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什么不到时候,你就是不让我走了。不行,有机会的话我还是要跑。

    沈寒云宠溺地笑道:“快了。”

    冷绮露还是不说话,继续吃她的杏仁酥了。

    “殿下。”屋外传来一个声音,是陈木头的声音。

    陈木头今天一大早就不知道被沈人渣派到哪里去做事了,午饭都没回来一起吃。

    他们三个人一同住在沈寒云的屋子里已有半月之久,但是只是单纯的同屋,一人一张床。

    沈寒云虽借口说这是为了让他们两能更好地保护他,但冷绮露知道,这个重生了的沈寒云,只是想将她留在身边。

    冷绮露对此很不屑,甚至有些鄙视沈寒云。她前世那样讨好沈人渣,却被嫌弃到人尽皆知。今世,她对他不冷不热,就像陌生人一样,他却反而一直要贴上来。

    不行,我冷绮露,渝州城一枝花,哪能这样被欺负!我一定要想办法报复回去!

    “还要吗?”沈寒云道。

    “啊?”

    “我是问你还要点心吗?”

    “要,再来点核桃酥。”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盘核桃酥就将冷绮露的怒气压了下去。

    看着她像只兔子一样地吃着点心,沈寒云发自内心地笑了,他逐渐满足于现状了。

    “慢点吃,稍微吃一点,马上就要吃晚饭了。”

    “没事,这才多少啊,我还能吃。”我要吃穷你!

    她好像发现了报复沈人渣的方法了,吃穷他,让他吃土去。

    沈寒云无奈地笑笑,心道:看来我不能安于现状啊,家里有个小吃货要养啊。

    “殿下。”陈沐风急匆匆地朝沈寒云走去,面上皆是喜悦之色。

    他正要向沈寒云行礼,沈寒云摆摆手,免了那些繁琐的礼节,然后示意他坐下。

    陈沐风坐到沈寒云身边,看了一眼坐在沈寒云另一边的冷绮露,犹豫着要不要说话。

    沈寒云循着他的视线看向冷绮露,了然了,然后回头对陈沐风说了句“无妨”。

    “殿下,陛下下旨,诏您回宫了。”陈沐风道。

    冷绮露懵住了,她在心中思考着沈寒云做了什么,怎么沈老头会诏他回去。

    这完全不按前世的轨迹来啊。

    冷绮露看向沈寒云,沈寒云一脸平静,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他发现了冷绮露在看他,宠溺地说:“你看,我说了很快的吧。”

    说话的时候,沈寒云的手慢慢地接近了冷绮露的头,好像是要摸她的头。

    冷绮露一阵恶心,感觉站起身来:“男……男授受不亲。”

    我的老天爷啊,我差点说成“男女授受不亲”,差点暴露身份了。

    “可是你很招人喜欢啊。”沈寒云无奈地说。

    他将计就计,她要装成男子,他就陪着她演戏。

    冷绮露一阵恶寒,自从得知了沈寒云也是重生者后,她发现她对沈寒云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沈人渣这么骚呢?

    没办法,她只好离沈寒云远一点,坐到陈沐风身边了。

    知道冷绮露是女子的陈沐风趁着他们在“嬉闹”,喝了一口水,结果被沈寒云的一句话急的,水一时没忍住,直接喷在了刚挪过来的冷绮露身上。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发现自己做错事了的陈沐风愧疚地说。

    但是他不敢去为冷绮露擦身上的水渍,因为男女授受不亲。

    他不敢,沈寒云敢,正好冷绮露现在是男子的身份,反倒给了沈寒云很好的机会。

    沈寒云一点不怜惜他那珍贵的衣袖,用它擦着水渍。

    “你你你……你干什么?”冷绮露急的连尊称都忘记了。

    还好沈寒云一点也不在意称呼。

    她退一步,他就近一步。

    “看不出来吗?我在为你擦水啊。你看看你,让你别离我太远,你偏不听,这不,遭殃了吧。”

    冷绮露在心里叫苦连天:天啊,这人还是沈人渣吗?

    沈人渣你别祸害我了行不行啊?我让你献殷勤了吗?

    真是的,陈木头,你也真是的,好歹共患难过,你也不知道来帮个忙啊,快来把你家这沈祸害拉走啊!

