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喂,沈寒云,你拉着我干什么?要跑你自己跑啊,我要好好收拾他们呢!”

    “喂,你放开我啊,就算要跑,我们也跑错方向了,这边不是回我家的路啊!”

    沈寒云充耳不闻,拉着冷绮露不停地跑。

    身后追赶的人声音减弱,应该是跑得没有沈寒云的轻功快。

    沈寒云带着冷绮露进入了一片森林,他们的身后完全没有那群人的声音了,应该是进入了森林后迷路了。

    甩开了那群滋事的人,冷绮露不但没有喜悦,反而因为几次三番被沈寒云无视,感到生气,她忍无可忍,终于威胁道:“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咬你啦!”

    沈寒云终于肯理理她了,“你是属狗的吗?还咬我呢。”

    他没有生气,反而有点小高兴。

    冷绮露看到他反常的表情,赏了他一个白眼,小声道:“脑子有问题。”

    “等等再走好吗?”

    “等到什么时候呢?寒王殿下,您不忙吗?别说您一点野心都没有,做了王爷就已经满足了,您前……”冷绮露一气之下差点说漏嘴。

    可她不知道的是,沈寒云刚才特别期待她能说漏嘴。

    “你说什么?前什么?”是前世吧?

    “您的钱够了,但您的权利还是很有限的,所以您不要花费时间在和我玩这种过家家的游戏上了,赶紧去实现您的宏图大业吧!”

    冷绮露说得很官方,实际上概括成简洁的话,就是:你去搞你的事业吧,别来烦我了。

    冷绮露的手再次被沈寒云握住,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声音柔情似水:“如果说,比起当皇帝,我更想要你呢?”

    冷绮露纳闷了,这沈寒云上辈子是不是过劳死的啊?怎么这辈子不想当狗皇帝了?

    她前世死得早,所以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重生的时候,她也来不及想前世的沈寒云会怎么样,毕竟她当时只想着这辈子怎么离沈寒云远远的。

    “你想要我?关我什么事?我又不喜欢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沈寒云其人,太过反复无常,冷绮露前世在他那里吃了好大一个哑巴亏,以至于她现在都不敢相信他了,哪怕他是重生者。

    冷绮露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再次刺痛了沈寒云的心,他的手慢慢地松开了,冷绮露趁机将手抽出来,转身,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

    “冷绮露!”沈寒云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

    一声,两声……

    “你有完没完啊……”

    冷绮露一转身,只见沈寒云身后,数不清的孔明灯正在往天上飞。

    现在的天,刚刚泛黑,太阳刚开始落山,天上还有些彩霞,那些孔明灯与彩霞交相呼应,似一色又有区别,虽然没有在夜空中的美,但也是极不错的。

    “要和我一起放吗?”沈寒云拿着一只未点燃的孔明灯问她。

    此情此景,让她想起了前世,移不开步了。

    前世的她,也是这样为他过生日的,那还是在外战刚结束,她对他来说还有利可图的时候。

    **

    “不许睁眼!不许偷看!”冷绮露欣喜地牵着被布条蒙住了眼睛的沈寒云的手,拉着他往边关城外一处比较僻近的地方走。

    沈寒云笑道:“我的眼睛被你蒙住了,我的手被你抓住了,怎么偷看啊?”

    “到了。”冷绮露伸出双手,用那双因为拿剑而粗糙的手将沈寒云眼前的布条摘了下来。

    漫天的孔明灯照亮了夜空,仿佛在强调,沈寒云是胜者。

    “生日快乐,真好啊,可以赶在你生日前打败傅子君。”冷绮露一副快夸我的样子,要知道,边关因为战事,根本没有人会做孔明灯这种东西,这一百个孔明灯,全是她顶着睡意,一个一个做出来的。

    但是沈寒云却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他皱着眉,一副很纠结的样子,欲言又止。

    冷绮露向来藏不住话,她直接问:“你怎么了?好像不是很开心啊?”

    “没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旧事,绮露,谢谢你了,以后我的生日,不用帮我准备什么,你的时间,不应该浪费在做这种事情上,而是应该帮我得到王位。等我当上皇帝,你就是皇后,然后我们会有很多生日能过。”

    冷绮露欲言又止,心中无尽失落。原来,在她心中最为重要的事情,在他眼里,只是浮云,根本不重要。

    冷绮露苦笑着说:“好啊,我答应过你,让你登上皇位的,我一定会做到的,但你,也一定要做到你对我的承诺啊,沈寒云。”

    沈寒云拥她入怀,语气坚定:“好,以后你一定是我的皇后!”

    **

    “多谢寒王殿下,您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不需要,我从来不过生日,不用您帮我准备什么,您的时间,不应该浪费在做这种事情上。”冷绮露眼眶含泪,但是她忍得住,她要狠狠地把这些话说出来,这样才能把前世她受到的伤害还给沈寒云。

    说完这些话后,冷绮露头也不回地走了,转身的一霎那,一滴泪滑落。

    时过境迁,以前的沈寒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因为以前的冷绮露从来不会拒绝沈寒云的要求,听话的让人心疼。

    “绮露。”沈寒云挣扎似的喊了一声,想追上去,却没有脸面追上去,就像今日,他想为她过个生日,还要戴上面具,假扮成他人。

    他定定的站着,心中尽是悔恨。他和她,如今弄的这般境地,全是他咎由自取。

    第28章 破冰还是交易?

    冷绮露边生着气边在林中走着,寻找着出去的路,但是她对这一片林子不熟,来得时候并没有记路,现在天黑了,林中树木又长得一个模样,所以不管她怎么走,都还在林子里,走不出去。

    更令她生气的是,林中仿佛起雾了,这让本就难以寻找的出路更难找了。

    冷绮露看着她右手边那棵树上的三条划痕,特别不给面子地说:“沈寒云这辈子该不会是衰神转世吧?我这辈子的运气挺不错的啊,但是怎么一遇到他,运气就变差了呢?肯定是他运气太差了!”

