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好,我就来。”这下好了,想逃也逃不了了。

    所以说,做事情不能太优柔寡断。

    **

    冷绮露骑着她的小红马,紧皱着眉头,跟在沈寒云的马后。

    她想跑跑不了,她前有沈人渣,后有沈人渣的人。

    她随着沈寒云往北疆走,越走越远,很快就出了长安城,这就意味着,冷绮露逃跑的成功率越来越小了。

    不过起码冷绮露这一路上都没遇到危险,甚至连一点苦都没吃到。

    这又和前世不一样了。

    她记得前世,她孤身一人去找沈寒云时,不仅遇到了恶劣的天气,还遇到了多路不知是谁派来的杀手埋伏。

    冷绮露甚是疑惑,难道重生了的她,运气变好了?

    她会这么想其实不无道理,之前她受的内伤,看似严重,其实吐完血,吃完沈寒云给的药和老参后没两天就好了。

    她还因此得到了沈寒云的器用,现在更是能和他的心腹陈沐风平起平坐,简直就是因祸得福。

    这样想想,冷绮露倒是有些放心了,照她现在的好运气,说不定她能在北疆成功将沈寒云杀了,然后全身而退呢。

    冷绮露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了,脸上也总算是有了些笑容了。

    “吁……”沈寒云突然停下,转身对大家说:“大家都辛苦了,太阳已落山了,夜路不安全,这里有家客栈,我们就在此休整一晚吧。”

    沈寒云都发话了,他的手下哪能不听话,更何况他们本就又饿又累,早就想歇歇了。

    没有一个反对的声音,他们一同进了眼前的这家小客栈。

    客栈的掌柜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客人,自然是热情似火,亲自给他们上酒上菜。

    只不过伙食上能凑合,房间上掌柜的确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家客栈开在这荒郊野外,生意惨淡,不敢做的太大,共两层,一共八间标间,一间最多能住两人。

    他们来的也不巧,八间房间只剩四间能住人的。

    他们总共有一十六人,如果四人一间,倒是可以勉强凑满四间屋子。

    沈寒云面无表情地说:“沐风,齐弟,柳明,你们和我住一间吧,其他人也四人一间。”

    天色已晚,如果他们放过了这家客栈,很有可能就是过了这个村就没这家店的情况了。

    沈寒云明显是想到了这个后果,就没下令他手下的人和他一起再走一段,找一家大一点的客栈。

    冷绮露诧异地看着沈寒云,她是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

    她没想到,前世那个视她如洪水猛兽,不愿接近她的男人,现如今,竟点名让她和他住一间屋子。

    这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她能拒绝不?

    当然是不能。

    沈寒云的那一间房里,沈寒云和陈沐风表情淡然,冷绮露和齐柳明一脸赴死样,心里皆是忐忑不安。

    冷绮露看着狭小的房间,只有两张床铺。她想:沈寒云绝对是要单独一张床的。

    冷绮露这一世已经打算好了,断不能再与沈寒云及和他有关的人有关系的,便抢先道:“你们休息吧,我来守夜。”

    “那好吧,确实有个人守夜比较好。”沈寒云道。

    冷绮露傻眼了,她以为沈寒云会客气客气,毕竟之前他那么的殷勤。谁知,沈寒云这么轻易地就认同了她的提议。亏她还在心里想了无数个推拒的借口。

    **

    微弱的烛光摇曳着,冷绮露右手撑着下巴,想着事情。几个时辰后,所有人仿佛都熟睡了,冷绮露突然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沈寒云的床边。

    她若有所思地盯着沈寒云的脸看了一会,突然向他的脖颈处伸手,她的双手悬在沈寒云的脖颈上方,似是想要掐死他。但是并没有,冷绮露只是将沈寒云盖着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像是怕他着凉。

    做完这事,冷绮露又悄悄地回到了桌边守夜。

    她并没有看见,在她转身的瞬间,沈寒云睁开了双眼,疑惑地看着她的背影。

    **

    胸闷的慌,冷绮露再次起身,走到窗边,轻身一跃,飞到了屋檐上。

    她躺在瓦片上,十分懊恼,心道:我怎么能三番两次地对沈人渣心慈手软呢?

    她既生气又懊恼,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让自己醒醒。

    不知坐了多久,她背上突然就多了一件外衫,她急忙抬手,反手向身后人劈去,掌风凌厉。

    沈寒云见她袭来,也不躲开,正好与她正面对决。

    冷绮露正在气头上,而令她生气的罪魁祸首,恰巧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是可忍孰不可忍。

    冷绮露将错就错,与他在月光下,屋檐上赤手空拳对招,目露凶光。

    不过沈寒云能活到现在,肯定也不是泛泛之辈,他见招拆招,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一点起伏。

    越是打不到他,冷绮露就越是心急,在比武打斗中最忌讳心急,打到后面,冷绮露的招式已经乱了。

    冷绮露被他抓住了双手,扼住了脖颈。他在她身后,所以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冰冷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既然对我怀有那么大的恨意,那为何还要接近我?”

