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侍中府。

    太子看着手中的线报,忿忿地往地上一摔,极不耐烦道:“齐王已是将死之人,你做什么还撺掇孤去杀他?父皇一向多疑,若被他知道定少不了孤的好果子吃!”

    一双白皙的手将地上的线报捡了起来。

    沈凝霜妩媚的笑了笑,顺势坐在了太子的腿上,勾着他的脖颈,手在太子的脸上轻轻一点,说道:“趁他病要他命。殿下,这可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若是齐王就此不死,日后必定还会再有翻身之日,到时候殿下拿他当好弟弟,他可不一定能敬殿下这个仁慈的兄长。”

    太子拨开沈凝霜那双涂满蔻丹的手,皱眉道:“你以后别薰这么难闻的香,真是腻味,”顿了顿,又道:“你不是已经在长安各处传了齐王沉溺田猎的流言么?他已然犯了众怒,即便还能活下来,父皇碍于天道也不会再起用他。”

    “看来殿下还不够了解我们的陛下,”沈凝霜轻轻地笑,“殿下,凝霜说句不好听的话,当初多少人上折子说皇后娘娘德不配位,要陛下废后,想必连皇后娘娘心里也打着鼓,可若是陛下当真废了后,又何来今日的太子殿下?”

    “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沈凝霜眼中划过一道恶毒,“太子殿下,为君者,最忌仁慈之心。齐王死后,晋王就是下一个齐王,可晋王体弱多病,必定寿数难永,更没有殷氏这等强大的外家做后盾,到时候,即便陛下再猜忌您,您的太子之位——”

    “够了!”太子不耐烦的打断她:“沈凝霜,我之所以抬举你,是因你聪明,可却是在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孤是不喜欢齐王与晋王,但未曾想过要他们两个的命,孤是嫡长子,太子之位非孤莫属,日后,孤不想再听到你说这样的话!”

    太子沉着脸拂袖而去,沈凝霜吃了个没脸,亦在心中冷笑道:“徐迢,总有一日你会知道我是对的。”

    *

    今日是郑沈两家的请期之日。

    半年前北狄入侵,沈元仲临危受命挂帅出征,前不久景文帝接到线报,说是沈元仲以少胜多,不仅将北狄打退了五百余里,更取了北狄首领的项上人头,打了个漂亮的大胜仗。

    现下是双喜临门,虽家主不在,秦国公府却是一片喜气洋洋。

    媒人一回来,沈明琰立刻就将拜匣要了过来,打开锁扣,拜匣中躺着一张折枝,打开一瞧,上头写的是郑慕兰的生辰八字,他这颗心才总算是放了下来。

    女方在拜匣中写下生辰八字,就代表女方同意了这桩婚事。

    沈明琰很是欢喜,在薛姨娘面前不显,在沈曦这里却是连掩饰都懒得,“曦儿,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叫我见见兰儿?”

    沈曦心想你俩偷偷在一起的时候可没想着还有我这个大媒人,下巴一扬道:“没法子,成婚前新娘新郎不能见面,你还是老实些吧。”

    沈明琰在房中急的来回踱步,自从提亲开始,临安长公主就不叫他再见郑慕兰了,当时他他还以为这事是黄了,虽在意料之中,但心中仍旧十分难受,每日上朝浑浑噩噩的,不知被景文帝点名批评了多少次。

    后来还是他的岳丈郑渭看不下去了,总不能任由女婿的官职被撸吧,偷偷向沈元仲透露了一些风声,半年下来,六礼总算是走完了其中五礼。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还记恨我当初拦着你与徐述……”

    待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来,沈明琰才意识到失言了,忙改口道:“抱歉,我不是有意提到他的。”

    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曦儿,昨日我听门房说是他送你回来的,这事可是真的?”

