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徐述将门关上,慢慢走向沈曦。

    他渐渐将灯光掩在了身后,高大的身影在窗纱上投下一道厚重的影子,灰暗的灯光下,他薄唇动了动,缓缓开口。

    “我想见你。”

    他放柔了声音。

    见她不说话,便自顾自的坐到了榻边,“曦儿,你愿意听我解释吗?”

    沈曦紧抿着唇,沉默了一刻,说道:“你已经解释过一遍了,可也有些事,是你自己也无法解释的。”

    “那我们能不能忘掉从前,重新开始?”

    “忘记从前?”沈曦喃喃道:“如果真的能忘记从前,我宁愿从未认识过你,可你也知道,我是忘不掉的……”

    就像徐述做的那些事情,他口口声声说爱她,可他到底对她有过利用之意,如果连最初的相遇都是别有用心,那么即便他现在爱她,那以后,等她毫无价值的时候,他还能做到那些承诺吗?

    沈曦不敢赌。

    赌上她的一生,赌上沈家满门,她做不到。

    “曦儿。”

    徐述上前一步。

    “你别过来!”

    沈曦从袖中拔出簪子来,对着徐述,“如果、如果你非要杀了我,将沈家除之而后快,那你也不要怪我心狠,我早就将证据托付给了一个安全可靠的人,只要我一死,明日我爹爹和大哥就会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陛下和太子都不会放过你的!”

    “曦儿,你为何就是不肯相信我?”

    徐述叹息了一声。

    “你把证据交给了会隐,也不过是又赔上一个人的性命罢了。”

    “若我一把火烧了清心院,就说你是无意碰到了烛台,葬身火海,你以为沈元仲和沈明琰会怀疑我吗?”

    第43章 出逃

    他竟然,什么都猜到了!

    沈曦一愣,握着簪子的手就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趁着她愣神的功夫,徐述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手中的簪子劈落。

    沈曦吃痛,扑倒在了徐述的怀里,她挣扎了两下,涨红着脸羞愤喊道:“你要杀就杀便是,何必如此苦苦羞辱我?”

    她一想她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逃过徐述的眼睛,不由悲从中来,一口就咬在了徐述的手臂上,咬的鲜血淋漓。

    徐述的手背受了伤,被尖利的木头扎了好几道口子,这下连手臂也挂了彩,一道深深的咬痕几乎见了血肉,但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直到沈曦尝到血腥味儿,才松开。

    “可痛快了?”

    徐述说着,又将左手的衣袖一挽,递过去,还不忘贴心的提醒她一句,“慢点儿,别硌到牙。”

    沈曦大哭。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对徐述又捶又打,徐述概不还手,但他俩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静心居的芩娘。

    芩娘以为两人又闹起来了,忙披衣来了清心院,却见徐述正抱着沈曦,沈曦头发乱糟糟的在他怀里哭着,而徐述的胳膊和沈曦的嘴巴上鲜血淋漓,简直没眼看。

    芩娘吓坏了,下意识的就沈曦奔去,“王妃,您的嘴……”

    她以为沈曦的被徐述给打了,谁知用帕子擦了半天,发现沈曦的脸好好儿的,扭头一看,哎呦,徐述的手臂和拳头上都是血,皮肉翻起,殷红血哗哗滴落在地上,夜里看来触目惊心。

    她赶紧找了纱布和金疮药给徐述上药,好说歹说拉着他去了外间。

    上完药,徐述起身拢了袖口,淡淡道:“您若无事,便回去罢。”

    “王爷,”芩娘叫住他,“你打算就这么一直和王妃僵持下去吗?”

    她叹了一口气:“王妃……是个单纯的姑娘,她乍闻你欺骗了她,伤心之下在所难免,可常言道,没有爱哪来的恨?王爷,芩娘知道你这次是动了心的,否则当年全长安那么多姑娘,你也不会选中了她。”

    “可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一切,即便你强行留下,又能如何?她即便心里有你,也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儿,倒不如就放她离去,否则,只是害人害己啊!”

    芩娘不是不知道当初为何徐述要娶沈曦,她也知他的狼子野心,她曾试着想阻拦过,可惜失败了。

    徐述刚生下来就被景文帝赐给了宁嫔,但宁嫔却觉得皇帝将一个罪臣之女的儿子赐给她,是个耻辱,因此虐待徐述。

    那时芩娘被送去了浣衣局为奴,好容易两人能偷偷见上一面,撩开小孩子的衣衫,上面全是大片大片的青痕。

    她几乎眼睁睁的看着他变成了今日这般模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曾经徐述还会与她商量一二,后来她苦苦相劝,他逐渐不耐,也不再与她说这些事,只依旧尊她罢了。

    她有时也会在想,倘若不是自己当年的一念之差,徐述不该是今日的模样。

    可现在,无论说什么也是晚了。

    她想要说出真相,但她知道她承受不了那样的代价,太子也不能。

    她宁可自己去死,也不愿意看着他们兄弟相残。

    徐述没有说话,他站了片刻,眉目间慢慢笼上一层阴沉沉的寒霜。

    “本王省得。”