    “殿下您是如此的尊贵,怎么能为我脏了衣袖呢?我去换件衣服就好了。”

    说完,冷绮露逃一样的跑走了。

    沈寒云看着她慌忙逃走的背影,发自内心的笑了。

    陈沐风看见沈寒云的笑,惴惴不安,他害怕,他家三殿下被齐麓蒙在鼓里,还不知道她其实是个女人。万一殿下因此喜欢上男人那怎么办?

    “殿下,您喜欢的人,还是左相千金白凝雪吗?”陈沐风试探道。

    他不提还好,一提起白凝雪,沈寒云立刻就想到了前世被她背叛。

    沈寒云脸色铁青,怒道:“好好的,你提那个女人做什么?”

    沈寒云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陈沐风被吓坏了,话都说不出来了。

    以前三殿下对白凝雪的态度不是这样的,明明是将她视为一生挚爱的,可是现在,难道他真的移情别恋,喜欢上了齐麓?

    “殿下,您觉得齐麓这人如何?”陈沐风继续试探。

    “甚好。”

    “……殿下您是喜欢……”男人吗?

    陈沐风还没说完,沈寒云先不耐烦了:“沐风,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问题?”

    陈沐风终究是没问出口最想问的,不过这不能怪沈寒云没耐心,要是换了别人,估计在问第一个问题后就要受罚了。

    “我回来啦,晚饭做好了,你们去吃吗?”冷绮露换好衣服回来了。

    她脸上的笑容在感受到屋里微凉的气氛后逐渐消失。

    她刚走一会,谁能告诉她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一回来就看到了仿佛很生气的沈人渣和看起来有点担心沈人渣的陈木头。

    冷绮露一言不发地转身,准备开溜,省的他们两个的矛盾殃及到她。

    “站住。”沈寒云厉声叫住了她。

    冷绮露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身,露齿笑。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果不其然,看到她的笑容后,沈寒云脸上的怒气像是消了很多。

    沈寒云朝她走去,走到她的身边后说:“不是要去吃饭吗?走吧。”

    “沐风,你也一起。”

    说完,沈寒云想要去拉冷绮露的手。

    冷绮露不露痕迹地将手负于身后,然后后退了一小步,和他加大了一点距离,离陈沐风稍微近了些。

    沈寒云的脸上有着明显的不悦,但是他没说什么,只是奇怪,这一世的绮露怎么对他这么冷淡?前世不是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吗?

    不过这一世他已经决定了非冷绮露不爱,就不会因为她的冷淡而改变,就当是她对他的惩罚好了。

    冷绮露一点都不知道沈寒云的心理活动,她眼看沈寒云并没有拆穿她的退步,得寸进尺了,又退了几步,直接退到了陈沐风身边。

    她盯着沈寒云的背影,轻声询问陈沐风:“呆子,你们刚才怎么了?吵架了?”

    陈沐风带着很奇怪的表情看着她,没回话。

    去你的小样,陈木头,你就是块木头,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了!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咯,让我猜猜你们是为了什么吵架的。额……该不会,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吧?”冷绮露做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

    陈沐风怕了她那张嘴了,他一时间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直接上手去捂住冷绮露聒噪的嘴。

    “胡……胡说,我怎么可能会跟殿下吵架,借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咚”的一声从他们前方传来,他们一同被那声响抓住了视线。

    “不好意思,我看到了一只壁虎,午餐时间了,壁虎也要吃饭了。”沈寒云微笑道。

    他身旁的圆柱上,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凹槽,一看就是人为的。

    看着沈寒云的假笑,冷绮露和陈沐风不自觉地分开了,然后各自沉默。

    沈寒云这才满意了。

    第13章 装病

    冷绮露乖乖地跟在沈寒云身后,也不敢再和陈沐风距离太近了,她怕她一不小心,又害死“一只壁虎”。

    军营的伙房离沈寒云的卧房还是挺远的,平常很少看沈寒云去伙房吃饭,一直都是有专人送来的,今天也不知沈寒云怎么想的,突然要去伙房吃饭。

    离得近了,他们遇到了从伙房出来的伙夫。

    照理说,伙夫出伙房是必须换身行头的,但是他们遇到的这个伙夫,并没有置换行头,仍是围着一条围裙一样的粗布,脸色有些慌张。

    “殿下。”伙夫叫住了沈寒云。

    沈寒云停住了脚步,与伙夫窃窃私语。

    冷绮露凑着耳朵想偷听,被陈木头一盯,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