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节

作品:《打铁匠的娇蛮妻

    尤其,那声音,那命令似的语气,一板一眼,一字一句透着肃穆之色,就跟在训练军营里的土老帽似的。

    这厮,是将她当成了新兵在训练了么?

    她```她是他的妻啊!

    混蛋!

    蠢蛋!

    沈媚儿一时气得够呛!

    任谁不对她温声细语的,就连爹爹娘亲,从来都不曾对她大声嚷嚷过,这个打铁的,这个老男人,他倒好,竟敢命令她,还敢对她这么凶,关键是,还当着所有人的面。

    她何时受过这种气。

    她的面子要往哪儿搁。

    沈媚儿的脸,脖子气得刷的一下胀红了一大片。

    偏生,身后诸位长辈们却丝毫不为沈媚儿声张正义,竟还在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他们难道没有察觉到这浑人这举动,这话语,这语气有丝毫不妥么?

    关键是,磊哥儿那小兔崽子,竟还在似模似样的解说着:“阿姐力气太小了。”

    “阿姐定赢不了我。”

    气得沈媚儿恨不得扑过去揪住他两只两耳朵。

    哼!

    一个个的,都对她视而不见。

    这回若是让打铁匠将气焰压了她去,那往后还不让他彻底翻了身,那还得了。

    哼,她得要让他瞧瞧她的厉害才行。

    可是,可是她的力气太小了,被他压制得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

    正好这时,薛平山将沈媚儿的姿势调整到位了,忽而微微曲身在沈媚儿身后伏下了身来,将头低到与沈媚儿同一个高度,只目光犀利的将箭头瞄准了箭靶上那支木箭。

    待瞄准了后,薛平山微微眯了眯眼,然后在沈媚儿脑后低低说了两个字:“放箭!”

    话音一落,薛平山松开了捏住沈媚儿手的大掌。

    与此同时,沈媚儿将脸转了过来,看了身后打铁匠一眼。

    他的脸就贴在了沈媚儿侧脸位置。

    她一扭头,她的脸便不期然的贴上来他沾满大胡子的大脸。

    指尖微微一颤。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砰“的声响。

    两张脸似乎吓了一大跳,快速分开了。

    两个原本倚靠在一起的人,也迅速分开了。

    各自调整了一番神色后,二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朝着远处箭靶方向看了去。

    箭射在了箭靶的边沿,一环,竟是一环!

    再错开半分,就要逃离靶子了。

    看到这一幕,薛平山怔了一下。

    沈媚儿也愣了一下。

    几位长辈们站在他们身后的台阶上,并没有看到二人方才奇奇怪怪的“互动”,不过,许是原本对薛平山无比的信任,以至于出现这样一个教学成绩,反倒是叫众人好生意外,意外之后,范氏笑着冲着沈媚儿打趣道:“哟,这该如何是好!媚儿,要不要再来一局?”

    话音一落,只见磊哥儿兴奋的跳了起来,兴高采烈道:“耶,阿姐输了,阿姐输了,磊儿赢了,磊儿赢了。”

    沈媚儿闻言,走过去,一把狠掐了磊哥儿的小耳朵,片刻后,忽而抬眼回着范氏的话道:“不玩了,他太菜了。”

    说着,隔着远远的距离,沈媚儿抬起下巴,看着打铁匠道:“哼,哪来的高手,哪门子高手,差点儿都要脱靶了,我看,也不过尔尔!”

    话音一落,沈媚儿叉着小蛮腰冲着打铁匠做个挑衅的动作,然而目光却满是得意及对对方的“居高临下的蔑视嘲笑”。

    薛平山看了看一脸古灵精怪的妻子,一时,想起了方才那一幕,似乎猜出她方才的故意成分,也隐隐猜出几分她的意图,不过看到她一副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得意小模样,又扭头看了眼箭靶上场失误,似乎除了欣然接受自己有生之年第一次败绩及妻子的嘲讽以外,别无选择。

    薛平山一时摸了摸鼻子。

    这时,那头翻身做主,心情大好的沈媚儿大喊了一声“舅舅,我饿了”,随即,她撩起裙子一路小跑跑去厅子里呼唤妈妈开饭。

    整个元家,一室热闹。

    第131章 团聚饭。

    却说从前用膳上桌, 元朗端坐主位,旁边沈老二范氏各陪坐一方,小元氏挨着沈老二, 沈媚儿挨着小元氏,旁边则是磊哥儿,这是一家六口的固定座位,如今家里多添了一个人, 薛平山夹在了沈媚儿与磊哥儿中间, 这里往后便是他的固定位置了。

    今日沈媚儿回门, 元沈两家未请旁人, 就一家子, 却上足了好酒好菜。

    元朗最是好酒之人,往日里在外奔走, 怕吃酒误事儿, 便一直压抑着, 今儿个倒是能尽个兴了。

    至于沈老二嘛,自打之前腿受了伤, 生生养了好几个月,这几个月他是滴酒未沾,如今腿伤已快痊愈, 亦是能好生开怀畅饮的。

    而薛平山看上去并不贪杯,可成婚之日陪酒半日,他并非精明耍赖之人,不知躲酒, 杯杯入腹,却始终未见醉意,那可是酒, 不是水啊,元朗与沈老二便知,他酒量怕是不小,至少还一直未曾见底。

    故而,元老爷子有心试探一番。

    桌子上的美食一道接着一道上着。

    饭桌上,女人同小孩一般说话不多,多为几个主事的说,今儿个沈媚儿难得乖顺,低眉顺眼的吃着饭。

    酒过三巡,只见元朗端着酒杯置于唇边轻轻的抿了一口,随即微微挑眉,扫了对面那个即便是在饭桌上依然一身铮铮铁骨的身影,冷不丁淡淡开口道:“去参军这么多年了,你之前在军中是何职级,按理说,你们这些老兵为朝廷征战多年,朝廷应当善待才是,缘何不声不响的回了老家呢?”