    沈曦是昨日回的长安,齐王夜遇狼群受重伤的事已经在长安传遍了,沈曦原本在回宁州时就给家中写信告知了回程路线,沈明琰得知此事后十分担忧,派了自己的亲卫出去接沈曦回家,在长安城外遇见了薛从湛,又循着他的指示找到了落在后面的沈曦和徐述。

    徐述将沈曦送到秦国公府后,就回了王府。

    自从与沈曦和离后,徐述便辞去了吏部侍郎之位赋闲在家,直到半年前景文帝下旨令他与齐王去潮州赈灾。

    和离时,沈曦说徐述有谋反之意,可若当真如此,徐述也不会一整年了都毫无动作。

    沈明琰觉着,徐述一开始确是有此意,否则也不会有沈曦的证据确凿。

    可时过境迁,人总是会变的,他也不会强迫妹妹去原谅徐述,只希望她能再次找到自己的好归宿。

    “曦儿,你该放心了,徐述他不会如梦中那般对沈家,你也不会死,以后,你还会离开长安吗?”

    在沈明琰看来,沈曦是因为想要逃离徐述,才会离开长安,可沈曦毕竟是个弱女子,她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再嫁人,漂泊在外。

    “我没想好,我也是出去之后,才知道原来大周会有如此之大。”

    “从前我一心想的是如何嫁一个良人,如何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可是在江南,我认识了从前我大半生都没有见过的人,也体会到了从前体会不到的人生百态。宁州流民万千,一路走来,我也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民生疾苦,才发现自己当初脑中满是情情爱爱的想法有多么的幼稚。”

    “大哥,如果有一天我不想嫁人了,你和爹也不要逼我好不好?”沈曦面带乞求之意。

    沈明琰叹了一口气,他揉了揉沈曦的头,就像小时候无数次欺负沈曦那般,不过这一次,却是无比的温柔。

    “你是沈家的女儿,秦国公府的嫡女,只要你不想嫁,就没有会逼你。”

    沈曦一喜。

    只是脸上的笑容刚刚露出来,就又听沈明琰说道:“这样,你总能答应帮我约见兰儿了吧?”

    “沈明琰!!”

    沈曦大怒。

    这厮偷偷追到了表姐也不知道知会她一声,还是去年她撞见他偷偷拉着表姐的小手才察觉到的。

    郑慕兰一开始拒绝沈明琰,一是担心临安长公主不喜沈明琰,即便两人在一起也不会有好结果。

    二则他是年轻有为的将军,而她却顶这了个“克夫”之名,不欲耽误他。

    可沈明琰根本不在意这些,他是个武将,素来直肠子,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不会考虑那么多弯弯绕绕。

    他耐心说服了郑慕兰,抱得美人归。

    沈曦无数次怀疑,表姐看上了她大哥哪里……没想到沈明琰那个样子,忽悠起人来还挺有一套。

    两人笑闹着从屋里出来,迎面撞上吴大管家,“世子,三姑娘,门外有两位贵客求见!”

    “贵客?”

    沈曦与沈明琰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

    第51章 出嫁

    花厅中,徐述与薛从湛相对而坐。

    薛从湛年纪尚轻,显然没有徐述沉得住气,两人进来后坐下没一会儿,薛从湛自顾自的喝了两盏茶解渴后,就泼掉了茶壶里的水。

    徐述是后到的,今日天很热,吴大管家老早就准备了满满一壶的茶水放在招待客人的花厅里,薛从湛把水泼掉后,徐述自然就没有了水喝。

    他面无表情的用怀中的汗巾擦拭着额上的汗。

    正巧吴大管家进来,见门外满地的茶水,忙进来问道:“王爷,世子,可是茶水凉了?小人这就去重新沏一壶!”

    “不必了,”薛从湛笑了笑,“吴老,不必麻烦你了,我不与晋王都不渴。”

    说着,他斜了徐述一眼,“晋王,你说是不是?”

    徐述不想同他计较,淡淡道:“你下去吧,有事本王会叫你。”

    吴大管家瞧着这气氛不大对,赶紧一叠连声应了好几个是跑了。

    屋里便只剩下徐述与薛从湛。

    吴大管家走后,薛从湛也懒得再和徐述装客套,冷冷问道:“徐述,齐王受伤是不是你做的?”

    见徐述容色淡淡,并未言语,不由有些恼怒,嗤笑道:“你装什么?陛下派你与齐王一道去治水赈灾,齐王出了事,你必定脱不了干系。”

    徐述还是不说话。

    仿佛媚眼抛给了瞎子看,薛从湛霍然从位置上一跃而起,指着徐述的鼻子厉声质问:“徐述,你究竟安的什么心,你以为你不说,我便不知了?!”

