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冷绮露用怨念的小眼神看向他,将自己吃不上饭怪在他的头上,却忘记了正是他的到来解了她的围。

    沈寒云走到屋子的正中处,抱着拳,90度躬身向冷父行礼:“在下沈寒云,乃沈国三皇子,此次冒昧打扰,只为来求亲,在下爱慕冷大侠之女冷绮露,求冷大侠将女儿嫁于我,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冷绮露往她爹那边看去,观察着他的表情,他的表情很凝重,应该是被吓到了。

    也是,她爹前世就不待见沈寒云,前世她带着受伤的沈寒云回家疗伤时,她爹差点没被气死。

    不过如果今生她爹如果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沈寒云的话,那就好了,问题就解决了。

    连我用来搪塞父兄们的故事都容易多了。

    沈寒云和一介平民为了争抢我大打出手,当然我是谁都不喜欢的,但是他们打架还是免不了的,平民打不过皇子,被重伤,我善心大发,将他带回家治疗。

    完美啊,这故事!我以后可以考虑写话本了!

    “我凭什么将我女儿嫁给你?就凭你是沈国的寒王?”冷父厉声道。

    他丝毫没有因为沈寒云的特殊身份而对他有特别关照,相反的,他厌恶和皇室扯上关系。

    “冷大侠您所言差矣,我此行,并不是想用我的身份强行逼迫您同意,我只是想求您给个机会,可以让我追求令爱。”

    沈寒云全程微笑着,行为举止都让人挑不出毛病。

    冷父有些犹豫了,要是一般匹夫,他一定不会将自己唯一的女儿嫁出去,但是对方怎么看都很可靠,如果他是真心喜欢他女儿,那也说不定是一段良缘。

    冷父看了一眼冷绮露,似是想从她的眼神中寻找答案。

    冷绮露拼命的给他使眼色,示意他赶紧拒绝,可是他会错了意,以为她也喜欢人家。

    思考了片刻,冷父皱眉道:“小女年方二八,还年少,不急着定亲,寒王若是真心想娶小女,等她两年,待到你们两情相悦时如何?如若两年后,她喜欢上其他人,寒王能否给老夫一个面子,放手让她幸福?”

    “那是一定的,只要绮露幸福我就满足了!多谢冷大侠!”沈寒云激动地说。

    看着他发自内心的笑,冷父绷着的脸稍微缓和了些。他道:“你远道而来应该还没用膳吧,来者皆是客,我们刚好要用晚膳,你们一起吃点吧。”

    “可以吗?会不会麻烦你们?毕竟你们是家宴。”沈寒云假意客套,实际上恨不得今日就住下来。

    “没事,既然是家宴,就更不用那么多规矩了。对了,外面天色已晚,你们带了多少人?人不多的话就住下吧。”

    “上山的只有我和我的护卫两人,山下有十几人和几车金银细软,是我带来的彩礼,不过今日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先让他们回客栈去,明日再送来。”

    “彩礼就不用了,毕竟老夫并未将小女现在就许配给你,你让他们回去吧,明日也不用送来了。你和你的护卫今日就住下吧。”

    “多谢冷大侠,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沈寒云再次躬身谢过。

    冷父点了点头,带着沈寒云往膳房走。

    冷绮露惊呆了,前世她爹拼命阻止她接触沈寒云,几乎是看到沈寒云就来气,今生他们居然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谈话,还默许了沈寒云追求她。

    可怕,简直见鬼了!

    冷父走后,坐在她对面的二哥风一样地移动到了她身边,八卦道:“小妹,可以啊,出门一趟,你竟然勾搭上了当朝三皇子。快快快,快给你二哥讲讲你们的爱情故事!”

    “二哥,你别给我添乱了,我都快愁死了,好不容易远离那个大麻烦,结果还是……”冷绮露扶着额,苦着脸道。

    她三哥担心道:“小妹,你不喜欢那个寒王吗?”

    “不喜欢,讨厌死了,有他在,我总是遇到坏事!”她的表情无比真挚。

    她的三位哥哥面面相觑,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她三哥握住她的右手,安慰她:“没事小妹,你别怕,哥哥来帮你把他撵走!”

    “还有我,老三那么温柔,一个人肯定搞不定那个王爷,我就不一样了,论计谋和人脉,谁能比得过我?到时候他一定乖乖地走。”她的另一只手被她二哥握住。

    “还有我。”轮到大哥的时候冷绮露已经没有手给他拉了,但是这不影响他表态。

    冷绮露感动地看着她的三个哥哥,热泪盈眶。

    冷雁易:“不许哭哦,走,吃饭去,再气也不能饿肚子。”

    “嗯!”

    沈寒云,你走着瞧!我不怕你!我不是一个人!

    第21章 你走

    膳房中,冷父仍是坐在主位,他左边坐着冷绮露的大哥和二哥,然后是冷绮露和她的三哥,沈寒云坐在她三哥身旁,被她三哥隔开了。

    “寒王殿下,老夫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这些都是家常菜,如果你吃不了辣,我就再让后厨再做些清淡点的菜肴。”冷父道。

