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笑话,你是大爷,未来的王,谁敢得罪你啊,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我们可以下去了吗?”沈寒云依旧是那副冰山脸的模样,让人升起一种不能违背他命令的感觉。

    冷绮露不由自主地点了下头,然后往前一跃,再缓缓落地。

    沈寒云与她一同落地,就站在她身旁,看到他,冷绮露不动声色地与他远了些距离。

    沈寒云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又变回了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了。

    “大家都休息够了吗?”沈寒云面向众人,冷冷地说。

    冷绮露仰头看他,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沈寒云好像在生气。

    不过也能理解,在自家地盘遭遇对方的埋伏,不用说都知道肯定是有内鬼。

    而沈寒云的人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前世直到冷绮露死前,都没看到有一任何一个人背叛他。

    这次,应该也不会有人背叛他吧?

    要说背叛他,我应该是可能性最大的人了。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那么,就是沈老头干的了。

    自己的爹要杀了自己,换我我也生气。

    “你在想什么呢?走了。”沈寒云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将她拉回现实。

    冷绮露尴尬地用食指刮了下鼻尖,迅速跟了上去。

    他们的队伍重新启程。

    **

    一座孤城,面对着大漠孤烟,一道又高又厚的城墙。

    城门紧闭着,虽说是在保护城中的布衣百姓,但同时也剥夺了他们的自由。

    因为长年的战火,城中人烟稀少,无路可走的城中百姓穷困潦倒,都是一副面黄肌瘦,穷困潦倒的样子。

    冷绮露站在城楼上,看着城里城外,内心感慨万千。

    只有活了两世的她知道,眼前城外之景是假象,大漠孤烟后隐藏着一片辽阔的大草原。

    草原上的北疆人不论男女,都长的人高马大的。

    他们热情好客,性格直爽。和中原人一样,都是普通人。

    如果这世上,没有战争,那该有多好啊!

    “你看什么呢?那么入神。一片狼烟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又是那该死的声音,冷绮露不用转身看就知道是谁站在她身后和她说话了。

    她不回头,语气平淡地问:“殿下你有没有想过招安?”

    沈寒云见她不转身,不动声色地站到了她身边,与她议论:“哦,贤弟是否有什么妙招?”

    “区区拙见而已,在下只是觉得,没有人是喜欢战火的,北疆人也一样,我们何不从北疆的百姓入手,先收服北疆百姓的民心,再推翻北疆王的统治……”

    冷绮露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沈寒云冷漠地打断了:“不切实际。”

    冷绮露心道:为什么?

    因为不服气,冷绮露终于正视他了。恰巧他也在看她,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他们两眼睛一眨不眨地对瞪了十几秒。

    两人一同撤回目光,沈寒云反问道:“北疆人是什么样的你应该不了解吧,所以才会说出那么天真的话。”

    冷绮露心道:我前世在北疆所住的那半年是白住的吗?我不了解北疆人,难道你了解?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这话是万不可在沈寒云面前说的。说出来了以后,沈寒云不但不会相信她,反而还会觉得她脑子出问题了。毕竟沈人渣,最不相信的就是鬼神之说和轮回之说了。

    “回殿下,在下确实不了解北疆人,不过在下认为,不论是北疆人还是中原人,都是人。是人就会有弱点。在下认为,亲人是所有人的弱点。而战争往往会带走许多人的亲人。没有人愿意一直活在战火中的,所以,我认为,殿下可以试试招安一策。”

    冷绮露看着沈寒云越来越黑的脸色,就知他已经生气了,但为了坚持她的想法,她还是不卑不亢地将她想说的话都说完了。

    沈寒云目露凶光,语气也有些阴森,“齐麓,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大胆啊。”

    这一声,直接让冷绮露忆起前世,前世沈寒云也经常和她说这句话,前几次,她没放在心上,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谁知,终是她太天真了。每次沈寒云说出这种话后,她都会受到惩罚。

    “属下逾越了,属下告退。”冷绮露躬身抱拳作揖。

    哼,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我再也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反正到时候你照样凯旋而归,沈老头的位子还不是归你。

    我只要报复了我想要报复的人就离开,仗剑走天涯,岂不美哉,宫外的生活比宫里的快活自由多了。

    冷绮露正欲避开沈寒云,却被他拦住了去路。

    沈寒云道:“你惹火了我,还想这么一走了之,你觉得,有那么容易吗?”

    要是别人,冷绮露定会感觉莫名其妙,但是他是沈人渣,沈人渣的性格本来就这么阴晴不定,奇怪的很。

    就像是在他的身体里住了两个人,一个阴险狠厉,对所有人。另一个温柔无比,却只对白凝雪。

    说不羡慕是假的,她曾经也疑惑过,白凝雪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玉一样的人,为什么沈寒云会那么喜欢她。

    但直到死,她都没明白。

    重生后,她才懂,或许只是因为,她是白凝雪吧。

    想到这,冷绮露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她自暴自弃,主动请罪:“殿下,你想怎么惩罚我?”

