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忽的,殿门轰隆一开,走进来一个锦衣玉带,容貌清俊的男人。

    男人就站在门口,负手看着殿外的景色,看都不看沈凝霜一眼。

    他开口,语气是无比的冷漠和不耐:“沈凝霜,说完最后一句话,好叫人送你上路。”

    “你真的要杀了我,从前你对我承诺,难道都是假的,都是在利用我吗?”

    沈凝霜悲戚的望着徐述。

    “都是假的。”男人毫不犹豫的说道。

    “哈哈哈,怪不得,一直不肯要我。”

    沈凝霜忽然笑了起来,艳红的唇缓缓翕动,眸中闪动着恶毒的光:“你若是杀死我,徐述,明日沈曦便会知道你曾对她做过的一切!”

    徐述神色蓦地沉了下来,他猛地上前用力扼着了沈凝霜纤细的脖子,语气狠厉:“你做了什么?”

    沈凝霜的脸慢慢涨红,艰难的从喉咙中吐字:“我,我要叫她知道,我的下场,就是,就是她的下场,只要、只要今日我一死,明天、明天她就会知道、知道,一切。”

    “沈、凝、霜。”

    徐述咬着牙,手愈发用力。

    “别……不要……咳,咳咳咳!”

    沈曦猛地从梦中惊醒,醒来时,发现枕头不知何时压在了她的胸口上,差点压的她喘不过气了。

    “呼,呼。”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杏眼圆瞪,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情景。

    “王妃,王妃你没事吧?”

    许久,沈曦才听见耳旁传来小鹂和喜鹊担忧的声音。

    她愣愣的转过头,喜鹊手中捏了条帕子给她擦汗,“王妃可是做噩梦了,梦里一直喊‘不要’,可吓着您了?”

    沈曦一个激灵,一把帕子攥过来,“没事,我没事,只是梦魇了而已。”

    她躲开喜鹊与小鹂,趿拉着鞋子自个儿去了净房。

    一掬凉水泼在脸上,凉意驱散了心头的恐惧,沈曦边擦脸边心有余悸的思忖,她本以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怎么还会做这样梦?

    梦里的沈凝霜……满脸的哀怨与悲愤,完全不似当初梦中灌她毒酒时的意气风发。

    可是听着她的语气,那时她好像还没死呢……

    不对不对,都证明梦是假的了,她还想这些做什么?

    沈曦将帕子往盆里一扔,扭头就走了出去。

    用过早膳,院外传来喧哗之声。

    “怎么回事?”沈曦问道。

    正巧喜鹊从外头进来,闻言便说道:“昨个儿晚上有个婢子没走好夜路,一头扎进井里了,王嬷嬷正在料理她的后事呢。”

    “掉井里了?”沈曦惊愕,旋即撂下竹著,提裙往外走去。

    “王妃,王妃,不过是个婢子,遗容也怪吓人的,您还是别去了。”喜鹊拦着她道。

    “我吃多了,正巧出去走走。”沈曦坚持走了出去。

    *

    井边的担架上躺了一具尸体,上头蒙着一层白布,水泅染了一大片,又湿漉漉的滴答了一地,只露出白嫩的小腿和胳膊,大红色的绣鞋儿上一片泥泞。

    一双手垂在腰侧,指甲上艳红的蔻丹尤其惹眼,半截玫红色的纱衣黏在尸体的身上,隐约能看出是个颇为丰腴的美人。

    芩娘站在一旁,正对着管家交代什么,周围只站了两个小厮和一个婆子在听候发落。

    沈曦从抄手游廊上下来,对芩娘施了个礼,芩娘忙虚扶她一把,说道:“王妃来这里做什么,这种事情还是让老婆子我来处理就好。”

    “毕竟是没了个人,我想来看看。”沈曦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担架上,迟疑着往前去看。

    “王妃!”管家忽然走到她的面前,满脸堆笑道:“王妃,还是别往前去看了,一个死人,没什么好看的。”

    “你们不用管我,我就是瞧着这个人眼熟。”

    沈曦用帕子遮着鼻子,有些害怕,但她总觉得,她得看一看。

    这个人,并不像是婢女,普通的婢女,怎么会穿纱衣?

    管家想到书彦的嘱托,出了一额头的汗,央求道:“王妃,王妃,不能看呐……”

    小鹂瞪眼道:“管家,王妃的命令你都不听了?!”

    管家自然不敢置喙什么,芩娘叹了口气,吩咐道:“快让开吧。”

    沈曦走到尸体旁,将白布揭下。

    一张白圆妩媚的脸就露了出来。

    是……是当初皇后赐给晋王府的两个美人之一。

    她只在她们入府时见过一面,甚至连她们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她……怎么是她死了?”沈曦不敢置信的看向芩娘。

    “是我不要他们说的,”芩娘歉疚道:“王妃,您不必担心,这美人是自己没走好夜路,掉进井里的,想来皇后知道了也不会怪罪我们。”

    沈曦脑子嗡嗡的响,好一会儿,感觉小鹂来扶她,她推开了小鹂,“没事。”

    虽然她并不喜欢皇后赠来的这两位美人,但看她们的年纪,也不过十六七,花一样的年纪就这么没了,叫她无端想到梦中不过二十岁就早死的自己……

    目光扫过女子纤细笔直的手指,沈曦轻声问:“她叫什么名字?”

