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三殿下,齐麓本人好像更愿意跟着我啊,您看您是否应该尊重一下她本人的意见啊?”傅子君见沈寒云和冷绮露产生了分歧,赶紧再为他们两个加一把火。

    沈寒云目露凶光,看了一眼傅子君,那凶恶的眼神,连面具都遮挡不住。

    傅子君也不愿示弱,即使面带微笑,眼中却一点笑意也没有:“齐麓,你是愿意跟我走还是愿意留在沈寒云身边?”

    “我……”冷绮露也不知道该选谁,选哪个都会得罪另一个。关键是哪一个她都得罪不起。

    沈寒云见她犹豫不决,直接走到了她身边,附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齐麓,你今天要是敢走我就把你的小马驹给宰了!”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冷绮露的脖颈间,带给她丝丝痒意。

    冷绮露抬头看向沈寒云,他的表情像极了前世,让她觉得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要是一般的马匹,冷绮露也不会去管,但是丹心不一样。

    它是三哥送给她的,送她的时候还是小马崽,算是和她一同长大的,有了感情了,哪能说杀掉就杀掉啊。

    沈寒云这招够狠的,冷绮露确实不敢走了。

    冷绮露不说话了,先把眼前的难关给过了再想以后怎么办吧。

    见她沉默了,沈寒云便得知他的威胁有用了。

    他眼中的杀气终于褪去,他对着傅子君一脸得意地笑道:“二皇子殿下,您看,齐麓他不愿意和您离开,您看,您是要开战呢?还是让我做个东,请您吃顿饭呢?”

    傅子君的笑容终于出现了一些扭曲,但他很快就忍了回去。

    他身边的人不知在和他说什么,好像是在劝阻他。

    沈寒云气定神闲地等他回复。

    他不怕开战,虽然他的伤还未愈,但是他了解傅子君的武功路数,而傅子君对他,一无所知。

    这一正一负,倒是显得谁也不占优势了。

    傅子君不知道沈寒云受伤的事,见他如此平静,反倒不敢轻举妄动了,生怕中了埋伏。

    “既然三皇子诚意邀请,那傅某岂敢驳了您的好意呢,在下恭敬不如从命,驾。”

    傅子君骑着白马只身一人往城门口去。

    “走,我们去会一会他。”沈寒云道。

    **

    下了城楼,沈寒云故意让陈沐风去开门,为的是气傅子君。

    城门微微打开,只露出了一条小缝,只够一人进来的。

    门内两排站着高大威猛的士兵,他们皆身穿铠甲,手握长矛,像是泥塑一般的面无表情。

    如沈寒云所料,傅子君看到开门的陈沐风和戴着面具的沈寒云后,根本隐忍不住,原本没有灵魂的笑变成了自嘲的笑。

    但傅子君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将这笔账记在了心里。

    傅子君进城后,城门立刻被卫兵们关上了,但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傅子君显然一点都不胆怯。

    他翻身下马,面带笑容地拉着缰绳往沈寒云那边走去。

    冷绮露站在沈寒云身边,看着向他们走来的一人一马,思绪万千。

    怎么感觉这辈子发生的事情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好多事情都和原来不一样了。我该怎么做才好啊?

    “三殿下。”冷绮露思考的时候,傅子君已经走到了沈寒云身前,对着沈寒云略微躬身行礼。

    沈寒云也略微躬身回礼。

    “二殿下是客,不必太过拘谨。”

    傅子君:“那可不行,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

    沈寒云的脸上看不清表情,他负左手于身后,伸右手指路:“二殿下,请。”

    **

    沈寒云领着傅子君来到了宴厅。宴厅不大,一个商铺的大小而已。

    被沈寒云留在宴厅里的人并不多,除了冷绮露和陈沐风外,只加了两个他的心腹。

    这两个人冷绮露也认识,她知道沈寒云留他们的原因,是因为前世在战场上,他们都是因为替沈寒云挡刀而死的。

    用餐前,沈寒云终于将他脸上的面具给摘了下来,露出了他那张英俊的脸。

    傅子君在沈寒云和齐麓间来回看了几眼,然后视线停留在冷绮露身上,露出了怪笑,仿佛在说:原来如此。

    冷绮露看到傅子君那不怀好意的笑后,低下了头,故意躲避他的视线。

    “开席吧。”沈寒云笑道,“边关物资紧缺,没什么能拿得出来招待二殿下的,还请二殿下海涵。”

    他的声音将傅子君的视线拉了回来,拯救了冷绮露。

    桌上用来盛菜的都是普通的瓷器,瓷器中的菜品虽然都是肉菜,但却不精致,不过这样,才更像行军打仗之人的伙食。

    傅子君在心中猜测着沈寒云的用意。

    难道他是在隐藏实力?