    他一把攥住徐述的手腕,讥笑道:“我竟不知堂堂晋王是个哑巴,今日你若是承认自己是哑巴,这事便就此作罢,否则的话,你现在就滚出晋王府,沈家不欢迎你!”

    “薛从湛,你在做什么!”

    沈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隔着老远就听见花厅里的争执声,心道不好,果不其然,一进来便看见薛从湛攥着徐述的手腕,她忙上前一巴掌拍开薛从湛,将衣袖往上撸了一瞧。

    这一握薛从湛用了十成的力气,原本已经结痂的伤处重新裂开,没一会儿手腕上便鲜血淋漓。

    徐述见是沈曦,神色不由温柔了许多,缓声道:“我没事。”

    沈曦低头瞪了他一眼,“你不许插嘴,”又看向薛从湛,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怒气,“这里是秦国公府,不是市井之地,你们要打架要骂街请出门左拐。”

    薛从湛没想到沈曦竟会帮着徐述说话,顿时又是委屈又是难过,“曦儿,他就是个负心汉,你为何还要偏帮他说话,难道你对他还是余情未了……”

    “啪”的一声脆响,话音未落,沈曦就扇了薛从湛一巴掌。

    薛从湛用手抿了抿嘴角,是血。

    他浑身颤抖着,“你……竟为了他打我?”

    “薛从湛,你还要我跟你说多少遍?我不喜欢你,我和他也早就过去了,今天我帮他,是因他是伤者,而你无礼,与什么余情无关,我不喜欢你总管我,你也不要插手我的事情好不好?我不是你的附属品,我想喜欢谁就喜欢谁,你懂不懂?”

    沈曦其实忍了薛从湛很久了,她知道这一巴掌打的有些重,但水已经泼出去了,无力回天,她现在只希望薛从湛能怨恨上自己,不再纠缠于她。

    这时沈明琰匆匆从门外进来,感觉到屋里剑拔弩张的氛围,很是一懵,“你们这是怎么了?”

    待看清薛从湛脸上的五个小巧的指印后,更是吃了一惊,扭头去看沈曦,可沈曦的另一只手却是握着徐述的手腕。

    沈明琰就有些茫然。

    徐述抽出了自己的手腕,叹息道:“罢了,我改日再来吧。”

    走到门口,他脚步微顿,迟疑了一下。

    这次过来,除了想告诉沈明琰齐王受伤的真相,更是想向沈曦在回长安的路上一直不计前嫌的照顾他,为他包扎伤口道一声谢。

    甚至在心中卑劣的想着,或许他还有机会挽回沈曦的心。

    可他没想到会遇见薛从湛,更没想到,沈曦会为了同他们两人撇清关系说出那样绝情的话。

    说不难过,是假的。

    徐述低声说道:“曦儿,多谢。”而后离开。

    沈曦望了一眼徐述远去的背影,垂眸咬了咬唇,也一声不吭的低头走了出去。

    四个人走了两个,花厅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从湛,你的脸……你找我什么事?”

    沈明琰第一次觉得,妹妹的桃花太旺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在情敌面前被心上人亲手打了一巴掌,薛从湛颜面尽失,他忍了好几忍,面色几经变换,终是铁青着脸,撂下一句话后走了出去。

    “我没事。”

    *

    今年的夏天似乎格外的短,出了三伏天后,时间“咻”的一下就飞逝了过去,转眼到了立秋,天气逐渐凉快了下来。

    金銮殿中,景文帝前些时日偶然风寒,吃了药也数日未好,他不住的咳嗽着,刘德递过来茶水,心疼道:“陛下,您也别太操劳了,忙了这么久,也该歇歇了。”

    景文帝却恍若未闻,他咳嗽了一小会儿,端起茶来喝了几口,皱眉看着手中的折子,一目十行后长长一叹,将折子扔到一边去,又捡起一张折子,又是一叹。

    三个月前,沈元仲大败北狄后回朝,就陆续有人弹劾沈元仲拥兵自重,纵容手下掠夺荼毒百姓,这些年来沈元仲兵权愈大,景文帝不是没有想过要架空他,只是朝中大将老的老,年轻的又太过稚嫩轻狂,真到蛮狄来犯时,也就只有沈元仲一个堪为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