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沈元仲不太乐意,他就是个粗人,保家卫国可以,但做外戚,势必会遭受猜忌,景文帝上了年纪不似从前,他不想卷入这些事里。

    只不过还没等回绝,那厢临安长公主就入宫敲定了沈曦的婚事。

    这事景文帝自然也是乐见其成,太子日渐势大,难免威胁皇位,这时候若再娶一个权臣之女,恐怕会再生事端,因此他痛快的应下了这门婚事。

    沈元仲其实早就为女儿物色了一门佳婿,可惜沈曦看不上,说什么都不管用。

    他叮嘱两人,“……在宫中需谨言慎行,曦姐儿向来脾气冲,还请王爷多帮衬着些。”

    徐述笑道:“这是自然。”

    “好,那便没什么事了,”沈元仲也笑了,“曦姐儿,和晋王一起去看看你姨娘和二婶吧。”

    沈曦正瞧着沈元仲桌上的那只打开的木盒发呆,木盒里面躺了一尊累丝玉琢元始天尊像,应当是徐述送给父亲的礼物,可他怎么知道父亲信道呢?

    一时想的入了神,直到徐述低唤了她一声才反应过来。

    “是。”

    夫妻两人携手而退。

    两人往花厅走去。

    路上,徐述见沈曦额角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步子就顿了顿,轻声道:“别急。”

    沈曦抬头,男人的眼中溢满了温柔,阳光洒落在他的肩上,笼罩着淡淡的金辉,叫他整个人看起来高大又俊美。

    骨节分明的大手上从怀中抽出一条干净的帕子,徐述想用帕子替沈曦拭汗,可手堪堪到达沈曦的额头,那厢头一偏,竟是避开了。

    徐述的笑容凝滞在嘴角。

    沈曦也是做完了这个动作,才反应过来。

    完了完了,这可怎么解释?

    沈曦不会说谎,更不会骗人,一如徐述所说,只要她撒谎就会脸红、眼光躲闪不敢看人。

    一如她现在。

    正六神无主之际,忽然看到一旁有人走过来。

    沈明琰一身玄衣长袍,足蹬滚边金绣短靴,下唇抿的紧紧地,面色常年不变的冷淡,正朝着他们这边大步走来。

    沈曦第一次觉得她的大哥是如此的讨人欢喜,忙低下头,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小声道:“敬之,我大哥来了。”

    徐述转头一看,确实是沈明琰。

    他面色稍霁。

    当着沈明琰的面,还是泰然自若的替沈曦拭去了额头上的汗珠。

    沈明琰在两人面前站定。

    沈曦皮笑肉不笑道:“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沈明琰说道:“二婶念叨着你呢,凝霜也在,你快去看看吧。”又看向徐述,微微一笑,“我有话要与王爷说。”

    听到沈凝霜的名字,沈曦沉默了。

    在梦里,二堂姐可是抢走了她的夫君,又堕掉了她的孩子,亲手毒杀了她。

    她怕,不想过去。

    “怎么,一刻也离不开夫君?”沈明琰还以为她舍不得徐述,嗤笑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沈曦在心里头腹诽,瞪了沈明琰一眼,掉头就走。

    走了两步,又挪了回来,看了看徐述,又看向沈明琰,讪讪道:“大哥,你,你不要为难敬之。”

    她虽然怀疑徐述,但就目前看来,并不能真的确定徐述以后会做对不起她的事,万一是假的……她大哥这个嘴欠的样子,徐述又一向纯良老实,一定会被沈明琰欺负。

    沈明琰“唔”了一声,抬手捏住了徐述的肩道:“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沈明琰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十几斤的大刀都举重若轻,这一掌捏下去,不痛是不可能的。

    徐述却笑的云淡风轻,“曦儿,你放心吧,不用担心我。”

    两个人一唱一和,沈曦没察觉出什么不对,松了口气,“那好,我先走了。”

    *

    暖阁里,曾氏与薛氏正相谈甚欢。

    沈凝霜在指点沈晴弹琴,悦耳的乐声从她优雅纤细的指尖流泻而出。

    沈曦缓步进来,冲曾氏与薛氏施礼问好。

    曾氏笑的十分慈爱,指了身旁的一个位置,“曦姐儿快坐,可是好些日子都不见了呢。”

    尽管梦里沈凝霜那般待她,可沈曦却隐约觉得,这些事情曾氏未必知道。

    母亲在她六岁的时候就去世了,这些年来,她只要受了委屈,不是去公主府找外祖母,就是来和曾氏诉苦。

    心头千万缕思绪如风般飘过,她坐到曾氏身边,凝涩地唤了一声,“二婶。”

    两人寒暄了一番,沈曦才看向沈凝霜。

    沈凝霜笑意盈盈的望着她,面庞温婉清丽,浑然不似梦中那般恶毒刻薄。

    “手怎么这样凉?”沈凝霜主动上前,握住了沈曦的手,试了试有些冷,便命贴身婢女莺儿去倒了盏碗热茶,亲自捧到和沈曦掌心,关切道:“快喝了暖暖肚子,今日天气有些冷,仔细别着凉了。”

    “多谢霜姐姐。”沈曦喝了热茶,心却是凉的。

    沈晴见没人理她,心里不是滋味,故意将琴声弹乱。

    旁人听见了都不好说,薛氏这个亲娘听得也是脑袋嗡嗡的,去墙角抽了鸡毛掸子就往沈晴身上招呼,“孽畜,你这是要做什么?滚回你的屋里去!”

