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第28章 寿宴(三合一)

    屋外,小鹂听着屋里的动静,总算是放下心来,一抬头,见喜鹊匆匆领着一个老大夫过来,忙拦住了两人,将喜鹊叫到了一边去,悄悄耳语几句。

    喜鹊听罢,也是脸一红,好说歹说,拉着老大夫走了。

    老大夫一脸莫名其妙,还不死心的问喜鹊:“姑娘,可是老夫要价过高?没关系,看在晋王的面子上,老夫可以适当少要些……”

    两人好说歹说才将老大夫劝走。

    起身的时候,已是傍晚。

    徐述穿戴完毕,一顿饱食餍足,满面春风地出了门,问:“那两个美人呢?”

    “回王爷,还在暖阁里候着呢,可要将她们叫过来?”书彦小心问道。

    徐述就有些意兴阑珊,说道:“罢了,就将她们安置在安心院罢。”

    说完又吩咐铜钱,“去账上支十两银子钱,去樊楼定一桌子席,快去快回。”

    “王妃最爱吃樊楼的孔府宴了,还是王爷疼王妃。”铜钱笑嘻嘻道。

    “促狭鬼,还不快去!”徐述笑骂道。

    铜钱一溜烟儿跑了。

    完事后,沈曦就躺在床上闭眼假寐,懒懒的不想动,到了晚上铜钱捧席回来,闻着外头的香味儿,还真有些饿了。

    小鹂伺候沈曦穿上了衣服,笑道:“王妃不必出去了,王爷吩咐人将晚膳端到卧房来,待会儿就在卧房吃。”

    “那成何体统?”沈曦说着,就要出去阻止,只是脚一落在地上,她就觉得腰腿酸软的紧,软软的倒在了小鹂的怀里。

    小鹂红着脸,憋着笑道:“王妃还是听王爷的吧。”说着意欲将她扶到一侧的梳背椅上。

    “不要!”沈曦一想到刚刚两人在这个椅子上……就忍不住耳根发烫,揉了揉自己被咯的有些疼的膝盖,指着一边说道:“去那边。”

    小鹂将她扶到了一侧的美人榻上。

    须臾,婢女们捧着金盏牙盘鱼贯而入,将饭食摆在了沈曦面前的食案上。

    徐述擦着手从净房出来,笑吟吟的挥退了众人,径直坐到沈曦一边,去揉她的膝盖,“可还疼?”

    “别动,要吃饭了。”沈曦不好意思道。

    徐述低低一笑,却也未再动手,伸手替她夹了筷子虾仁和乳猪肉,又亲自舀了半碗粥端到她的手中。

    沈曦自觉贤惠,也不能落下,给徐述夹豆芽菜,鸭炙和青椒炒鸡蛋。

    一顿饭,两人边对视边夹菜边吃着,别提多甜了。

    一时饭毕,徐述取了书在一旁翻看着,忽而想起一事,问道:“临安长公主的寿辰是不是快到了?”

    “你连这都记得?”

    临安长公主的寿辰在下月初二,还有二十来天,沈曦本是准备过几天再说,没想到徐述倒是先提起来了。

    两人说起礼物来,沈曦考虑到晋王府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便说道:“不是整十的寿辰,外祖母不喜欢铺张浪费,尽个心意就成,左右她也喜欢你的紧。”

    徐述笑道:“那不成,长公主既喜欢为夫,为夫怎能令她失望?你放心好了,”他点了点沈曦的琼鼻,“我省得,不会太过奢侈的,也能尽一片孝心。”

    沈曦方才放下心来。

    *

    秦国公府。

    沈凝霜回西院时,天色已晚,曾氏在灯光下打络子,见女儿回来,忙放下手中的针黹,笑着迎上来,“怎的回来的这般晚,我叫婆子在灶上给你煨了一锅鱼片粥,还做了你爱吃的红豆糕,等会儿叫她给你端上来。”

    沈凝霜刚参加完侍中府上方三小姐的生日宴,宴会上没怎么吃,饿得很,但还是摇头道:“只要鱼片粥,红豆糕先不吃了。”

    曾氏看着沈凝霜日渐消瘦的小脸,心疼道:“孩子,你看看你瘦的,这也不吃那也不吃,会将身体熬坏的。”

    红豆糕太甜,沈凝霜是怕吃多了会胖,她本就是寡妇不好嫁人,若是容貌再落了下乘,那一辈子可就完了,就坚持道:“娘放心,女儿自有数。”

    没奈何,曾氏只能命婆子照做。

    不多时,婆子将鱼片粥呈上来,曾氏没用膳,这会儿陪着女儿一起用,问道:“今日与方家的几位姑娘玩的可还愉快?”

