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而沈寒云正在奋勇杀敌,根本没时间注意那些暗箭。

    眼看那些箭越来越靠近他了,冷绮露竟然急了,她大喊道:“小心身后!”

    冷绮露快步奔向沈寒云,拔剑一挥,竟以内力将那些暗箭震碎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连冷绮露自己都惊讶了。

    能将数十支箭一次性震碎,那该有多么深厚的内力啊。

    冷绮露越来越觉得前世的自己非常傻,明明那么厉害,却还能英年早逝。

    那群黑衣人显然没想到沈寒云会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帮手,觉得失了胜算,竟撤退了。

    赢了?

    这么简单?

    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沈寒云表情复杂地说:“你没事吧?”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我厉害着呢,能有什么事。唔……噗……”

    冷绮露突然口吐鲜血,四肢无力,她用剑硬撑着身体,但她的身体却不受控制,软绵绵地下滑着。

    冷绮露心道不好,看样子她是因为强出头受了内伤。

    不过转念一想,起码没被暗箭射死,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样想着,冷绮露竟露出了一抹笑。

    她的嘴角还带着鲜红的血迹,像是画上了口脂,衬的那抹笑十分的妖艳。

    沈寒云看呆了,一个男子,怎能以妖艳形容呢?

    不过冷绮露这次护驾有功,沈寒云对她的戒心少了半分,甚至把上好的伤药分给了她。

    冷绮露的嘴里冷不防地被沈寒云塞了颗黑色丹药,还没反应过来就咕噜一下咽下去了。

    糟糕,沈寒云这人渣不会落井下石吧!会不会给我吃了什么毒药?

    沈寒云像是想到了什么,“这是血气丹,专治内伤的。”

    顿了顿,他又说:“上马车来吧,休息一下,我看你脸色并不好。”

    说罢,他拂袖离去,顾自上了马车。

    冷绮露心道:你好歹帮个忙啊,把我扶起来啊,举手之劳懂不懂啊?还三皇子呢,三傻子还差不多。

    虽然心里愤愤不平,但是有车不坐更傻。况且她被强喂了那颗丹药后慢慢有了力气,可以自己站起来了。

    冷绮露自我安慰:算了,求人不如求己,何况沈寒云这人,能让我与他同车,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冷绮露一点也不客气,大大咧咧地进了马车里。

    沈寒云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

    他最讨厌与陌生人接触,他让齐麓与他同车,只是客气,说说而已,没想到这个叫齐麓的这么没规矩,一点也不客气,直接进来了。

    要不是他有点本事,对沈寒云来说有点利用价值,沈寒云早把他一脚踢出去了。

    还好齐麓只是乖乖地坐在一边闭目养神,为了收买人心,沈寒云忍下了内心的不适。

    不舒服的人除了沈寒云外还有冷绮露,她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和沈寒云独处的机会,完全可以用匕首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他。

    但是她竟有些下不了手……

    喂,冷绮露,你清醒一点啊!沈寒云是上辈子把你逼死的罪魁祸首啊,他是你的敌人啊,你怎么可以下不了手呢?

    不,我现在身受重伤,就算杀了他,我也得死在他那些手下的手里,所以我绝不能轻举妄动。

    忍耐……一定要忍耐……

    冷绮露干脆闭上眼睛不去看沈人渣。

    世界如此美妙,我不能暴躁。我不能再次离开这个美妙的世界。

    ******

    许是受了伤太过虚弱,冷绮露竟沉沉睡去,待她醒来,天已经黑了,她躺在客栈的床铺上,暗道不好。

    是谁把她抱到床上的?

    是沈人渣吗?

    冷绮露用力地摇摇头,打消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拜托,谁都有可能,只有他没可能好不好!

