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

    来到楼下,沈寒云的人都围着方桌在吃早饭,沈寒云见冷绮露下来了,将她带到了他那一桌。

    沈寒云那一桌,虽然和其他桌一样,都有四个位置,可坐八人,但是却只坐了三人,他本人,陈沐风,还有被他拉过来的冷绮露。

    冷绮露在心里沾沾自喜:看来我在沈寒云心里已经是值得信任的人了,很好,看来我很适合做卧底啊!

    ******

    桌上摆着白粥,包子和饼子,还有几盘糕点,香喷喷的。

    冷绮露忍不住拿起一个包子吃了起来,完全忘记了前世的教训:饭不能乱吃。

    吃的太急了,冷绮露被噎到了,为了不被噎死,她看都没看,随手抓起了一杯热豆浆,喝了很大一口,将口中的包子咽了下去。

    她舒爽了,但是沈寒云的脸却黑了。

    冷绮露看了眼手中的杯子,心里惊到猛打鼓。

    她竟然喝了沈寒云的豆浆……

    冷绮露讪笑着,不动声色地将豆浆杯子放了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她换了只手,拿起另一杯热豆浆。

    但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沈寒云的脸更加黑了。

    陈沐风略显尴尬地说:“齐少侠,你拿的那杯豆浆,是我的。”

    “……抱歉……”

    幸好还没喝。

    冷绮露赶紧将陈沐风的杯子放了回去,把头低下不去看同桌的那两个人。

    还好这出乌龙并未影响什么,他们吃完早饭就一起进宫了。

    ******

    沈国皇宫被层层高墙围绕,墙高数十米,若非轻功登峰造极之人,是绝对不敢一试的。

    除了墙高这个优点之外,墙的厚度也极其考验习武之人。

    而且,这高墙不但防止了外敌入侵,还将宫内的人牢牢地困住了,前世的冷绮露,就被困住了,并且,插翅难飞。

    冷绮露再回到沈皇宫,尽管身份不同,且以一身男装示人,但她还是忍不住微微发抖。

    沈寒云以为她是在紧张,安慰道:“别紧张,有我在。”

    她才不是在紧张呢,她是在害怕。但是为了不被沈寒云发现破绽,冷绮露戴起了冷漠的面具,把恐惧深埋心中。

    不能怕,不要怕,如今的你有内力傍身,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怕什么。

    ******

    冷绮露跟着沈寒云穿过宫中一道道大门,听着那些侍卫们一声声的“三皇子好”,才回过神来。

    对啊,她重生了,她身旁的沈寒云,不再是前世的沈寒帝,而是今生的三皇子。

    冷绮露重拾底气,她将腰板挺直了,一副中气十足的样子。

    ******

    终于来到了沈老头的议事厅——宣政殿,但是进去之前要由内宫太监搜身,没有武器的人才能进殿。

    沈皇仁帝,是一个很谨慎的皇帝,他一出生就是太子,他父皇专情且早逝,只有他一个子嗣,所以他一生并未受过多少苦难,他既仁慈,又胆小。

    正因如此,他才害怕沈寒云,那个眼神冷厉,让他丝毫感受不到子孝的三儿子。

    冷绮露看着同样在被搜身的沈寒云,心道:说是搜闲杂人等的身,其实楚老头只是想防着沈寒云吧。毕竟他才是最危险的人。

    上辈子,沈寒云一路披荆斩棘,双手沾满了血腥,那些人死去的人里,包括他的父兄。

    所以说,沈老头真是有远见。

    为沈寒云搜身的那个鬓间有白发的老公公扯着嗓子喊到,“三皇子请。”

    那个公公显然是为首的,他喊完后,为冷绮露和陈沐风搜身的那两个小太监都退下了。

    冷绮露跟着沈寒云往宣政殿内走去,她心中暗喜:大哥送我的匕首果然是一等一的好。

    冷绮露的暗器匕首,名为“暗香”,是一把名贵的软兵器。

    薄如蝉翼,被包裹在特制的刀鞘中,整把匕首均呈暗红色,刀鞘上持续散发出牡丹的清香,就像是香囊。

    藏在衣服里,根本不会被发现。

    但是“暗香”一旦出鞘,必会见血。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暗香”之名,便是取决于此。

    ******

    来到殿前,仁帝正在批阅奏折。

    沈寒云躬身行礼,“父皇在上,儿臣为您请安了。”

    听到沈寒云的声音,仁帝放下了手中的奏折,俨然一副慈父样。

    “快快免礼,皇儿你终于凯旋归来了。这次访问金国,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啊?”

