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这理由,太好了,好到让人怀疑这理由到底是不是出自庄虎的脑瓜子了。

    冷绮露与她的三哥对视了一眼,微微地点了下头。

    冷绮露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你们要跟就跟吧,但是出了事不要找我啊。”

    庄虎和楚玉疯狂点头,然后乖乖地跟上了。

    “三哥,这下没人跟着我们了吧?”冷绮露不确定地问。

    冷秋宁闭目不语,头部微微移动,再次睁眼时,他笃定地说:“还有。”

    冷绮露拍了拍头部,心道:还能有谁啊?

    只见沈寒云拍着手,风度翩翩地从树后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陈沐风。

    “冷三公子不愧是医者,竟然能够听声辨位,佩服佩服!”

    冷绮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沈寒云!他竟然跟过来了!

    天啊,竟然是他!沈人渣!要知道,我去姑苏的目的就是躲他啊,他是怎么知道我要走的呢?啊啊啊啊啊!

    呸,佩服个屁呢,谁知道你是真佩服还是假佩服我哥的呢。

    我才要佩服你,竟然能打听到我的行程,失算啊失算啦!

    冷秋宁拱手行礼,“寒王殿下谬赞了,区区小把戏,何足挂齿呢。敢问寒王殿下,这是要去哪里呢?”

    沈寒云露出深奥的笑容,回道:“近日本王多有叨扰,是时候该离开了。”

    他没回答冷秋宁的问题,没说明他要去的地方是哪里,但是冷绮露猜,他肯定是从哪边得知了她要去姑苏的事,也要去姑苏。

    冷雁易看了一眼冷绮露,发现她阴沉着脸,显然是不高兴。

    冷雁易:“寒王殿下客气了,您想在我们家住多久就住多久,并不会叨扰我们。”

    沈寒云刚想说话,就被冷绮露抢了先。

    她对她的两个哥哥说道:“走吧,我们走我们的,不管他们。”

    该来的躲不掉,反正昨天沈寒云已经答应我,不会干涉我做的事情,并且会帮助我。

    也承诺了,只会跟在我身后,不会来到我身前。

    既然冷绮露都这么说了,她的两个哥哥也就不再委婉地驱赶外人了。

    车队又动了起来,队伍却是越来越壮大了。

    沈寒云走在队伍的最末端,看着冷绮露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他在想,幸好他让陈沐风在冷家找了个新来的下人,收买了他,才能那么及时地知道冷绮露要去姑苏。

    可是为什么那个叫庄虎的山贼和楚家的那个小屁孩也会跟着去啊?

    要知道他不出手阻止冷绮露逃去姑苏,完全是为了将计就计,为了有和她独处的机会,好让他们有复合的机会啊。

    要不派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这两个人给埋了?

    不行,要是被绮露知道,他们又要再生枝节了。

    他们之间,不能再有误会了。

    但是看着明明只有一条完好的腿却还要骑马跟着他们的庄虎,还有拼命想往冷绮露身边挤的楚玉,沈寒云还是觉得不能忍。

    他眼中闪动着火花,似乎在计划着什么。

    第30章 你想做什么?

    兴许是人多走不快,车队走了一天的路,冷绮露他们连渝州都没走出去,天色渐晚,就算年轻人不需要休息,老太太也要休息。

    他们一起来到了一家客栈,订了几间房间。

    这家客栈的规模比较小,说是客栈都是抬举了它。

    这家客栈虽小,但是天已全黑,方圆十里看着也不像是有酒家的样子,他们就留下不走了。

    这家客栈总共才五间房,还是加上客栈掌柜的房间,每间房里都只有一张床,老太太一人用一间,还能匀出来三间房,仆人们挤一间,那就只剩两间房了。

    冷秋宁立即将冷绮露拉到他的身后,“二哥小妹,我们住一间。”

    此话一出,除了她哥哥外的其他男人都盯着她看,冷绮露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没人回话,但那四人互相看着对方,眼神里闪着火花,真真正正的谁都看对方不爽了。

    上次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冷绮露明知不能把那四人放在一起,尤其是楚玉和沈寒云,他们有过节。但她无能为力,也不想管太多,本来就是他们硬要跟上来的。

    其实冷绮露更希望他们能打起来,上次他们打架没选好地点,影响了他们发挥,这次她不会再插手了,只想看戏。

    当然,可能是给在场的长辈面子,那四人没有爆发出来,没有当场动手。

    大家各回各的房间。

    冷绮露躺在床上,她二哥贴在墙上偷听隔壁的动静。

    冷绮露冷静地说:“二哥,你不用贴着墙偷听,不出一个时辰,他们准会吵起来的。”

    “不会吧?”

    她三哥翻阅着医书,随意地说了一句:“你不去管管吗?他们都很听你的话。”

    冷绮露激动地起身,“三哥,你是哪只眼看到他们听我的话的?”

    “两只眼。”冷秋宁淡淡地说。

    “不管!”

