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宫人还没说完,沈寒云就已经头也不回地走了。

    **

    本就凄冷的冷宫此时到处都缠绕着白布,贴着符纸,只有一名身穿丧服的宫女跪在棺材边。此情此景,更显凄冷。

    沈寒云看着眼前那白茫茫的一片,仍然不敢相信,他全身颤抖着,在公公的搀扶下往棺材走去。

    他仿佛看见她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女子。他加快了步伐,想离她更近一点,可是他每走一步,都感觉她离他更远了。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棺材边,看到了躺在棺材里的人。

    冷绮露的身体已经僵硬,嘴唇已经发黑了。

    也许是觉得太委屈了,冷绮露死不瞑目,眼角还泛着血渍,沈寒云伸出右手,轻轻地将她的眼睛合上。

    合上了,却又慢慢睁开了,就像她没死一样。

    看到自家娘娘死不瞑目的样子,侍女小七更加为她不平了。

    她跪着挪到了沈寒云身前,边哭边说:“参见陛下,陛下您终于来看我们娘娘了,我们娘娘太惨了啊,她是中毒身亡的,您一定要为我们娘娘申冤啊。”

    沈寒云一向胆大,此时却怕了,冷绮露仿佛在看他,用怨恨的目光看他,那目光,仿佛在说:你们等着,我会化作厉鬼来寻仇的!

    沈寒云吓得连连后退,逃一样地逃出了冷宫。

    身后侍女小七的声音让他觉得惊恐,仿佛是她的主人,冷绮露在对他喊:“别走啊,我那么爱你,你快下来陪我吧!”

    沈寒云在那之后就一蹶不振,缠绵病床,入了魔怔,脑中全是冷绮露,就连来照顾他的皇后白凝雪都爱搭不理了。

    宫里的人和朝中的人,纷纷传言,沈国,又要变天了。

    **

    几月后,冬日来临,整个皇宫中大雪纷飞。

    沈寒云身披厚厚的狐裘,手中抱着一个暖炉,走在宫中。

    自从冷绮露走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岁。

    尽管他每天都在喝药,却丝毫没有效果。

    走着走着,他走到了朝露宫前,那是冷绮露被打入冷宫前住的宫殿。

    他徘徊了很久,仍是没有入内。

    他继续向前,往凝雪宫走去。

    皇后不辞辛劳地照顾了他数月,他却连声谢都没说过,这样会伤了她的心的。

    难得今日身体无恙,不如去看看她,向她道声谢吧。

    **

    来到凝雪宫宫门外,守宫的宫人正要传报:“皇……”

    一字才出,就被沈寒云阻挡了。

    他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声张,他想给凝雪一个惊喜。

    她们虽然都安静了,但眼神闪躲,像是在担心着什么。

    沈寒云也注意到了她们的反常,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会追根问底的,但是现在的他,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了,他也不再怕什么了。

    他没有多问,径直往白凝雪的寝宫走去。

    “陛下,您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呢?您应该让下人通报一声,好让我准备一些您爱吃的。”当他走到白凝雪的寝宫时,她已经等候在门口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白凝雪有些衣衫不整。

    “不必那么麻烦,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给你个惊喜,如果事先说了,那就不叫惊喜了。”

    白凝雪笑靥如花:“陛下您龙体安康,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她关心的话,比吃药还要有用。沈寒云顿时觉得此行不亏。

    “我们进去吧,外头凉,你千万别着凉了。”沈寒云边说边伸手去牵白凝雪的手。

    谁知白凝雪的手比他暖多了。

    进了屋,立刻暖和多了。但是,屋里弥漫着一种奇怪的味道。

    沈寒云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他向着白凝雪的床走去。

    白凝雪看到他的走向,慌张地拦住了他:“陛下,您快过来,火已生好,您一路走来,难免风雪,赶紧烤烤火,驱驱风寒。”

    “御膳房那边我已经让人去煮姜汤了,您中午想吃点什么?”