    “叫琼花。”芩娘说道。

    “琼花,是个好听的名字。”沈曦说着,忽而低下头去。

    琼花的十指纤纤,很是漂亮,每个手指上都涂上了用凤仙花染成的蔻丹,可独独右手的小拇指处,红蔻丹缺了一块,在阳光下有金色的光晕缓缓流动。

    鬼使神差的,沈曦伸出手去,用手捻了一捻。

    “王妃,你怎么了?”沈曦背对着众人,芩娘见沈曦迟迟不起身,不由问道。

    “没什么,”沈曦站了起来,对小鹂说道:“去我屋里拿五两银子,给琼花买口薄棺安葬了吧。再取十两银子,给另一位美人送过去,聊做安抚。”

    “王妃真是菩萨心肠。”管家说道。

    沈曦未语,只嘴角扯出一丝勉强的笑。

    *

    大明宫朱雀门。

    阴沉了一整个上午的黑云铺满了整个天空,随着一声凄厉的雷声,瓢泼大雨转瞬即落。

    徐述出来的时候,雨势已经渐渐转小。

    “信送过去了?”

    书彦撑着伞等在外头,一见徐述出来,忙披上蓑衣迎出去,闻言便道:“送到秦国公府了,悄悄送进去的。”

    徐述颔首,上了马车。

    马车沿着朱雀大街一直向南。

    雨水滴落在车顶,“噼啪”之声不绝于耳。

    “人处理了?”

    “按照王爷的吩咐,就说是自个儿掉进水里,奴婢亲自做的,手脚干净,王爷放心,这事也没告诉王妃,若是王妃问起,喜鹊就说是死了个婢子。”

    徐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假寐。

    早晨徐述去见了皇后,皇后听说人死了,气得她泼了徐述一身的茶沫子。

    太子怀疑琼花死得有蹊跷,暗地里派人去调查,警告徐述不要轻举妄动。

    徐述只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死得只是个低贱的奴,甚至都未曾侍寝过,皇后与太子也拿徐述没辙。

    没一会儿,马车拐进一条巷子,巷口的屋檐下站了个纤瘦的女子,冲着车夫招手,“等一等,等一等!”

    车夫吁的一声喊停了马。

    “怎么回事?”书彦揭开帏帘,顺着车夫的手指的方向看去。

    “沈家二小姐?”

    第31章 端倪

    沈凝霜上了马车,规规矩矩的坐在离徐述一寸的地方,一双妩媚的美眸饱含感激之意,解释道:“原本想一人出门散散心,没成想天有不测,竟突然下起了雨,多谢王爷载我一程。”

    这天色从昨日开始就一直阴沉着,沈凝霜的话漏洞百出,徐述懒得戳穿她,只嘴角一勾,嘴角攒出一个极淡的笑涡。

    “二姨言重了。”

    沈凝霜也笑了笑,遂正襟危坐,不再看向徐述。

    她脸上落了几滴雨,从腮边顺着下巴缓缓滑落,滴落在她半敞开的衣领下,精致纤瘦的锁骨上。

    她似是察觉到了,也没有用帕子,手一伸露出洁白的腕子,在脸上一点点的擦拭着,再低下头,手指在滴落在锁骨的雨滴上轻轻一点,那一抹晶莹便在她雪白的胸口前晕染开。

    忽然,她掩着嘴弯腰剧烈的咳嗽了两声,胸口的颤巍巍的跳脱了几下,半敞的衣领隐约露出一抹春色。

    一方干净的帕子递了过去,沈凝霜抬头,正撞入一双幽黑深邃的眼眸。

    微风打着帏帘,徐徐从窗外迎入车内,男人身上淡淡的药香仿若云雾般缭绕在沈凝霜的鼻端,挺直的高鼻下是一双微白的薄唇,微微上扬着,勾勒出一道优雅从容的弧度。

    他生得既不健壮,又没有苏榕那般风流会调情,可沈凝霜却如同被鬼迷心窍般,想要得到这个男人。

    堂妹的男人。

    偷这样一个男人,听起来就很刺激。

    沈凝霜忽的嫣然一笑,抬手接过徐述递来的帕子,当着他的面,用手拉开自己的衣襟,朝着里头探去……

    “王爷,您的帕子是谁绣的,让我猜猜?”她摊开这条帕子,上面绣了丛凛然的老松,一看就不是沈曦的手笔。

    “三妹可绣不出这般精美的帕子,原来王爷还藏着别的美人,我的三妹可知道?”沈凝霜伸出纤纤玉指,指尖落在徐述胸口,一点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