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沈元仲想亲自去晋王府谢徐述。

    沈明琰不好意思问沈曦与徐述究竟如何,便托了郑慕兰相询,

    新房中,郑慕兰悄悄问:“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可还愿与晋王复合?”

    沈曦没料到郑慕兰会问的这般直接,一下子愣住了,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末了,她轻轻一叹,说道:“表姐,我只是不想在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下去。”

    “喜欢一个人很容易,想要忘掉却很难。我承认我还喜欢他,可我忘不了他曾经对我的那些伤害,更不想因为他待沈家的相救之恩,便稀里糊涂的再嫁过去。”

    “我想随心而活。”她坚定道。

    *

    送走了沈元仲父子,徐述被传召进了金銮殿。

    景文帝将徐述从地上扶起来,温声道:“朕已经拟好了立你为太子的旨意,不日你就搬进东宫,还有太子妃的人选,朕闲时也为你挑选好了几个世家贵女,你且先瞧瞧。”

    说着递过去一本画册。

    徐述没接,婉拒道:“大夫为儿臣看过病,说还需要调养些时日,儿臣不想耽误她们,暂时不想选妃。”

    “朕的孩子可真是菩萨心肠。”

    景文帝放下了画册,坐回椅上,笑着问:“不如你先看看画册,再拒绝父皇也不迟。”

    徐述只得重新打开画册。

    画册共有十来页,画的全是年轻漂亮又身世显赫的勋贵之女,唯有最后一页画了个杏眼桃腮,丹唇琼鼻,生的十分明艳动人的美人,徐述只看了一眼,便云淡风轻的合上了画册。

    “怎么样,现在还不想选妃么?”景文帝问。

    “父皇想说什么,不如直言。”

    “沈曦,朕将她再赐给你……就做良娣,如何?”景文帝把玩着手中的朱笔,似是有些漫不经心,“或者昭华?良媛?”

    “儿臣早已厌恶她已久,与她不能朝夕相对。”徐述淡淡道。

    “你当真不愿?

    “不愿。”

    “如此甚好,”景文帝笑着,忽而话锋一转:“听说前不久陈国公被破门而入的贼人砸伤了脑袋,至今还昏迷不醒,陈国公世子又鳏居在家,朕看,陈国公府正是需要一门婚事去冲冲喜,述儿,你说便要曦姐儿嫁过去,如何?”

    徐述的拳头猛地攥了起来。

    “陈国公世子庸碌,沈曦是临安长公主最疼爱的外孙女,临安长公主不会同意的。”

    “圣旨下,违令者斩。”景文帝神色冷漠。

    徐述冷笑:“父皇心中既已有了决断,还来问儿臣作甚?”

    景文帝摇头。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述儿,你若为太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正色道:“你可以娶任何人,但独独不能喜欢沈曦。”

    “沈元仲正春秋鼎盛,沈明琰更是一员虎将,你可以对沈家有恩,沈家却决不能成为外戚。述儿,朕知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知道父皇不会答应你娶沈曦,便想先搪塞父皇,敷衍选妃,待日后当了太子,父皇老了,管不动你了,再娶沈曦做太子妃,是也不是?”

    景文帝循循善诱:“述儿,为君者最忌讳心软多情,你看前朝的宁兴帝,为了一个董妃不惜闹着要去出家当和尚,闹得前朝后宫一片腥风血雨。你越是喜欢谁,便越要克制自己,帝王之道,不只是御人之道,更是克制之道,倘若你过于宠信某位妃嫔,势必会生倾斜之心,偏袒之意,人心一旦偏了,做什么事便由心任性了,国家在你手中便会毁于一旦……”

    徐述一直忍到景文帝把话说完,才施礼道:“儿臣今日身子不适,就先退下了。”

    他刚刚走出一步,身后就传来景文帝沉沉的声音,“站住!”

    景文帝冷笑道:“述儿,父皇一心为你着想,你是铁了心要为了一个女人,要同父皇生分?”

    徐述默了片刻,忽的转过身来,问:“那母后对父皇而言,意味着什么?”

    景文帝一怔,显然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

    徐述接着又道:“这么多年来,多少人上折子求父皇废后,父皇为何不应允?”

    “当年赵家如日中天,父皇只是掌握了皇城禁军之权,就不惜冒着风险提前对赵家动手,父皇这样深谋远虑的人,为何来不及等那时机成熟?”

    他一句一句,舌绽春雷,步步紧逼,竟将景文帝问的哑口无言。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父皇,徐述从未想过要做什么太子,我生来卑贱,遭人冷待和不耻,只有沈曦从未看轻过我,与江山社稷相比,一个人的情爱固然太轻,可是我的心却很小,容不下万里山河,只容得下一个她。”

    走出金銮殿之前,徐述最后看了一眼这偌大的禁宫,虽红墙黛瓦,气势恢宏,极尽奢华,却也庭院深深,不知锁住了多少人的心房,改变了多少人的初心。

    他挺直了腰板,一步步走了出去,每一步都走的无比坚定。

    直到消失于长廊的尽头。

    *

    沈曦得到徐述出宫后被迎面来的马车撞到受重伤的消息时,天色已经很晚。

    书彦骑马急匆匆的找上门来,一见到沈曦双腿就跪倒在了她的面前。

    “王爷昏迷中一直唤着三姑娘的名字,求您去看看他!”

