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她想好了,如果沈寒云回答她说“需要”,那她就暴打他一顿,然后用毒蛛威胁他,让他带她出去,然后她明日和外婆一道回姑苏去避避。

    如果沈寒云回答“不需要”,额……根本不可能!

    “不需要,你不需要为我做任何事。”

    冷绮露仿佛听见了“啪”的一声,她仿佛被自己打脸了。

    沈人渣,居然说不需要她的帮助,怎么可能?

    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

    许是沈寒云从冷绮露的眼中看到了质疑,他又道:“相信我,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情,你只要乖乖接受我为你做的补偿就行了。”

    尽管冷绮露总觉得哪里有问题,但是既然沈寒云都这么保证了,她也没必要非去争些什么了。

    毕竟眼下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让沈寒云带她走出这片林子。

    “好,成交。”

    听她同意,沈寒云终于松了口气,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

    “既然你说你这辈子要好好补偿我,那我现在就给你个机会,你先把我带出这个林子吧。”

    冷绮露环着手,一副大爷姿态,颇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气势。

    沈寒云看着她的脸,无奈地笑了。因为她脸上仿佛写了: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底细了,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不过对他来说,这样比起老是被她躲着来说,好多了。

    “好吧,你跟着我,我这就带你出去。”

    沈寒云刚说完要带她出去,结果还没走动,只是环顾了一下周围,他就又说:“啊呀,糟糕,起雾了。”

    “没有雾的时候我记得路,但是起雾了,我也认不清路了,要不我们等雾散了再走吧?”

    一听就是谎言。

    冷绮露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然后鄙视地看着他。

    没一会,沈寒云就败下阵来了。

    “这边走。”

    冷绮露道:“这还差不多!”

    你什么德行,我还能不知道。这种小伎俩,我一眼就能看穿了。

    被冷绮露当场拆穿的沈寒云这回老实了,一言不发,安安静静地在冷绮露前面带路。

    这路走的非常有逻辑,就算碰到岔路,他也能凭借罗盘找到正确的方向,完全不像他所说的,因为起雾所以不知道该走什么路。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终于走出了那片林子。

    可谁知,有人一直在林子外面围堵着他们两个,是那个小八和她的两个帮手。

    看见他们,小八激动地尖声喊叫:“他们出来了!好家伙,可让我们好等啊,兄弟们上啊,把他们打残了!”

    她那两个帮手,都长得人高马大的,比沈寒云还要高大,并且都拿着棍子,而沈寒云赤手空拳。

    刚与沈寒云把话说开的冷绮露也不免有些担心他了。

    “你往后躲开点!”沈寒云边说边推了推冷绮露。

    “别死啊,我还指着你帮我报仇呢。”说完这话,冷绮露就后悔了,她怎么会对沈人渣说这种话呢?

    他死他的,关我什么事啊!

    但是这句话对沈寒云很适用,他听了后,仿佛充满了力量,势如破竹般地冲向了那两个大块头。

    第29章 去姑苏

    事实证明,她太小看了沈寒云,或者说,她太把那两个大块头当回事了。

    那两个大块头中看不中用,吓吓人还是可以的,真打起来,那三脚猫的功夫就不够用了,哪怕手里有刀,也救不了他们。

    他们被沈寒云擒住了,双手举着刀,卑微地跪在地上求饶。

    “小八”看见自己她带来的,帮她报仇的人都被打败了,很识时务,也跟着跪下求饶。

    “两位大侠,放过我们吧,我们真的是无意冒犯啊,都是她,她花钱雇我们来打你们的!”

    “对啊对啊,你们找她,找她。”

    “你们两个垃圾,明明是你们自告奋勇来的,还说对方只是一个小姑娘和一个小白脸,现在想推得一干二净啦?没门!”

    那两个大块头生怕丢了性命,双手合十,哀求着,并把一切罪责都推给了“小八”,而“小八”也不甘示弱,哪怕自己逃不过,也要拉上他们两个一起死。

    跪在“小八”身旁的那个胡子拉碴的大汉急了,直接起身,一脚踹在了她身上。

    这重重地一脚直接把她半条命踹去了,她嘴角挂着血渍,怨恨地看着那个大汉。

    “看什么看,不疼是不是?”那大汉晃了晃粗壮的胳膊,仿佛下一秒就要打上去了。

    “小八”不去看那大汉了,转头看向沈寒云,“你们这样欺负一名弱女子,不怕遭报应吗?”

