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уúsんúщúм.℃òм 第九十七章你夫君啊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哈”

    身下女子喘得越娇媚动人。男子的动作就越激烈。

    原本整洁肃穆,只被主人用来休息读经的僧房,变成了淫乐的欲窟。

    高洁的僧人被拉下莲座,在女子娇软柔媚的身体上起起伏伏,沉缅于她所带来的肉欲中。

    观音低眉,佛陀闭目。

    莲池却满怀爱慕,看着徐迟被他操干得汁水横流,娇憨可爱。

    叁岁时他被师父捡回寺中,从此就只知道读经参禅,与红尘再无牵扯。

    从前他觉得这样的日子没什么不好,可是上天叫他遇着了徐迟。

    也许第一眼看见她,他便隐隐明悟。

    她是他的劫,是他的缘,也是他的禅。

    红尘槛外是青灯古佛,红尘中是她

    “唔好舒服”

    徐迟叫得莲池回过神来。

    她里头绞得越来越紧,软肉缠裹上性器,拼命要他射出来。

    “要泄出来了”

    徐迟无力的在莲池臂膀上抓挠,将身子中的性器裹得愈来愈紧。

    那根在她肉穴中作怪许久的性器,也受不了她的纠缠,开始搏动起来。xγuⓢんuwu.ⅽⅽ(xyushuwu.cc)

    “那就泄出来。”

    莲池低喘道。

    他用力挺腰,凭借本能,抓住最后的机会狠狠刺激着敏感的肉穴。

    在徐迟一声娇媚的呻吟后,他将自己的精液尽数喂给了她不知满足的肉穴。

    一张一吸肉穴将他射进去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

    徐迟满足地叹息,懒洋洋睁眼看着身上还在闭目喘息的莲池。

    “你好厉害。”

    情事过后她心满意足,一点也不吝啬对莲池的夸奖。

    毕竟他刚刚可是为了讨好她,出了大力气。

    “你喜欢就好。”

    莲池垂眸亲了亲她,性器还赖在徐迟穴中。

    只要是男人,就都抵抗不了这样的夸赞。

    他蠢蠢欲动,胯下性器在她穴内硬起来,想要再度向她证明,自己有多“厉害”。

    不过是过了一日,他就这么亲密地称呼她,轻而易举就被她撩拨起情欲。

    好像那个对她爱答不理的僧人不是他一样。

    徐迟眯眼。

    她已经要得够多了。

    “我得走了”

    她推开莲池,眼见他那张肖似陈望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明日再来找你。”

    徐迟看着莲池的神情又被她一句话给拨动。

    她穿衣起身,心中却忍不住得意起来。

    如今他已经是她的裙下之臣,再也做不回那个高洁禁欲的僧人了。

    “那你明日什么时候来?”

    莲池有些不舍,他又贴上她,生疏地环着她的腰。

    好像这样就能让她留下来似的。

    “再说吧,左不过就是晚上。”

    徐迟扣上衣襟,转身回抱住莲池。

    “你放心。”

    她安抚地亲了亲莲池,便推开了他。

    徒留莲池在屋中失落纠结,患得患失。

    夜色正浓,徐迟一路小心,安然回到了自己那间香房。

    她效仿出来时那样,小心翼翼推开窗,翻身爬了回去。

    屋中黑漆漆一片,没人发现她出去过。

    徐迟脚步轻快,朝着屏风后的浴桶而去。

    她早叫雀儿预备好热水,此时水肯定是凉了,不过聊胜于无。

    再喜欢喜欢莲池,她也不想一身臭汗,含着她的精水睡觉

    徐迟摸索着前进,她不敢点灯。

    反正这屋子也小,走几步就能找到浴桶。

    可惜黑暗中视物不清,她没走叁步就撞在硬梆梆的东西上。

    鼻子直挺挺撞上去,酸涩得她直接飙出泪来。

    那东西还开口讲话。

    “你去哪了?”

    原来是个男子。

    “你谁啊?”

    徐迟惊得连忙后退,却被那人锁在怀里。

    “你夫君啊。”

    陈缓一字一顿,阴沉着脸看向怀中刚刚爬窗回来的徐迟。

    ————

    修罗场ing。

    照旧求评论求猪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