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闻言,徐述的脸却是倏的一沉,“徐适,你闹够了没有?”

    徐述不生气的时候是一副温和儒雅的模样,生气起来却是十足的威严,身上总带着一股子叫人看不见摸不着的煞气,这种气息齐王还只在他的父皇身上见过。

    相处这么久,齐王还是第一次见徐述生气,以往他每次玩闹,徐述要么是沉默不语,要么是任由他胡闹,搞得他还真以为自家这二哥没脾气。

    他摸了摸鼻子,讪笑道:“你看你,被我猜中了吧。”

    徐述阴沉着脸将香囊从齐王手中拿走,在手中拍了拍灰尘,这才小心的放回了自己的怀里。

    没想到自家这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二哥竟也有如此痴汉的时候,齐王非常诧异。

    当初沈曦与徐述和离,这事大半个长安都惊动了,毕竟之前这两人可是出了名的恩爱夫妻。

    后来也不知是谁带头散播了一些流言,说两人之所以和离,是因为晋王瞒着晋王妃在外头置了一门外室,晋王妃无意中发现后大受刺激,这才果断和离。

    但两人和离之后,徐述没有再娶,府上更未再添置一人,久而久之,这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齐王叹道:“二哥,不是我说你,你既然忘不了沈三姑娘,为何不将她重新追回来?我之前还听我母妃说,陈国公世子丧妻多年,早就想续娶一门继室,偶有一次在曲江遇见了三姑娘,这就记挂上了,还托了他爹陈国公入宫,哭着求着要父皇给他赐婚,我看他再磨上一阵儿,说不准父皇就同意了……”

    “你说什么,陈国公世子?”徐述忽然抓住了徐适的手,问:“他今年年纪几何?”

    齐王愣了一下,答道:“序齿大二哥五岁。”

    徐述的手不由攥成了拳头,丝毫没看见齐王已被他攥的龇牙咧嘴。

    若是他没记错,前世陈国公世子不到三十岁就过世了。

    也就说,这位陈国公世子,只剩下两三年的寿命。

    “二、二哥,我的手……”齐王疼得面色涨红,徐述一松开手,他立刻就如同被踩了尾巴似的拿着小杌子躲了徐述老远,“乖乖,二哥你这手劲儿还挺大……”

    他还在兀自抱怨着,徐述忽然手一抬,肃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怎么了?”齐王小声问道。

    夜幕低垂,适才还朗月当空的天际转瞬被压顶的乌云团团遮蔽,夜色逐渐凄迷,一时星月隐耀,山岳潜形,四周隐隐有陌生而危险的气息流动着。

    夜风不知何时也停止了,随着徐述与齐王的动作,众人皆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蓦地,对面的野树林响起一声无比悲切凄厉的狼嚎,无数双隐蔽在树丛中的绿幽幽如同鬼火般眸子自树丛中飘然而来。

    “有狼啊!!”

    “啊——”

    沈曦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汗珠从额间滴落,清晨的风从帏帘的缝隙中吹来,吹散了几许暑热。

    许久许久,沈曦才渐渐平复下来。

    正在马车里平整衣服,就听车壁被人急急的敲了两下,“曦儿,你没事吧?”

    须臾,帏帘一撩,沈曦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我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

    她面色微有些苍白,薛从湛看了很是担心,刚想伸手过去为她拭汗,沈曦却是头一偏躲开了他,低着头往溪边走去。

    薛从湛处理完了宁州事务,便主动提出护送着沈曦与会隐回长安,沈曦本不愿意,会隐劝她,“虽说流民安置问题已解决了大半,到底还有不少落草为寇的,咱们两个,一个是弱女子,一个是半个身子快如黄土的老道,还是跟着薛世子更安全些,不要意气用事。”

    沈曦只得歇了独自离开的心思。

    溪水沁凉,沈曦将帕子在水中洗了洗,绞干了在脸上擦拭着,将长发解下来粗粗一绾,绾成一个简单的螺髻。

    固定完长发,她对水自照,拢了拢鬓角,忽的,看到河水中似有红色的血丝微微晕开。

    顺着溪水的流向望去,只见大片的血色从上游随水而下,染红了清澈的溪水。

    “道长!道长!”