    她以为,只要沈寒云说一声停手,她就能幸免于难。

    但是她想错了,停不停手,不是她说了算的,而是冷绮露说了算的。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是你们先害我从云梯上摔下来,差点摔死的,是你们想害命,我找人来打你们,只是想出口恶气而已……唔……”

    “你未免太聒噪了。”冷绮露根本不想听她说话,直接从土中拔起一棵草往她嘴里塞,将她的嘴给堵住了,反正她那张嘴没句真话。

    她上辈子在这个“小八”那边吃过的亏不计其数,所以哪怕这次确实是她先招惹她的,她也不会收手。

    “唔……唔唔……”

    “小八”的眼中既有怨恨又有害怕,她一会看向冷绮露,一会看向那两个大汉,仿佛在说“救救我”。

    “你们两个,滚吧,没你们什么事了。”冷绮露一声令下,那两个大汉立马溜掉了,跑的比兔子还快,生怕冷绮露反悔,又把他们抓回来。

    见那两个大男人跑掉了,“小八”更加慌张,连连后退,避他们如避洪水猛兽。

    看见她的这副狼狈样,冷绮露非常舒心。

    当然,隔了一辈子的仇,就这样吓吓就过去了?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既然今日,老天爷让她遇到这个“小八”,那她一定要珍惜机会。

    她突然想到,她还有个沈寒云可以使用,正好用他借刀杀人,双手一点血腥都不用沾。

    冷绮露看着沈寒云,戏谑道:“沈寒云,刚才你说的话是真的吗?你真的要不求回报的帮我?”

    “当然!”

    冷绮露嘴角上扬,邪邪一笑,“好啊,既然你说要帮我,那机会来了,现在,你,把刀从地上捡起来,把她的脸划花!”

    冷绮露话音刚落,“小八”就失声痛哭了起来,一遍遍地哀求着:“不要啊,女侠饶命啊,公子,不要啊……”

    冷绮露冷眼看着,一如前世,“小八”和另外几个女人在岸上嘲笑在水中挣扎的她一样。

    “啊!啊……”一声尖叫,白刀子瞬间沾了血,“小八”晕了过去。

    这倒是让冷绮露始料未及的,这沈寒云,竟然真的会乖乖帮她?

    尽管如此,吃过亏的冷绮露还是觉得,不能那么轻易就相信了沈寒云这家伙。

    “嗯哼,就算你帮我划花了这女人的脸,我也不会完全信任你的,毕竟这件事太容易了,我动动手指就可以做到。”

    “我知道,我知道让你信任我很难,但是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沈寒云眼中的光让人信服,生怕自己又上当,冷绮露赶紧偏过头去,不去看他,往前方走了。

    出了这个陌生的林子,她就不会迷路了,也就不需要沈寒云带路了。

    她自顾自地走着,完全无视了身后的沈寒云。

    而沈寒云也知趣,默默地跟着她,像一个影子一样。

    回到家中,冷绮露果然又被父亲训了一顿,但是有她外婆护着,她父亲也不敢多说,就唠叨了几句就完了。

    **

    两日后,冷绮露就跟着她外婆一起,启程去姑苏散心了。

    沈寒云说的是不是真的,她需要思考一段时间。

    她骑着丹心,她的两个哥哥一左一右地护着她,一起往山下走去。

    没走多久,她就觉得哪有些不对劲了。

    不光是她,她的两个哥哥也感觉到了。

    冷秋宁不知从何处取出了一根银针,向后掷去,直接没入树干中了。

    “谁,赶紧出来,否则下一根针就不是打在树上那么简单了。”冷秋宁冷声道。

    他那副冰冷的表情很难看到,尤其是在冷绮露的印象里,很少看到他三哥生气。

    “别,别打,秋宁哥,是我!”楚玉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从树后走了出来。

    见来者是他,冷绮露嫌弃地问:“楚玉?你怎么来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来干嘛,什么忙都帮不上。

    偏偏楚玉一点眼力见也没有,“你能离家出走一年左右的时间,我为什么不行?”

    冷绮露气急:“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还是个小孩,万一你出了事,楚伯伯会怪罪我的!”

    冷雁易:“是啊,楚玉,你回去吧,我们这是去探亲,你去不方便,而且,我们很快就回来的。”

    冷秋宁突然道:“不止一个,还有人跟着我们。”

    “别急别急,是我是我。”庄虎从另一棵树后走了出来,他的腿恢复的不错,虽然还是有些跛,但已经脱离拐杖了。

    冷绮露简直头疼,一个没赶走,又来一个。

    “你跟着我们又是什么原因啊?”冷绮露问。

    “我的腿还没痊愈,冷公子一走,谁来为我治伤,都说医者仁心,冷公子,您不能帮人不帮到底吧?”

    冷绮露差点就翻白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