    沈寒云看着火盆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并没有过去,白凝雪越是这样,越让他怀疑。

    沈寒云一言不发地走到了白凝雪的床前,一把掀开了鼓鼓的被子。

    被子下面空无一物。

    沈寒云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些。

    可是他还没平静多久,才一转身,就开始激动地大喘气。

    因为他在地上看到了一块碎成两半的玉佩,一块当今天下只有前朝皇子才有的玉佩。

    “这是什么。”沈寒云一只手揪着胸口,一只手指着那块破碎了的玉佩,脸上尽是怒意。

    白凝雪没有回答沈寒云,反而对着屋里的其他人大喊道:“不想死的人全给我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

    宫中生存的法则就是少管闲事,主子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听到皇后的话后,在场的闲杂人等一溜烟地全走光了。

    偌大的宫殿里只剩下沈寒云和白凝雪两个人了。

    “如你所见,如你所想。”白凝雪站的笔直,一点也不胆怯。

    沈寒云捂着嘴猛咳了几下,咳出了一口鲜血。

    “你倒是诚实啊。”沈寒云苦笑道:“我还没死呢,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对不起天下人,唯独对得起你,可你竟然……咳咳……”

    说完,沈寒云又忍不住咳了起来。

    白凝雪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但也只是一瞬,因为她已经为自己想好了说辞:“你怎么对我的?你硬生生地将我从心爱的人身边抢走,你以为我稀罕皇后这个位置吗?我告诉你,我不稀罕,要不是为了清风和烈儿,我才不会当这个皇后呢!”

    “原来玉佩的主人是沈清风啊,原来你心里还是想着他,早知今日,当初我就应该听绮露的,将他给杀了,以绝后患。”

    “所以说嘛,这要怪你自己,信错了人。”谈话间,两人变成了三人,衣衫不整的沈清风一边鼓掌一边从暗处走了出来。

    “你……你……”沈寒云被气的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人也站不起来了。

    沈清风继续笑着说:“唉,三哥,你什么都好,就是看女人的眼光不行。冷绮露那么爱你,你看不到,白凝雪那么恨你,你也看不到。”

    沈清风还想继续说话,却被白凝雪阻断:“清风,算了吧,他中毒已深,活不长了,我们少说两句吧。”

    但是沈清风对沈寒云的恨比她深多了,他不可能便宜了他。

    “三哥,你知道烈儿是谁的孩子吗?我告诉你,烈儿是我的儿子,什么冷绮露嫉妒下毒,什么皇后早产,都是是骗你的。”

    “还有陈沐风,也不是冷绮露杀的,是我的凝雪杀的。”

    “还有……”

    “够了……够了……”沈清风揭露着一桩桩一件件陷害冷绮露的事,沈寒云听着,心如刀割,他无力地想要阻止沈清风说下去。

    却无法阻止,因为他没有力气,白凝雪说得对,他中毒已深,已无力回天了。

    听的越多,他对冷绮露的愧疚就越深。

    每一次不被信任时,她的心该有多痛啊!

    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如果有来世,他一定要竭尽全力去爱她,护她。

    全身的气力越来越虚无,仿佛灵魂出走,沈寒云终是合上了眼。

    **

    四周,风声,刀剑的声音,人的嘶吼声,像是在战场一样。

    好吵啊,地府这么吵的吗?

    沈寒云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了年轻时的战友。

    见他醒了,他附近的几个人围了上来,欣喜若狂:“殿下,殿下您终于醒了!”

    殿下?不应该是陛下吗?还有,黄明,赵阔,这俩人不是早死在战场上了吗?怎么还活着?

    难道说,我重生了?而且还回到了我征战沙场那年?

    沈寒云从来不信神佛,却真真正正地体验了一回重生,虽然难以置信,但只能相信了。

    不过,既然我重生了,那我应该能再见到绮露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对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第10章 不换

    冷绮露的视线在陈木头和沈人渣身上来回观察,这两个人都是战损之躯,她应该可以撂倒。

    但是撂倒之后呢?

    如果现在这个沈人渣,真的和她一样是重生者怎么办?

    沈寒云面带病色,显然还没好全,他柔声道:“别走,你立了大功,我要重重地奖赏你,咳咳。”

    冷绮露连连摆手,否认道:“不不不,我哪里有立功,我只是一介武夫,论智慧,根本配不上给殿下出主意。还请殿下恩准小人可以回家种田。”

    不管怎样,先装作不认识好了,就算他是重生者,他也无法知道我也是。

    冷绮露的计策仿佛有点效果,沈寒云陷入了思索中。

    想了很久他才说话:“现在这里确实太危险了,不过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你若执意要走,必须在我的护送下回去。”

    冷绮露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现在确定了,非常非常确定了,她眼前的这个沈寒云,绝对是重生者!

    她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以齐麓地身份面对他,向他鞠躬道:“多谢殿下,但不必劳烦您了,您日理万机,岂能把时间匀给我这种贱民呢!”

    她这是在假装疏离,她不能暴露出她也是重生者的秘密。

    “你是我沈国的子民,又是为了我来到战场的,我有责任让你安然无恙地回去,所以你别推辞了。”沈寒云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