    “禀父皇,此次访问金国,是为言和,儿臣怎会被为难呢。”

    冷绮露看着那父慈子孝的画面,心惊胆寒,真想凑上前去将他们虚伪的面具摘下。

    “云儿啊,你此次回来的刚好,你大哥即将婚娶,你正好赶上了一场喜宴。”

    “哦,那我可真是幸运了,敢问父皇,大哥娶的是哪家的姑娘?”

    “左相千金白凝雪。”

    仁帝的话仿佛平地一声雷,将冷绮露雷的灵魂都出走了。

    白凝雪,一个冷绮露嗤之以鼻又羡慕不已的人,前世的她,是五王妃,也是沈寒云的皇后。

    不过,冷绮露记得,前世的这个时候,白凝雪明明还没嫁人啊。

    前世的白凝雪明明是在沈寒云征战沙场的时候成了五王妃。沈寒云篡位成功,五王爷被流放后,她才又成了沈寒云的皇后的。

    今生,怎么回事?一切都变了?

    是因为我吗?

    被雷到的人显然不止冷绮露,涉及到白凝雪,沈寒云脸上的笑面瞬间瓦解,他不再装腔作势,眼中的戾气又回来了。

    “父皇,北疆近两年的战乱未平,大哥不为国家忧心,反倒考虑起他的婚事来了,这岂不叫我国子民心寒啊?”

    冷绮露眯着眼,心道:说的冠冕堂皇,你不就是不想让你的白月光成为你大嫂吗。

    仁帝仿佛是早在这挖好了坑让沈寒云跳,“寒儿所言极是,那依你之见呢?”

    “儿臣认为,应先平外乱,再办喜事也不迟。”

    “那寒儿的意思是……让你大哥上战场?”

    仁帝的眼中闪过难得一见的狠厉,虽只有一瞬,但还是被冷绮露看到了,并且她觉得,沈寒云应该也看到了。

    冷绮露心道:快,快打起来,然后我趁乱一刀砍了沈寒云,再跑路……

    谁知,他们父子都是老奸巨猾之人,尽管恨对方恨的心痒痒,但面上却一点也没表现出来。

    沈寒云道:“父皇,大哥贵为太子,是下一任的王,怎能抛头颅洒热血呢。上战场这种事,当然是儿臣来办了。只不过……”

    “只不过?”

    “大战期间,白凝雪不得婚配,待我凯旋归来,请父皇将她赐婚于我。”

    仁帝不知为何略显犹豫,但也只犹豫了片刻,就答应了。如此难得的机会,怎能错过。

    从宣政殿出来时,冷绮露呆若木鸡。

    心一阵阵地抽痛。

    冷绮露看着被乌云遮蔽的太阳,心道: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他去战场的原因。

    原来,重活一世,很多东西还是相同的。

    不过,也还是有不同的……

    不同的是……沈寒云,我不爱你了……

    第4章 住……一间?

    从出皇宫到现在,三日已过。

    冷绮露静坐桌前,桌上摆着一杯早已没了热气的红茶,她双手撑着下巴,虽然视线正对着茶杯,但是眼中却没有光。

    她压根没在看这杯茶,而是在深思。

    沈寒云是铁了心的要去北疆御敌,她是否应该跟去呢?

    现在逃跑应该还来得及。

    这一世有很多事已经改变了,比如说白凝雪不再是五王妃,照现在的发展趋势,白凝雪很有可能成为太子妃。

    所以说,去北疆的话,谁也不知道去的人能不能像上一世一样平安归来。

    冷绮露心中响起了两种声音,一种劝她不要去:你去作甚,说不定不用你出手,他就命丧北疆了呢。你去了说不定要和他陪葬。你这可是好不容易才得来的第二次生命啊。可不能轻贱了!

    一种劝她一定要去:去啊,为何不去!你不觉得什么都比不上手刃仇人来的快活吗?而且你不是前世那个你了,你是有武功的人,胆子怎么能这么小呢?

    啊啊啊……

    冷绮露纠结地抱头乱晃,试图将烦心事抛之脑后。

    但那是,不可能的。

    “贤弟,我们该启程了。”

    沈寒云那独树一帜的声音出现在了冷绮露的屋外,将冷绮露的纠结粉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