    沈曦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有一瞬间的空白。

    她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在外头看见一匹马,也不知是谁的,就慌忙踩着马镫爬上去,打马疯狂往晋王府而去。

    晋王府。

    屋内,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躺在榻上,沈曦进来后满眼都是大片的血渍,殷红淋漓的血刺痛了她的双眼,会隐和几个看上去御医模样的人围在床前,仆从们端着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出来进去。

    会隐替徐述号完了脉,又去撩起他的衣衫,查看他的小腿,不住的摇头。

    沈曦的心一紧,不由喊道:“道长。”

    会隐转头,一看是她,面色就带了几分沉痛,“去看看他吧。”

    沈曦的心猛地一沉。

    她如同游魂般来到他的身边,绞干一条干净的帕子,将他面上的血渍一点点擦拭干净,露出他那张白皙而柔和的眉眼。

    他的薄唇正干涩的翕动着,沈曦俯下身去,听他在耳边轻念,“曦儿,曦儿,别走……”

    沈曦的泪一下子就掉落了下来。

    泪水“啪嗒”滴落在他的眼睑上,那双眼一颤,仿佛是在努力睁开,可是努力了许久,依旧只是徒劳。

    房间中的人越来越多,沈曦仿佛听见了皇后的哭声和景文帝的斥骂声,可是她一点也不想动,也不想多看他们一眼,她将徐述抱进她的怀中,耐心而认真地擦拭着他面上和身上的血污。

    她低低的呼唤着他的名字,盼望着他能睁开双眼,看看她。

    良久良久,徐述的小指忽然动了一下,慢慢的,他竟当真睁开了双眼!

    沈曦喜极而泣。

    “太子殿下醒了,太子殿下醒了!”

    不知是谁起头喊了一声,周围人忙都跪下,大喊“太子万福,太子千岁”之类的吉祥话。

    景文帝和皇后上前,景文帝声音沉痛,千言万语,只变成一句话,“述儿,只要你醒过来,待你养好自己的身子,父皇什么都答应你!”

    沈曦的怀中,徐述轻轻一叹。

    “父皇,儿臣恐怕要辜负您的厚望了。”

    会隐适时的插话进来,“回禀陛下,适才贫道替王爷查看过身体,王爷原本心元不固,体弱气虚,经此一遭,五脏肺腑皆受重创,只怕寿数难永,哪怕这次侥幸活下来……”

    沈曦的心随着会隐的话高高悬了起来。

    景文帝沉声道:“说下去,朕赦你无罪。”

    “是,即便这次侥幸活下来,只怕也是断骨难接,双腿残疾,恐怕要在床上躺一辈子。”

    会隐不仅是得到高人,终南山大小道观的观主,更是闻名天下的医者,他都能这般说,可见徐述的情况有多不妙。

    “一派胡言!”景文帝气得当场就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你这牛鼻子老道,朕的太子,岂容你如此诅咒!来人,将会隐拖下去,凌迟处死!!”

    会隐一派从容,只微微一叹,“多谢陛下。”

    眼看就要被禁卫拖下去,沈曦忙大喊一声:“且慢!”

    众人皆向她看来。

    沈曦正要开口说话,就察觉到有人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角。

    她赶紧低下头,附耳过去,片刻后抬头说道:“晋王说,他只会吃会隐道长的方子,若非如此,他宁可即刻就……魂归西天。”

    没奈何,景文帝只得暂时放了会隐。

    几位御医给徐述诊断过后,禀报给景文帝的说法皆一致。

    到了下半夜,徐述发起了高烧,会隐说若能熬过这一夜,待第二日烧退,或许还有生还的希望。

    可是直到快天明时,徐述的病情却一直没有好转。

    期间他醒过一次,皇后凑上来想听听儿子说了什么,却没想到他只说了四个字,“我想和、和她……”

    皇后顿时就明白了。

    她忍着泪意看了沈曦一眼,轻声道:“他想和你会儿话。”

    说完就捂着脸大哭着跑了出去。

    景文帝定定的看了床上紧闭着双眼的徐述一会儿,长长一叹,也撩衣走了出去。

    不消片刻,屋里的人就都走了个干净。

    第57章 正文完结

    沈曦跪坐在床边,与他十指紧握,小脸儿十分苍白,“我在,敬之,我在这里,你睁开眼看看我!”

    她哭的泣不成声,泪水滴落在徐述的额头上,清清凉凉的,带着缠绵的湿意。

    他果然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月光的清辉洒落在他苍白俊美的脸上,他修长的睫毛颤呀颤,带着一种蝴蝶断翅的极致美感,脆弱的叫人心疼。

    “十年前,太液池畔,少年被宫人踩在脚底下□□,你像仙女一样从天而降,训斥了那些蛮横的刁奴,将少年从地上扶起来。”

    “那一年你只有六岁,你梳着一个双螺髻,发上的珠花每一朵都镶嵌着六颗珍珠,你穿了一条月华裙,漂亮的不像凡间的小姑娘,那时少年只是远远的看着你的背影,甚至不敢询问你的名字……”

    “后来你长大了,一家有女百家求,他开始卑劣的肖想着你。但他亦知自己身份卑微,即便求娶亦会被拒。他揣摩着皇帝的意思,每日在镜前练习微笑,他知道你喜欢青色,便穿上青色的衣衫,伪装成温文尔雅的书生模样,每日在你喜欢的曲江池畔散步,只盼着能见你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