    因为一直在林中走,冷绮露觉得自己好像迷路了,便随意选了棵大树,每走一圈,便用她的匕首轻轻地划一道,现在树上有三道划痕,便说明,她已经走了四圈了。

    她划上第四道痕迹,然后往相反的方向走去,既然她一个人出不去,那就去找沈寒云,让他带她出去。

    还好,她循着孔明灯飘来的轨迹重新回到了沈寒云面前。

    沈寒云看到她回来了,又惊又喜,正欲开口,冷绮露却抢了先:“寒王殿下,您别多想,我不是改变主意,想和您一起过我的生日了,而是迷了路,想让您带我出去。”

    冷绮露的话冷冷淡淡的,明明用的是敬语,但她说话的语气加上她的表情就给人一种命令的感觉。

    仿佛她真正想说的是:混蛋沈寒云,是你把我带进了这个森林的,那你就应该负责把我带出去。

    沈寒云直视着冷绮露,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冷绮露看着他,等了一会,见他没有动作,以为他是故意不想让她走的,她怒了:“喂,沈寒云,你在想什么呢?你别以为你不说话就行了,我还真不信没了你我走不出去了!”

    说完,冷绮露便又要走。

    “别走,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沈寒云再次将她拉住,“冷绮露,你真的恨我那么深吗?”

    “寒王殿下,您这话可就冤枉我了,我与您无冤无仇的,怎么会恨您呢?如果您说的是您之前派我去北疆卧底的那件事,那您就多想了,那可是为国效力啊,哈哈哈哈……”

    冷绮露尴尬地笑着,脸一直往左偏着,不敢看他。

    因为她在说谎,她怎么可能不恨啊?她恨,恨不得将面前的人送上西天。

    但她又不能这么做,不是因为舍不得,而是因为沈寒云的身份,还有她上辈子的仇人太多了。

    沈寒云突然双手抓着她的双肩,因为微微的疼痛,冷绮露终于回头看他了:“疼,你干什么?”

    沈寒云双眼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仿佛想要通过眼睛去窥视灵魂。

    冷绮露被他盯得心里发毛,觉得好像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沈寒云突然恳切地对她说:“绮露,我知道我这样很卑鄙,但是,如果我说,我来为你找到你那些前世的仇人,并为你一一报仇,你能不能减少一些对我的恨意?”

    冷绮露听到他的话后,呆住了。

    她没有了回应,也不知怎么回应。

    怎么可能?他怎么知道的?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秘密的?我是重生者这件事,他不应该会知道的啊!

    难不成,他只是在试探我?

    对,我可不能上他的当!冷静!冷静!

    “殿下,您是不是受伤期间无事可干,出现幻想了啊?您说的话,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呢?什么前世?什么仇人啊?”

    “别装了,你为你娘亲守灵那天,你喝醉了,你说的那些话,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冷绮露不屑地一笑,还想狡辩:“那又怎样,您都说了,我当时是喝醉着的,莫不是寒王殿下糊涂了,喝醉后的胡言乱语,怎么能听呢?”

    “我只知道,酒后吐真言,你当时的表情,万分痛苦,叫人无法不在意,怎么可能只是酒醉后的胡言乱语呢?绮露,你就承认吧,你说你要报复谁,我都会竭尽全力帮你的!”

    沈寒云说的极其真诚,说的冷绮露开始考虑起来了。

    确实如他所说,他的人力和财力,都是冷绮露无法企及的,况且,有她父亲管束着她,她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的,着实不易,如果有沈寒云帮忙,那她还用得着招小弟吗?

    额,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招吧,省的又和前世一样,不得好死。

    除此之外,他前世那些后宫妃子的来历,确实也只有他最清楚……

    冷绮露在思考的时候,沈寒云还在真情实感地说着心里话:“我重生后,发现身边少了你,我还以为,这辈子我又要和你错过了呢,还好后来你从北疆回来了。但是你虽然回来了,却不认识我,还好像很讨厌我,很怕我。”

    冷绮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一点反应也不肯给他,沈寒云完全猜不出她在想什么,只能继续说。

    “我原以为,只有我是重生者,可是老天爷垂怜我,原来你也是重生者。”

    “我知道你很厌恶我,甚至不愿意看到我,但是,能不能让我跟在你的身后,江湖险恶,皇宫中更是险恶,很多事情都不像你想的那么容易。报仇更非易事,我不想你受伤。”

    “这样好吗?被我利用,做我复仇的工具。”冷绮露冷声道。

    她看着沈寒云的表情,想从他脸上看出他是不是心里有鬼。

    但是,让她失望的是,他的脸上除了真诚并无他物。

    沈寒云自嘲道:“我让你对我做的,难道不是和我前世对你做的一样吗?所以说,你不需要有愧,这都是我欠你的。”

    冷绮露沉默了许久。

    “你只是个王爷,怎么帮我报仇?”

    冷绮露的这句话并非讽刺,而是考量过的。

    毕竟前世,她也不是对沈寒云的那些后宫一概不知。

    那些人里,哪一个不是皇亲国戚,或是朝中大臣的女儿,如果沈寒云只是个王爷,那还真是不好对付那些人。

    “我会当上皇帝的!但是这次,我是为了你而想当皇帝的。”

    沈寒云说得冠冕堂皇,冷绮露却突发奇想,心道:难不成,沈人渣又在骗我?难道他换套路了?先装可怜装道歉,说要帮我一起报仇,但还是想利用我帮他坐上皇位,再一脚踢开我?

    冷绮露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巨大,她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试探性地问他:“需要我帮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