    方家二小姐脾气差性子急那是人尽皆知,不过倒是有个弱点,那就是爱财,沈凝霜若不是送的礼物够精致,怕是连门都不会让她进。

    面上却道:“二小姐纯真,三小姐温婉,都很好相处。”

    “那就好,”曾氏放了心,将自己碗中的鱼片尽数夹到沈凝霜的碗中,“若是两位小姐能替你介绍一门好亲事,就是脾气娇纵些,也无妨了。”

    说到这里,又叹一口气,“都是娘不中用,娘是个寡妇,外头人看在你大伯的面子上,逢年过节还能给娘下个帖子,可那些贵女的邀约,娘却是有心无力,只能叫你抛头露面,自个儿去争。”

    曾氏性子软弱,和沈凝霜大相径庭,沈凝霜自小掐尖要强,想要最好的,可惜遇人不淑,好容易逃脱苦海,离开苏州后又成了嫁不出去的寡妇,曾氏出不得门去,只能凭女儿自己去为自己争取,这一点她深感愧疚。

    “对了,下个月临安长公主的寿辰就要到了,你到时候可一定要和曦姐儿一起去,曦姐儿心眼好儿,长公主又偏疼她,你若是能得长公主的青眼,到时候必定亲事不愁了。”

    “说到曦姐儿,今日她不知从哪儿得了两匹好缎子,还给娘送了过来,这真是个孝顺的孩子,我看那匹红丝绣极衬你的肤色,特特留了准备给你裁一件褙子,你待会儿瞧瞧合不合心意……”

    曾氏絮絮叨叨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沈凝霜的面色已变。

    用完晚膳后,沈凝霜回了房,莺儿将曾氏说的那匹红丝绣端过来给她看,刚放到桌上,就听沈凝霜忽然说:“扔了。”

    莺儿一怔,“姑娘,这缎子多好,为何要扔呀?”

    沈凝霜低头绣着帕子,头抬也未抬,淡淡道:“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叫你扔你扔就是了。”

    莺儿不敢置喙,走到门口,沈凝霜又叫住她,嘱咐道:“别叫太太知道。”

    “是。”

    莺儿点点头,转身走了。

    *

    日子匆匆流逝,平静而随和。

    沈曦没了顾虑,见自个儿夫君自然便是哪儿哪儿都好。

    说来也是奇怪,自嫁给徐述后,也没再做那梦了,她就将那梦完全抛之了脑后。

    近来朝中也不太平,新太子妃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官之女,齐王妃那却是勋贵之后,皇后与太子近来也是愈发瞧着齐王母子不顺眼,逮着机会就给两人下绊子,景文帝约莫也觉得在太子妃一事上对太子有愧,对于殷淑妃的哭诉,也就睁一只闭一只眼了。

    皇后倒也未厚此薄彼,自己不痛快也不要旁人痛快,几个亲王都收到了她赏赐的“礼物”,在王府中与王妃们闹得不可开交,竟只有晋王府,一片安宁。

    徐述将两位美人好生安置在了安心院中后就未曾留宿过,皇后也不知怎么得到的消息,将沈曦叫到宫里好一番训斥,无非便是责备她善妒,不过次次都被赶来的临安长公主救下。

    景文帝尚未登基时就承蒙临安长公主关照多年,两人虽无血缘关系,感情却甚是深厚,有这么厚的一个后台撑腰,连皇后都难奈沈曦何。

    一招不行,皇后自然还有后手,待沈曦出宫后立即就吩咐了太子,太子第二日就将吏部近三年来文官考课的记录翻找出来叫徐述逐一核对,还不许旁人插手。

    不过这些事,徐述并未告诉沈曦,只是回来的时间比平常晚了一刻,出门的时候早了一刻而已。

    沈曦倒是问了几句,徐述不想让她担心,就推脱说近来吏部要对官员进行考核,事多,沈曦觉着她不懂,便不再多问。

    好容易太子和皇后消停了,到临安长公主的寿辰,已经是半个多月后。

    这段时间两人如胶似漆,早晨徐述倒是早醒去练拳了,沈曦却起晚了,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只觉得腰也酸腿也软。

    正一边和周公做着斗争,那厢喜鹊匆忙进来,禀道:“王妃,二小姐过来了,您快起来吧?”

