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搭建在山腰上的门防,有两人在把守,那两人见到冷绮露的男装扮相丝毫不奇怪,直接就放行了。

    经过了第一道门防,十米处又是一道门防,不出意料,第二道门防也没有拦住他们。

    “喂,你家不会住在山顶上吧?”庄虎终于忍不住好奇,问出了口。

    “是啊,很奇怪吗?这在渝州城不是很常见吗?你的寨子不是在山顶上的吗?”冷绮露不以为意地说。

    “对哦。”庄虎傻笑道。

    冷绮露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心里更加质疑庄虎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了。

    庄虎的右眼皮开始狂跳,似乎预示着他会有灾难发生。

    伴随着他的右眼皮跳,冷绮露也提醒道:“对了,我先提醒你一下,等会过了第五道门防,你就赶紧下来,瘸着腿也要自己走,还有,千万别在我爹和三个哥哥面前提什么压寨夫人,否则你必死无疑,我都保不住你。”

    庄虎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但是他听冷绮露语气极其真诚,联想到她的下手有多不知轻重,才决定信她一次。

    “对了,还有,你的身份也要改改,我爹那人生平最痛恨别人恃强凌弱,很不巧的,山贼在他的认知里,也是那一类的。所以你,嗯,换个身份吧,农民怎么样?”冷绮露面带微笑地向庄虎心上插刀。

    偏偏庄虎技不如人,现在还在她家地盘上,可怜的他只能小声嘀咕:“我们才没有恃强凌弱呢,我们那叫劫富济贫。”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走吧。”

    他们很快就过了最后一道门防,庄虎乖乖地下马走,走得那叫一个凄惨。

    冷绮露看着他那凄惨的样子,有点过意不去,便也下马走了起来。

    两人一人一边,被马儿分隔开来。

    **

    差不多走了十米左右,冷绮露家的大院就大体地露出了框架。

    从外看来,冷绮露家在山上的大院和平地上的没什么两样,从一路走来的那些门防来看,这里比平地上的那些大院更安全。

    而且这些房子被不同种类的野生树木所环绕,风景是一般地方看不到的。

    大院前,有人影慢慢清晰了,有几乎十个人,整齐地站成了一排。

    有个人好像是看到了他们,用轻功三下五除二地就飞到了冷绮露身前,一下就抱住了她:“露露,你终于回来啦!”

    听到这个她想了几千个日夜却无法听到的沧桑声音,她终于忍不住热泪盈眶:“爹,我回来了!我好想你!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我以后一定乖乖的,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冷绮露的三个哥哥见父亲用轻功前去见小妹,纷纷用同一个方法缩短了距离。

    “哟,我们的小妹这是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怎么突然懂事了?”说话的是冷绮露的二哥冷雁易。

    冷绮露哭得正起劲呢,却被她二哥打断了,她生气地瞪了她二哥一眼。

    “小妹,这次回来了,就不走了吧?”她三哥说话还是那么温柔。

    “不走了,再也不走了。”在家最安全,不会遇到人渣。

    “回家吧。”她大哥还是依旧那么不爱说话。

    于是乎,冷绮露在她家一家老小的簇拥下被迎接回家了。

    而可怜的庄虎,再次被众人遗忘,在风中凌乱,幸好冷绮露家的家仆上前去扶他,他才艰难地进了冷绮露家的大院。

    **

    感动过后,就是劈头盖脸的责备,冷绮露一动不动地跪在蒲团上,头顶着一把比头长一点点的戒尺,面前是一墙的牌位,有冷家列祖列宗的,也有冷绮露母亲的。

    冷父和冷绮露的三个哥哥都站在了冷绮露的身后,但是只有冷父在滔滔不绝地说话。

    “你说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学你哥哥们做什么,整日想着仗剑走江湖,行侠仗义,江湖是你能闯的吗?江湖多危险你知道吗?你爹我身上的伤有多少你知道吗?唉,真是气死我了……”

    “爹您消消气,别气伤了身子。来,喝口茶。”冷家三哥冷秋宁担心地为冷父呈上了一杯茶。

    冷父接过茶豪迈地饮下,然后继续数落她:“你说说你,你能不能让你爹省省心呢?你娘临终前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你万一出点事,你让我死后怎么有脸面去见她啊?”

    “爹,您还那么年轻,能不能别说什么死不死的,您一定能长寿的。”冷绮露急道。

    她不说还好,一说她爹更来气了:“哼,你这样气我,我不折寿就不错了,还长寿呢。”

    “还有你们,怎么做哥哥的,妹妹失踪了一点都不着急,还帮着她一起瞒我,这种事情,瞒得住吗?”

    “我们这不是怕打扰您练功吗?再说了……”冷家二哥冷雁易讨好地笑道。

    冷父根本不想听他二儿子的胡言乱语,直接打断他,继续说道:“哼,都怪你们送她什么匕首啊,剑啊的,害得她更加向往江湖了,这些东西统统没收!”

    “爹!”听到她爹说要把她的武器没收,冷绮露急了,想起身,想起头上还顶着戒尺,就没动,不过这一点点轻微的动作就已经够让她头上的戒尺摇摇欲坠了。

    “爹,您消消气,小妹应该知错了,您看她跪了一个时辰了,天色已晚,要不就让她起来,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冷秋宁不忍心看妹妹被罚,劝道。

    “算了算了,冷绮露,起来吧。看在你哥哥们的面子上,我这次就放过你,起来吃饭吧,下次再犯,我罚你跪一天!”说完,冷父在冷秋宁的搀扶下转身。

    但他没有离开,而是来了个回马枪:“对了,你的那些武器全都没收!”

