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她撇撇嘴,不高兴地偏过头去。心想:哼,不听就不听,等我以后厉害了,你们求我我都不听。

    “走吧。”沈寒云道。

    他和那个伙夫聊完了,那个伙夫原路返回了,不过这次,那个伙夫不是用走的,而是用飞的。

    抬头看着眼前轻功飞跃在屋顶的伙夫,冷绮露惊呆了。

    天啊,这沈人渣还真是有两把刷子,他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那么多高手的?竟然连一个伙夫,都有那么厉害的轻功。

    “看什么呢?不去吃饭了吗?”

    沈寒云的声音将冷绮露的视线拉了回来,她敷衍了两声“嗯嗯”,然后跟上了沈寒云的脚步。

    **

    临近伙房,沈寒云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对陈沐风说:“沐风,你打我一下。”

    陈沐风惶恐:“啊,殿下,我怎么可能打您。”

    陈沐风不愿意,沈寒云也不强求,他转移目标,对冷绮露说:“他不敢打,你来打。”

    “啊?”冷绮露茫然。

    她从未见过自己讨打的人,沈寒云是第一个。

    不过,既然是你让我打的,那我就不客气啦,嘿嘿嘿……

    不过为了事后免责,冷绮露不得不客套一下:“殿下,那不好吧,我打人也没个准头的,万一打死……我呸,打伤了您,那我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打死了算我的。”沈寒云道。

    “喂,陈沐风,你听到了啊,你家殿下说,打死了算他自己的,出了事情你们不能怪我哦!”冷绮露一本正经地看着陈沐风说。

    这可是事关她生死的事情,必须万无一失。

    “啪”的一声,陈沐风一掌轻轻地拍到了沈寒云的前胸,冷绮露的美梦破碎了。

    不……好你个陈木头,你这块臭木头,为什么要抢我的报仇机会!呜呜呜,我和你誓不两立!

    “齐麓,既然你自己都觉得自己下手没有轻重了,那我更不敢相信你了,毕竟殿下身体金贵,不能有任何闪失。”陈沐风真挚地说。

    “咳咳,好了好了,你少说两句,你早打我一下不就好了吗?走吧走吧。”沈寒云皱着眉,用手捂着嘴咳了两下,手上立现了一滩血,但他不以为意,脸上挂着笑意,继续往前走。

    他走了两步,脸上的笑意敛去了,他继续捂着嘴往前走,边走边咳,看上去甚是虚弱。

    走到伙房后,里面有六个人等候在餐桌前,他们中,有五名公公打扮的宫人,还有一个,是冷绮露和沈寒云共同的仇人,一个化成灰都能被他们认出来的人。

    五皇子沈清风,前世的五王爷,前世的他,是沈寒云的白月光白凝雪的爱人。

    冷绮露看着对面面带微笑的沈清风,心想:哇,这是情敌相见了,有好戏看咯。

    “咳咳,五弟啊,你怎么来了?边城太危险了,你还是赶紧回皇城吧。”沈寒云边咳边说,嘴角隐约挂着血丝。

    “三哥,你怎么伤成这样了?父皇要是知道了,不知该有多心疼啊。”沈清风看似很担心的样子。

    他冲到沈寒云身前,握住了他的手腕,应该是不相信沈寒云受伤了,所以想诊脉。

    他们两人身形差不多,不过沈寒云略微高一些。

    “我无碍的,男子汉大丈夫,一点小伤何足挂齿呢,你们回皇城后也别对父皇说实话,就给我带个平安就好了。”沈寒云面上带着勉强的笑,原本就苍白的脸色一笑起来更苍白了。

    “那怎么行呢,三哥你伤的这么严重,都有内伤了。”沈清风皱眉道,看上去像是在责怪沈寒云没有照顾好自己。

    这场景,在外人看来,绝对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至少在大太监高公公眼里是这样的。

    高公公眼中泪花打着转,似乎是被他们的兄弟情深感动了,“哎哟,三殿下啊,您伤成这样怎么不回皇城啊,大不了换个人来守城啊。”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我是帝王家的孩子,连我都逃了,那还有谁能保护我沈国的黎民百姓啊。”

    沈寒云说的十分真诚,高公公热泪盈眶,毫不吝啬地称赞他:“三皇子,您真的太心系百姓了,待我回宫后,一定要将您的这番话分毫不差地禀明皇上,好让皇上也高兴高兴。”

    听完沈寒云的一席话后,冷绮露心道:呕,说得和真的一样,不过就算你骗得了别人,也绝对骗不了经历过前世的我。

    “咳咳,五弟,高公公,你们坐啊,边城不比皇城,吃的用的都差了不止一丁半点,还望你们可以原谅我的招待不周。”

    高公公坐下后说:“三殿下多虑了,你为了沈国江山,吃了那么久的苦,受了那么重的伤,我们只是吃一次苦,怎么能和你比呢。”

    冷绮露看着一桌绿油油的菜,吃的比上次招待傅人渣时还要差,她总算是知道沈人渣的用意了。

    这是为了卖惨博取同情啊。

    但是沈老头真的会上当吗?

