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手指忽的被人握住,男人的声音淡淡:“二姑娘,请注意分寸。”

    话虽如此,面上却没有丝毫的指责之意。

    外头传来书彦的声音:“王爷,二姑娘,秦国公府到了。”

    沈凝霜撩开帏帘一看,马车正停在秦国公府的角门前,门口连个人都没有,不由在心中暗骂徐述奸诈。

    放下帏帘,沈凝霜将徐述给她的帕子收起来,掩好敞开了衣领,“多谢王爷的相送了,改日再会。”

    顿了顿,又从袖中抽出另一块香帕,笑吟吟的递过去,微红着脸道:“王爷两次赠帕之恩,凝霜必深谢之。”起身而去。

    徐述目送着沈凝霜入了门,嘴角抿的紧紧地,沈凝霜的人影一消失,他立刻将手中的帕子扔在了地上,一边拿出自己的汗巾,一点点认真地擦拭着自己的手指。

    “恶心。”语气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马车辚辚而动,书彦上了马车。

    他捡起沈凝霜留下的那方香帕,浓郁的百蕴香冲他脑子疼,赶紧捂了鼻子,一手打开帕子。

    帕子上绣了两行小字:三日后酉正两刻,大慈恩寺老竹林见。

    书彦觉得很是不可思议,错愕道:“王爷,沈凝霜这是想……”

    “勾.引我,”徐述皱着眉接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那咱们……去是不去?”

    徐述擦干净了手,拿出沈曦绣给他的帕子,在鼻端轻轻一嗅,淡而清冽的苏合香冲淡了百蕴那股子粘腻庸俗的气味,叫人眼前一片清明。

    好一会儿,徐述才睁开眼。

    他看着书彦手中那方染了污泥的香帕,嘴角勾出一抹薄凉的笑意来。

    “去,为何不去?”

    *

    到了晌午,徐述回来了,只是比往常足足迟了一刻钟。

    “什么?”

    听完铜钱和管家的话,徐述面色猛地一沉,“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管家忙道:“王爷,王妃非要去看,小人也拦不住啊!”

    “下去一人领二十个板子,不许被王妃看见。”徐述冷冷道。

    “王爷——”芩娘刚开口,就被徐述打断:“您也不必为他俩求情,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打二十个板子都轻了。”

    芩娘只得闭嘴,默了片刻,叹道:“王爷,我不知琼花是怎么死的,但她死在晋王府里,总归是不好的,只怕皇后与太子……”

    “皇后与太子那里您不必担心,自有本王担着,”徐述的语气带着几分不耐,起身走到门口,说道:“芩娘,不该您管的事情,您不必多问,您是晋王府的人,不是太子的人。”

    最后一句话,说得芩娘心惊,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可徐述已是走远。

    徐述去厢房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这才来到清心院。

    站在房门前,他略有些迟疑。

    罢了,只要他不说,她是不会知道真相的。

    念及此,徐述心中稍定,这才推门进去。

    “夫君,你回来了——咦,怎么换了身衣服?”沈曦坐在食案前等他,一见他进来,立刻笑了起来,就如往常一般。

    “原先那身脏了,等不及,就在前院先换了。”

    徐述并未多言,坐到沈曦的身边,温声道:“不是说不必等我吗,近来部里事务繁多,可能会经常晚归,往后你不必等我。”

    沈曦听话的点了点,“好,那我给你留饭。”

    两人安静的吃完了晌饭,直到徐述临走前,沈曦才犹豫着开了口,“琼花死了,皇后那里……”

    “琼花?”徐述有些疑惑。

    “就是,皇后赏给你的,昨夜掉进井里的那位美人。”不知为何,沈曦语气有些艰涩。

    “她是自个儿不小心掉进去的,与晋王府无关,我已经安排管家将她厚葬,给了她家人一笔银子,皇后知道了不会怪罪的。”

    “她真的是,是。”沈曦看着徐述,那句话在舌尖打转,可就是说不出来。

    “是什么?”

    她心中焦急,额头上渗出了点点的汗珠,徐述并不急着催她说话,只是用手指替她一一抿去。

    一股极淡的香味儿忽然涌入鼻端。

    沈曦就愣了愣。

    “夫君,你今日去哪儿了?”

    “我除了去上衙,便是在你身边,还能去哪儿。”徐述笑。

    沈曦垂下头去,闷闷的“哦”了一声。

    “怎么了?”徐述轻轻地搂住她,“可是身子不舒服,还是琼花……吓着你了?”

