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不必了,”徐述断然拒绝:“儿臣早在一年前和离时便与沈曦一刀两断,夫妻情尽,这次救沈家,亦不过是因为沈元仲是一员良将,而沈明琰是儿臣的至交好友,儿臣不愿看他身陷囹圄罢了。”

    景文帝听到这回答,暂时松了一口气,又思索片刻,“罢了,这些年来都是朕疏忽了你,你既有要求,父皇焉有驳回之理?”

    他慈爱的看着徐述,“述儿,父皇与你母后,一定会为你重新挑选一位贤良淑德太子妃,辅佐你左右,敬你如天,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尽可以告知父皇。”

    “但凭父皇与母后做主。”徐述说道。

    *

    沈曦等到很晚,也没有见到徐述回来。

    她担心沈家,担心沈元仲和沈明琰会在狱中吃苦,也担心表姐会难过……

    沈曦坐不住了,忙揭开被子下床,去廊庑下等徐述。

    小鹂过来劝她,沈曦摇头:“去瞧瞧,等他回来你过来叫我。”

    小鹂只得去门口守着,没过多久就匆匆回来,“王爷去了书房。”

    “可能是有要紧事。”沈曦想着,算了,那她再等等,等他不忙了。

    可她一直从傍晚等到深夜,都未曾见徐述回来。

    没来由的,沈曦竟有些担心。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她屏退了众人,独自一人去寻徐述。

    找了一圈却没看见人,沈曦提着角灯在门口张望着,书彦提着一壶清酒悄悄过来,将她引到花园的凉亭中,轻声道:“王爷在里头喝酒。”

    一轮圆月高悬于天边,男人却独自站在凉亭中,风吹动着帷幔,隐约遮住他的身影。徐述着一身青衣,背对着沈曦,望着面前的一池湖水在饮酒。

    他仰起头,酒水灌入喉中,辛辣的刺激感暂时屏蔽了他内心的痛苦和苦涩。

    酒水顺着他的棱角分明的下巴洒了一身,泅湿了他干净的衣衫,他却恍若不知。

    书彦刚想说话,沈曦却将手指轻轻抵在唇边,示意书彦噤声。

    书彦躬身一礼,将清酒递给沈曦,矮身慢慢退了下去。

    他的背影,单薄而瘦弱,微微佝偻,看起来是那样的孤寂。

    沈曦忽觉有些心酸。

    突然之间,她好像没那么恨徐述了。

    当初她决意和离,就是因为心中过不去那道坎,他说他爱她,可他的太沉重太复杂,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他说他后悔,可又什么都瞒着她。

    她曾经想,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因而不顾一切的想要逃离。

    徐述喝完了一壶酒,倒了个底朝天也再倒不出一滴,他不耐烦的摔了酒壶,喊道:“书彦,书彦!”

    书彦没有过来,却有一双白皙的柔荑伸了过来,将他面上的酒渍擦了个干净。

    那双手,渐渐的往下,温柔而耐心的擦拭着他的衣衫。

    徐述忽而伸出手,握住了这双柔荑。

    “别动。”沈曦低声呵止他。

    徐述便乖乖的,当真不动了。

    沈曦给他擦干净了些,一抬头,猝不及防的撞进他温柔的眼眸中。

    他面色潮红,呼吸却异常平稳,眼睛亮亮的,沈曦甚至能从他的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他认真地看着她,好像是第一次认识她,又好像是最后一次见她,想要将她永远镌刻在心中。

    沈曦的心口就慌乱了起来,她有些无措,下意识的抬起手,遮住了徐述的眼睛。

    “不……许这样看我。”

    徐述这次却不乖了,他执拗的掰开沈曦的手,继续灼灼的盯视着她。

    沈曦就有些羞恼,“不许看我了。”

    男人低低一笑,他忽而俯身,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

    沈曦身子一震。

    “曦儿,我从未想过要做什么太子、当劳什子的皇帝,”他低声道:“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从始至终,我只想要的,不过是一个你。”

    他喃喃低语,恍若无闻,“你可还恨我,可愿意……留在我身边?”

    沈曦呆呆的看着他。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他又倏的捂住了她的嘴巴,柔声道:“别说,别说好么,我不想听。”

    “就让我靠你一会儿。”

    怀中蓦地一沉,沈曦差点仰倒在地,低头一看,竟是徐述醉倒在了她的身上。

    她赶紧去扶他,可惜男人到底是比她重上许多,沈曦抬不起徐述,被他压着倒在了背后的桌腿上。

    男人头埋在她的怀里,沈曦咳嗽了两声,有些喘不上气来,她又羞又急又无奈,咬牙道:“徐述,你别装,你快起来!”