    **

    晚饭后,天色已晚,为了高公公他们的安全,沈寒云留住了他们,让他们住一晚,明日再回皇城。

    高公公他们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证实沈寒云是否和传闻中的一样,身受重伤,既然已经亲眼所见,那他们就完成了任务,今日回皇城和明日一早回没有区别。

    他们住下了,就安排在了沈寒云的府上,他们的屋子离沈寒云的屋子并不远。

    冷绮露是很想给沈清风找点麻烦的,毕竟前世的沈清风,总是把她当成沈寒云的走狗,找她的麻烦。

    奈何她的心蠢蠢欲动,却没办法做些什么。

    她双手托着脸,胳膊肘撑着桌子发呆。

    “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一回来就一副失了魂的样子?”坐在她身旁喝茶看书的沈寒云问道。

    冷绮露在心里想着:那你刚才还一副快死了的模样呢,现在怎么也没见你去死一死啊。

    这话要是说出来,她不被沈寒云灭了才怪。

    不想说话。

    “你是不是想你的马了?要不要带你去看看它?”沈寒云道。

    他难得大发善心,冷绮露却没了兴致,她知道沈寒云不会对丹心下手的,上次见它的时候,它又胖了点,冷绮露拉都拉不走它。

    沈寒云沉默地思考了一会。

    “你要是觉得这里面太闷了,可以出去走走,不过别走的太远了,这边城到处都很危险。唉,算了,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

    一听沈寒云也要出去,冷绮露慌了,赶紧推辞:“不用不用,殿下您还是安心养伤吧,我自己去就好了。”

    她越推辞,沈寒云越是觉得不对劲,他半眯着眼,笑道:“我这伤根本不能算是伤,沐风很有分寸的,不会伤我太深的。再说,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多危险啊,好啦,你不要再说话了,再说话不让你出去散步了。”

    冷绮露抽了抽嘴角,点了点头,将不满压了下去。

    **

    漆黑的夜幕下,两个点着火烛的人正在河边。

    沈寒云以为他们是要看星星,或者是抓萤火虫,之类浪漫的事情,谁知,冷绮露带他到河边,竟然是为了,抓癞/蛤/蟆。

    事情是这样的,半个时辰前……

    冷绮露向身旁的沈寒云提问:“喂,沈人……咳咳咳,殿下,你知道五皇子害怕的东西吗?”

    沈寒云停住了步伐,疑惑道:“你怎么会问起他来?你们之前认识吗?”

    糟了,我对沈清风怨念太深,忘记了这一世我和他还不认识。

    怎么办?

    看着沈寒云探索似的眼神,冷绮露觉得不太容易蒙混过关。

    不管了,先随便找个理由搪塞看看。

    “三殿下,我说了你不准责怪我,不准罚我哦。”

    冷绮露不知道,沈寒云都紧张死了,他怕这一世,他的冷绮露先喜欢上别人了:“你快说,我保证不罚你。”

    得到了沈寒云的保证,冷绮露才厚着脸皮,装作不经意地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我看见他就讨厌他,想整蛊一下他。不过如果殿下不允许,我可以不找他麻烦。”

    “原来如此,五弟他挺怕癞/蛤/蟆的。”沈寒云松了一口气,还好绮露不是喜欢那混蛋。

    沈寒云联想到了前世,前世的他们分明也是这样互看不爽的,他一直以为是因为他的原因,导致那两人产生了矛盾,没想到是因为他们本身啊。

    沈寒云看着正全神贯注地找癞/蛤/蟆的冷绮露,心想:如此,甚好!

    第14章 回城

    “哎,你们听说了吗,昨夜将军府闹鬼了,大半夜的,那鬼叫声都传到将军府外了。”

    “那可不,昨天那动静闹的太大了,我睡觉雷打不动的,都能被那动静给吵醒。”

    一大早,将军府里的人就都围聚在一起闲聊。

    “嗯哼。”沈寒云的声音在他们的背后响起。

    众人纷纷住了嘴,退回了自己的岗位,去做自己的活了。

    陈沐风和齐麓一左一右地站在他的身旁,而他身后,跟着沈清风和几名太监。

    他们都挂着大大的黑眼圈,一脸的疲惫之相,一看就知道昨晚没有睡好。

    “三殿下请留步,不必再送了。”高公公道。

    沈寒云又开始装虚弱了,他咳了咳后道:“咳咳,既然高公公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送了,不过我派几个人护送你们回去吧,毕竟回去的路不比来时的路好走。”

    沈寒云并不是突如其来的好心,他会这么做,是防止沈清风设埋伏袭击这群宫人,尤其是他父皇的心腹高公公。

    要是高公公出了事,他那个爹一定会觉得是他害得。

    “那好吧,那我就谢过三殿下了。”高公公俯首作揖,表示感谢。

    冷绮露看着沈清风硬撑着眼皮,不让自己睡去的模样,觉得十分好笑,但是她又不能发笑,她只能忍着。

    **

    待到看不见那些人后,冷绮露终于忍不住,发出了鹅叫般的笑。

    “你笑什么啊?”陈沐风一头雾水地看着冷绮露发问。

    冷绮露笑的停不下来了,还是沈寒云反应快,他先是冷冷地说了句:“忍住,回屋笑去。”

    然后推着冷绮露的背部将她强行带回了他的屋子,不过过程中冷绮露也比较配合,沈寒云让她忍住别笑,她就忍住不笑。

    一回到沈寒云的屋里,冷绮露就再也忍不住笑了。

    “鹅鹅鹅……沈人渣(此处自动消音),你看到他们那重重的黑眼圈了吗?像极了我们那的猫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