    沈曦踉踉跄跄的跑来回来,问道:“道长,这河的上游在哪儿?”

    薛从湛当先道:“应当是雍河,来时我看过舆图,可是出了什么事?”

    沈曦面色苍白,将在溪水中发现血水的事告诉了会隐与薛从湛。

    昨夜他们一行人就歇在此处,并未听闻周围有何异动,会隐与薛从湛皆去水边看了,发现不光有血水,更有类似人的肢体自上游漂流下来,血肉模糊,那景象惨不忍睹,看血的成色,想必事情发生刚不久,事不宜迟,薛从湛当即领了一队人马,先去上游查看虚实。

    不消片刻,薛从湛的长随急急跑了过来,喊道:“道长,沈姑娘,你们快去看看吧,都是伤者和死人!”

    会隐与沈曦对视一眼,立刻从马车上拿了医药物什,便拍马跟着那长随去了。

    没过多久,两人停在一处山涧边。

    “道长和沈姑娘来啦!”

    一辆马车停在平地上,从车里抬出一个被咬的血肉模糊的人,薛从湛随身只带了一位大夫,此时正蹲在地上给此人止血上药,后头还有七八个身着侍卫服侍的伤者在翘首等着,身上或多或少的皆有都挂了彩。

    放眼一看遍地都是翻滚的血肉,沈曦一看这情景,胃间一股恶心之意就直冲天灵盖,她忙捂住口鼻,跑到一颗树旁扶着树身干呕。

    偏那血腥之气经久不散,她干呕了许久,仿佛要将心脏都给吐出来,刚刚好了些,抬起头来,一方帕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沈曦以为是他们一队的人,虚弱的道了声谢,接过帕子在嘴角擦了擦,可擦着擦着,她忽的身体僵住。

    一股淡淡的药香与熟悉的男人体味儿细细的萦绕在鼻端,无数个夜里,她都是拥着这股子馨香入睡,这香气令她感到安定和愉悦,她喜欢这香气的主人,在他的怀中,她的心脏会跳动的会失去自我……

    一如此刻。

    她的心口砰砰的跳着,脑中一片空白,愣愣的将头抬了起来。

    第50章 重逢

    “别回头,别去看。”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温柔,沈曦刚刚要转身逃跑,他高大的身影就倾了过来,两手一左一右按住她的脑袋,不容置疑的给她转了回来。

    沈曦挣了挣,发现没挣开,她用手去掰徐述的手,触手却是一片濡湿,她唬了一跳,忙抬头去看,却见手上是淋漓的鲜血。

    “你怎么受伤了?”沈曦错愕的看着他被咬的缠满了纱布的手腕。

    “被几只畜生咬的。”

    徐述云淡风轻的收回手,将衣袖往下拉了拉,只是这根本就是徒劳,他的衣袖已经被大片的血迹浸染,隔着白色的纱布都透了出来,可见伤的有多深。

    但他偏偏不叫一声疼,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你受伤了,快跟我走,我给你包扎一下。”

    沈曦拉了徐述的另一只没受伤的手,刚要转身,徐述却将她拉了回来,低声道:“曦儿,我没事,你不必担忧。”

    “……我没担心你。”

    沈曦下意识的反驳,默了默,又问道:“你们是出什么事了,我听说你与齐王被陛下派遣到潮州赈灾,怎么大家会伤成这样?”

