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可是她二哥怎么会来这里的呢?

    “二哥,你来这里做什么?”冷绮露直接问道。

    冷雁易气到发笑:“好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我还不是为了你,你不是说你想要赶走那个狗屁寒王吗,我帮你来偷袭他啊。”

    经他说明,冷绮露这才发现他身上穿的,是刺客才穿的夜行衣。

    “哦,原来二哥你是为了我啊,二哥你真好。”冷绮露嬉笑道。

    “哼,别嬉皮笑脸的,我也没帮到你什么忙,大哥在里面呢。”

    “啊?大哥在沈寒云屋里吗?怎么会?”冷绮露的语调有些变急了。

    冷雁易一下就听出来了冷绮露语调上的变化,他不满地说:“喂,冷绮露,你不要开玩笑啊,不要我们三个哥哥都帮你赶他走了以后你才发现你其实是喜欢他的,然后又跑出去去追他哦。”

    “才不会呢,我如果喜欢沈人渣,那我就是小狗!”冷绮露信誓旦旦地说。

    “这还差不多。”冷雁易这才满意,他又趴回原位偷看了。

    “二哥,你看到了什么?”冷绮露好奇地问道。

    “奇怪,怎么没有声音了?”

    冷绮露忍住想要打他二哥一拳的冲动,自己拿起几块瓦片放在一旁,学她二哥的样子,暗中观察,可是她也没看到什么。

    “咯吱”的一声,沈寒云的屋门被打开,冷明峰发未乱,衣整洁地从沈寒云屋内走出。

    他脸上仍是一脸冰霜,像极了以前的沈寒云。

    反观沈寒云,满脸微笑,非常不像他了。

    临走前,冷明峰留下话来:“我还是那句话,你若负她,我必诛你!哪怕你是王爷,我也不怕!”

    “大哥放心,我也还是那句话,我定不会负她的,如若违背誓言,天打雷劈!”

    “哼,日久见人心,话不要说太满。”

    冷明峰说完便拂袖而去,独留沈寒云在原地思考。

    沈寒云心中明白,冷绮露的三个哥哥都不是好惹的,前世他之所以英年早逝,连三十岁都没活过,大部分原因是因为白凝雪的背叛,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得知冷绮露死讯后,她那三个哥哥所创的神露教。

    她那三个哥哥,本事也真够大的,创立的神露教不但闻名于江湖,竟然连皇宫这种戒备森严的地方都能安插进人。

    这得有多大的人脉和财力才能做到啊,连沈寒云都不得不佩服。

    不过这一世,沈寒云已经决定,绝不负冷绮露,如果负她,不用别人动手,他会自行了断。

    所以,他并不怕冷绮露的三个哥哥,而是爱屋及乌,将他们视为自己的兄长的。

    第22章 修罗场预警

    “二哥,他们在说什么啊?你听得到吗?”

    “别吵,本来就听不清楚,你一说话更听不到了。”

    冷绮露被她二哥的话堵得心塞塞,不过她也只能闭嘴,然后自己想办法去偷听。

    “谁?”沈寒云闻声色变,往屋顶上看去。

    月色正浓,他看到了屋顶上的两个人影。

    冷绮露心道不好,她刚才只想着往前凑,忘记了她放在脚边的瓦片,一不小心踢到了。

    瓦片下坠的速度很快,落到地上碎成了碎片,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引起了沈寒云的注意。

    眼瞅着沈寒云就要上来了,她看了眼正在用眼神骂她蠢的她二哥,觉得事到如今,她只能在沈寒云上来之前先下去了。

    冷绮露张开双手飞了下去,边飞边说:“是我。”

    “你怎么来了?”沈寒云根本没想到她会过来看他,十分惊喜,倒是真把屋顶上还有一人的事情忘记了。

    冷雁易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跑了。

    “我……我……”见到沈寒云那张惊喜的脸后,冷绮露竟有些犹豫,犹豫要不要按计划进行,把从三哥那里拿来的药给他。

    “我……”冷绮露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好沈寒云不着急,等着她,并不催她。

    但是他不催她,不代表她不会乱。

    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了就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沈寒云一天不离开,她冷绮露就一天不自在,想到这些,她就更加坚定了决心:“这个给你。”

    她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瓷瓶,将它递给沈寒云。

    沈寒云没多想,直接接过,但是还是忍不住发问:“这是什么?”

    “药。”冷绮露偏过头去不敢看他,她简单说明,很客观。她心虚,怕说多错多。

    瓶里的确实是药,但是是废弃的药物,吃了还会让人难受。

    沈寒云当她害羞,没有多想,从瓶中倒出一颗就往嘴里送。

    冷绮露抿着嘴,虽然没在看他,却仍紧张到握住了拳头。

    沈寒云吃了药,却没有什么反应,他将药瓶收入袖中,然后邀请道:“绮露,谢谢你,这瓶药我就收下了,要不要在附近走走?”