    “不用麻烦了,我能吃辣的。”沈寒云微笑道。

    沈寒云说话时也还盯着冷绮露看,但冷绮露不理他,就当没看见他一样,无视了他。

    “唉,怎么能叫麻烦呢,德子,去让后厨再多做几个菜端过来。”冷父秉承着来者是客的想法,还是叫身边服侍的仆人去后厨加菜了。

    “那在下就谢过冷大侠了。”沈寒云礼貌地谢道。

    “开席吧。”冷父拿起了筷子和碗。

    见他们的爹动筷子了,四兄妹才敢动筷子,冷秋宁疼妹妹,自己不吃,一直往冷绮露的碗里加菜加肉。

    “够了够了,三哥你自己吃吧。”冷绮露看着面前被食物堆满的碗,有了幸福的小烦恼。

    沈寒云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虽然他们是兄妹,但他还是吃醋别的男人给绮露夹菜。

    沈寒云真的很想给冷绮露夹菜,但是冷绮露身边的位置被她的哥哥们占去了。

    他只能默默地生闷气,不能对他们做什么,毕竟他们是冷绮露的哥哥,动谁也不能动他们。

    他不敢动他们,不代表他们也不敢动他。

    冷雁易以为沈寒云说他会吃辣只是说说而已,便故意刁难他:“寒王殿下既然能吃辣,那就多吃些,我们家的厨子手艺虽然比不上皇宫,但也不差。”

    冷秋宁也道:“而且多吃辣椒可以去除湿气,正好寒王殿下赶了那么久的路,可以去去寒气。”

    “多谢两位冷公子。”他虽知冷雁易是冷绮露的二哥,冷秋宁是冷绮露的三哥,但还是称呼他们为冷公子,只是为了让人不起疑。

    但他不知道的是,早在他重生后,就已经在冷绮露面前暴露了身份。

    沈寒云面无表情地夹起一筷子红辣椒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后咽了下去,吃完后表情没有一点变化。

    冷雁易和冷秋宁这才服气,得知了沈寒云并不是在打肿脸充胖子,而是实话实说,他虽然不是渝州人,却也能吃辣。

    冷绮露看着不停吃辣椒的沈寒云,有些担心。她记得前世的沈寒云胃不好,不知道今生他的胃怎么样。

    喂,冷绮露,你争气点!管那个人渣做什么!你忘记了他上辈子是怎么对你的了吗?他活该,你就应该给他些苦头吃吃!

    **

    用过晚饭,冷家的仆人带着沈寒云去客房了,临走前,他还恋恋不舍地看着冷绮露,看得冷绮露直接起了鸡皮疙瘩。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还是烦恼,她心想:沈人渣不会真打算在她家久住吧?

    不行不行,得想办法赶他走。

    可是要怎么才能赶他走啊?啊啊啊啊……好烦啊!

    冷绮露的侍女小青看着自家小姐抱着头好似很痛苦的样子,担心道:“小姐,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去把三公子请过来?”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过去吧,对了,你不必跟过来。”说完,便起身离去。

    “小姐,小姐……”小青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嘀咕道:“小姐不让我跟着她,那我应该做什么啊?”

    穿过一道长廊,冷绮露来到了冷秋宁的屋前。

    “三哥。”冷绮露轻敲了两下冷秋宁的房门,轻声叫他。

    她不敢大声,怕被她爹发现,又要询问她想要做什么了。

    “小妹,怎么是你?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来,进来说话。”门从里面被打开,冷秋宁看到是她,赶紧让她进屋。

    冷绮露进屋后,冷秋宁四下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看见才将房门关上。

    冷绮露进屋后直接坐到了桌边凳子上,忧心忡忡地说:“三哥,我好烦恼啊。我看见那个沈寒云就来气,你那儿有没有什么能折磨人又不至于要人命的丹药啊?我想把沈寒云那人渣逼走。”

    冷秋宁皱眉道:“小妹,这样有些不道义啊。爹要是知道了,你定是又要受罚了。”

    冷绮露叹气道:“我知道这样不道义,有违侠义之道,所以才问你有没有不至于要人命的药啊。三哥你放心,只要他乖乖走人,我肯定不会难为他的。而且,你不说我不说,爹爹是不会知道的。”

    “求你了,三哥,你忍心看着妹妹每天那么烦恼吗?”

    冷绮露硬是挤出了几滴泪,她嘟着嘴,轻扯冷秋宁的衣袖,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唉。”冷秋宁最见不得妹妹受委屈,立马就妥协了:“你自己去我药柜底下从左数前三个柜子里拿些药吧,里面全是我研制失败的药物,没有毒,只不过吃完会全身无力个几天,你到时候骗他说是毒就行了。”

    冷绮露立刻笑容满面,她熊抱了一下冷秋宁:“三哥你最好了!”

    “帮你的话就是三哥最好,不帮你的话就是三哥最坏,是不是啊?”冷秋宁挂了下冷绮露的鼻子,一语中的地揭穿了冷绮露心里的小九九。

    冷绮露被揭穿了,哈哈傻笑了会,然后吐舌了下舌头:“知我者,莫过于三哥也。”

    “少废话,只此一次啊,我的药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害人的。”

    “嗯嗯,以后不会了,那我去拿药了,嘻嘻。”

    “去吧,拿完早些回去。”

    得到许可,冷绮露就去他哥放药的柜子前取药了。

    拿完药,冷绮露和冷秋宁报备了一下:“哥,我拿了三瓶药。”

    冷秋宁边给自己空了的杯子里添茶边和她说:“你不用和我报备的,数量我都有记录,少了多少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这样啊,那我回去了。谢谢三哥。”

    “嗯。”

    冷绮露将瓶子藏在身上,然后和来时一样,偷偷摸摸地溜走了。

    她还不是往自己的屋子溜,她是往客房那边去了。

    客房在另一个院,途中必经中庭,所以中庭人多眼杂,冷绮露怕被人看到,就没敢走路去,直接上了屋顶,飞檐走壁去找沈寒云了。

    冷绮露刚来到沈寒云的屋顶上,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正趴在砖瓦上偷看什么,冷绮露条件反射,直接叫道:“谁?”

    那人听到熟悉的声音,赶紧回头,摘下面巾:“别叫,是我,你二哥。”

    冷绮露半信半疑地向他走近,走到他的身前,借着月色看他的脸。

    和她相似的眼睛正看着她,确实是她二哥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