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冷绮露强忍着这口怒气,心道:哼,你个黄毛丫头,等我逃出去了,一定要带上我的人杀回你们这里,然后把你抓起来吊上个三天三夜的,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冷绮露跟着傅子君还有那个“朵儿”来到了一个臭气熏天的地方。

    这地方像是羊圈,四面都用围栏围起来了,围成了一个圆,圆中心是一个帐篷。

    冷绮露忍不住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了鼻子,她想:要是沈人渣真被傅人渣关在了这种地方,那傅人渣就要做好被灭全族加被鞭*尸的准备了。

    “怎么?心疼你男人了?”傅子君察觉到冷绮露皱眉了,好像在担心沈寒云,心里竟然小小的吃了一下醋。

    冷绮露心想:我怎么可能会担心沈人渣,我可是特别希望看到你们两个狗咬狗呢!

    想是这么想的,但冷绮露不能这样回答,她也不清楚该怎么回答,干脆就不回答了。

    她的沉默在傅子君看来就是默认,他醋意更浓,一直以来总是笑着的脸终于垮了。

    他气冲冲地拉着冷绮露往关着“沈寒云”的帐篷走去。

    帐篷里,一个披散着头发的男人正盘腿坐着闭目养神,他浑身都是伤痕和血迹,看上去很是狼狈。

    冷绮露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傅子君看到她惊呆了的样子,甚是满意,他感觉自己好像扳回了一局。

    但他想错了,冷绮露并不是因为“沈寒云”的窘境而惊讶,而是因为,她眼前的这个俘虏,并不是沈寒云,而是陈沐风。

    冷绮露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她既松了一口气,又觉得便宜沈人渣了。

    盘坐着的陈沐风突然道:“怎么,你们想好了?终于准备杀我了?”

    他虽然在说话,眼睛却仍是闭着的,冷绮露深表理解,她也不想看见傅人渣。

    “哈哈哈,三皇子您说笑了,您是我们请来的客人,我们怎会对您下杀手呢?我是见您孤身一人,怕您寂寞,才将您的爱人也给请来了,你还不快睁眼看看……”

    傅子君话还没说完,她身边的冷绮露就已经如离弦之箭,扑到了陈沐风身上,然后嚎啕道:“寒云,是露露没用,被奸人所骗,传递了错误的情报,害你受苦了。”

    “是我该死……”冷绮露的一番话看似掏心掏肺,再加上她精湛的演技和豆大的眼泪。

    连沈寒云的贴身护卫陈沐风都信了,更别说是傅子君了。

    他看的心里窝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甩袖而去。

    不一会儿,帐篷外传来了“朵儿”的大嗓门:“二哥,你怎么了?怎么看上去这么生气?是不是那个齐麓对你不敬了?看我怎么收拾她!”

    冷绮露紧张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幸运的是,“朵儿”没进来找她算账。

    冷绮露一边继续大声哭闹一边移动到了帐篷的帘子处,从缝隙里偷瞄了一眼。

    那对兄妹已经离去了。

    冷绮露松了一口气,心想得救了。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直很配合她表演的陈沐风突然问她:“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啦,重要的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逃出去。”冷绮露回身看他,一脸真挚。

    “我凭什么相信你?”陈沐风皱眉道。

    他心想:此人身穿北疆女人的服饰,又是北疆皇室的人带来的,还无缘无故要救他,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事。定是那北疆二皇子又想出了什么鬼主意,想整他。

    冷绮露无言地看着他,心道:以前只觉得他呆,现在我发现他不仅呆,还傻。

    冷绮露微笑道:“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质疑我吗?”

    陈沐风除了伤痕累累外,手脚都被镣铐铐住了,他现在除了祈求他人的帮助外别无他法。

    但是陈沐风是何等人也,岂会屈服:“你滚吧,我是死是活与你无关!我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会……额?”

    冷绮露懒得听他废话,直接从衣袖里拿出一根像针一样粗的铁丝,“咔嚓”一声,陈沐风的手铐应声而落。

    事发突然,陈沐风呆呆地看着掉落在地的镣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还好我小时候太调皮了,老是被我爹关小黑屋,我哥哥们就教了我如何开锁,真的太有用了!”

    冷绮露边自豪地说边解开了陈沐风脚腕上的枷锁。

    看到浑身是伤的陈沐风,冷绮露面露难色,她问:“你能起的来吗?”

