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冷绮露心想: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在推辞啊?我明明是在抗议啊。

    “那好吧,既然殿下都这么说了,我再拒绝的话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冷绮露躬身谢道。

    先答应他吧,到时候中途跑掉就行了。

    “那你的小马驹就由我来保管照料了,我看它最近都瘦了。”沈寒云眼角带笑道。

    听到她的丹心在沈寒云那里,冷绮露不淡定了,她一眼瞪过去,心道:可恶的沈人渣,我都说了我不跑了,还要这样防着我!

    “不跑了?”沈寒云无视了冷绮露的白眼,明知故问,脸上的愉悦肉眼可见。

    冷绮露脱下头盔,闷闷不乐道:“不跑了。”我想跑但是跑不掉啊。

    哼,沈人渣,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你不让我走,我就尽情地给你添乱。

    他们三人尴尬地站着,每个人都心怀鬼胎,都不说话,沈寒云深情地盯着冷绮露看,冷绮露盯着地面看,陈沐风来回观察他们两个。

    “殿下,您的伤尚未痊愈,要不您先回去吧,齐麓由我来盯着,一定不会丢的。”陈沐风的话打破了他们三人间的寂静。

    冷绮露抬头期待地看向沈寒云,心里一遍遍地默念着“快走吧沈人渣”。

    从陈沐风的口中听到“齐麓”两个字,沈寒云皱了皱眉。

    虽然听同行的手下说了关于“齐麓”的事,也明白这世的冷绮露和前世的她大不相同,但他听到别人叫那类似于“绮露”的两个字时,还是忍不住怒意。

    那两个字要不是陈沐风说的,他说不定就在某个黑暗的角落中将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了。

    不过聪颖如他,当然知道不能暴露身份,更何况,比起暴露身份,隐藏身份才能收获更多。

    “不了,你们两个从即日起都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除了你们,其他人我信不过。”沈寒云风轻云淡地说。

    冷绮露却像是被雷劈了,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什什什……什么?我没听错吧?”

    沈寒云眨了眨眼,无辜地说:“你没听错,走吧,我对你们两个寄予了厚望,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我啊。”

    什么玩意!这个沈寒云,太不是人了!怎么这么坏啊!竟然想出这招来,是想让我自爆身份吗?

    好好好,既然你下了挑战书,那我就接受挑战!

    冷绮露乖乖地跟着沈寒云和陈沐风往沈寒云的房间走去,心里却在想着该怎么去烦沈寒云。

    **

    半个时辰后……

    冷绮露气呼呼地看着正在和手下们商讨着该用哪套兵法的沈寒云,恨不得将手里的墨石往沈寒云头上扔去。

    呸,沈寒云你这个狗东西,说什么让我来保护你,结果只是让我来研墨的。

    这种事情叫个书童不就行了吗?果然沈寒云就是狗东西!

    气归气,冷绮露手里不停地画着圈研墨。力气之大,仿佛要把砚台给磨穿。

    她那么大的动静,影响了正在开会的主人,引起了众人的极度不满。

    “殿下,这名书童过于碍事了,要不让他出去回避一下。”终于有人不怕死的当起了出头鸟。

    沈寒云的脸色本来只是严肃,听到那人的话后,他的脸阴沉了很多。

    “出去!”沈寒云恶狠狠地说。

    冷绮露早就等着沈寒云的这句话了,他话音刚落,冷绮露就笑眯眯地回了句:“好咧。”

    “没说你,齐麓,你留下,你,出去!”沈寒云变脸变得炉火纯青,和冷绮露说话时温柔的仿佛一汪春水,和那人说话时,就像个狠厉的暴君。

    沈寒云的话让她刚迈出去的脚默默地收了回来,重新坐回了她的书童专座。

    快乐一瞬即逝,宛若浮云。

    研墨这个活太无聊了,冷绮露弄着弄着就困了,她捂着嘴打了个呵欠,心道:这还不如在草原上放羊来的有趣呢。

    “报……”

    门外突然有一卫兵急匆匆地闯入。

    沈寒云不满地看着他,“何事大惊小怪?没看到我们正在开会吗?”

    “报告殿下,不好了,城外被一群北疆人围起来了,带头的人说要见您。”卫兵慌慌张张地说。

    沈寒云眉头紧皱,想了一会道:“敌人这是先找上门来了,走,我们去会会他们。”

