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节

作品:《夫君每天都想杀我

    “呸,谁要看你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

    “好好好,我说。”

    徐述一本正经道:“我当时确实受了重伤,我也没想到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个残废之人自然做不了太子。会隐道长前段时间不是去了南疆么,其实是为我亲自去寻一味药,这味药有剧毒,极其难寻,但它有去腐肉接白骨之效,道长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三个月前将药寻来,没想到昨日我才发现,我竟真的能下地走路了……”

    去年冬天的时候,会隐确实离开长安去了南疆,当时他只说去寻药,却没想到竟是寻这般凶险的药。

    沈曦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万一你没……熬过去,我该怎么办?”

    “阎王爷知道我还有一夙愿未了,不会轻易收我的。”

    “什么?”

    “自然是——娶你。”

    沈曦一句“谁要嫁给你”还没说出口,男人便低下头去,轻轻含住了女孩儿柔软的唇。

    起先他十分克制,只是浅尝辄止。

    后来他食髓知味,疯狂的攫取着怀中的甜美,他仍觉不够,想多要一些……

    正在这紧要的档口,外头忽然响起小鹂焦急的声音。

    “姑娘,姑娘,不好了,世子来了!”

    “什么?!”

    沈曦猛地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了徐述,结结巴巴道:“你,你快走!”

    徐述就有些委屈,“我不走,你大哥现在又不讨厌我。”

    “听我的!”沈曦瞪他一眼,连拖带拉将他推出了门。

    可惜沈明琰已经进了院子,外头的脚步声乱哄哄的,沈曦只得改变策略,把徐述推进了她的衣柜里,关好门警告他:“不许出声!”

    没过一会儿,沈明琰负手走了进来。

    成婚之后的沈明琰明显稳重了许多,他先四下里巡视了一番,才慢慢开口:“在做什么呢,都不知道出来迎一迎的。”

    “哦,我,我绣花呢。”沈曦忙拿起案几上的小绷。

    沈明琰绷着脸点了点头,说道:“你嫂嫂叫你去喝茶,你赶紧去罢,别叫她久等了。”

    沈曦走到门口,却发现屋里沈明琰自顾自的坐下喝茶了,心顿时提了起来,心虚道:“大哥,你怎的还不走?”

    沈明琰皱了眉,“你大哥我有些渴,坐下喝杯茶都不成?”

    沈曦语塞,只得祈祷沈明琰喝完茶赶紧走,徐述不要闹出什么动静……一边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院子。

    沈曦刚走,沈明琰撩起眼皮往外头看了一眼,赶紧放下手中的茶盏,把衣橱的门打开,将里头的徐述放了出来。

    徐述颇为郁卒,脸有些黑,“你来做什么?”

    沈明琰无辜的摊开手:“我来看笑话——怎么,不行?”

    话音刚落,就听外头传来沈曦悲愤的喊声。

    “你们两个,合起伙来骗我,混蛋!!”

    两人抬头一看,就见沈曦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瞪着屋里的两个大男人。

    徐述忽的从位置坐起来,说道:“明琰,我忽然想到我还有事,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