,不染凡尘,也会为了对心爱之人的欲望,而身陷泥沼不可自拔。

    呼吸之间暧昧声在屋内回荡。

    女子娇娇柔柔的哼唧声,男子的粗喘声,还有吻得急切时唇舌间的水声。

    徐迟被他锁在怀里,亲了不晓得有多久。

    莲池的手一开始还搭在她的腰上,可吻得越投入,他的手也就越不老实。

    听凭他的心意,一只手滑到了徐迟的臀上揉捏,隔着衣衫感受着将手下的软肉。

    “你身上好香。”

    莲池松开了她,喘息中带着笑意。

    他的手还托着徐迟的臀,半是因为他对手中触感留连不舍,半是为了托住徐迟软倒在他怀里的身子。

    “不及大师身上香。”

    徐迟迎向他。

    她少有熏香,自知这话不过是莲池说来讨她欢心的。

    倒是莲池,身上总带着一股清香,与她从前所嗅过的所有香料都不同。闻着让她想起太平寺大殿中高坐莲花台的佛陀。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我身上好香?”

    徐迟扬头看着莲池。

    屋内昏暗,灯火已熄。

    朦胧中徐迟看不清莲池的神情,却能感受到他炽热的目光。

    “夫人何必明知故问?”

    莲池声音中还残留着着浓浓情欲,暗哑又低沉,撩拨在徐迟心上,让她身下又湿润了一点。

    “别叫我夫人啦。如今你该换个称呼。”

    徐迟摆弄着腰肢,有意无意磨蹭过莲池的下身。

    他已经硬了。

    “该叫你什么?”

    莲池被怀中女子不安分的动作蹭得心中欲火更盛。

    “我闺名徐迟,你就唤我”

    徐迟鬼使神差,想到陈缓对她的那个称呼。

    “叫我阿徐。”

    她怀着一点恶趣味,这样说道。

    “阿徐”

    莲池喃喃。

    平时诵经道佛号的声音,此刻这样温柔又缠绵地唤出她的名字。

    徐迟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得意和满足。

    那些日日赶来太平寺只为听莲池讲经的达官显贵们,一定想不到这高坐莲花台,身着僧衣不沾凡尘的僧人,夜里会搂着她,轻轻唤她阿徐。

    他独独在她面前,才会如此情动,才会染上凡人情欲,才会急切地索求她。

    “到榻上去。”

    徐迟等不及了。

    那点小小的虚荣助长了她的欲。

    她此时此刻就想要他。

    莲池心中所想和徐迟一模一样。他一天里都焦躁不安,只为得这片刻的温存。

    他早已经忍耐不住了,听她软软地催他,就托着她的腰把她按在榻上。

    “唔”

    徐迟抱着莲池的肩。他埋首在她颈间,对她颈侧又是吮吸又是舔弄。

    凭借本能,莲池知道该怎么讨好身下的女子。

    她娇软的身子就在他身前,如同水中莲花般舒展,等着他去采摘玩弄。

    她一定很喜欢他。

    莲池心中笃定,那止不住的渴慕也侵泄出来,将他心中的一切驱逐,只剩下了眼前的她。

    剥去了两人身上的衣衫,最后的阻碍也没了。

    赤裸的身体交迭着,对彼此的感触愈加亲近,也愈加难以忍耐心中的欲望。

    莲池看着身下的徐迟,昏暗中他看见她的带笑的眉眼。

    他俯身亲上她的眉心,温柔又虔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