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好,好。”

    冷绮露的外婆走后,她的两个哥哥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冷明峰一语中的:“怎么突然要去姑苏?因为沈寒云?”

    冷绮露也不想瞒着她的哥哥们了,她点了点头道:“是呀,既然赶不走他,那就只能我走了,等他走了你们再飞鸽传书给我,我到时候回家。”

    冷雁易:“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这方法不是你想到的吧?”

    冷绮露嘟着嘴,小声说道:“三哥教的。”

    冷雁易故意逗她:“我就说你那笨笨的小脑子怎么可能想到这种简单的好办法。”

    “二哥!”

    “我陪你一起去,反正我每天闲的发慌。”冷雁易突然变脸,一本正经地说着。

    听到冷雁易要陪妹妹一起去姑苏,冷秋宁也按耐不住宠妹的心情了:“我也去!万一你们水土不服,我可以帮上忙。”

    三人一同看向大哥,以为他也会加入,一起去姑苏。

    可是他们猜错了,冷明峰貌似对他们挺放心的:“你们去吧,遇到处理不了的事情再通知我去帮你们。”

    就这样,冷绮露又有了坚强的后盾,可是她仿佛忘记了,人多容易暴露行踪啊,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

    一想到马上就能远离沈寒云那个人渣了,冷绮露就高兴。

    她边哼着小调边收拾行李,要多快乐有多快乐。

    忽然她听到了一声马鸣。

    在她家里,能随意走动鸣叫的,除了父兄的马之外就只剩下她的丹心了。

    不过她听惯了丹心的鸣叫,一听就知道外头的是她家丹心。

    “丹心。”冷绮露叫了它一声,然后放下手中的衣物走到屋外。

    丹心见她出来了,竟然扭头就走。

    冷绮露心下生疑,丹心从不曾这样过,它这样特别像是有人在操控它。

    冷绮露皱着眉头跟了上去,想要一看究竟。

    谁知丹心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去。

    冷绮露站在家门口思考了片刻,纠结过后,还是决定跟上去一探究竟。

    反正最危险的人她都遇到了(沈寒云),还能有什么更可怕的呢。

    走到了山下,丹心终于停了下来,果然如她所料,丹心这个馋嘴的家伙是被人馋到这里的。

    “敢问阁下何人?为何要用我的马引我来此处?”

    冷绮露之所以会问,是因为她所见之人,脸上戴着一个丑陋无比的歪嘴人面具,身穿一身寻常布衣,看不出样子,也看不出身份。

    他手中拿着一株边边上带着点红光的草,丹心正大口大口地吃着。

    那人没有说话,直接向她袭去,冷绮露从见到他时就一直怀有戒心,见他出手,便与他见招拆招,倒也没吃到亏。

    突然,那人一扬手,袖中挥洒出一包白灰,迷住了冷绮露的视线,待她反应过来,那人已绕到了她的身后,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下巴抬高,强行将一瓶无色无味的水灌入了她嘴里。

    然后他将她放开,站着一旁看她咳着。

    “咳咳……狗贼,你给我喝了什么东西?”

    “剧毒之物,如果你不想死,那今日就乖乖地听我的话,待到亥时,我会给你解药的。”那人嗓音深沉,像极了花甲老人,但是他的身形和他的身手,却是花甲老人不可能拥有的。

    看他的身形,倒是很像现在在她家蹭吃蹭喝的沈人渣。

    “沈寒云?”冷绮露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走了,先去集市上。”那人没理她,转身先行。

    冷绮露决定先跟上去,等抓到他的破绽,正好试试她哥送她的生辰礼物,让他也中个毒,然后就可以互换解药,虽说她根本不知道这个毒蛛有没有解药。

    **

    集市上热闹非凡,冷绮露刚开始还能控制住自己,让自己时刻对这个给她下毒的家伙保持戒心。

    但是集市上,来往的商队,耍着杂耍的戏班,叫卖着货物的小贩,招揽着生意的酒家和赌坊,风月场所,越走,她就越发将戒心抛开。

    她左手拿着一个老牛模样的糖人,右手拿着一串糖葫芦,这两样吃的,都是那个面具人给她买的。

    她玩心大发,抛下解药(那个面具人)不管,一会到这个摊子上看看摊子上摆的胭脂水粉,一会去那个戏班看看胸口碎大石。

    冷绮露一看到这种有趣的事情就定住了,她从人缝中挤呀挤的,终于挤到了前排的位置。

    只见一彪形大汉躺在两张拼在一起的红色长凳上,他满身肌肉的像石头一样,他胸前压着一块半个门板一样大的石板,另一大汉虽不及他魁梧,但手臂也是有一块肌肉的。

    说时迟那时快,站着的那一大汉高高抬起手中的锤头重重锤下。

    “嘣”的一声,那躺着的彪形大汉身上的石板碎了满地。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包括冷绮露。

    那躺在石板下的彪形大汉没了声响,正当大家都以为死人了,甚至有胆小的孩童大叫道:“死人啦!”时,那表演胸口碎大石的彪形大汉站了起来。

    他抖落掉身上的石屑,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人群中爆发了一阵掌声,还有铜钱落地的声音。

    彪形大汉抱拳道:“多谢大家的捧场,下面由我们戏班的丫头为大家表演叠云桥,大家有人的捧个人场,有钱的捧个钱场啊……”

    还是那老一套的话,哪里的戏班都是那一段话,冷绮露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她刚翻完白眼,就又受到了惊吓。

    她竟然看到了沈寒云前世的小七,之所以是小七,是因为她入宫的时间晚,不过她凭借她那独有的戏法本领,挺受沈人渣喜爱的。

    可是,她明明记得沈人渣前世的这个小七,是个名门世家的千金啊?怎么会在戏班子里卖艺呢?

