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算了算了,我原谅你了,晚上一起去吃大餐。”朵儿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没一会就主动去挽齐麓的手。

    “齐弟你晚上一定要多吃点,你太瘦了,在草原上都找不到和你一般瘦的男子了。”朵儿道。

    冷绮露心道:废话,我本来就不是男子。

    “好,朵儿姐让我多吃点我就多吃点,对了,我记得最近没有什么节日啊,怎么会突然有大餐呢?”冷绮露装作不经意地问。

    “前几日,我们的王已经派了部分勇士偷偷潜入了城中,装作了他们的子民,明日我们的人将会攻入城中,到时候里应外合,绝对能将那帮沈国人一网打尽。”

    朵儿像是被打开了话匣子,一旦开口便停不下来了:“对了,齐弟,听说现在镇守边关的是皇子,到时候我们的王将他活禽了,先将他羞辱一番,再拿他向他老子换地盘。”

    “哈哈哈……想想就高兴。”

    冷绮露心道:我劝你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吧,沈人渣可不是你能得罪的了的。你刚才说的话要是被沈人渣听见,是会被做成人彘的。

    心里想是一回事,说不说又是另一回事了,冷绮露决定不说,这次她要明哲保身。管好自己就好了。

    反正朵儿和沈人渣也不会有任何交集的。

    对了,我要不要将这个重要情报告诉沈人渣?

    还是说吧,万一他真的在这次战役中死了,那前世我在那四个丑女人那里受的气找谁报复啊?

    冷绮露抬头望了下天,还是晴空万里的样子。

    她想:还是先观望一下吧,等傍晚赴会,先确定情报是否属实。

    **

    夜晚,草原上燃着一堆堆篝火,篝火旁围着一群北疆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端着一大碗米酒,边喝边热聊着。

    因为前世在北疆生活过一段时间,冷绮露大致能听懂些他们的话。

    大概意思和朵儿说的一样,就是他们的王明日将会带兵攻城。

    “齐弟,你快看,那是我们的二皇子,明天带兵的是他。你看,他是不是像天上的太阳一样耀眼啊?”

    朵儿突然拉了拉冷绮露的衣袖,然后一脸娇羞地示意她往正前方看。

    冷绮露朝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

    高台上,傅子君正坐在布满金器和玉石的椅子上,俯视着他的子民。

    他硬朗的脸映入冷绮露的眼帘,不知是不是错觉,冷绮露感觉他也在看她。

    冷绮露赶紧收回目光,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朵儿说话。

    **

    晚宴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明日他们要出兵打仗。

    这倒是给了冷绮露通风报信的机会。

    她将锦囊绑在丹心腿上,轻轻地拍了拍它的背,嘱咐道:“去吧,丹心,不到目的地绝不能停下!”

    丹心叫了一声,应该是听懂了,然后撒腿就跑。

    冷绮露看着它的离去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了才转身离开,去做她的千秋大梦了。

    **

    翌日,冷绮露睡到自然醒,她伸了个懒腰,十分惬意。

    正当她要感叹人生太美好时,一道银光闪过,她的脖子旁边立马多了个危险的东西。

    是一把闪着银光的弯刀。刀子很锋利,这要是一刀下去,冷绮露好不容易捡来的一条命肯定又要没了。

    冷绮露想要夺刀逃跑。

    “别动,小心我一刀毙了你。”持刀的朵儿发现了她的意图,恶狠狠地说。

    还是朵儿的声音,但神情却像是另一个人。

    “二妹,别对我们的功臣这么凶,要知道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地攻入城中。”

    又是那该死的声音,和沈人渣的声音一样可怕。

    联系了之前种种,冷绮露再傻都明白了,这一切定是傅人渣在捣鬼。

    想来也是,就算她这一世运气再好,也不可能一到北疆就融入北疆人的生活并且一直不露馅的。

    更别说她之前几次三番地和沈人渣传递情报都没被人发现。

    好一个傅人渣,好一出反间计啊,她这是输的一塌糊涂了。

    “想什么呢?是想着怎么逃跑吗?”傅子君手里拿着一个飞刀,玩味地看着她。

    他的眼睛仿佛在说:你敢跑就跑啊,不知道是你的轻功快还是我的飞刀快。

    “不敢不敢,我既然已经落到你们手里了,当然是跑不了的,而且,既然二皇子殿下肯浪费宝贵的时间来和我这样一个小角色说话,那肯定是不会杀我的,至少不是现在。”

    冷绮露很识时务,她是万万不敢用自己的性命去赌的。

    傅子君对她这种识时务的态度非常满意,他举起空着的左手,往后摆了摆,示意他妹妹先出去。

    “哼,老实点,别动什么歪脑筋!”朵儿不敢违抗她哥的命令,但她也不会对冷绮露有什么好态度,她走之前还要警示一下冷绮露。

    朵儿走后,冷绮露没有了威胁,但她不确定外面有没多少人埋伏着,所以她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安静了一会,傅子君道:“你是沈寒云的女人吗?竟然跟着他一起跑到战场上了,倒是有勇气。”

    傅子君说话时,带着微笑,但他的微笑在冷绮露心里,特别阴森,因为她猜不出来,他想干什么。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他好像是说了我是沈寒云的女人?女人?他看出我是女人了?

