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ℝōúщèⓝщú.Ⅾè 118说不想他是假的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说不想他是假的。

    他走的时候倒是爽快,说走就走,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告诉她。就算知道他是为了去疗伤闭关,她心里也难免存了小小的不甘和怨怼。

    明明走之前连那种事都跟她做过了,明明他们两个是这个世上最最亲密的人。

    明明她最喜欢他了

    “还不一定。”

    则周可不敢给出保证,他之前拜托自己师父算过霍问洲能否安然出关。

    “五五之数,皆由天定。”

    师父留给他的判词说了和没说一样。

    “我这次亲自回红莲寺,求我师父卜一卦。再不济,也能在寺中祈愿池为他点一盏莲灯。”

    “那我能跟着你一起去吗?”

    一遇上和他有关的事,她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只要能为他好,只要能让他平安,那让她做什么都是可以的。谁让他是她的兄长呢。ⓎusんuщuЬiz.m(yushuwubiz.com)

    则周闻言撞了撞一旁有些心虚的令均。

    “我回去是偷偷的回,本来就见不得人,再带上你。那成了什么样子?你有你的事要做。”

    令均摸摸下巴。

    “你跟着我去龙女墓,那里的守墓人是我的故交,之前我和问洲还托他保管了一份剑术残篇,拿来给你用再好不过了。”

    “龙女墓?”

    听起来隐隐耳熟,可霍野来就是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听过。

    “叁百年的大荒龙女被剑修斩杀。世上最后一条真龙陨落,她的灵气骨血所葬之地,就是龙女墓所在。”

    “叁百年前?龙女?”

    霍野来可算想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听说的了。

    在清河宋家,孤傲冷月般的妖化少年带着她在地下暗穴中痴缠时,曾经给她讲过宋家先祖和龙女的纠葛。

    若不是今天令均提起来,她都要忘了那个和兄长有着相似病容的少年了。

    他吃了妖龙内丹,病倒是好了,可哥哥他呢?

    “哥哥他到底去了哪里闭关,又会在什么时候回来,走之前他也没跟你们说吗?”

    霍野来忍不住低落起来,想哭又不敢哭。

    因为哥哥说他不喜欢她哭。

    明明修士闭关十年几十年比比皆是,可是见不着他的时候,于她而言根本就是度日如年。

    日日等着他回来,日日盼着他回来,却也日日都等不到他。

    疼宠着她,将自己的全副心神都倾注在她身上的哥哥,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你放心,问洲这么疼你,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这个时候令均心虚地完全接不住话,则周只能硬顶着头皮上。

    “是啊,等他回来,我们会跟他说清楚。”

    令均可算憋出一句。

    “说清楚什么?”

    霍野来眼瞅着眼前涨红了脸的剑君。

    “当然是你和我们的事。”

    令均难得有些磕磕巴巴。

    要跟霍问洲解释清楚,为什么明明答应地好好的,最后他们两个却把他的妹妹拐带到了床上。

    就算跟着则周混出了几分厚脸皮,令均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可是对不起朋友这种事,做得多了也就不会不好意思了。

    “千万不要!”

    霍野来没法继续伤心了。

    要是哥哥知道他不在的时候她跟着这两个人厮混到了床上,那他不得训死她!

    “说好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

    “连你哥哥也不行?”

    则周皱眉。

    “不行!”

    霍野来急了。天底下最不能知道的就是他了。

    “你还真把我们当成炉鼎,下了床就不认账?”

    令均抱胸皱眉,察觉出来不对劲。

    她以为的关系跟他以为的,好像不太一样?

    “可除了这层关系,难道我们还有其他什么吗?”

    霍野来开口,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无耻了。

    可明明是他们主动要帮她修炼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被则周一通歪理说得乱了阵脚,霍野来倒忘了到底是谁占了便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