    说完,他又转身,这次他都走到门外了。冷绮露都起身了,他又杀了回来:“对了,你先回房间换身衣服,一个大姑娘,穿成这样,难看死了!”

    冷绮露眨了眨眼,认真地问她还在场的两位哥哥:“大哥二哥,我这样真的很丑吗?”

    可惜她问错了人,这两个哥哥,一个过分寡言,一个过分活跃。

    但是他们都一致道:“嗯。”

    冷绮露撇着嘴,不开心地夺门而出,没有看见身后两个哥哥得逞的笑。

    第20章 求亲

    冷绮露回房间换上了一套淡紫色的襦裙,将她伪装男人的妆卸了,又重新化了个女子的淡妆。

    她来到膳房时,父兄都已落座,红木大圆桌上摆满了红色的吃食,但是谁都没动筷子,都在等她。

    “这才对啊,姑娘家家的就要姑娘的样子。”见她换了衣服,换了妆容,冷父这才满意。

    “过来吃饭吧,我看你出去了一趟,都瘦了。”冷父心疼道。

    得到允许,冷绮露赶紧落座,生怕父亲反悔,又让她去祠堂跪着。

    实际上,她也就刚刚重生和在北疆当细作那会瘦了些,回到重生者沈寒云身边后,体重就只增不减。

    但是她才不会没事找事,现在她只能顺着父亲,父亲的话就是“圣旨”,万一她哪里说错了话,她的晚饭就没有着落了。

    坐是坐下了,但是父亲还是没有动筷子,他不动筷子,她的哥哥们就不能动筷子,她就不能动筷子。

    冷绮露觉得父亲肯定又要对她说教了。

    果不其然,冷父时刻牢记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家规,在开饭前要把该说的一次性说完:“露露,我问你,你这次离家出走,在外面有没有惹事啊?”

    冷绮露赶紧摇头:“没有没有。”

    要是被父亲知道了她在外头的那些事,那还了得。

    冷父冷哼一声:“哼,老实交代。你会没闯祸,你问问你哪个哥哥信你?对了,你三哥不算。”

    一句“你三哥不算”断了冷绮露的退路,因为她三哥是一定会帮她的。

    没办法,她只好求另外两个哥哥。

    “大哥。”冷绮露拖长了尾音撒娇道。

    但是她大哥连回答都不回答,直接无视了她。

    “二哥。”冷绮露很干脆地放弃了,偏过头去看二哥。

    “我不信,你会不闯祸,猪都会上树了。”她二哥更“无情”了,不但不帮忙,还倒打一耙。

    “哼!”太过分了,气死人了!

    “你看,没人相信你会没有闯祸吧?快老实交代,你在外面闯了什么祸,惹了什么人,我看有没有需要我出面解决的。”冷父严肃地说:“对了,先从你带回来的那个人说起吧。”

    “哦,他呀,就是我在路边捡到的。”

    尽管现在的冷绮露说谎话都不用打草稿了,但还是骗不过她的家人。

    冷明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开口就直接揭穿了冷绮露的谎言:“你说谎,今天三弟去给他治伤时我也在场,他腿伤一直好不了,是因为他的腿是被我送你的暗香所伤的,除了他的腿上,他胸前也有被暗香刺伤的痕迹。”

    “大哥,我那是……”冷绮露知道她大哥观察敏锐,没想到是这么敏锐,一时间连编故事都编不出来了。

    “你最好老实交代,不要想着编,你骗不了我们的。”

    “我……我……”冷绮露被她大哥那仿佛能洞察人心的眼神盯着,一时间说不出话了。

    冷绮露正愁怎么才能天衣无缝地瞒住她的哥哥们和她爹继续询问呢,就有人慌忙地跑进了膳房:“谷主,谷外有贵人求见。”

    冷父道:“这么晚了,能有什么贵人前来,估计是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不理他,不见。”

    “谷主,他说他是寒王,有要事求见。”

    听到寒王这两个字,冷绮露瞬间瞪大了眼睛。

    天啊,寒王?是她认识的那个寒王吗?他怎么来了?他来干什么?他不会想像前世一样,利用我和我的家人登上王位吧?

    她的反应被她爹看在眼里,冷父冷着脸道:“让他进来吧。”

    “等等,站住!”冷绮露赶紧叫住前来报信的人,然后郑重地和她爹说:“爹,您怎么能随便放人进我们家呢?这万一是放了群坏人进来怎么办?”

    她越阻止,在冷父眼里就越可疑。

    “项文,你别听小姐的,去把人叫进来。”

    “爹!”你会后悔的!

    “你是不是在外面闯了祸不敢告诉我,这人是不是来说理的?”

    “不是啊。”冷绮露无奈地说。

    **

    结果冷绮露回家后的第一顿饭就这么搁浅了,她多想吃一口被鲜香的辣油包裹着的肉啊。

    可恶,都怪那该死的沈人渣!

    冷绮露和她的父兄们一同正襟危坐着,她父亲坐在主位,她大哥二哥坐在父亲的西南面,她和她三哥坐在父亲的东南面。

    沈寒云风度翩翩地从外面朝他们走来。他身着一身深紫色锦衣华服,面带笑容,他的身后跟着表情怪异的陈沐风。

    这样的他,仿佛不是他了一样。至少冷绮露是这么觉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