    “我们遇见了狼群,”徐述的目光落在不远处众人围着的伤者身上,说道:“齐王受了重伤,幸好遇见你与会隐道长,否则只怕……”

    昨夜众人路遇狼群,幸亏他们提前早有察觉,可还是伤亡惨重,死伤过半,大量的尸体落入山涧下的雍河中,狼群中有匹母狼,不知为何一直疯了似的攻击齐王,齐王也因此受了重伤昏迷不醒。

    一夜鏖战,狼群至天明方退,徐述的小腿和手臂都受了伤,但他十分担心齐王,齐王的呼吸已经十分微弱,幸存的随侍和差役用树枝做成担架将齐王抬上了马车,赶了没一会儿的路,到了一处溪水边,正巧遇见了寻过来的薛从湛。

    会隐就地采了些草药给齐王止血,并简单的清理和包扎了伤口,对徐述道:“齐王伤势较重,还需得尽快回长安接受治疗。”

    沈曦正在一旁为那些受伤的差役和随从包扎,闻言便道:“道长,伤者重要。您先随晋王将齐王送回长安罢,这里有我。”

    “晋王也受了伤,虽没有齐王那般严重,但最好还是不要赶夜路过度操劳颠簸,就叫薛世子陪贫道一起护送齐王吧。”

    薛从湛本想欲拒绝,毕竟他不想给徐述和沈曦单独相处的机会,但看着浑身是血的齐王,他也明白人命关天,心中叹了口气,“曦儿,你照顾好自己,我在长安等你。”

    沈曦只对会隐说道:“道长一路注意安全。”

    齐王被抬上马车,一众人绝尘而去。

    沈曦替徐述包扎伤口,用了会隐剩下的草药,两人相对无言。

    “这半年,你过得还好吗?”徐述轻声问。

    这半年沈曦都不在长安,徐述其实也知道她去了哪里,只是一个弱女子和一个年老的老道士,总归是令人担心的。

    沈曦将缠好的纱布打了个结,淡淡道:“我很好,不劳晋王担心。”

    半年不见,沈曦肤色黑了一些,她换下了从前张扬明媚,一身素衫,发髻上只别了一只珠花,看上去素净又沉稳。

    明明还是以前的沈曦,却又不像她了。

    只是沈曦对徐述仍然存有芥蒂,不欲多言,给徐述包扎完毕后,便去给其它伤患包扎了。

    五日之后,一行人抵达长安。

    徐述回了府,立即命书彦悄悄将一名身经百战的猎户请进了晋王府。

    猎户看着案几上的食物残渣,先是闻其味,后观其形状,最后干脆捻起一小块骨头渣,放入嘴中尝了尝,尝到最后,面色大变:“王爷,这骨头渣并非兔骨,而是狼骨。”

    “若有人在兔肉中掺入了狼肉,母狼会循着气味领着狼群来寻仇!”

    是有人要他们两个人的命。

    在回长安的路上,徐述收到线报,得知了薛从湛与沈曦一道回长安的消息,这些年他一直留意着沈曦的动向,他在北方,她在南方,两人就像两条平行线渐渐地再无交集,他心中难过,一时难以下咽,这才拒绝了齐王的请求。

    没想到,竟会因祸得福,救了自己一命。

    可齐王的病情,却愈见不好。

    现下整个长安都在传,说是齐王先前沉溺田猎,祸害了无数生灵,这才引来了狼群的攻击,实则是上天降下惩罚,这样齐王即便是死了,也怨不得旁人。

    齐王若死,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不是徐述便是太子。

    因为齐王死后,景文帝一定扶植下一个齐王来制衡太子,这个人选便是在众亲王中素有贤名的徐述。

    徐述将证据收好,刚要出门,芩娘便闻讯赶来,她神色慌张而焦急:“王爷,你受伤了,我去请了大夫,你先坐下,有什么事日后再说。”

    徐述担心太子对齐王下手,匆匆回绝道:“我还有事,您不必挂念。”

    “王爷,你这是要去做什么?”芩娘追着问,“王爷,齐王与你夜遇狼群之事是不是别有隐情?你和太子……”

    “太子?”徐述忽然停了下来,冷冷道:“芩娘,你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我晋王府的奴仆,不是东宫的人!”

    说罢匆匆离去。

    芩娘听得一呆,差点摔倒在地上。

    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