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待他到书房的时候,安国公正在他书房里闭着眼睛哼小曲儿。

    “呦,王爷可真是好大派头,回回都让我好等。”安国公掸了掸袍子上的灰尘,直起身子笑道。

    徐述面色阴沉,“有话直说。”

    “啧啧,王爷可真没诚意,我可是特意来通风报信的,瞧着你这模样,我倒是不想说了。”

    徐述淡淡道:“不想说就走,没人强留。”

    说着转身要走。

    “等等!”安国公低声咒骂了一句,“明明还没坐上太子,脾气倒是比太子还难捉摸。”

    顿了顿,又道:“叫你的人都下去,关上门,不许进来。”

    徐述忍了又忍,终是对书彦使了个颜色。

    书彦悄声退下,掩好门。

    安国公这才笑着说道:“太子准备弹劾秦国公……”

    他将一封信按在了案几上。

    “这是御史王汶弹劾沈元仲结党营私,收受贿赂的证据。光是结党一条,就够他喝一壶的。”

    “沈元仲有从龙之功,多年来一直洁身自好,这些皇帝都知道,岂会轻易动他?”徐述冷笑。

    “王爷何时如此天真了?”安国公笑道:“当初景文帝待贵妃也是极好,可最后还不是飞鸟尽,良弓藏,忠臣良将身首异处的前车之鉴,王爷难道不知吗?”

    “当初的太子妃之位原本就是为沈家三姑娘准备的,可如今沈家三姑娘在哪里?在王爷您的怀中,夺妻之恨此为其一。其二,王爷自己也说沈元仲洁身自好,既然拉拢不动,那就干脆除掉,省的看着烦心。”

    徐述紧抿着唇,看着案几上的信。

    安国公见他似有意动,心中一喜,笑呵呵道:“晋王,这次我可是诚意十足,您若是再不说实话,可就别怪我无情了。”

    “你这是想逼反我?”徐述反问。

    “没有这个意思,”安国公说道:“王爷若无谋反之意,又何必在太子与齐王身边安插眼线?常言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王爷一出生,贵妃就被赐死,赵家全族被抄,王爷没有谋反之意,可旁人也会如您一般想吗?”

    “王爷,您当初劝老夫的话,老夫如今悉数送还给您,您便是陛下的亲儿子又如何?枕边夫妻,还不是说杀就杀,天家之人,哪有情爱可言?”

    徐述沉默了半响,方开口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安国公哈哈一笑,“很简单,太子要弹劾沈元仲,证据在我手中,咱们需先下手为强。”

    “你想用这封密信换我的眼线,让太子和齐王狗咬狗,你好坐收渔翁之利。”徐述淡淡道。

    “王爷太见外,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徐述看着安国公不说话。

    这个老匹夫,满心眼里明明想的给自己报仇,却非要撺掇他谋反,前世的他看不清楚,今世的他却不会再上当受骗。

    “信拿来。”他说道。

    “这封信是太子给王汶的密信,太子的笔迹王爷应当见过,老夫就不多言了。”

    走到门口,安国公忽又停下,转身笑道:“王爷,老夫十分奇怪,之前老夫也曾三顾茅庐,劝说您多次,每次都无功而返,为何这次,一提到太子要弹劾沈元仲,您就急了?”

    没待徐述说话,他就一把推开了门,大笑着扬长而去。

    “王爷,他会不会对王妃不利?”书彦推门进来,一脸担忧。

    徐述在太子与齐王身边安插细作、培养心腹,这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甚至是自很早的时候,他就在与赵氏的残余势力私下联络。

    可忽有一日,王爷忽然撤回了的大批眼线,只留下了少数极为重要的几位,并亲口告诉他与铜钱,“从今往后,只想做个闲散王爷。”

    没过几日,王妃便嫁了过来。

    书彦与铜钱都是孤儿,小的时候就被徐述捡了回来,两人待徐述一直都是忠心耿耿。

    铜钱心思粗大,大大咧咧,并不知徐述心中如何作想,可书彦却能猜到一二。

    一开始的时候,王爷处心积虑的接近王妃,可大婚前夕,却又忽然改变主意,他有时候也会疑惑,王爷这次,是不是真的陷进去了?

    只是,他不敢问。

    世人皆知王爷温和儒雅,是个端方的君子,也只有他们这些心腹才知,那个心狠手辣,不管对人对己不留情面的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而适才安国公一番话,显然他也一定是察觉到了这一点,竟意欲用王妃来逼迫王爷。

    徐述一字一句道:“我徐述,平生最恨被人威胁。”

    他拆开信,信上果然是徐迢的笔迹,甚至比徐迢自己写的还要像。

    “假的。”只看了一眼,他便将信扔在了案几上。

    “周宏宣想要逼反我,表面上是一心为我着想,实则不过是为了他自己的狼子野心,还说什么为了赵贵妃。”

