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你必须答应我,不把我是女人的秘密告诉别人,这样我才和你一起回去,否则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和你回去的。”冷绮露冷声道。

    陈沐风愣住了,呆呆地站着。

    “说话呀,不,发誓!”冷绮露催促他发誓,因为她知道,依照陈沐风这种诚实守信的性格,一旦发誓了,到死也不会违背誓言的。

    “好,我发誓,如果我敢透露半点你的秘密,我就不得好死!”

    陈沐风以为她是怕被人知道了她是女人,就不能仗剑天涯或是行军打仗了,根本没往其它方向想,所以很爽快地发誓了。

    冷绮露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向陈沐风摊开双手,像是在索要什么东西。

    陈沐风一头雾水地看着她。

    冷绮露向他投去一个白眼:“呆子,我就这副模样回军营吗?”

    陈沐风憨笑着点头,然后带她往一处商铺走去。

    **

    半个时辰后,一高一矮两名俊俏男子从商铺中出来。

    高的那名男子正在抱怨:“真是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干这么缺德的事情,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去偷衣裳啊。”

    矮的那名“男子”不以为意,就当耳旁风:“这有什么,我们不是留了欠条了吗?明日把钱给掌柜的送来不就行了吗?”

    “你呀你……”陈沐风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还走不走了?不是你非要我留下的吗?”冷绮露不管他有多气,还嫌不够,继续气他。

    他生什么气啊?该生气的是她才对吧,她根本不想回来,不想去见那个沈人渣。

    陈沐风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无奈地说:“唉,我嘴拙,说不过你,是我的错还不行吗?走了走了,别让殿下等我们太久。”

    “哦。”冷绮露嘴上不甘不愿,心里也是。

    她心里想着:沈人渣多等一会又不会死人,倒是我,必须想好对策,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陈木头身上。

    **

    任凭陈沐风怎么催促,冷绮露都是慢慢悠悠地走着,陈沐风心急如焚,一步三回头。

    走了很久,他们终于来到了边城中火光最亮,守卫最森严的地方。

    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群身穿铠甲,拿着武器的卫兵。

    卫兵簇拥着一人,他面带病色,原本冷硬的脸此时变得格外的柔和。

    他像是钉在土中一样的,一动不动地站着,等待着对他来说重要的人,眼中尽是期盼。

    冷绮露一眼就看到了沈寒云,尽管他受了伤,他仍是那么的耀眼,让人一眼就能看到。

    一看到他,冷绮露的心就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一半紧张,一半疑惑。

    她怎么觉得,站在那里的那个沈人渣,和她认识的好像不一样。明明是相同的脸和身体,但是就是感觉不一样。

    看到陈沐风和冷绮露,沈寒云突然往他们那边走去。

    冷绮露看着他那仿佛失而复得般的喜悦,识相地往后退了几步,准备当她的观众,看沈人渣和陈木头的兄弟重逢大戏。

    可是事情的发展总是有太多意外……

    沈寒云没有按照冷绮露想的去拥抱陈沐风,而是紧紧地抱住了她,而且嘴里还深情地说着:“绮露,绮露,太好了,你还在。”

    从他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冷绮露想到了她前世的种种悲惨遭遇,她第一时间并不是感觉自己得救了,反而是觉得恶心,恶心到反胃。

    “殿下,您是不是搞错了,救您的是陈将军啊,您应该去感谢他才对啊!”冷绮露道。

    可是沈寒云仿佛根本没听见她的话。

    不行,再这么下去,她会忍不住和沈人渣同归于尽的。

    她重重地推了下沈寒云,沈寒云伤还没好,脚步虚浮,被她推的后退了几步,胸前的衣服也慢慢渗出了血色。

    见他们的主子被这样无理地对待,沈寒云的那些卫兵们纷纷拔刀上前。

    冷绮露被众卫兵围着,就算她再厉害也是会怕的。

    她寄希望于陈沐风,陈沐风欠她一条命,照他的为人,是不可能不还的。

    她刚要喊陈沐风帮忙,沈寒云却突然厉声道:“退下,谁敢动她,拖出去喂狼!”

    可能是用力喊了一声,沈寒云说完就吐了一口鲜血,然后昏了过去。

    他昏过去后,立刻有人将他背走了。

    他昏倒前给了冷绮露一道“免死令”,有了这道“免死令”,真的就没人敢动她了。

    冷绮露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沈寒云会救她。

    她很长时间都反应不过来。

    “走吧,既然殿下都说不杀你了,你就没有理由要离开了吧?”虽然陈沐风也没弄清楚刚才发生的事是怎么回事,但他感觉,绝不能放她走。

    冷绮露呆呆地点了点头,她还在回想刚才发生的事。

    太反常了!

