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2.就知道亲,我嘴上是抹了 ρō壹八τō.

作品:《女主她总是被操(仙侠 NP H)

    她往前一步,沉夷之也靠前了些。

    “这么想知道?那你下来陪我。”

    他扯住霍野来的手腕,一下便将她拉进水中。

    “你!”

    霍野来忍不住脸红,怒瞪着含笑望着她的沉夷之。

    被赤裸的男子锁在怀中,还紧贴着他的胸膛,这都不算什么。

    可要是下面又被一根硬挺挺的东西给顶着呢?

    “我好想你。”

    沉夷之将她压在池壁上。

    确实如霍野来猜想那般,他下身也是赤裸着的。

    坚挺的棍状物隔着一层薄薄的布帛,就贴在她小腹上。

    “怎么你也想我?你沉夷之是谁?大荒叁十二城之主,设计起人来天衣无缝,我可不配让你想。”

    霍野来就是忍不住嘲讽他。

    “你又开玩笑了。若是我真的有你说得那么好,那你怎么还不肯跟我回来?”⋎цsんцщцьiz.©⒪m(yushuwubiz.com)

    沉夷之眯眼,“不过,什么叫也?还有别人也对你这么说过?”

    他本来就贴得近,听了这话贴得就更近。近到霍野来可以开始数他到底有多少根眼睫。

    霍野来睁眼说瞎话:“没有,废话少说,我师兄他们到底怎么样了?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她着实幸苦,既要问出李碎他们的行踪,还得忍着面前这人的骚扰。沉夷之的手早就不安分,刚刚还扶在她腰上,现在又悄悄下移一寸,恰巧就落在她臀边,竟然还揉捏起来。

    “我说,你可别乱动。小心站不稳。”

    许是泡久了泉水,男子脸颊愈发的红,也越发的艳。乌柔的长发披在肩上,倒是多了一种温柔的意味。

    不过他的动作依旧下流。

    “淮安受了点轻伤,是被那几个用剑的合力打伤的。如今已经命他那些妖族旧部回了王庭旧址。”

    沉夷之笑着,水下的手又换了地方,已将霍野来的臀瓣握在手中。

    “松手!”

    霍野来去扯。

    “你还想不想继续听?”

    男子笑吟吟威胁,炫耀般在她小腹上顶弄了一下。他吃定了她,知道她想听,所以肯定就会任他摆弄。

    果然,霍野来泄气,恨恨一句“不许再乱摸。”也挡不住沉夷之继续与她亲热。

    “那两个剑君折回了龙女墓。”

    男子继续低声道。

    他是在告知她别人的行踪,却用了极暧昧极温柔的口吻,低低轻叙起来,就是当做情话来听也是可以的。

    另一只手已经攀到霍野来胸前,试探般托住一只乳儿,似乎想掂量掂量在两人分别的这段时间,它有没有偷偷变大。

    霍野来忍不住,道:“我说了,不许——”

    “不许乱摸,我知道。”

    沉夷之叹气,松了手,却又紧跟着来了一句:“那我也不说了,除非你肯亲我一下。”

    “亲亲亲!我嘴上是长了”

    她话没说完,向她索吻的人却已经亲了上来。

    久别重逢的吻,小心翼翼又温柔炙热。

    男子捧着她的脸颊,唇瓣温热粗糙,碰到了就能在她身上点起一把火。他细细地舔她唇瓣,轻轻叩问她的齿关,撩拨着她张口接纳他,同他一起延长这个吻。

    “你嘴上确实抹了蜜糖,甜的很。就是说出来的话像刀子,总是要伤我的心。”

    沉夷之轻轻叹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