    从城门口的对峙到餐桌上的对峙,傅子君真实感受到了沈寒云的可怕之处,他们两个是同类人,都太会隐藏自身情感了。

    哪怕沈寒云摘下了银色面具,却依旧戴着个笑容面具。

    傅子君依旧笑着,看着沈寒云,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破绽。

    可是结果让他大失所望,沈寒云与他一样,用笑容做伪装,一点破绽都不给他。

    沈寒云站起身来亲自为傅子君斟酒,“二殿下,来,我敬您一杯,希望以后您请您好好的吃一顿。到时候沈某人一定得山珍海味飞禽走兽全都为您准备一遍。”

    “是不是要在万人之上的地方?”傅子君状似玩笑道。

    “那当然,不过这需要二殿下先送一份贺礼啊。”

    “好,那如果傅某此时为三殿下献上一份贺礼,以后除了一顿大餐外,三殿下没有其他回礼了吗?”

    沈寒云平静地将杯中的酒喝下,然后回道:“二殿下您想要什么?”

    “三座城池。”

    傅子君拿起酒瓶,为沈寒云的酒杯重新满上一杯酒。

    沈寒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道:“两座城池。”

    傅子君早猜到了沈寒云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也不心急:“两座城池也可以,不过要加一个齐麓。”

    沈寒云心道:原来这家伙还没放弃绮露啊,不行,这次绝对不能让他把人带走。

    “三座城池就三座城池,还望二殿下能信守承诺。”沈寒云虽笑着说话,心里却将傅子君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傅子君举起酒杯,向沈寒云敬酒:“好,既然三殿下如此有诚意,那傅某定当信守承诺!来,三殿下,我敬您一杯!”

    “好。”

    沈寒云也举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酒杯,两人一同将杯中的酒饮尽。

    冷绮露低头吃着菜,心道:这发展不对啊,这两人怎么不打了,前世你们不是恨对方恨的牙痒痒的吗?不是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的吗?现在怎么好像还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了?是我的错觉吗?

    **

    饭后,沈寒云将所有人都叫了出去,只留他和傅子君两人,不知道还要谈些什么,估计是在谈篡位的事情。

    冷绮露抱着臂,背靠着门前柱,想着事情。

    这重生后的沈寒云是不是脑子坏了,竟然用三座城池来换我?难道说我留在他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别看了,我不会跑的。”冷绮露无奈地对直勾勾盯着她的陈沐风说,“要跑我早就跑了。”

    陈沐风没说话,还是继续盯着她看。

    冷绮露小声地骂了一声:“有病。”然后闭目养神。

    没一会,房门被打开了,沈寒云和傅子君一同走了出来。

    “来,二殿下,我送送你。”

    “三殿下你客气了,你留步,随便找个人送我,给我开下门就好了,我看他就不错。”

    冷绮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在心里暗骂:傅子君你个人渣,怎么那么爱找茬啊,这么多人不找,偏要找我,哼,我诅咒你!

    她不知道的是,沈寒云默默地在心里多加了一笔傅子君的黑账。

    沈寒云:“那可不行,二殿下身份尊贵,当然要我亲自开门才有诚意了,请吧。”

    傅子君不说话了,微笑着走在沈寒云前面,往城门口的方向走去。

    第12章 吃醋

    自那日傅子君单刀赴会后,边关周围就彻底平静了,这场战争仿佛已经终止了。

    半月后……

    冷绮露近日都与沈寒云同住,这重生后的沈寒云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对她百般照顾。她整日不是吃就是睡,她感觉沈寒云在把她当猪一样养。

    要不是怕暴露她现在伪装的身份,还有解救她那被当作人质的丹心,她才不愿意和沈寒云同住呢。

    算了算了,做大事者,必须要能屈能伸。

    反正只要这辈子我不对他好了,他对我如何,我也无所谓了。更何况他看起来并不像是来寻衅滋事的。

    冷绮露手拿一块杏仁酥,咬下一口,看着一旁正在看书的沈寒云,心想:这沈人渣还真是沉得住气啊,难道他上辈子后悔做皇帝了?这辈子想要镇守边关了?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沈寒云发现了冷绮露的目光,放下手中的书册,微笑着问她。

    “殿下,小人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啊?”冷绮露道。

    他想留在这里,她可不想,她还要报复前世害她的那些人呢!他不当皇帝正好,她就去培养一个皇帝,然后让那个人帮她报仇。

    嘿嘿嘿,想想都开心。

    “还不到时候。”沈寒云坏笑道。

    “哦。”冷绮露识相地闭嘴了,心里面慌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