    “霜姐姐?她过来做什么?”这下沈曦醒了,忙将褙子套进去。

    沈凝霜由小婢女延请着进来,徐述怕吵着沈曦,便在书房的院子里练完了拳才回来,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沈凝霜。

    徐述短衣短褐,迎着光从里头走出来,面上还带着几分薄汗,精壮有力的手腕和白皙的小腿露出了一大截,看得沈凝霜慌忙背过身去。

    “二姨怎么有空过来?”徐述神色未变的放下了衣衫。

    沈凝霜经婢女提醒,这才红着脸转过身来,小声道:“刚刚马车走到崇义坊就坏了,想着兴许你们还没走,就想过来搭个顺道儿的车……没有提前知会曦姐儿,是凝霜唐突了。”

    徐述“嗯”了一声,用巾子擦了擦脸上的汗,对书彦说道:“将二小姐迎到花厅去。”转身去了清心院。

    沈曦正好也穿戴完毕,说道:“二姐姐来了,我得先去看看她。”

    她走的匆匆忙忙的,差点绊倒,还是徐述眼疾手快拉住了她,“慢点儿。”扶着腰将她扶正,“待会儿小心些。”

    话对着沈曦说,眼神却看向喜鹊。

    喜鹊会意,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沈曦娇嗔一声拨开他的手,“知道啦。”

    待去了花厅,沈凝霜说明来意,沈曦倒是未多想,两人喝了一会儿茶后,外头管家就说可以上路了。

    沈曦与沈凝霜一道坐在马车里,徐述近些时日身子好些了,便骑马跟在两人的马车旁,因今日不是旬假,故而徐述还需应卯,这会儿他先送姐妹俩到临安长公主府,争取中午的时候早些下衙。

    徐述今日特意换上了一件紫衣,领口与袖口绣着滚了边的竹叶,他虽多病,自去岁病好后却一直勤加练习健体拳,身子倒是结实了不少,宽肩窄腰,身形颀长,腰背挺直,侧影轮廓分明,偏他皮肤又有着寻常武夫没有的白皙,自马车中远远看去,道是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也不为过。

    沈曦挑着帘子,眼光不由自主的就从一旁的商铺扫到了徐述身上。

    徐述似是有所察觉,转头一瞧,两人目光相对。

    沈曦杏眼眨巴眨巴,雪腮旁慢慢晕染开一丝红晕,她忙垂了眸子,可没一会儿,又忍不住抬头,徐述却仍在瞧着她,眸光含笑,温柔似水,心口像是咬了一口窝丝糖的感觉,甜甜蜜蜜,叫人舍不得一口咬下,又忍不住想再吃一块。

    她这是怎么了?

    沈曦一阵恍惚,赶紧放下了手中的帏帘。

    半垂的帘子迅速掩过男人清俊的面容。

    一双手忽而搭上了沈曦的肩膀,沈凝霜笑道:“曦儿,你与晋王可真是恩爱。”

    沈曦垂着头,小声道:“二姐可别取笑我了。”

    想到前些日子回秦国公府时曾氏的嘱托,迟疑了片刻,方才说道:“二姐姐,你觉得我二表哥这人如何?”

    郑家除了郑慕兰一个女儿,还有三个儿郎。

    沈曦的大表哥已娶妻,如今长子都能卖酱油了。

    二表哥倒是丧妻两年至今未娶,三表哥玩心甚重,沈曦问过郑慕兰,郑慕兰说他目前未有娶妻之意。

    那郑家三个儿郎,也就只有她的二表哥合适了。

    只不过她的二表嫂去前留下了一个小侄子,沈曦不知沈凝霜愿不愿意。

    “……庭儿今年三岁,可是十分孝顺听话,外祖母很疼他。”庭儿是小侄子的乳名。

    沈凝霜似是有些热,用帕子按了按额角,说道:“这事儿还不急,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