    他喊的,是绮露还是齐麓啊?按理说不可能是齐麓啊,毕竟我今生这个身份和他的关系,没有这么好啊。难道他疯了?

    不对,他喊的明明是绮露,难道……

    答案呼之欲出,冷绮露却不敢想下去了。

    如果现在这个沈寒云和她一样,是重生者,那她接下来要怎么做?

    啊……好烦啊!

    冷绮露越想越头疼,她躺在许久未躺过的床铺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要不还是逃跑吧?回家吧,不要闯荡江湖了。”冷绮露自问自答着。

    **

    屋外的天渐渐泛白,冷绮露想了一夜,终于得出结论。

    她觉得她还是先回家修行一段时间吧,等个三年,等天下易主了,危险过去了,再进宫选秀女,到时候凭借着她前世的记忆,报复这种小事,岂不是信手拈来。

    冷绮露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一套军装,然后打算往马厩的方向走,她要去找她的丹心。

    “哇,你做什么?当门神吗?”一打开门,她就被吓了一跳,连连后退。

    “我为了堵你啊,谁知道你会不会趁着夜色偷偷溜走。”陈沐风一脸疲惫地说。

    仔细一看,他身上穿的,好像还是昨天在商铺偷偷摸摸赊账赊来的。

    “你不会在我屋外守了一夜吧?”

    陈沐风不说话,默认了。

    冷绮露皱着眉,想骂他有病,却终是憋回了心里。

    前世我怎么没发现陈沐风这么……难以言喻!

    叫他木头都是抬举他了,从没见过他那么呆板的人。

    “让开。”冷绮露道,觉得不太妥当,她又补了一句:“我只是去还钱。”

    “我和你一起去。”谁知陈沐风根本甩不掉。

    冷绮露踮起了脚尖,轻轻地拍了拍陈沐风的肩膀,无奈地说:“兄弟,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不用这样针对我吧,为什么不让我走呢?”

    “不是他不让你走的,是我!”陈沐风还没回话,他身后不远处就有人代替他回答了。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冷绮露的眼神变了,心想:他怎么来了?

    第9章 前世

    金碧辉煌的御书房,上好的梨花木桌台上放满了奏折。

    已过而立之年的沈寒云正提笔批写着奏折,他的表情凝重,面上的疲惫之色难以掩饰。

    自从他登上王位后,他不止一次自问过,这样枯燥乏味,没有自由的日子,真的有那么好吗?

    明明什么都得到了,王位,至高无上的权力,最爱的女人。

    可是为什么我竟想起了那些年征战沙场的日子?

    一张明媚的笑脸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才想到他已经冷落她多时了。

    “来人。”

    “奴才在。”几名公公瞬间出现,跪下行礼。

    “最近怎么没有冷妃的消息?她认错了吗?如果她认错了,就把她从冷宫中放出来吧,毕竟朕的江山,也有她的心血。”

    听到寒帝的话,几名知情的公公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怎么回事?你们有事瞒着我?”沈寒云的直觉还是很敏锐,一下就察觉到了他们有事瞒着他。

    “快说,不说就出去领罚,掌刑十下。”沈寒云的脸经过岁月的沉淀,更显成熟,也更阴沉。

    尤其是在他当了沈国的君王以后,气场更加强大,眼中的杀气也越发浓重。

    他不笑的时候,会让人不寒而栗。

    这几名公公都是他当上君王后换的,都没有太多伴君的经验,全都被吓住了。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我们是怕陛下伤心,才不敢说的。冷妃她,薨了。”

    沈寒云的脑中,充斥着“薨了”那两个字,他像是失了魂一样的,呆呆地站着。

    他的脑海中不停地冒出来那些他和冷绮露从前的回忆。

    他像是得了癔症一样的,口中不停地说着:“不可能,不可能的。”冷绮露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死?

    难道是她的仇家?有可能,她为了我能顺利登上王位,帮我除去了很多障碍。

    可是我明明已经将她保护在冷宫了啊,为什么还会?

    “她人呢?”沈寒云大吼道。

    “冷妃的遗体还在冷宫,她前日殁了的,还未过头七,不能封棺……陛下,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