    徐述说到这里,冷然一笑,“当初若不是他无能,赵贵妃又为何会入宫,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护不住,嫡亲的女儿快没了,也没见他掉半滴泪,这样薄情寡义的男人,以为我会信他?徐迢虽然愚蠢,可也不至于如此急不可待的就报复沈家。”

    前世的景文帝意欲拉拢周宏宣来制衡沈元仲,这才选了他的女儿周三娘为太子妃。

    只不过他唯一一次看走眼,竟差点栽在周宏宣身上。

    徐述见书彦看着他的目光似有惊愕,便皱眉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书彦忙低下头。

    徐述看着窗外阴沉的天色,眸光深凝。

    “看来,山雨欲来风满楼。”

    书房中一时静悄悄的,书彦不敢说话,拿了火折子,小心翼翼的将桌上的琉璃八宝明灯燃上。

    烛焰“啪”的一声将长夜劈开,满室灯光如豆,映照着后窗上一个朦胧的影子。

    几乎是同时,徐述拾起书案上的一只羊毫笔往身后掷了出去,而书彦则破门而出,直往后窗奔去。

    “我,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

    书彦强行将人扯了进来,一脚揣在她的腿窝上,强迫她跪倒在了地上。

    地上的女人只着了一件薄衫,胸口的春光随着她瑟瑟发抖的动作呼之欲出,徐述挑起她的下巴,发现这女人是当初皇后送给他的美人之一。

    “好奇害死猫,知不知道,嗯?”

    头顶上,男人平静无波的声音传入耳中,叫人分辨不出丝毫的喜怒。

    脖颈被粗粝的手指虚虚握着,仿佛随时都能用力将她扼死。

    美人身子瑟缩了一下,鼓起勇气道:“王爷,妾适才什么都没听见。”

    她用一双含情妙目盈盈的望着徐述,胸口挺了挺,露出无限春光的山峦,手指羞答答的勾上了男人的小指。

    “妾深闺寂寞,王爷将妾扔在安心院里,一扔就是数月,妾想王爷的紧,忍不住就过来了……”

    边说,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男人的脸色。

    听着男人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心中一喜,忙膝行到徐述身边,抱着他的腿,用那双涂满了蔻丹的艳红指甲扯着他的袍角不住的哀求,泫然欲泣道:“求王爷垂怜妾!”

    女人的手小心翼翼的朝着男人的腰带伸了过去,忽的,一双手将她整个人都扯到了地上。

    徐述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

    “滚。”

    第30章 落井

    沈曦在书案上伏着,左手翻弄着账本,右手拨弄着算盘,口中念念有词。

    “城外田庄,五月收五十两银子,四十四两上交……”

    听着外面响起脚步声,她将账本一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脚步声停在房门外,“吱嘎”一声,有人推门而入,脚步似有些急躁。

    “回来了,今日怎的回来的这般晚——”

    沈曦的话还没说完,就忽的被人从梳背椅上急急的打横抱起。

    她娇呼一声,下意识的勾住了徐述的脖颈,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将自己掉下去。

    徐述抱着沈曦上了榻,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手径直往她的衣裳中探去。

    “敬之,你,你怎么了?”

    沈曦被他压得有些喘不上气,她半搂着徐述的脖颈,凑到徐述的颈间细闻,没有闻到熟悉的药香,只有淡淡的墨香和微潮的汗味。

    “你怎么,又,又没吃药……”她一个偏头,徐述扑了个空,乱着气息停了下来。

    徐述停药有一个多月了,沈曦也是偶然才发现的,她捏了捏他窄瘦的腰身,轻声道:“我大哥说会隐道长马上就要回长安了,你若是不喜欢吃药,我求他给你开一副不苦的药,好不好?”

    女孩儿捧着他的脸,呼吸交缠间,他看见她一双清亮的眸子亮闪闪的,仿佛天上的星子般璀璨闪耀。

    “好不好嘛。”沈曦凑到徐述的唇边,轻啄了一口,眼巴巴的瞅着他,带着一点点撒娇的意味。

    徐述失笑。

    原来,她以为他是怕药苦。

    他低下头,“傻曦儿,我是……”声音几不可闻。

    沈曦瑟瑟一抖,忽嘤的一声,将他抱得更紧。

    床板有节奏的“嘎吱嘎吱”响着,时而如暴风骤雨般扯着帐子怒吼,时而如涓涓细流般缓抽慢锁,直到沈曦再也受不住,扣着他的背,身子一摊,昏了过去。

    云消雨散罢,徐述满足的抱着浑身濡湿的沈曦,赤着脚往净房里去。

    温热的水浇在两人的身上,沈曦舒服的哼哼着,半阖着眼睛靠在徐述的肩上。

    徐述用干净的巾子替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忽然低下头,在她耳边喃喃低语。

    也不知说了什么,女孩儿的脸倏的一红,将脸埋在他的肩窝上,娇拳点点砸他他的胸膛上,嗔道:“不许再问我了!”

    男人愉悦低沉的笑,再次低下头去。

    不消片刻,净房中的水声渐盛。

    *

    陌生却华丽的宫室中,沈凝霜鬓发散乱的跪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