    徐述的怀抱很温暖,沈曦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只有男人浓烈的体味和淡淡的药香。

    沈曦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钻,没有察觉到男人的呼吸已有些急促起来。

    昨夜,两人非常尽兴,若不是小妻子实在受不住,哭着喊着要睡,他真不想就此放过她。

    沈曦还在闻着,意图闻出来点不为人知的味道,却忽的身子一晃,天旋地转,男人高大的身躯就压了下来。

    他紧攥着她的手,深深地舔舐着她的气息,肆无忌惮的探索着她的美好,良久方才停下。

    徐述看了看外头的天色,低下头轻啄了一口女孩儿潮红的脸,用戏谑的语气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晚上再来给我灭火。”就披衣离开了。

    沈曦被他吻的七荤八素,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从榻上坐起来,她赤着脚在屋里走来走去,反思自己:她刚刚竟然在怀疑徐述,怀疑他杀了琼花,怀疑他跟自己的堂姐不清不楚!

    她怎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是都证明过了,梦是假的吗?

    徐述走后,沈曦躺在床上也睡不着,一直到了下午,芩娘过来跟她说琼花已经葬下去了。

    沈曦去看望了与琼花住在一起的另一位美人,美人名叫玉萝,是个极为纤瘦的美人。

    “琼花昨日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她问道。

    玉萝伏在地上,低声道:“妾记不清了,大约是晚膳后,琼花说想出去走走,没想到这一走就……”

    她语气中含了一股子悲哀和无奈,用帕子按了按眼角道,嘤嘤哭道:“夜里看不清路,井边又泥泞,琼花也是个没福,就这般掉进去没了……”

    这便是世事无常,沈曦虽不喜欢皇后赠给徐述的这两个美人,但认真轮起来,这两人自来到晋王府,也从未叫她难为过她。

    因而感叹一回,叫小鹂又给了玉萝一笔银子,“你若是想离开,尽可以提,我回去同皇后娘娘求情的。”

    “多谢王妃。”玉萝忙扣头。

    沈曦回到房中,支走了小鹂与喜鹊,打开了梳妆奁,从里头拿出一块素帕来。

    帕子中央躺着一块青色的、被撕碎的布头,上头隐约饰着金线。

    这是她在琼花的指甲里发现的。

    普通人的衣服,是不会有金线装饰的。

    在这晋王府中,也没有人会徐述一般,喜欢着青衫。

    沈曦胸口闷的厉害,将素帕包好重新放入梳妆奁里,悄悄将叫小鹂进来。

    “你去找碧云打听打听,昨个儿王爷换下的衣服送去哪儿了,就说我想比着尺寸和样子给王爷偷偷做身衣服,叫她别说出去。”

    碧云是徐述房里管针线的婢女。

    小鹂去后不多久回来,“衣服就在东厢房的橱柜里放着,还没有换洗,可要奴婢拿过来给王妃看看?”

    “不必,我自己去。”

    沈曦起身,匆匆走了出去。

    东厢房中,沈曦叫小鹂在外头替她望风,自个儿打开了衣橱。

    徐述的衣服,她从来不会碰,因为她不会做衣服。

    她隐约记得,昨日早晨徐述临上衙前穿的是一件天水碧色的滚边绣金直裰。

    而现在这件直裰,就平平整整的叠在格撑上。

    沈曦颤抖着手,将这件直裰抖开。

    第32章 承诺

    衣襟,袖口,交领,背面……

    都没有缺损,沈曦轻轻呼出一口气,将橱门打开了些,正待衣服放回去,眼风无意在格撑里侧一扫,一条白绫绫的帕子忽然就闯入了她的眼中。

    她将那条帕子拾起,帕子散发着浓浓的百蕴香气,只是因为被压在衣服下,因而香气没有弥漫开,此刻这股子浓腻的气味仿佛一把锤子般狠狠地砸向沈曦的脑袋。

    沈曦缓了好一会儿,才抑制住自己的尖叫,颤抖着手将帕子抖开。

    帕面上写了两行小字,她只看了一眼,就将这条帕子揉着砸向了窗牖。

    可惜帕子轻快,轻飘飘的飞了出去,再自她面前款款落下,那两行绣的针脚齐整精致的小字明明白白的呈现在沈曦的面前,直直的戳着她的眼,好像在无情的嘲笑她的愚蠢而不自知。

    沈曦呆怔了好半响,忽然扭过身去,将那件直裰重新翻找出来,在窗边借着外头的日光仔仔细细的对比。

    终于,在衣衫右侧的下摆处,找到了一处散了金线的缺损。

    她从怀中掏出那条素帕,里面夹着琼花指甲里的小片布头,手不住的抖着,好半天才将他捏住,在下摆的缺损处一比,正严丝合缝的对上。

    狂跳的心脏在这一瞬间猝然停止。

    沈曦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仿佛有人在掐着她的脖子,将她咽喉中的最后一丝空气挤走,叫她想呼救而不得,求死不能。

    *

    傍晚,徐述回来时,沈曦正趴在窗边的美人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