    冷绮露的右手被拉起,冷绮露疑惑地想:这是作甚?这人渣是想砍了我一只手作为惩罚吗?呸,我决不能让他得逞。

    冷绮露用力地收回了她被沈寒云拉起的手,抱拳道:“齐麓愿自罚去北疆人的领地当细作。还请殿下下令成全。”

    沈寒云明显没想到她会来这一出,明显地楞了一下,表情停顿了一瞬,然后面露喜色,又开始一口一个“贤弟”了。

    “好,贤弟你能有如此爱国之心,真乃我沈国之福分啊!哈哈哈……”

    冷绮露心道:沈人渣,你也只会在有求于人的时候才会对人这样亲切了。

    “殿下过奖了,这是臣子该做的。殿下作为皇子,亲征沙场,殿下才是心怀天下之人啊!”冷绮露回敬了沈寒云一些赞美言语。

    她心道:谗言谁不会说啊,反正我是女子,不是君子。

    “哪里哪里……”

    还是冷绮露了解沈寒云,他就是爱听好听的,冷绮露一番拍马屁的话,让他瞬间忘记了冷绮露几次三番的与他作对。

    却没忘记冷绮露刚刚自己领的责罚:“那你何日启程啊?”

    冷绮露立刻笑不出来了。

    不用这样急着赶她走吧?

    不过她现在和沈寒云这样尴尬的关系,太危险了,还是离开他比较安全。

    思考完,冷绮露道:“我明日立即启程,不过传递情报之物必须先确定好。殿下,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吧。”

    “殿下能否将您身上的护身符借我,我认为用它来传递情报最为妥当。”

    冷绮露说完,马上感受到了沈寒云杀人般的视线。

    冷绮露硬着头皮继续说:“我这么做是有我的道理的,您那护身符是上好的金蚕丝做成的,而且做工精美,应该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到时候我会将护身符改造一下,再将字条藏入其中,然后绑在马腿上。以您对这护身符的熟悉程度,还有这护身符本身的别具匠心,到时候到手的情报一定是货真价实的。”

    沈寒云认真地听着冷绮露的话,两手放在身后,似是在深思。

    冷绮露见他表情有了些松动,便继续说:“殿下,那护身符虽是您心上人送的,但您的心上人好好活着,以后有的是机会再送您一个新的,但是立功的机会却是只有这一次,错过了,下次就不一定轮得到您了。”

    冷绮露握紧了拳头,她在赌,赌沈寒云更爱江山。

    “好,我听你一次。”沈寒云将他最珍贵的护身符给了冷绮露。

    冷绮露松了口气,她赌赢了。

    第6章 我太难了

    辽阔无垠的草原上,一群小羊正在安静地吃草。

    冷绮露手拿一根放羊绳,身穿一身北疆人特有的棉布长袍,腰上围着兽皮腰带。

    她很随意地将帽子倒扣在脸上,正躺在青青草地上打盹。

    首饰铃铛叮铃铃的响声越来越近,冷绮露虽然还是没起身,但她的手却往她的暗器处近了几分。

    冷绮露的帽子突然被人掀开,她的眼前光亮的叫她睁不开眼。

    闪到她的不是太阳光,而是她眼前这个北疆女子的首饰。

    眼前的北疆女子戴了一顶翻檐尖顶帽。用玛瑙、翡翠、珍珠、白银等珍贵物品做装饰,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子。

    更别说冷绮露放的这一群羊儿,都是这女子家的。

    此女子名叫朵儿,比冷绮露稍长一岁,与母亲相依为命,是齐麓的雇主。

    “齐弟,累不累?歇会,喝口水吧。”朵儿边说边将水袋递给她。

    “不用了,我不渴,谢谢朵儿姐。”齐麓委婉地拒绝了对方的水。

    她吃过一次大亏,深知话不能乱说,东西更不能乱吃。

    她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了。

    哪怕是用假身份和朵儿她们一起生活了半月之久,她还是不敢放松警惕。

    见齐麓不接她特意送来的水,朵儿有点失落。

    北疆女子性情豪爽,心里藏不住事,她生气了定是要说出来的。

    朵儿气道:“齐弟你真是没良心,亏我今晚还想带你一起去吃大餐凑热闹呢,你却根本没把我当成自己人!哼,我不理你了!”

    见她生气,齐麓赶紧哄她:“朵儿姐,你别气,看我给你做的草蚂蚱。”

    朵儿还是不理他。

    “朵儿姐你不想看到我,那我走咯?”齐麓边观察朵儿的表情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