    怀里,男人的头转动了一下,沈曦一动不敢动,过了片刻,听他低声道:“曦儿,我,我冷……”

    鼻音厚重,声音也带着几分委屈,他圈住了沈曦的腰,在她身上蹭了蹭,乖顺的像只猫咪。

    良久良久,沈曦叹了一口气。

    第二日,沈曦醒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回了卧房。

    看看外头的天色,似乎也不早了。

    她赶紧唤小鹂进来,小鹂替她打起帐子,轻声道:“昨夜是王爷将姑娘送回来的。”

    他不是喝多了吗?

    这个混蛋,又骗她,这次连装都懒得装了!

    沈曦气得小脸通红,匆匆洗了把脸,就去找徐述算账。

    徐述昨夜睡在书房中,沈曦来时他似乎是刚刚从外头回来,一身的风尘仆仆。

    见到沈曦,面上立时就带上了笑,温声问道:“醒了?”

    “先去用早膳,待会儿我带你回家。”

    第56章 苦肉计

    这么一打岔,沈曦彻底忘了要找徐述算账的事,匆匆吃了几口饭,就拖着徐述要回家。

    沈元仲和沈明琰是今早被释放出来的。

    两人回到家,薛氏喜极而泣,沈晴则哭着扑进了父亲的怀抱中。

    郑慕兰也在,当时情况危急,她与沈明琰的婚礼都没有举行完,家中长辈都劝她赶紧回到郑家,别等到沈家倒台了连累自己。

    郑慕兰却只说了一个字,“不”,转身就上了花轿,花轿将她抬进了沈家,薛氏也哭着劝她回去,郑慕兰依旧拒绝了。

    沈家突遭危难,正是生死存亡之际,她可以在任何时候离开,却决不能在此刻抛弃沈家,抛弃沈明琰。

    小夫妻一见面,郑慕兰当先红了眼。

    她忍着心头的酸涩,先上前向沈元仲行了个大礼。

    沈元仲虚扶一把,感叹道:“佳儿佳妇,此乃我沈家之福!”

    沈氏夫妇离开,顺便带走了沈晴,一家三口说体己话去了,留下沈明琰和郑慕兰这对新婚夫妇诉衷肠。

    到了晌午沈曦回来,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团圆饭。

    虽然只被关了两天,但沈明琰和沈元仲还是憔悴了不少,这会儿重新洗漱完毕,又死里逃生一场,整个人容光焕发许多。

    待用完膳,沈明琰和沈元仲留下了沈曦。

    “听慕兰和母亲说你在婚宴上失踪了,可你怎么是从晋王府回来的?”

    沈明琰万分不解,怀疑的看着沈曦,“你和徐述,不会旧情复燃了吧?”

    “呸,看来陛下还没给你关够,”沈曦啐了一口,哼道:“这事……说来话长。”

    她将中间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父亲和大哥,只省去了她被沈凝霜嫁给陈国公那一段。

    沈凝霜被徐述毒死,曾氏尚不知情,但终究是要说出真相的。

    想必曾氏早已预料到了。

    徐述告诉沈曦,当初若不是曾氏偷偷派人告知齐王,或许他还不知她被沈凝霜关进了东宫。

    但沈凝霜应当不会告诉曾氏她绑了沈曦之事,是以,幕后救沈曦之人,他猜应当是太子妃顾六娘。

    当年沈曦救了落水的顾六娘,顾六娘投桃报李,又救了沈曦。

    是以,太子被流放,顾六娘却只是一封和离书大归,虽成了弃妇,却好在保住了一条性命。

    三人感叹了沈凝霜一回,沈明琰对于徐述的真实身份十分震惊:“晋王竟才是皇后的儿子?”

    怪不得景文帝会放过他们。

    “晋王可有说他日后的打算?”沈元仲问道。

    “他说,他并不想太子,他……”

    “他什么?”

    “……没什么。”沈曦小声道。

    沈元仲叹道:“如此说来,若没有晋王,我与你大哥都不能活着走出诏狱。”

    景文帝的为人他再明白不过,当年徐述让沈明琰劝他避敛锋芒,急流勇退,他却心中存了一丝侥幸,半年前他本想告病致仕,没想到没过多久北狄突然进犯,他临危受命,只得匆匆出征。

    虽然出征的匆忙,但他还是打了个漂亮的大胜仗,途中的百姓对他交口称赞,亲兵提前祝贺说他将加功进爵,沈元仲却预感到,这次他怕是不得不离开战场了。

    果不其然,不出三个月,就有人罗织罪名弹劾他,景文帝顺水推舟将他下了诏狱,这其中有多少是景文帝本人的意思,沈元仲不敢深思。

    在狱中时,他最担心的是两个女儿和薛姨娘。

    没想到家人们都没有事,沈曦遇险也被徐述所救。

    徐述,于沈家有大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