    陈沐风没有了束缚,轻而易举地站了起来,听到冷绮露问他,他拍了拍胸口道:“能,这点小伤,何足挂齿。”

    这样也好,两个人一起跑总比一个女人带着一个伤员要好。

    “那好,你等会先乖乖地坐回去,手铐脚镣都虚掩着,我说跑才能跑。”

    冷绮露严肃的将她的计划一五一十地告知了陈沐风,陈沐风却带着疑惑地眼神打量着她。

    “我越看越觉得你像一个人。”陈沐风突然道。

    冷绮露紧张地转过脸去,心里祈祷着陈沐风千万别发现她女扮男装的秘密。

    但是事与愿违,陈沐风这人只是正气,老实的像块木头,但他又不是傻子。

    “你长的真的好像一个人啊,哦,我想起来了,你长的好像齐麓。”经过反复推敲,陈沐风终于想起来她长的像谁了。

    “啰嗦,你到底还想不想跑了啊?时间宝贵你懂不懂?”冷绮露眼见事情已经暴露了,她也不想花时间解释了。

    “好,我们先出去再说。”

    陈沐风终于安静下来了,他听从冷绮露地安排,重新坐了回去,将手铐脚镣虚掩着。

    冷绮露稍微撩开了一点门帘,从她的衣服上扯下一颗珍珠,再使用内力将那颗珍珠弹了出去,正好打在一只羊的腿上。

    那只被珍珠打到的羊“咩咩咩”地狂叫了几声,然后发疯似的跑。它一跑,整个羊圈里的羊都发狂了,它们四处乱窜,不知道哪只羊特别厉害,竟然把围栏提出了个缺口,然后羊都往外跑了。

    守着陈沐风的两个北疆大汉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冷绮露听到他们用北疆话交。

    “怎么办?羊癫疯了,都跑了,我们追不追?”

    “等等,我看一下犯人。”

    冷绮露听到后赶紧躲到门帘旁边。

    下一秒,门帘被掀开了一点点,没过多久又被放下了。

    帐篷外再次响起北疆话:“我们快去抓羊吧,犯人被锁住了手脚,肯定跑不了。”

    “好。”

    冷绮露往外看,她看见那两名大汉狂奔着跑远了。

    “走。”冷绮露回头,和陈沐风说。

    陈沐风扔掉手铐脚镣,走到冷绮露身边。

    “跟紧我,别走丢。”冷绮露道。

    “好。”陈沐风简单地回了她一句,然后就开始寸步不离地跟着她跑了。

    冷绮露特别熟悉北疆的路,前世她在北疆住了那么久,为了回到沈人渣身边,她一次又一次地逃跑,一次又一次地被傅人渣抓回去。

    她的大脑里,存着一张北疆的地图。

    今生,她借着放羊为由,早就又重新复习了一下逃生路线。

    她觉得,等到傅人渣察觉到他们不见了的时候,他们估计已经出北疆了。

    第8章 转折

    如冷绮露所料,这次他们逃生的路非常畅通,比起前世她一个人逃跑,要容易的多。

    冷绮露算了下时间,她觉得,那两个守门的笨家伙可能到现在都还没有将所有的羊抓回去。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好在他们快到安全地带了。

    明明很快就要安全了,冷绮露却停住了脚步。

    “往前直走,很快就要安全了,你就自己回去吧。”

    陈沐风不解地问:“你什么意思?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

    冷绮露苦笑道:“是我不慎,着了敌人的道,传递了不实的情报,我现在回去,按照你家主子的性格,定是宁愿错杀也不放过的。”

    “不会的,我为你作证,你如果叛变了,是不会救我的。殿下他明事理的,他不会杀你的!”陈沐风激动地拍胸脯保证。

    冷绮露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沈寒云只对他在乎的人明事理,不在乎的人,对他来说,都不值一提。

    见她摇头,陈沐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直接拉着她往前走。

    冷绮露从来没见过像陈沐风这样受了伤还有那么大力气的人,眼见她离眼前的城楼越来越近,她慌了:“唉,你做什么呢?放手啊你,你信不信我喊非礼啦?”

    她慌不择言,却没想到她的警告对陈沐风来说根本没有一点威慑力。

    “你喊啊,最好把殿下喊来,我替你向他解释!”

    冷绮露无语了,她遇到陈沐风这样正直的人,连小聪明都用不了了,这还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啊。

    **

    拉扯中,他们来到了城下,几个拿着长矛的卫兵朝他们走来,一人问道:“来者何人?”

    “是我。”陈沐风用衣袖擦了擦脸,露出了他那张正气的脸。

    夜已深,卫兵看不清,便打了火折子,凑近了看,这才看清楚了。

    “是陈将军,陈将军回来了,快去禀报殿下。”那名看脸的卫兵激动地大喊道。

    这一嗓子响起,有一士兵匆匆往城内跑,去通风报信。其他卫兵也点燃了火折子,大门处顿时亮多了。

    “这位是?”

    冷绮露身上的北疆女人服饰太引人注目了,火光稍一明亮,她身上的亮片就发出了亮光。

    陈沐风将冷绮露护在身后,不让卫兵靠近她:“不得无理,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陈沐风这样说,卫兵就不再追问了,当下给他们让了行。

    **

    进了城,冷绮露又不走了。

    “你又怎么了?”陈沐风无奈地问,她这一而再再而三的,任凭陈沐风再有耐心,也不免有些心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