    沈晴边躲边道:“我这是谈给三姐姐听的,三姐姐都还没说什么!”

    她躲到了沈曦身后,薛氏的手就挥不下去了,叹了口气无奈道:“晴儿,快出来,别烦你三姐。”

    “三姐姐,听说三姐夫弹琴可好听了,你说我的琴声跟他比,还差多少?”沈晴在沈曦背后对薛氏吐了吐舌头,问沈曦道。

    这……这题沈曦不会。

    她不会弹琴,更别提欣赏,徐述若是在她面前弹琴,能把她弹睡着了。

    沈凝霜见沈曦面露尴尬,便解围道:“晴姐儿,女子与男子力道不同,这你三姐姐可没法点评。”

    沈晴挠挠头,表示不解。

    沈凝霜笑吟吟道:“我来教你吧,”又冲薛氏一笑,“薛姨娘,你不是昨个儿给曦姐儿扯了几匹软烟罗吗,不如现在就带曦姐儿去瞧瞧吧。”

    薛氏这才记起来,感激道:“正是,正是,差点将这事忘了——曦姐儿,我们过去看看吧。”

    沈曦正巧也不知如何和沈凝霜说话,就跟着薛氏、曾氏一道去了隔壁暖房。

    挑完差不多也到了晌午饭时间,薛氏和曾氏去传膳,只留下三姐妹在暖阁里。

    沈曦坐立不安,沈晴一向爱酸她,两人无话可说,沈凝霜却是八面玲珑,两三句话就能同人热络起来,一如刚刚沈晴要刁难于她,她不仅替她解了围,还知她不通音律,主动提起薛氏的软烟罗来。

    未出阁时,沈凝霜便是长安众贵女中大家闺秀般的存在,那时沈曦也只是孺慕和仰望,可现在想想,她的确处处不如沈凝霜,更不如她温婉贤淑……难道这就是梦中徐述娶她而休她的原因吗?

    “曦儿,曦儿?”沈凝霜指尖落在琴弦上,见沈曦神情恍惚,便按住了琴弦,关切道:“你没事吧?”

    语气隐含担忧。

    “我没事,”沈曦暗自定了定心神,嘴角微微一扬,“霜姐姐,你弹琴真好听,你弹吧,我就在这里听着。”

    “好。”沈凝霜含笑道。

    一曲蒹葭快弹完的时候,那边正房里席面也摆好了,婢女唤姐妹三人过去吃晌饭。

    三姐妹去了没多久后,沈元仲也过来了,却独独不见徐述与沈明琰。

    喜鹊左右一瞥,附在沈曦耳边小声道:“王妃,咱们世子向来不喜欢王爷,会不会……”

    沈曦腾的就站了起来,对沈元仲说道:“爹,我出去一下。”

    第10章 闹僵

    正房里一片“其乐融融”,秦国公世子沈明琰的芝兰院中,沈明琰却正扛着一柄长.枪,横扫落叶,虎步生风。

    徐述擎着一把朴刀,紧抿着唇,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沈明琰身上的肃杀之气犹如一道无形的屏障,不仅叫人难以轻易找到他的弱点,更如虎添翼般增加了他的威势,一套枪法耍的行云流水,没有那么多花架子,却攻的徐述无还手之力。

    眼看沈明琰的枪尖要挑破自己的喉咙,徐述毫不迟疑的扔下了手中的武器认输。

    “我输了。”

    沈明琰粗喘着吐出一口浊气,暂停了攻击,长.枪一竖,皱眉道:“你明明可以躲过去,为何不躲?”

    “我躲不过去,世子以己力度我身,述惭愧。”

    沈明琰不信,他适才可没有手下留情,生死之际人会逼迫出潜力,却也容易叫人心神失守,慌乱之下露出真面目。

    徐述的枪法确实不行,可他呼吸绵长、脚步轻盈,丝毫没有凝涩之感,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才能练出来的。况,别看他接不住他的招式,却也没怎么吃亏,甚至还能在他长.枪将刺来时准确的预判他接下来的位置,这些都叫他无法不怀疑徐述是不是在藏拙,故意隐藏实力。

    “这局不算,再来!”

    沈明琰拾起徐述丢在地上的朴刀,硬是塞进了他的手中。

    徐述知道沈明琰一直怀疑他,若是他故意托辞不打反而会弄巧成拙,反正他如今是无心皇位,日久见人心,沈明琰以后总会明白的。

    想着,他便只得拿起了朴刀,虎口微微发麻,倒不是他故意谦虚,论技巧和轻盈沈明琰比不过他,但真刀实枪他是真的不行,这点连藏都不用藏。

    只是沈明琰刚抡起武器,还没挥出去,就听耳边传来一声刺耳的“住手”。

    沈曦领着婢女匆匆赶到,徐述见到妻子来了,心下一松,手中的朴刀掉了下去,整个人也如同虚脱般往后仰。

    幸好沈曦昨夜上了药,健步如飞走的足够快,急急的上前就扶住了他。

    “敬之,你没事吧?!”

    沈曦扭头瞪向沈明琰,愤怒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你不知道敬之身体不好吗?”

    沈明琰:“……”

    刚刚他分明见徐述还有力气去拿刀,这怎么沈曦一来就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