    不用想,肯定是她上辈子说谎了,不,是欺君了。虽然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进了宫,但是绝对是阴招。

    不是冷绮露小肚鸡肠,记仇记了两辈子,而是这个小七实在气人,不仅是个不折不扣的墙头草,还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面上和冷绮露客客气气的,一口一个姐姐,叫的可甜了,背地里却干尽了对她不利的事情,总是帮着沈寒云的小三小四一起计划着怎么害她。

    冷绮露因为和她是同乡,对她十分友善,却没想到养虎为患,上辈子她被打入冷宫,绝对有她的一份功劳。

    冷绮露越想越气,看着正在表演的那人的眼神都变凶狠了,恨不得冲上去打她一顿,把她那伪装出来的纯良撕个粉碎。

    那个小七似乎察觉到冷绮露凶狠的眼神了,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不认识冷绮露,认为冷绮露是不会在大庭广众下无缘无故打她一个卖艺的小姑娘的,而且,就算冷绮露真的要打她,她不可能打得过她们戏班子里那两个男人的。

    小七想着这些,胆子越发的大了,她敬业地叠着凳子,然后从最底下那一个到上面第两个,下面的人负责给她递凳子,到第五个的时候,下面的人直接用扔的来传递凳子了。

    冷绮露突然蹲下,像是捡了个石子,然后看向小七,坏笑着……

    第27章 原来是你

    大家都在看精彩的节目,没有人会去看冷绮露,但是从头至尾,那个戴着奇怪面具的家伙一直在注意她。

    冷绮露用了一成功力,将手中的小石子投出,弹不虚发,正好打在了小八踩的那张凳子上,本来很稳的凳子突然剧烈摇晃了起来,小八根本站不住,骤然间,凳子全部向下掉落,周围的人全部害怕地躲得远远的。

    冷绮露也跟着人群一起散去,她完全忘了有个面具男的给她喂了毒,自顾自地跑到了一个小巷子里狂笑。

    那个高度,摔不死人,顶多把那个坏女人摔成个残废,无法去害人。

    不过这样也不错了,起码前世欺负她的人里,她已经遇到了一个,并报复回去了。

    “你在笑什么?”

    “啊!”背后突然出现一个老人的声音,把冷绮露吓了一跳,“吓死我了。”

    冷绮露平静下来后冷着脸说:“我在笑什么有必要告诉你吗?哼。”你以为你是谁啊。

    最后一句话她没说出来,因为她突然想到自己中毒了,毒是这个面具人下的。

    果然,那个面具人一声冷笑,从袖中拿出一个瓷瓶,“看样子你是不想要解药了。”

    见他拿出解药,冷绮露赶紧出手去抢,那人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将解药交出来。

    他们见招拆招,打的热火朝天,対招对久了,冷绮露觉得她面前这人似乎是在逗她,每次出手都是点到为止,拳法虽厉害,拳风却似春天的风,简直和花拳绣腿没什么区别。

    可是他这么做的目的呢?

    冷绮露越发觉得这个面具人可疑了。

    这家伙真的不是沈寒云吗?

    可是沈寒云没必要戴个面具来见我啊。

    冷绮露一个晃神,后脚跟踩到了一块石头上,踉跄了一下,不可控地向后倒去。

    面具人瞬间反应过来,速度快如闪电,稳稳地接住了她。

    “没事吧?”面具人的表情虽然看不见,但他的语气,却满含焦急。

    冷绮露的脸上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反而露出了坏笑。

    她突然伸手,在那个面具男反应过来前成功抓住了他的面具,然后用力地摘了下来,啪的一声,面具被冷绮露扔在了地上。

    面具人的脸清晰的暴露在了冷绮露面前,冷绮露的心情错综复杂,她猜测面具人时沈寒云,但是真正看到面具人是沈寒云时,她又希望是她看错了。

    “寒王殿下,怎么是您啊?”冷绮露仰视着他,明知故问着。

    冷绮露的话让他感到了疏离,沈寒云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他没回答冷绮露的问题。

    看到沈寒云,冷绮露的敌意涌上心头,她急忙离开沈寒云的怀抱,一退三步远。

    “寒王殿下,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假扮成一个面具人接近我,也不想知道,我就当它是一场游戏,现在您的面具被我摘下了,游戏也该结束了吧?我可以走了吧?”

    冷绮露边说边转身,既然确认了面具人的身份确实是沈寒云,那什么毒药不毒药的肯定就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了。

    “别走!”就在冷绮露踏出第一步时,沈寒云拉住了她的手。

    “你烦不烦啊!”冷绮露从没想到沈寒云会这么烦人,她愤怒地喊道,刚要甩开他的手,却被一群大汉拦住了去路。

    “在那,那个砸场子的女人!”原来是被冷绮露整了的小八带着人来报复了。

    冷绮露当然不会怕他们了,尤其是看到并没有如她所想摔成残废的小八后,她更想和这些人打一架,把他们都收拾了,再把小八的脸划花。

    但是她还没撸起袖子开打,就被沈寒云给拉着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