    不知她睡了多久,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但是她睡意全无。

    床前明月光,月光透过纸糊的窗,照到了地上。

    冷绮露借着月光,摸索着走到了桌边,点燃了蜡烛。

    屋里瞬间亮了起来,她看了眼自己的衣着,虽然有些皱巴巴的,但是没有被换掉。

    还好,还好,没露馅就好。

    ******

    左右睡不着,待在屋里又闷,冷绮露决定出门走走,到屋檐上看星星看月亮。

    她重活一世,还没看过今生的月亮和星星呢。

    会不会比前世的亮呢?

    沈寒云给她的药很有用,冷绮露现在内力充沛,三下两下就从窗户翻了出去,再一个梯云纵飞上了屋檐。

    冷绮露以为只有她一个人睡不着,可谁知,屋檐上早已有人占了个位置。

    冷绮露看不清那人的脸,但看身形,应该是个男子。

    那人被月光笼罩,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估计是在睹物思人。

    冷绮露慢悠悠地向他走去,准备和他打个招呼。

    靠近之后,冷绮露才发现,他手里拿着一个护身符,而且这个护身符特别眼熟。

    “嘿,兄弟,你在干什么呢?”

    冷绮露满面笑容,显得特别自来熟。

    但是她的笑容在下一秒立刻停住了。

    怎么是沈寒云……

    啊……

    怪不得他手中的护身符那么眼熟呢。

    前世,他天天像个宝贝一样的揣着它。她因为嫉妒,将他的护身符扔入湖中。

    他气的当场发话,让她下入湖中找。

    她永远忘不了,那天的湖水有多冷,她没入湖中的腿,像刀子在割。

    如果有内力还好,但是她那时候已经没有了内力,和普通人无异。

    她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枚护身符,但是她病了,不光是骨痛,心更痛。

    她一个大活人,一个为他付出了那么多的大活人,还比不上一个小小的护身符……

    可悲……

    她甚至是在宫女嚼舌根的时候才知道她受罚的原因的。

    因为那个护身符,是沈寒云最爱的女人,五王妃白凝雪送给他的。

    也是,白凝雪是他的白月光,而她呢,充其量只能算一个白送的,怎么能比呢……

    ******

    恍惚间,沈寒云抬头看她,他的脸一如既往的英俊。只不过,平常他的脸上充满了寒意,将对他好的人拒之千里。

    冷绮露前世被打入冷宫的那段日子里,总是靠着回忆度日,但是她的回忆里,却很少出现沈寒云笑起来的画面。

    而此时,沈寒云不仅在笑,还是一脸温柔地笑。

    冷绮露觉得,如果护身符的主人在沈寒云面前,他甚至会不顾一切地为那人摘下星星和月亮。

    越想越心痛,呼吸都困难了。

    又要被憋出内伤了。

    “齐少侠,你没事吧?”

    “哈哈,没事没事,我好得很。”

    拜托,冷绮露,你嫉妒个屁啊,沈人渣根本不把你当根葱,只有你自己把自己当成菜。

    快,快拿出你的匕首,现在只有你们两个人,而且他无处可逃,这么绝佳的机会,杀了他,再伪装成那群黑衣人干的,没人会知道的。

    快啊……

    “齐少侠,我看你年纪轻轻,有十六没?”

    “正好十六。”

    “我今年十八,你愿意叫我一声兄长,为我卖命吗?”

    沈寒云目光灼灼,直视着冷绮露,他的话,明明是疑问句,却像是在陈述。

    冷绮露心道:果然是沈人渣,脸皮真厚,我是女儿身的时候已经为你卖了一次命了,现在我以男装示人,居然还能打起我的主意。

    见冷绮露不说话,沈寒云又道:“我是沈国三皇子,你既想救人于水火之中,何不成为我的御前带刀侍卫,这样你就能救天下人,而不是只能救少数人了……”

    沈寒云滔滔不绝地说着,这样的他是冷绮露上辈子没有见过的,她竟一时傻了眼。

    这是沈寒云吗?沈寒云不应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吗?他的冷酷呢?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

    御前……带刀……侍卫……他是又要篡位吗?

    嘻嘻,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