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

    冷绮露坐在中庭的木椅上悠闲地吃着蜜饯。

    中庭是去各院的必经之路,冷绮露等在这边,总能逮到陈沐风。

    说曹操曹操到,想陈木头陈木头就抱着一堆书卷朝她走来了。

    但是,他怎么转身了?

    见他转身欲走,冷绮露急的赶紧站了起来,生气地说:“哎哎,什么意思啊?看见我就走,我是洪水猛兽还是妖魔鬼怪?有那么可怕吗?”

    陈沐风像个拨浪鼓一样地猛摇头,但是不敢说话。他在多次实践后,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能和齐麓争吵,因为他吵不过!

    而且殿下对她的偏爱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可不敢惹她。

    惹不起惹不起,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啊。

    嘿,绝了,他还真是躲不起,这不就被冷绮露逮到了嘛。

    “哼,我才不信呢?你不怕我干什么见我就跑啊?”

    “我没有见你就跑,我只是想起来我有东西忘拿了,我再回去拿一下。”陈沐风拙劣地说着谎。

    他心想:就算被逮到又如何,只要不承认,她就拿他没办法。

    听到他的狡辩,冷绮露冷笑了一下,然后平静地说:“这样啊,那确实是我误会你了,那你去忙吧,我继续坐在这里等着你,等你忙完。”

    “那你可能要等很长时间,要不别等了吧?”陈沐风没有底气地问。

    冷绮露坚决地说:“怎么能不等呢,我可是有事找你。”

    顿了顿,她又补了一句:“正事。”

    陈沐风差点将“我的小姑奶奶啊”脱口而出,还好他及时改口:“我的小祖宗啊,你能有什么正事啊?能不能不要耍我了?找我有什么事?”

    “你不是很忙吗?不是忘了什么东西要回去拿吗?没事,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吧,我的事情不急的。”见陈沐风愁眉苦脸的,冷绮露甚是愉悦。

    在这无聊的地方,逗陈木头已经成了她日常生活中的唯一消遣了,毕竟沈人渣不是她能逗的,她逗沈寒云,就是在被惩罚的边界线试探。

    而且沈人渣那么无趣,哪有逗陈木头这老实人来得有趣啊。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别拐弯抹角的。”陈沐风急道。

    冷绮露看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便不逗他了:“我问你,我的屋子准备好了没有?”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种小事,你放心吧,我早就吩咐人去办了。”陈沐风无奈地说。

    冷绮露抱着臂,并不相信他。

    “口说无凭,你带我去看看屋子。”

    陈沐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来吧。”

    然后他带路,带着冷绮露去看她的屋子。

    **

    冷绮露以为,沈寒云会给她安排一个像笼子一样插翅难逃的屋子,或者是离沈寒云那屋非常近的屋子。毕竟自从重生者沈寒云苏醒后,就一直对她表现出了极强的占有欲,生怕一个不留神她就跑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陈沐风带她去看的屋子,和沈寒云那屋虽然都在后院,但是沈寒云那屋在正中心,她在边边上。

    冷绮露心里都乐开了花,这屋子安排的,简直太方便她逃跑了。

    “满意了吗?我可以走了吗?”陈沐风看她咧嘴笑的样子,就知道她满意了,但是为了避免她还有什么要求,他还是问。

    “可以了,你可以走了。”

    冷绮露心里高兴,也就不再想着逗他了,直接放他走了。

    陈沐风也没和她客套,听到她说他可以走了,就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一走,冷绮露就躺到床上去睡午觉了,她要养足精神,子时准点开溜。

    **

    她这一觉,直接睡到太阳落山,肚子饿时。

    她一睁眼,白天在荷塘前发生的事情又重演了。

    沈寒云拿着本书,平静地坐在她屋里,一听到她伸懒腰的动静,就知道她醒了。

    “肚子饿了吗?”

    “嗯。”

    “那就起来吃饭吧。”沈寒云边说边将桌上放着的食盒打开,将里面还冒着热气的饭菜都端了出来。

    冷绮露受不了饭菜的香气诱惑,麻利地起床了。她坐到桌前,看着让人食欲满满的两菜一汤。

    沈寒云细心地为她递上筷子,她也没多想,就接下来了。

    美食在前,什么人渣都能无视。

    在沈寒云的注视下,她扒了两口饭后,还是忍不住道:“谢谢王爷,王爷还真是礼贤下士啊,送饭这种小事还亲力亲为的。”

    沈寒云并不在意她的暗讽,反正她的暗讽不痛不痒的,而且在边城的那段时间,他早已习惯了她这种暗讽方式,他只觉得她这种行为,就像小孩恶作剧一样。

    “……”冷绮露见沈寒云不理会她,还是盯着她看,感觉特别不自在,碗中的饭菜也觉得变味了。

    “王爷您饭菜已经送到了,要不就回去吧?”冷绮露小心翼翼地问道。

    之前三个人一起吃饭她还能忍,现在两个人独处,沈寒云还用那么变态(其实是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她,她实在是很慌。饭都吃的不安生。

    “那好吧,我就先回去了,等会我会叫人来收食盒的。”

