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冷绮露突然萌生了一种念头:看样子沈寒云这个流渣还是有可能当皇帝的嘛,还是有利用价值的,不行,我再观望观望。

    **

    肃静的宣政殿里,仁帝正负手而立,等待着他三儿子的到来。

    “儿臣叩见父皇。”沈寒云一见到他爹就给他爹行大礼。

    沈寒云都行大礼了,他手下的人不行礼不行。

    于是冷绮露和陈沐风也跪下行大礼了。

    “众爱卿平身。”仁帝边说边向沈寒云走去。

    走到沈寒云身前,与他平视后,仁帝拉着他的右手,关切道:“三儿啊,我听小德子说你受了重伤,你受了伤怎么也不和父皇说呢。”

    沈寒云勉强地笑道:“父皇您每日都要操心国家大事,我这一点小伤,怎能告诉您,再让您徒增烦恼呢。”

    仁帝有一瞬间的愣神,他从没想过他最恐惧的那个孩子,其实很为他着想,突然就心生愧疚了:“三儿啊,你能这么想,为父真的很欣慰。为父从小就因为一国之君的身份,疏离了你,你没有怪罪为父,反而这么善解人意,为父真的是愧疚啊。”

    冷绮露听着仁帝的那些肉麻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天啊,为父?连称呼都改了,那么亲切了。

    要是这些话从沈寒云的口中说出来,冷绮露是断不可能相信的,但是说这些话的人是仁帝,那这些话的可信度就“噌噌”地往上涨了。

    冷绮露信了,但是她觉得沈寒云可能不会信的。他生性多疑,在前世,展现的淋漓尽致,冷绮露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父皇您多虑了,是孩儿的错,是孩儿不会表达,才让您感到陌生。”沈寒云道。

    冷绮露看着他的表情,怎么这么真实?难道前世这对父子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仁帝被沈寒云感动地热泪盈眶,他快步走回桌台,大笔刷刷几下挥下,然后说:“三儿啊,为父这么多年对你不闻不问,实有亏待,明日,我将在朝堂上昭告天下,朕要封你为寒王,你将成为沈国第一位王爷,你可满意?”

    冷绮露刚燃起了的希望瞬间灭了,封为寒王,这就意味着离下一任帝位更远了,这分明不是奖励,是惩罚啊。

    “谢父皇恩赐,儿臣荣幸之至!”沈寒云仍旧面带微笑。

    他的神态,仿佛变了个人,连身为父亲的仁帝都怀疑他是不是被夺舍了。

    冷绮露悄咪咪看向沈寒云,观察着他的微表情,发现他并没有一点生气的趋势,反而他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的。

    可怕,太可怕了!这辈子的沈寒云这么没有上进心的吗?王爷有什么厉害的,皇帝才是无上的荣耀好吗!

    不行不行,这个沈寒云靠不住,我还是得另找办法复仇。

    **

    沈寒云被沈老头留下唠家常了,冷绮露和陈沐风不方便在场,便默默地退出了宣政殿。

    冷绮露背靠红漆大柱子,思考着接下来的复仇计划。

    方法一:培养痴情小皇帝。

    她回忆着前世的一些重要的事,才发现,仁帝只有五个孩子啊。

    老大沈昊晨,也就是太子,正值而立之年,风流成性,整个皇城人尽皆知,他只要美人不要江山,迟早要被废。而且他之前肖想过白凝雪,沈寒云不会放过他的。所以他不能考虑。

    老二沈明月,是仁帝唯一的公主,虽说是仁帝最疼爱的孩子,但女人是不可能争夺帝位的。所以她也不能考虑。

    老三就是沈人渣,不考虑。

    老四沈繁星,体弱多病,常年卧床不起,就是个废人,也没办法考虑。

    也就是说,能利用的人只有沈家那个老幺怪沈清风了吗?

    不要啊,那家伙我看到就觉得恶心啊,比看到沈人渣还要恶心。

    而且我今生和那个渣渣没有交集,他现在又去边城接替沈人渣的工作了,更加没有交集了。

    所以说方法一不现实,除非我能忍住想打沈人渣渣的冲动和他合作,否则注定失败。

    唉!

    “怎么叹气了?有心事吗?”

    冷绮露的身边突然有人说话,她在很认真的思考问题,突如其来的男声把她吓到了,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啊!”

    “别怕,是我。”

    冷绮露这才发现男声有多么熟悉,她抬头一看,果然是沈寒云那个人渣。

    心里虽然嫌弃,但她还是礼貌地作揖,礼貌地询问:“三殿下,您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呢?没和陛下多聊一会呢?”