    转身离开。

    芩娘流下泪来。

    *

    一连几日,沈曦都被徐述关在清心院中。

    这日,郑慕兰找上门来,想与沈曦叙话。

    姐妹两人许久不见,郑慕兰攒了一肚子的话,管家将她引到花厅里,郑慕兰等了许久,等到的却是姗姗来迟的徐述。

    徐述甫一进门,郑慕兰便闻到一股极淡的酒气。

    她皱了皱眉,再仔细闻,闻到的却是一股幽幽的药香。

    徐述常年吃药,药酒相冲,他不会喝酒的,她应当是闻错了。

    郑慕兰松了一口气,两人寒暄了几句,徐述说道:“郑小姐,十分抱歉,曦儿晌午喝了些菊花酒,现下还没醒呢。”

    郑慕兰没想到她来的这般不巧,遗憾道:“既如此,那是我叨扰了,改日上门便是。”

    徐述将郑慕兰一直送到门口,刚走了没两步,书彦过来附耳低语了几句。

    徐述的面色就倏的一沉,冷冷道:“将她抓回来。”

    而那厢,郑慕兰上了马车,马车刚走出巷口没一会儿,就听车夫“吁”的一声,将马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

    郑慕兰撩开帏帘,却见拦住马车的人竟是沈曦的婢女喜鹊。

    “喜鹊?”郑慕兰以为是沈曦留了话给她,忙招招手,示意喜鹊上前来说话。

    喜鹊神色却十分的慌张,她四下看了看,似是在确认有没有旁人跟过来,确认无误后,才脚步飞快的走到了郑慕兰面前。

    “表小姐……”刚要开口,背后忽然传来书彦的声音。

    “喜鹊,王妃嘱咐你将换洗的衣服找出来,你不去干活儿,怎么在这里偷懒?”

    书彦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站在不远处晋王府的月台上,冲喜鹊说道。

    喜鹊身子一颤,到嘴边的话就卡在嗓子眼儿里。

    书彦快步走了过来,对郑慕兰笑道:“表小姐,打扰了,王爷刚刚就在找这丫头。”

    又看向喜鹊,笑吟吟道:“喜鹊,你这是同表小姐说什么呢?”

    “没,没什么,”喜鹊咽了口唾沫,干巴巴道:“奴婢就,就是刚好出门,遇见了表小姐,想打声招呼。”

    “既如此,那你先回去吧,王爷找你呢。”书彦继续笑。

    他一直在看着喜鹊,喜鹊不敢抬头,只对着郑慕兰施了一礼,而后转身离开。

    郑慕兰隐约觉得喜鹊有些奇怪,她看向书彦,迟疑道:“这丫头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瞧着她似乎欲言又止。”

    书彦面色不改,微微笑道:“她今日做错了事,王妃说了她两句,许是心里不痛快了吧。”

    沈曦一向是个直脾气,郑慕兰听了也不奇怪,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帏帘,放心离开。

    郑慕兰一走,书彦赶紧就回了王府,直往书房去。

    而此刻书房中,喜鹊正跪在徐述面前,瑟瑟发抖。

    “拿出来!”徐述见喜鹊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股戾气直冲心头,喝道。

    喜鹊被吓得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她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袖口,牙一咬,膝行几步来到徐述的脚下,仰头哀求道:“王爷,求你放过王妃罢,王妃这两日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奴婢看了……心里难过,奴婢只是想帮她……”

    “你想帮她,你想帮她离开本王?嗯?”徐述忽而弯下腰,一把扼住了喜鹊的脖子,将喜鹊未说出的话掐断在了喉咙中。

    “是不是看着本王成了孤家寡人,你就满意了?喜鹊,你这条命若是不想要了,本王大可以现在就可以送你去西天——”

    徐述的手猛地收紧,手背青筋毕露,他单手将喜鹊一点点的举起,失去了呼吸,喜鹊的脸涨的通红,她泪水直往外冒,张了张嘴,却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她想说,王爷,奴婢这条命是您救的,您想要拿去便是,奴婢不怨您。

    她还想说,王妃待她真的很好,她不想再做背叛她的事了,若是她死了能偿还她曾经对沈曦的伤害,那她情愿去死。

    泪水模糊了视线,瞳孔逐渐涣散,她看着徐述扭曲和疯狂的脸,心里也不知是心疼还是害怕。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门忽的被人撞开。

    “王爷!”书彦与铜钱一齐闯了进来,书彦去拉喜鹊,铜钱抱着徐述的腿,两人一起用力,将喜鹊从鬼门关下拉了回来。

    喜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徐述被拦下,面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

    书彦与铜钱一左一右跪下,求他降罪。

    书彦说道:“王爷,若是喜鹊死了,王妃她一定——”

    一定会恨您的。

    徐述闭着眼睛,胸口没有节奏的起伏着,等他睁开眼睛时,眸中的血色已是退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