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0.拱手让人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李碎抿唇不言。

    明明是高兴还来不及的事儿,却多了一个“过”。

    “既然你喜欢我,那以后也要继续喜欢下去。”

    沉默了一瞬,他还是将那个“过”字给咽了下去。

    既然有本事让她喜欢过他,那他就有本事让她再喜欢上他。

    霍野来脑中越发昏沉,懒懒合上眼皮。她觉得自己的神魂都要飘散,恍惚中脑中闪过几个人影,却分辨不清是谁。

    青衣还是白衫,玄襟还是蓝袍。或是冷然或是低沉含笑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轻轻唤她的名字。

    “来来!”

    是真的有人叫她,却不是李碎。

    沉夷之最先追逐着霍野来却被淮安缠上,挨了起了杀心越加难对付的妖主几招,好不容易才脱身。他自己肩膀处还在渗血,却顾不得处理,一见霍野来模样,就要上前查看。

    “你受伤了?”

    他忘了还有一个李碎。

    “站住!”

    李碎挡在他前面。

    “她受伤了。”

    沉夷之冷眼看过去。

    李碎握拳,侧身让开。

    他没办法帮她,却不能阻止其他人来帮她。

    “来来,你睁眼看看我。”

    男子握住她的手腕,软声在她耳旁轻唤。

    霍野睁眼。

    青衫男子样子不可谓不狼狈,墨发披散,大朵血花浸透肩膀,更可怖的是他肩上临近脖颈处的一道伤口,深可见骨,血肉模糊。想来要是再往上一点,沉夷之这颗比女子还漂亮上不少的头颅可就保不住了。

    他却还有心思对着她笑。

    “他竟然敢对你动手好在我知道该怎么替你疗伤。”

    沉夷之将霍野来抱起。

    “我带她出去,需要你帮我将岩峰口的妖兽牵制住。”

    说是要人帮忙,却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似乎在吩咐自家下人。

    岩缝口已经堵上了一只巨眼树妖,张着畸形巨眼往缝里窥视。刚刚沉夷之进来时在缝口加固了几道篆术,配合上李碎的剑光阵,才暂时将蠢蠢欲动的树妖挡在缝外。

    “你真能救她?”

    李碎重新将寒江剑握在手中,费尽力气才抑制住自己朝沉夷之挥剑的欲望。他想杀他,却不得不忍让,粘补起来的骄傲此刻又被自己的无能碾碎。

    又是一次。

    沉夷之点头。

    李碎答了一声“好”,看了男子怀中的霍野来一眼,掏空自己储物袋中所有的疗伤丹药,一股脑全塞进她怀中。

    做完了这些,他才提起剑,冲开剑光和篆书设下的屏障,从围在缝口的妖族中生生打出一条路。

    少时李碎性子孤绝傲慢,师尊扶越剑君就曾经嘱咐过他,要知道过刚易折,才高惹人嫉的道理。天生剑骨又聪敏的少年剑修当然清楚,他只是不屑。他的剑道在此,剑心也在此。若是换了性子改了行事作风,那他也就不用再练剑了。

    平生第一次,李碎决心学着忍耐。

    越忍就越要杀——潮水般向他涌来的诸多妖族,修为有高有低,手段层出不穷。他不顾自己,只知道凭借本能挥剑。

    挥剑,才能救她。

    沉夷之跟上李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