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冷绮露的笑容又回来了。

    她向沈寒云深鞠一躬道:“好,在下齐麓,愿为三皇子殿下赴汤蹈火。”

    沈寒云满意地看着她,尽管他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冷绮露低着头,隐藏着眼中的凶光。

    哼,沈寒云这家伙,什么时候都能杀。

    但是他死了,他的后宫佳丽三千,那些前世欺辱过她的人,还好好的活着。

    不行,她冷绮露不允许,她要那些人,统统付出代价!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一下基友的预收:

    《穿进修罗场后我错撩了反派》

    【文案↓】

    简喻白穿进一篇烂尾文。

    作为炮灰男配,他脚踏两条船,同时和校草校霸谈恋爱,一面做校草的暖心男友,一面贪图校霸美色,三天两头约酒店。

    然而简喻白很清楚,校霸是在利用他报复校草。

    书中校草温柔体贴,教他解题。校霸性格乖戾,对他冷嘲热讽。

    校草帮他送早饭,接他上学。校霸抽烟打架,无所不为。

    校草全科满分。校霸倒数第一。

    简喻白:“我明白,珍惜校草,专心苟命!”

    然而作为全班倒数第二,他顺理成章和校霸成了同桌。

    看到那张绝美却表情阴冷的脸,简喻白咽了下喉咙,求生欲爆棚。

    于是鼓起勇气:“伤口疼不疼?创可贴要吗?”

    江初寒手里转着的笔骤停。

    “多事。”

    几个月后,校草林琛代表家族出席名流宴会,婉拒了作为绯闻恋人的简喻白。

    “你不适合出席这样的场合。”

    “我跟他只是逢场作戏,你别想多。”

    宴会当晚,却有人看见林琛狼狈地站在江初寒面前,眼眶通红。

    “没人教过你怎么说话吗?”

    江初寒声音懒散。

    “以后,对嫂子客气一点。”

    从此人人都在传,A市首富之子江初寒,爱简喻白入骨。

    -

    林氏集团破产,林琛一夜之间沦为上流圈的笑柄。

    按照原著剧情,他会在酒吧等到白月光的拯救,并继承一大笔财产。

    不料他却等来白月光说分手,他哥回归豪门,把他绯闻男友据为己有。

    林琛:“……mmp,主角不是我吗??”

    【食用指南】

    1、毒舌高冷校霸攻 X 装乖小美人受。

    2、1V1,双处,无生子,HE。又名《穿进修罗场后我跑偏了剧情》《主角不是我吗》。

    第3章 相同却又不同

    “咳咳……”

    陪着沈寒云吹了会凉风,冷绮露气急攻心,忍不住咳了两声,万幸的是这次没吐血。

    “贤弟要是身体不适,就回去休息吧,星星月亮每天都有,你若是想看,也不急于一时。”

    沈寒云刚收买人心,当然要乘胜追击,礼贤下士了,“我屋里还有几棵疗伤用的千年灵芝,明日我给你送去。”

    “那齐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先谢过三皇子殿下了。”

    “不必客气。”

    冷绮露心道:客气个屁,这本来就是你欠我的。

    心里恨他恨的要死,脸上却还要装的很恭敬,冷绮露实在不想再看见他的脸了。

    “那齐某就先告辞了。”

    她向沈寒云鞠了一躬,准备遁了。

    “好,那贤弟好生休养,明日换身衣裳,我们一起回宫面圣。”

    听到他的话后,冷绮露停住了脚步,但是她没转身,一双桃花眼里是各种说不清的情绪。

    前世的她,真的错过了太多。

    别说面圣了。

    那暗箭伤及她的心脉,她昏迷了整整七日才醒来。

    想来,前世她昏迷的那七日,沈寒云应该是回了皇宫。

    太傻了,前世她为何要对沈寒云那么死心塌地?

    像今生一样多好啊……

    罢了罢了,过去的都已过去,冷绮露连问前世的自己一句“何以盲了目,何以错付心”都不愿了。

    越想越难受,冷绮露一言不发,飞身跳下屋檐,重新回到了她的屋子里。

    ******

    冷绮露扶着额,心痛不已,后悔不已。

    心痛前世的自己。

    后悔的是,她竟然答应了做沈寒云的侍卫。

    啊啊啊……怎么办?还能拒绝吗?

    要知道,前世她醒来后听到沈寒云自愿去北漠镇守北疆的消息后,可是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然后呢?

    北漠要多危险有多危险,天时地利人和都是敌人的,她们这些关内人,可都是一不小心就要丢了小命的。

    难道她又要和这个美丽的世界说再见了吗?

    她拒绝!

    明日她跟着沈寒云去见他老爹的时候一定要下些绊子,最好能给沈老头一个杀沈寒云的机会。

    嘿嘿嘿……

    ******

    沈寒云说话果然算话,天刚刚泛白,他就到了冷绮露屋外。

    “贤弟,你醒了么?”

    冷绮露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昏昏欲睡,她心道:什么醒了没,我根本就是一夜没睡啊。

    她昨天从屋檐上回屋后就一直在想,要如何才能避免去北漠,但是想了很久,想到天都亮了,还是一筹莫展。

    太难了。

    屋外的沈寒云疑惑地又喊了一声:“齐弟?”

    喊喊喊,烦死了。

    虽然心里很烦躁,但冷绮露还是强颜欢笑着将门打开。

    “三皇子……”冷绮露向沈寒云鞠躬行礼。

    冷绮露行完礼,抬起了头,她看着沈寒云。

    沈寒云今日也换了一身衣裳。他穿着一身紫色直裰朝服,腰封泛着淡淡的金色,略显华贵。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固定着,他个子高,身材处于修长和魁梧之间,恰到好处。

    他整神情淡漠,微微透着高傲。

    他那种与生俱来的傲气,依旧如前世般既吸引人,又让人觉得无法靠近。

    沈寒云道:“这个给你。”

    冷绮露接过一看,是一套紫色朝服和一个红木盒。

    不用想也知道木盒里装的是什么。

    冷绮露道:“多谢三皇子。”

    沈寒云淡笑道:“贤弟客气了,那你先换衣服吧,我和其他人在楼下等你。”

    “好。”

    ****

    沈寒云离开后,冷绮露换上了紫色朝服,衣服稍微有些宽大,显然沈寒云并未多花心思。

    好在并不多碍事,冷绮露将腰封系紧一点就好了。

    换好衣服,冷绮露打开了红木盒,里面果然躺着一棵人参。

    冷绮露将它收好,心道:不拿白不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