    元朗借着三分酒意,直接了当的开口问着。

    这些话,其实早在议亲那日他便要问了,只是,一来婚事定得急,琐碎之事颇多,二来,对方是元沈两家的“恩人”,不好刁难于人,至于这第三么,多少是有些顾虑的。

    要知道,一个从军多年的士兵,十多年了,还能在战场上活下来,必然是有些过人之处的,何况,还是个骑射件件了得,对兵家铁器熟稔至极,甚至能够徒手与大山里的大虫较量,生生将其斩杀之人,会是一个默默无闻之人么?

    妇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眼光较短倒能理解,可元老爷同沈老二皆是走南闯北多年的人,到底是有几分眼力见的。

    这是个敏感的话题。

    要么,是犯了事儿,被逐出军营了,抑或是```逃离出来的?

    元老爷想不出其中缘故。

    因为,战事停止,北疆大捷,去年平乱后整顿三军,班师回朝,正是论功行赏之际,缘何,偏偏在这这个时候,他独身回了老家。

    身上既无功名,又未得任何引荐,属实由不得人不多想。

    元朗心中各种猜测,却预感都不曾猜测到要处。

    再加之,元家是做生意的,士农工商,商人身份低贱,如若眼前这人在上头有些名目,总归是有益于元家的。

    要知道,如今元家在扬州洛阳的生意遇到了些瓶颈,在当地,又被人恶意滋扰惹事数回,元家费心费力赚的银钱,细细算下来,竟有半数花在打点上了,作为没有任何背影的生意人,许多时候,唯有打掉了牙齿生生往肚子里咽的份。

    当然,后头这些不过皆是些后话了,不过是想到了这里,略往深处多想了几分,元朗多半的心思,都是为了瑶瑶。

    元老爷这话一落后,饭桌上所有人都齐齐朝着薛平山方向看了去。

    其实,这也正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就连沈媚儿也放下了筷子,歪头看向了打铁匠。

    薛平山闻言似乎并不意外这个话题,只见他沉吟了片刻,方缓缓道:“有些职级,不过——”

    说到这里,薛平山似乎踟蹰了片刻,方道:“此番回乡,实则是为了运送同僚的尸骸回来,后见家中父母已逝,便决定留下来为薛家开枝散叶。”

    说到这里,薛平山忽而看了身旁的女孩儿一眼,沉默了片刻,又道:“且参军多年,手中杀戮过多,戾气过重,曾遇有一僧人点化过一二,直言不宜杀戮过甚,会遭祸端,故而想彻底退下战场,过普通平静的生活。“

    说着,薛平山微微捏了捏酒杯,目光的对上了对面元老爷的目光。

    毫不闭闪。

    二人对视了一阵。

    元老爷又偏头看了沈老二一眼。

    对方的话,似乎回答得十分清明,,却又有些含糊其辞。

    然对方不像是个故弄玄虚之人,他一身坦荡,丝毫不见推诿,或许,有自己的思量罢。

    沈老二与元老爷默契的交换了个眼色,后沈老二方举起酒杯缓缓道:“原来如此。“

    话一落,只见沈老二举着酒杯冲薛平山淡淡笑着道:“既如此,从前的事情既已经过去了,便让它全都过去了罢,如今世道如此,战场上刀剑无眼,你们上阵杀敌亦是为了保护身后的寻常百姓,实非你所愿,你也```莫要过于介怀,今后,你便安生落户洛水,咱们一家人永远会在一起,这里,就是你的家!“

    沈老二是崇尚武力,崇尚军人的,他一贯寡言少语,这会儿难得长篇大论,可见他对对方的重视。

    话音一落,沈老二仰头将整杯酒一饮而尽。

    薛平山听了这一话,捏着杯子的手阵阵发紧,良久,忽而闷头将杯中的酒一口吞下。

    酒杯方一落,忽见碗里多出一双筷子,多出一块大肥肉肉片。

    薛平山方一偏头,便对上了妻子有些殷勤的目光,只见沈媚儿捧着脸,一脸亮晶晶的看着他,一脸兴冲冲的问道:“你当真是有职级的?是个什么职级?十夫长?百夫长?还是千夫长?你手底下当真是有管着人的?那```那每月朝廷会派发奉银么?有多少?每月有十两么?对了,对了,如今职级还在么?朝廷封赏你了不曾,可有赏宅子之类的?京城地界的那种?还有,还有,百夫长千夫长之类的是个什么官,我这算官太太么?”

    沈媚儿两眼瞬间冒光。

    小嘴噼里啪啦的,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外人压根插不上嘴。

    老天,这么大的事情,这老男人干嘛藏着掖着。

    前世她压根不知情。

    武人虽粗鄙,可谁会拒绝有职介的差事?

    那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

    沈媚儿小心翼翼地主动给打铁匠添了菜,只望着能够得到一个令她满意的回答。

    话一落,她只跟只哈巴狗似的,一脸屏息的看着打铁匠。

    第132章 吃酒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