    说完,冷绮露对着墙壁那面翻了个身。

    半个时辰后,果然不出冷绮露的预料,从隔壁房间中传来了摔东西的声音,还有刀剑相撞的声音。

    看样子,他们又打起来了。

    冷雁易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小妹,你还真了解他们,他们果真打起来了,还打得很激烈呢。看样子明天掌柜的要找他们算账呢。你真的不去管管?”

    “……”冷绮露甚是无语,心道:二哥,你究竟是哪边的人啊?

    “烦死了!”冷绮露边抱怨边起身往门口走去,开了门,她走到隔壁房间的门口,正想一脚踹开那无辜的房门,“咚”的一声响起,那无辜的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撞开了。

    楚玉摔了个四脚朝天,原本的他,面目狰狞,在看到另外半边门前那个熟悉的女子背影后,他一时忘记了继续生气。

    而房中的人也仿佛被点了穴一般,尽管还保留着打斗的动作,却纷纷看向门口,惊讶于她的到来。

    冷绮露言简意赅:“吵死了,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你们明天想留在这里就继续吵吧。”

    说完,冷绮露帅气地转身离开,回房睡觉,动作一气呵成。

    自她警告后,隔壁房间果然是没再出现吵闹声。

    **

    翌日,掌柜的在看到某间房间的惨状后差点没急的昏过去,在他对着住那间房的四人一系列哭丧般的死缠烂打后,沈寒云拿出一片金叶子。

    掌柜的倒是见好就收,可是某位楚公子可能是昨天输了武力,偏要和沈寒云比财力。

    楚玉拿出一个金元宝放在掌柜的手里并且挑衅地看了眼沈寒云。

    沈寒云压根没把他当回事,他嘲讽地笑了笑,将一盒金元宝放在掌柜的桌上。

    掌柜的从惊吓转变为惊喜,变化太快,还来不及反应,直接笑晕了过去。

    看到这一切的冷绮露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方桌上的筷子筒里拿出一根筷子,走到他们中间,踮起脚尖,对着他们的头一人敲了一下。

    “都多大的人了,幼稚不幼稚,瞧你们把掌柜的吓的,都晕了。”

    沈寒云和楚玉被轻轻地敲了下头,没有生气,而是安安静静地站着,一副很好的认错态度。

    “来来来,收回去,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房间哪需要那么多钱,一片金叶子都多了。”

    冷绮露边说边把掌柜柜台上的那一箱金元宝拿了起来,塞回给沈寒云。

    沈寒云乖巧地收下了。

    但是楚玉不乐意了:“绮露,你不公平啊,凭什么他能给钱我就不能给钱?你是不是觉得我没他有钱?”

    冷绮露想了想后直率地说:“本来就是啊,他家有国库,你家有吗?”

    听到她的话,楚玉气呼呼地走开了,而沈寒云可开心了,心想:这算是在夸奖他吗?

    谁知他还没开心多久,冷绮露又说:“哎,算了,掌柜的抓着这金元宝抓的太紧了,我不给楚玉那臭小子拿回来了,反正他家也不缺这点钱。”

    沈寒云很想说:我也不缺这些钱啊。

    **

    得到了昨日的教训,今日他们加快了速度。

    “其实我们去姑苏的话走水路比较快,外婆,您急着回去吗?”冷绮露问道,她超想赶快和那四个家伙分开来,到了姑苏,她就能眼不见为净了。

    可是上天这次并没有眷顾她,她外婆掀开了马车的车帘,竟然这样说:“我才不着急呢,你还不知道你的那些舅舅和姑姑吗?一天天的唠叨死我了,不让我做这个,不让我做那个,这把我这昔日女侠当做普通老妇了。”

    “我可不想那么快回去,回去以后又要被人处处管着了。”

    “外婆,您是一家之主,大家都听您的,谁敢管您啊?”冷绮露仍不死心。

    可惜她外婆直接无视了她,自说自的:“走水路也不是不可以,我们可以走水路,先去荆州玩一遭,露露你觉得呢?”

    冷绮露总觉得自己被自己坑了,她刚说完大家都听外婆的,怎么可能敢拒绝老人家,扫了老人家的兴致呢。

    “当然是极好的。”冷绮露脸上笑眯眯,心中无奈极了。

    看来又要多和那四个笨蛋相处一段时间了!糟糕透顶!

    老人家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大家都听得到,大家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微笑,非常赞同老人家的决定。

    “你也觉得这主意不错吧,那就这么决定了,雁易,秋宁,你们去租两条船来,我们走水路,去荆州。”

    “是,祖母!”冷雁易和冷秋宁领了任务,冷雁易偷偷地安慰冷绮露:“小妹,没事的,你就当他们四个不存在,放心,我们去租两条特别小的船,不带他们四个走。”

    冷绮露这才稍微开心点,点了点头。

    两个哥哥走后,冷绮露直接躲进了她外婆的马车里,不想看那四个人。

    冷绮露进了马车后,那楚玉和庄虎又呲牙咧嘴地看向沈寒云,而沈寒云理都不想理他们,只对陈沐风轻声说了几句话,然后陈沐风就走了,不知去了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