    冷绮露没想到沈寒云这么好说话,竟然真的什么都没反驳就走了。

    怎么感觉,这里面有诈呢。

    **

    虽然心中疑惑颇多,但是子夜一到,冷绮露还是穿上了漆黑的衣服,戴上了同样黑色的面罩。

    她做贼似的,先轻轻地推开门看了一眼门外。门外空无一人,静悄悄的,像是故意要放她走一样的。

    冷绮露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屋子,再轻轻地关上房门。

    然后用轻功飞上了屋顶,为了不被人发现,还是屋顶最安全。

    今夜皓月当空,风声有些大,倒是帮她打掩护了,正好压低了她在屋顶上走路的动静。

    冷绮露非常顺利地来到了马厩,然后牵着马从后院的小门中溜了出去。

    冷绮露得意洋洋地看着身后的寒王府,心道:再见了,沈人渣!再也不见!

    冷绮露牵着丹心走后,王府后院的小门再次被打开了,沈寒云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冷绮露越来越远的身影,不仅没有急着追上去,反而笑了,然后转身,关门,回屋。

    第18章 路遇山贼

    艳阳当空,晴空万里,阳光照到了一灰衣男子身上。他牵着一匹小红马,正在小溪边喝水。他不是别人,正是女扮男装的冷绮露。

    “丹心,没想到这么顺利,快了快了,估计今晚就能回家了。”冷绮露轻轻地抚摸了几下丹心的头。

    丹心似乎是听懂了,他兴奋地嘶叫了两声。

    冷绮露笑道:“好了好了,知道你高兴,但是我们要低调,千万不要惹事,以后我们就老老实实地在家当米虫,我再也不出去闯荡江湖了,以后做梦仗剑天涯就行了。”

    丹心歪着头,不解地看着它的主人。

    正在她们休息完准备上路时,冷绮露突然感觉到身后的树林中有异样。

    冷绮露起身,握紧了佩剑,随时准备拔剑:“谁?”

    半晌没人出来,冷绮露目露凶光,拔出了她一路上几乎很少用到的佩剑“冰露”。

    她的佩剑冰露,看似冰剑,实则用的是特殊材质,据说是天外百年难得一遇的陨石所制,世间少有这种陨石所制的兵器,而且大部分这种兵器,都是在国库里的。她前世只在皇家武器库里看到过这种材质的兵器。

    冷绮露使用了三成的内力,用力朝树林的方向一挥,一阵剑风飞去,三棵树咚咚倒地。

    然后,一堆穿着怪异的人从林中跑了出来,纷纷跪地求饶。

    他们差不多十几个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都身穿布衣,有的是两袖,有的只有一只袖子,有的两只袖子都没有,露出了仿佛要流油的胳膊肉。

    “啊,齐大侠啊,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您能不能把我们当一个屁,不要收拾我们啊。”

    “是啊是啊,之前那次是我们错了,但是您不是把我们都打了一遍,大当家差点没命了,您之前不是说这事算结束了吗?怎么又回来找我们算账了?”

    神啊,谁能告诉我他们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呢?

    “你们是何人?抬起头来让我看看。”冷绮露厉声道。

    然后那十几个山贼纷纷抬头,全都是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冷绮露看着那些人的脸,在脑海中搜寻着关于他们的记忆,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到他们是哪些人。

    “你们别跪她,男子汉大丈夫,只跪天跪地跪父母祖宗,她一个丫头片子,我们不能跪,士可杀不可辱,你要寻仇冲我来,放过我这一帮兄弟。”

    林中又传来了一个粗犷的声音,一个撑着竹拐的人从中走来。他不光声音粗犷,人长得也粗犷,看起来不大的年纪,却束起了发,蓄起了络腮胡。

    他的身体看起来挺强壮的,可惜年纪轻轻就拄拐了,是个瘸子。

    “看什么看,我的腿还不是被你弄成这样的!”那男人看见冷绮露用同情的眼神看他的腿,气急败坏地大叫道。

    冷绮露脑中已经有无数个问号了,什么意思?我自认为我这一世好像没有遇到过这号人物啊。

    “好啊你,才几个月你就忘记你相公啦?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冷血无情呢!”

    几个月前?难道是在我重生前,这具身体的主人做的事?

    几个月前……

    就是她刚出来闯荡江湖的时候,前世也发生过,她快到长安时,在路途中被山贼的陷阱抓住,绑回了他们的寨子里。

    她主动暴露了身份,心想着用渝州城冷大侠女儿的身份肯定能压一压他们。

    谁知这帮山贼本事没有,尽出瞎主意,居然想出让她当压寨夫人的主意。

    冷绮露将计就计,在和山寨大当家拜堂时,用她的暗器匕首刺伤了大当家,然后夺了他的大刀,狠狠地收拾了这帮人。

    临走时还留下话,如果他们还敢做这种坏事,下次就直接要他们的命。

    “啊,我想起来了。”冷绮露激动地拍了下掌,然后皱眉道:“你胡说,是你绑的我,我才伤你的,我这叫正当防卫。而且我们根本没完成婚礼,怎么能算成婚了呢。更何况我都不认识你,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