    说完,他戴上一个银制的面具,隐藏了他的脸,跟着那名卫兵往外走。

    沈寒云走了,那其他人定是不能留,他们默默地跟上。

    冷绮露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除了书卷还是书卷的房间里研墨,也跟了上去。

    她想要看好戏。

    嘻嘻,傅人渣和沈人渣的正面交锋,想想就刺激。

    **

    沈寒云他们来到城楼上,往下望去,一群骑着马匹的北疆人尽收眼底。

    他们每个人都趾高气昂的,仿佛根本不把城中的沈国士兵放在眼里。

    其中傅子君最为明显,明明身在战场上,却依旧面带微笑。

    遇事能如此平静地对待,连沈寒云都不由地敬他三分。

    尤其是在经历过前世那么长久的战争后,沈寒云更加明白,这个傅子君,是个狠角色,哪怕说他是另一个沈寒云也不为过。

    前世他们比过兵法,比过武功,都难分胜负,即使是沈寒云,也不得不承认,他前世能赢过傅子君,最大的原因应该是冷绮露。

    想到这些,沈寒云突然往后看了一眼,温柔的简直不像沈寒云。

    冷绮露突然被沈寒云温柔地看了一眼,第一反应是莫名其妙,然后是怀疑:沈寒云又想干什么?他刚刚为什么要那样看我?我怎么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三皇子殿下,您怎么带了个面具呢?难道说上次被我们抓住的人并不是您?”傅子君似笑非笑地说道。

    他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沈寒云不为所动,仍是以银制面具示人。

    “二皇子殿下,您带那么多人过来,恐怕不是为了和我喝茶聊天的吧?您是想再抓我一次吗?”沈寒云讥讽道。

    他的声音异常冰冷,加上银制面具的加持,更添了几分冷意和杀气。

    哇,真不愧为神仙打架,我眼前已经出现他们两个舞刀弄枪比武的场面了。

    本来站在后排的冷绮露不知何时移动到了前排观战,尽管只是眼神和口头上的对决,她也看的津津有味的,恨不得拍手叫好,当然她只敢在心里这么做。

    “三殿下见笑了,那是我的失误,我明明和手下人交代过了,一定是要请您到北疆喝茶,谁知他脑子不好使,怠慢了您。那人我已处决了,如果您不信,我可以将他的项上人头提来见您,还请三殿下消消气,饶恕在下。”

    交流还在继续,傅子君的话却让冷绮露甚是失望。

    吵啊,你们怎么不吵了?不对不对,还有沈寒云,麻烦你争气点,这口气你绝对不要忍!

    冷绮露期待地看着沈寒云,期待他开战。

    可谁知,沈寒云顺着台阶就下去了:“原来如此啊,既是如此,那我就不追究了。可是二殿下今日难道只是为了来道歉的?道歉需要带那么多兵?”

    冷绮露忍不住在心里呸道:呸呸呸,沈寒云,你这辈子怎么变得这么胆小如鼠啦,呸,我看不起你!

    “我今日来此,是为了向三殿下要一个人。”傅子君道。

    沈寒云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想起了前世,傅子君可是他的情敌。

    今生的傅子君,不会也……

    沈寒云问道:“何人?”

    “齐麓。”傅子君仿佛就等着他的问话,沈寒云话音刚落他就接话了。

    本来置身事外的冷绮露突然被叫到了名字,虽然只是个化名,却仍是一怔。

    此情此景,与前世那些难以忘记的痛苦回忆重叠,她的眼神迷离了起来,她甚至有些忘记了她现在是女扮男装,害怕地微微发抖。

    她仿佛已经听到了沈寒云和傅子君在谈条件。

    “不换!”沈寒云响亮的声音响起,将冷绮露从害怕中救了出来。

    冷绮露的眼神逐渐清晰,她不解地看向沈寒云,很难相信这是事实。

    傅子君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拒绝,还不死心:“三皇子殿下何不考虑考虑,如若您将齐麓交于我,我会保证三十年内不主动进攻沈国。”

    三十年不进攻,是何等诱人的条件啊。

    沈国的卫兵和谋士们都齐刷刷地看向冷绮露,心里疑惑着他一个小个子为何能让两国的皇子都争着要他。

    但是沈寒云却丝毫不在意傅子君给出的条件,他坚定地说:“我说了不换,你没听懂吗?那你就再听一遍,齐麓这人,千金不换!”

    第11章 交易

    冷绮露在众目睽睽下,呆呆地看着沈寒云,她很想说一句:不,我不配。

    看好戏发现自己成了戏中人,还是主角,冷绮露倍感崩溃。

    众人看她的眼神,仿佛在看千古罪人。

    “三殿下,要不您还是把我交出去吧。”冷绮露道。

    她觉得现在的情况,进退两难,相比之下去北疆反而要好些。去北疆以后按照她对北疆的了解,应该还是逃的出去的。

    而沈国这边,人多嘴杂,沈寒云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明了我的重要性,我日后难免不会遇到偷袭。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前世我那么低调,即使如此小心,还是中了招。

    更别说现在的她了,如此高调的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中,很难全身而退啊。

    这沈人渣是病傻了吗?还是人老了,脑子不够用了?以前挺聪明的啊,怎么,现在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了。

    难不成皇位坐久了会降智?

    嗯,应该就是这样的。

    “你想什么呢?我不会把你交出去的。”沈寒云用着最凶的语气说着最温柔的话。

    要不是冷绮露吃了一次大亏,不再是曾经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了,她说不定就又要被骗的回心转意了。

    “别别别,三殿下,这个罪人我可当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