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男人冷哼一声,然后道:“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庄虎!”

    “哦,确实挺虎的。”傻乎乎的。

    庄虎以为冷绮露在夸他,在一旁沾沾自喜。

    “这些人都归你管吗?”冷绮露道。

    “废话,我是虎头寨的大当家,他们不归我管归谁管啊?”

    冷绮露心想:真好,正好我的计划二需要招兵买马,广纳人才,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但是他们这些人连我都打不过,能有用吗?

    “喂,你在想什么呢?你到底想做什么?”庄虎气急道。

    “我在想,你这寨子恐怕保不住啊。你现在就是个瘸子,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别人。要不你跟着我,我帮你找人治好腿。”

    冷绮露循循善诱着,只可惜庄虎虽然没文化,但防备心还是有的:“我不去,你能有这么好心?”

    顿了会,他又补充道:“我的腿就是你弄伤的。”

    冷绮露看软的不行,眯起了眼睛,微微抽出了一些剑,凌厉的剑光逼人,尽管没动手,都有人受不了了。

    有个跪着的小胡子矮男人起身,跑到庄虎身边说了几句。

    “好,我随你走,但是,我寨子里的这些人,你不能动,要是他们有……”

    “好的好的,知道了知道了。”冷绮露打断了庄虎的话,以免他继续啰嗦。

    “等等,我就算是想和你走,我也没办法啊,我一个瘸子,能走多远。”

    天啊,太麻烦了,忘记还有这茬了!

    老天爷啊,求赐我一辆马车吧!

    “你们,回你们的山寨去找找有没有马车,实在不行拖车也行。”冷绮露怒瞪庄虎的那些小弟。那些人不经吓,冷绮露发话后立马落荒而逃,一个人影也没留下。

    冷绮露自问:我有那么可怕吗?

    **

    溪边只剩下冷绮露和庄虎二人大眼瞪小眼。

    好尴尬啊。

    冷绮露都想直接丢下这个拄拐的傻大个自己回去了。但是她突然想到了父亲从小对她的教导。

    招贤纳士要给予对方最基本的尊重,然后以礼待人,花重金聘请,所以是一波三折的,没有容易可言。

    这样想了以后,冷绮露就觉得没那么尴尬了,她试着找话题:“庄虎,你今年多大了?”

    谁知庄虎这人不识相,一副“莫搭理老子”的样子,对冷绮露爱搭不理的。

    “三十了?”他不说,冷绮露只好自己猜测。

    “你放屁,你哪只眼睛看出来老子三十了?”庄虎气地大叫,如果他的腿完好无损,那他说不定会跳起来。

    冷绮露心道:这人情绪好难掌控啊,一直在生气,早晚把自己给气死。

    “谁让你不告诉我你多大的啊,你不说,我不就只能自己猜测了吗?”冷绮露一脸纯真地笑道。

    “二十一。”庄虎忽然小声道。

    “啊?”

    “我说我二十一!”声音忽然大了几个分贝,把冷绮露吓了一跳。

    “你才二十一?”二十一看上去怎么那么显老?难道是他那胡子的原因?

    冷绮露盘算着等到时候把庄虎带到她的地盘后,把他的胡子给剃了,看看他不留胡子是什么样的。

    “喂,你想什么呢?”庄虎看着冷绮露不怀好意的目光,背后有些凉飕飕的,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没什么没什么。”冷绮露露齿笑,更显可疑。

    庄虎还想说什么,却突然严肃了起来,他俯身将耳朵贴于地面上,然后道:“有马蹄声。”

    冷绮露道:“看不出来,你还是有两下子的。”

    庄虎哼哼了两声,不想理她。

    **

    冷绮露没想到她的回家之路会那么顺利,如有天助,不仅没有遇到灾难,反而在家门口收服了一名手下,且不说这个人有没有用,起码是她凭本事招到的人。

    冷绮露高兴地用树叶吹着小曲,她身后跟着一批商队,有三辆马车,说是要去渝州城做生意,不认得路。

    他们正好同路,于是她就让庄虎和他们挤一挤,坐马车,她在前面带路了。

    虽说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冷绮露有些怀疑,但是坐马车的又不是她,她又不会又什么损失。

    至于庄虎吗?一个大男人,总该有点自救的本事吧,要不然我要他何用。

    于是乎,冷绮露仍旧骑着她的小红马,走在了队伍的最前端,后面的车队倒像是专门保护她的了。

    **

    此时此刻,寒王府内。

    沈寒云正在练毛笔字,练毛笔字可以锻炼心性,使人沉得住气。

    冷绮露已经离开一天了,他不可能没发现,但是他为什么那么沉得住气呢?