    天啊,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我在朵儿那里露馅了,她告诉他的?

    “哈哈哈,你的反应告诉我,我猜对了。”傅子君饶有兴趣地说。

    他一边说话一边向她走近,他们之间,只有一掌的距离。

    冷绮露本来急的冷汗直流,傅子君说完之后她气的火冒三丈,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给他一记重拳。

    冷绮露懊恼不已,她心想:傅人渣不愧是傅人渣,竟然在套我的话,我也真是蠢笨,竟然被他轻轻一试探就招了。失策失策啊。

    不过既然身份已经暴露了,冷绮露也就不打算继续装下去了。她举起右手,摘下了头上的帽子,重重地往地上一摔。

    帽子被摘掉了,冷绮露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披落在了她的背上。

    傅子君上下打量了几遍冷绮露:“现在看上去就顺眼些了,不过还差了点。”

    他拍了两下手,外面立马有两个北疆大汉走了进来。

    “你们两个,去打盆水过来。再让二公主拿件她的衣裳过来。”

    冷绮露疑惑地看着傅子君,实在想不出来他想干什么。不过傅人渣离她太近了,她瘆得慌。

    她是真的纳闷了,沈人渣和傅人渣,明明长得都是挺正气的。尤其是傅人渣,明明比沈人渣爱笑多了,长得有点类似于温柔的大哥哥,却是那么阴险狡诈,一肚子坏水。

    “你能离我远点吗?男女授受不亲,你懂不懂?你有没有读过书啊?”尽管冷绮露心里慌得不行,但她还是鼓起勇气,想要故意找茬。

    她不快活,他也别想快活!

    冷绮露边说边慢慢后退。

    她以为傅人渣会暴怒,谁知他不但没有暴怒,反而还更温柔了:“别闹,乖乖地换衣服,换完衣服我带你去见沈寒云。”

    冷绮露见他特别耐心,想得寸进尺,谁知傅子君立刻看出了她的意图,及时制止了她:“我告诉你,你别太得寸进尺,要知道,在你扔帽子时,我特别想杀了你。”

    冷绮露咽了口口水,弱弱地说:“我最后说一句,我换衣服,你可以出去吗?”

    傅人渣微笑道:“可以。”

    说完,他转身离去。

    第7章 逃生

    冷绮露看着镜中穿着北疆女人服饰的自己,怎么看怎么别扭。

    但实际上镜中的人儿一点也不丑。

    小脸,大眼,所有五官都很端正,洗掉了炭笔痕迹的眉毛显出了它本来的样子——柳叶细眉。

    这样的一张脸怎么可能会丑。再加上冷绮露从小习武,身材虽很纤瘦,但不至于将袍子穿成被子。

    冷绮露磨磨蹭蹭地走出帐篷,只见傅人渣负着手,宠溺地笑着。朵儿嘟着嘴站在她身边,仿佛在生气。

    冷绮露一走出来,傅子君的目光就完全被她吸引过去了。

    傅子君走近了说:“你穿我妹的衣服挺合适的,要不要考虑嫁给我做小妾?我保证给你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他说的很真诚,但冷绮露却一点都不关心。

    她腹诽着:上辈子你要娶我为妻我都没答应,这辈子你想娶我为妾?哼,做梦去吧!

    你们两个人渣,我谁也不要,我只要我的命!

    “你仿佛对我的提议很不满,做我的妾委屈你了吗?”傅子君又一次看出了冷绮露的心里话,笑问道。

    傅子君虽是在笑,却依旧给人压迫感。

    冷绮露赶紧转移话题,“快走快走,你不是要带我去看沈寒云吗?”

    她的手很自然地就去拉傅子君了,就像前世一样。

    但她忘记了,她这是第二次生命,这一世,她和傅子君根本不熟。

    傅子君突然被冷绮露拉住了衣袖,他很诧异。

    中原的女人,也这么豪放的吗?

    “丑八怪,快放开我皇兄!”被无视了很久的朵儿终于忍不住叫了,她不光大叫,还拔出了她的弯刀。

    被提醒了的冷绮露这次发现她干了什么蠢事,她竟然主动去招惹傅子君,真是造孽啊。

    她赶紧松手,然后后退了几大步,伸出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哦,抱歉抱歉,你们请,你们请。”

    朵儿这才收了刀,又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见她态度很好,这才平静下来:“这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