    “聊了将近一个时辰了,也差不多了,走吧,去寒王府看看。”

    “好的。”虽然她的计划一已宣布失败,但是她现在还在别人家的地盘上,还是要安分守己一点的。

    等她回了家,想怎么当她的地方小霸王就怎么当。

    **

    一到寒王府,就有几十个仆人站在门口迎接,一见到王府的主人,他们就整齐地喊道:“恭迎寒王回府!”

    冷绮露用眼睛数数,一共数到三十个仆人,加上同沈寒云一同回来的他的人,再加上他们三个人,一共六十人整。

    这么多人,倒是和她家差不多。

    寒王府有那么大吗?

    “走吧,一起查看一下地形。”沈寒云对着冷绮露说。

    冷绮露感觉莫名其妙,她想不明白沈人渣说这话的时候为什么要对着她说,她又不会在这边多留。

    但是熟悉一下地形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今夜可以方便她溜走。

    她刚才在回寒王府的路上,突然想到了方法二:建立一个大型的情报站,然后在沈国多处将前世那些欺负过她的人找出来,再一一解决了。

    这个方法堪称完美,不过当务之急,是先要准备一些情报人员。如果她不离沈人渣远远的,那她的方法二,也注定失败。

    所以……

    冷绮露仔细地看完了寒王府的地形。

    寒王府由东西南北中五个院构成,每个院都有六间房。

    熟悉了地形,冷绮露放心了,今夜子时以后,就是她自由的未来了。

    第17章 回家

    冷绮露苦恼地向荷塘里扔小石子解气,心里不停地咒骂着沈寒云:死人渣,死流渣,都换了那么大的房子了,还安排我和他同屋,这是觉得我傻,看不出他想拴住我吗?啊啊啊啊……气死人了!

    “生气呢?”

    “嗯。”冷绮露都没来得及回头看来者是何人,就条件反射地回了,回答完后,她才意识到她干了什么蠢事。

    她赶紧回头,却看见了那张帅气却欠揍的脸。再帅的人渣也改变不了他是人渣的事实!

    “生我的气呢?”与冷绮露不一样,沈寒云面带笑容,很愉快的样子。

    冷绮露紧闭着她的嘴,轻轻地摇了摇头。

    拜托,她就算再恨他气他,也不能打草惊蛇啊,毕竟她是要逃跑的人啊。

    先忽悠一下他,然后一个人住一间。

    “没生我的气啊,那我买来准备哄你的蜜饯怎么办呢?”沈寒云笑着从背后拿出一袋蜜饯。

    神啊,您看见了吗?此等人渣,您怎么就不把他收了呢?

    哼,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况我不是大丈夫,我是小女子呢,不和他一般见识。

    “没有没有,我生气的。”冷绮露边严肃地说,手边往蜜饯那边伸去。

    沈寒云见她上钩了,逗小孩般地说道:“你生我什么气啊?”

    “这都到了你自己的地盘了,那么安全了,而且你的伤估计都好的差不多了,你还让我和你一起住。陈沐风都有自己的屋子了,我为什么还要和你一起住。”冷绮露一鼓作气地将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也不管沈寒云听全了没有。

    “就这?”

    “这是小事吗?这关乎到我的。”逃跑计划!

    幸亏及时住口,要不然冷绮露又要说漏嘴了。

    但是沈寒云并不打算放过她,他抓着她的失误问道:“你刚才说,这关乎到你的什么?”

    “没什么。”冷绮露奸笑着,边说边去抢沈寒云手中的纸袋。

    她没抢到,却被小石子绊到,直接跌入了沈寒云的怀中。

    她听见了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

    她急了,赶紧推开沈寒云。

    沈寒云面上微红,关切道:“你没事吧?”

    冷绮露向后退了一步,假笑着说:“没事没事。”

    “给。”沈寒云伸出拿蜜饯袋子的那只手。

    冷绮露将袋子接了过去,不解地看着沈寒云。

    沈寒云解释道:“抱歉,我不该逗你的,这本来就是买给你的。至于你说的,关于屋子的事,我觉得有道理,我会让人安排的。”

    说完,沈寒云便潇洒地走了。

    冷绮露盯着他离去的背影,不明所以。

    这沈人渣怎么这么轻易地就同意了?不现实啊?是不是我在做梦?

    冷绮露赶紧用力地掐了下自己的脸。

    “啊呀,疼的。”不是梦啊。

    难道是沈寒云脑子坏掉了?

    不管不管,只要我能逃跑就好了,还管他脑子坏不坏的干什么。

    太棒了,想想就开心。

    冷绮露将一颗蜜饯投入嘴里,边吃边去找陈沐风。

    现在王府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沈寒云都交给陈沐风去做了,美其名曰:只信得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