    “不不不,不必了,太晚了,我,我先走了。”

    说完,冷绮露慌忙转身,正要离开,却被沈寒云叫住了。

    “绮露……”

    冷绮露没有转身去看他,却还是停住了脚步。

    “你穿女装的样子,真美!”

    冷绮露看不见沈寒云说这话时的表情,她不想看,不敢相信他的任何话了。上辈子她摔跟头摔得太惨了,太疼了。

    她没有回话,而是飞身跃到屋顶上,逃走了。

    夜色太黑,看不清她的脸,但她自己能感觉到她脸上划过的温热。

    她在哭。

    她也不知道为何,就是控制不住。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看到了还未换下夜行衣的她二哥。

    冷雁易不知何时到她房里的,她的侍女小青不在,估计是让他遣走的。

    冷雁易正坐在她屋里喝着茶等她,见她泪眼汪汪的回来了,气坏了,直接捏碎了手中的瓷杯,冲到她身前,将她拥入怀中,像小时候一样摸着她的头安慰道:“露露,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啊?是不是那个混蛋欺负你了?你等着,我去杀了他!”

    一想到前世她哥哥为了她和皇室作对,都失去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她就怕,怕悲剧重演。

    冷绮露紧紧抱住她哥,不让他走:“哥,你别去,我没事,我这是被风吹红的,不是哭的。”

    “你个小丫头,骗谁呢,你以为你哥是三岁的娃娃呢?那么好骗?”

    “哥,我求你了,别去。”

    冷雁易愣了会,无奈地说:“好好好,我家小妹难得求我一次,我不去找那人的麻烦就是了。”

    “嗯,谢谢二哥!”冷绮露终于破涕为笑。

    冷雁易放开她,用指尖轻点她的额头,无奈地说:“你啊你,这次回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怎么说?”冷绮露好奇了。

    冷雁易解释道:“以前的你做事情总是不经过思考,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每次都是我们几个哥哥给你善后的。而现在的你,成熟稳重了些,竟然学会三思而后行了。”

    “就拿刚刚举例,换做以前,你绝对不会拦住我,说不定还会和我一起杀过去。但是你这次回来以后,竟然会拦我,是不是怕我得罪皇室?”

    冷绮露但笑不语,没想到她的心思这么轻易的就被她二哥发现了。

    而且他没说错,她确实变了,现在的她,是个拥有二十六岁灵魂的冷绮露。

    不过她二哥有一点说错了,以前的她,并没有提着剑去砍沈寒云,而是一次次的维护他,为他受伤。

    不过好在,她终于看清了沈寒云的真面目,他就是个人渣。

    冷雁易见她沉默不语,知是自己猜对了,他唉声叹气道:“虽然二哥我很高兴你学会了隐忍,但又不想你隐忍,哥哥多希望你能一辈子像以前一样敢爱敢恨,哪怕刁蛮任性一点都无所谓。”

    “哥,对不起。”前世是我太不懂事了。

    冷雁易无奈地笑了笑道:“傻丫头,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赶紧休息吧,睡一觉,把烦心事全忘光。”

    “嗯嗯,谢谢二哥,二哥也早些歇息。”

    冷雁易走后,冷绮露对着灯光发了会呆,她心想:上辈子我已经做错了很多事,对不起很多人了。这一世,我一定不能再让那些关心爱护我的人受伤了!所以,沈寒云那个人渣,我一定要赶走他!

    **

    翌日,日上三竿了冷绮露还没起,昨夜这事那事的,她太忙碌了,也不记得是什么时辰睡下的,再加上回家了,太有安全感了,她就睡的很死。

    门外响起敲门声,冷绮露半梦半醒的,听到敲门声,觉得很心烦:“谁啊?竟然敢打扰我睡觉。”

    “是我。”

    听到她爹的声音,冷绮露瞬间睡意全消,赶紧起身换衣服。

    换好衣服,她连妆都不化了,直接披着如墨般乌黑笔直的秀发去开门了:“爹,有事吗?”

    冷父看着自家女儿不修边幅的样子,惊道:“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

    冷绮露心想:在自己家里还要打扮,那活的该有多累啊。

    当然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根本不敢对着他爹说。

    不过知子莫若父,她心里想的什么,冷父能猜到,他无奈地说:“就算在家里,也要稍微注意点形象,快去梳妆打扮一下,你楚伯伯带着玉儿来拜访了。”

    “好的爹爹。”冷绮露答应的虽快,心里却很是不情愿。

    她明白,说是前来拜访,实际上就是想让她带小孩嘛。只不过她也只能接受,不能拒绝。毕竟楚伯伯是爹爹的师兄,连爹爹都要敬他三分。她实在是敢怒不敢言啊,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那你赶紧梳妆打扮一下,打扮好赶紧来中庭。”

    “我知道了,爹爹。”冷绮露没精打采地回道。

    冷父走后,冷绮露来到了梳妆台前,边唉声叹气边化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