    门外响起了三声敲门声。

    “王爷。”是陈沐风的声音。

    沈寒云头都没抬就说:“进来。”

    陈沐风进门后,转身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跟着他了才走向沈寒云。

    “王爷,您安排的商队已经追上齐麓了,他们现在正在同行,您看下一步需要他们做什么?”

    沈寒云写下最后一笔,然后将他刚写好的字拿了起来,上面写着四个字:抛砖引玉。

    陈沐风瞬间迷茫了,这抛得是哪块砖,引的是哪块玉啊?

    沈寒云哪知道陈沐风此时已迷茫了,还在继续和他说着:“沐风,明日带上我的几个心腹,多准备些金银细软,我们去渝州城求亲。”

    陈沐风彻底懵了,他搞不懂沈寒云要去渝州城求谁的亲,难道是齐麓?难道他早就知道齐麓是女人了?

    “想什么呢?”沈寒云见他不回话,问他。

    “没有,那我去准备了。”说完,陈沐风就跑了。

    第19章 安全到家

    冷绮露看着眼前不输皇城的热闹街市,仰望远方的青山,终于有了回家的实感。

    既然到了渝州城,那她就没有必要再和这商队同行了。

    “多谢各位相助,大恩大德,在下无以为报。”冷绮露道。

    她的潜台词是:我没办法报答你们,所以你们千万别赖上我。

    好在这群商队没和她计较什么,很爽快地回她:“你客气了,相逢即是缘,我们只是举手之劳,而且如果不是你带路,我们还不知道要绕多久的路呢。”

    他们这样说,冷绮露甚是满意,回家的路近在眼前了,但是后面的路却是不好走,毕竟是山路。

    “各位老板,既然你们已经到了渝州城了,那马匹就没多大用处了吧?可以卖给我一匹大点的马吗?”冷绮露厚着脸皮问道。

    其实她再多走一段路也能找到买马的地方,但是去买马的地方中间的那段路怎么办?庄虎这个累赘不好带啊。

    还好那群商人想都没想就答应她了,而且还不肯收她的钱,直接送给她了一匹很温顺的马。

    “多谢各位,既如此,那我们有缘再见了。”冷绮露谢过他们,向他们告别。

    她拍拍丹心的马背,对它说:“去吧丹心,你在前面带路,我们回家。”

    丹心仿佛听懂了,撒丫子往前避着人慢慢跑。

    冷绮露英姿飒爽地上了马,然后一手拉着缰绳一手向庄虎伸出:“上来。”

    庄虎撇过脸不理她。

    “你不上来那我走了,不管你咯。”冷绮露威胁道。

    庄虎自认倒霉,回过脸,心不甘情不愿地拉住冷绮露伸出的手,借助冷绮露的力和他自己的力上到了马背。

    “告辞!”冷绮露再次对商队的人说。

    “后会有期!”商队的老板道。

    **

    冷绮露走后,商队的人来到了一家客栈,聚到了一间屋子里,然后纷纷卸下了伪装,什么假的面皮,奇特的衣物饰品,统统除去了。好家伙,他们的装备可比冷绮露的女扮男装厉害多了。

    “队长,他走了,我们还需要跟着她吗?”一关门,就有人问。

    “不用了,他已经到了他的地盘了,没有必要再跟着了,而且上头都下令说让我们静观其变了。”商队老板说。

    **

    “抓住我的肩膀,等会要上山了,会很颠,你别掉下去了。”冷绮露道。

    庄虎坐在她身后,看不见她的表情,他没想到她会在意他的死活。

    虽然是她主动让他搭肩的,但他却羞怯了,他双手颤抖着,慢吞吞地往前移动,但就是不敢放到那窄窄的肩膀上。

    “啊!”突然一个颠簸,让庄虎失去了重心,还好他反应快,及时抓住了冷绮露……的腰。

    “喂,我让你抓住我的肩膀,你怎么抓我的腰啊?你这人怎么连腰和肩膀都分不清楚在哪啊?”完了完了,我这是带了个什么白痴回家啊?

    收到了冷绮露的提醒,庄虎赶紧收回了手,然后重新伸出,搭在了冷绮露的肩上。

    “这就对了,这才是肩膀。”

    冷绮露完全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在思考庄虎的脑子是不是不太好使。

    而庄虎,因为这小意外,脸都红透了。活了二十一年,他这还是第一次,摸了一个女子的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