    “我……你先松手!”尽管沈寒云并没有用力,但光是被人扼住脖子,就已经让人很反感了。

    冷绮露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沈寒云真的松手了。

    得了自由,冷绮露微微后退了一点,与沈寒云保持了一点距离才道:“我如果说我与人打斗的时候都是那副表情你信吗?”

    沈寒云显然是不信的,他深邃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她,似是要看穿她的谎话。

    “别动,下边有刺客!”冷绮露突然道。

    “哼,你以为我会信吗?”

    冷绮露急的脸都快皱到一起了,“真的是刺客,不信你低头看看。唉,你个大男人怎么这怕那怕的呢,实在不行你就把我的穴道点了,可以了吗?”

    沈寒云这才信她,低头看去。

    冷绮露果然没骗他,下头果然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他们都骑着马,看装扮,像是北疆人。

    “我先放过你,先收拾他们,等收拾完他们再收拾你!”沈寒云道。

    说完,他飞身一跃,轻盈的像一片花瓣一样,连落地都是优雅的。

    但他一落地,气势就不一样了,他势如破竹,向敌人冲去。

    可惜他未佩剑,刚才和冷绮露对招也是空手,对付一群既有武器又有武艺的刺客,他虽然吃不了亏,但也讨不着好。

    此时若是有陈沐风在,说不定就能将刺客击退,可惜此时只有那个来历不明的齐麓。

    被沈寒云嫌弃了的冷绮露,一点也没有下去帮忙的意思,她看着沈人渣以一对十,他越吃瘪她就越高兴,恨不得搬些瓜果吃食来看戏。

    “齐弟,快去救大家啊!”似是不满冷绮露看好戏的样子,沈寒云朝她望去并大喊道。

    刺客们眼睛的余光都扫到了在屋檐上看好戏的冷绮露,生怕她偷袭。仍在马上的北疆年轻男子开口道:“去杀了他,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他的声音,使冷绮露陷入了前世回忆,如果说沈寒云是沈国未来的王,那他就是北疆未来的王了。

    傅子君,一个让前世的冷绮露差点移情别恋的人,一个简直就是翻版沈寒云的人。

    因为夜色,冷绮露并没有看清楚他的脸,但是他的声音,冷绮露还记得。

    “你干什么呢?想死啊?快动手啊!”沈寒云难得慌乱的声音将冷绮露离家出走的灵魂拉了回来,冷绮露这才看到离她越来越近的北疆刺客。

    本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绮露被沈寒云出卖了,被迫进入了战局。

    她主动出击,用她姣好的轻功,如同鬼魅一般地绕到了一名最瘦弱的刺客身后,用她的匕首将那人一剑封喉,再抢了那人的剑。

    一击必杀后,冷绮露高调地向另外两个想要对付她的刺客说:“来吧,老子今天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5章 辩论争吵

    或许是打斗的声音太大,再加上习武之人本就听力不凡,本来在睡梦中的沈寒云的人纷纷拿着武器冲出来了。

    “撤。”眼看着偷袭的计划败露,傅子君为了大局着想,当然不可能负隅顽抗了。他一声令下,带着他的人撤了。

    傅子君走的时候,冷绮露心里十分犹豫,她在想要不她也趁着夜色偷偷溜了吧,毕竟沈人渣已经怀疑她了。

    “齐弟,你下来吧,他们已经走了。”沈寒云道。

    沈寒云让她下去,她偏不,傻子才下去送死呢。

    沈寒云的耐心显然不怎么好,见她一直不下来,他又道:“你不下来,就只好我上去了。”

    好你个沈人渣,竟然威胁我,哼,我偏不下去,你奈我何!

    事实证明,沈人渣还真是不好惹,他真的重新飞上了屋檐。

    “……”冷绮露傻眼了。

    没事没事,我有武器。

    不对,他也有啊!

    啊……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各路神佛,救命啊,我不想死第二次啊!

    “抱歉,我错怪你了。”当冷绮露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事态急转。

    沈人渣竟然不是要杀她,而是向她道歉了。

    难道她又因祸得福了?

    虽然不知道沈人渣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想法,但是起码她不用死了。

    不不不,谁知道沈人渣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不能像上辈子一样,被他“卖了”还乐呵呵的!

    这辈子,我一定要在完成我的复仇计划后就脱身!

    “没事没事,我原谅你了。”冷绮露狗腿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