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楚玉道:“怎么把他叫走了?我们昨日在客栈里束手束脚的,还没分出胜负呢,今日不继续比试吗?”

    沈寒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打你们两个,我一人就足够了。”

    瞬息间,楚玉和庄虎就老实了,当然,沈寒云没打他们,只是点了他们的穴道,让他们安静了。

    不一会儿,冷雁易和冷秋宁回来了。

    他们刚回来就带着其他人一起往他们刚才去的方向走了,可怜的楚玉和庄虎还被点着穴,只能嗷嗷地抗议。

    而沈寒云则是优雅地跟了过去,步幅间尽是喜悦。

    车队来到了江边,岸边已有两艘船只在等,冷雁易和船家打了个招呼:“老伯,我们的人来了,刚才说好的,我们去荆州。”

    “好咧,上来吧。”

    冷雁易掀开马车的帘子,对老人家和冷绮露说:“祖母,小妹,下车吧,我们可以上船了。”

    “好咧。”老人家脸上尽是喜悦,迫不及待地要站起来,冷绮露赶紧去扶她。

    刚才在车上,她没发觉有什么反常的。下了车,冷绮露立马就发现了不对劲,那么吵闹的四人,怎么突然变了性子,不吵了?

    她左顾右盼,才发觉,原来不是他们变了性子,而是他们人不见了。

    她用脚指头想都能知道,这肯定是沈寒云在搞鬼。

    要不就此把那两个人丢下?

    额……只留沈人渣一个,那不是更尴尬,算了算了,还不如四人呢,有那两个笨蛋帮我拖着沈寒云,沈寒云就没机会来烦我了!

    我真是个机智的人儿!

    “外婆,哥哥,你们先上船吧,我先和我的丹心告个别。”

    “好的,别太久。”

    得到许可,冷绮露牵着丹心往与船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到车队队尾,没人时,她才停下。

    她一边摸着马鬃一边翘首眺望,完全不像是在和丹心告别,倒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等人一样的。

    沈寒云一直在默默地盯着她,看到她翘首以盼的样子,心中突然燃起了一团名为“嫉妒”的火。

    他心道:等也没用,幸亏我提前将他们二人定在了那里,除非自伤身体,否则绝对跟不过来。

    “绮露。”

    “绮露。”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沈寒云刚才还在心中想着他们绝对来不了,结果瞬间被自己打脸了。

    第31章 被尾随了?

    听到那两货叫她,冷绮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叫的这么亲密,有病啊你们两,我们有那么熟吗?”

    “有啊,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了。”

    “有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那两货一个赛一个的脸皮厚。

    冷绮露表示不想理他们,牵着丹心转身。

    但那两货却不依不饶地要跟着她,还不停地在她边上烦她:“你是在等我吗?”

    “不是!”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楚玉还没说完,就被冷绮露一个眼刀给堵住了。

    **

    他们一行人慢慢地都上船了,两艘船有些容纳不下他们所有人,不过好在多出来的人可以原路返回,正好这些马匹都要护送回去。

    “船上住不下了,你们四个,反正和我们不同路,自己想办法吧。”

    冷绮露一上船,就立刻割断了绑在岸边礁石上固定船只的绳子,露着友善的微笑。

    船开动了,庄虎和楚玉面面相觑,还没反应过来。

    待反应过来以后,他们又是挥手又是原地跳,但都没用,冷绮露都不多看他们一眼。

    与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的他们相反,沈寒云一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看着他们狼狈的样子,觉得很是好笑。

    庄虎疑惑地问道:“兄弟,我们被丢下了,你为什么不着急啊?”

    沈寒云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并不想理他们。

    庄虎吃了个哑巴亏,也不愿再追问下去了。

    也不知是不是上天眷顾他们,没多久,江上就飘来一条小船,那条小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就是奔着他们而来的。

    楚玉和庄虎重新燃起了希望,盼望着那艘救命床的到来。

    而沈寒云则是看破不说破,即使心中已乐翻了天,却仍是面无表情。

    待船渐渐靠岸,即将停下时,沈寒云突然施展他的轻功,一记漂亮的轻功水上漂,他像一只海鸥一样,既优美又迅速地来到了那艘船上,与船上的陈沐风汇合。

    上船后,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开船。”

    船家是个老实人,看到岸上还有两个男人,便问:“公子,那岸上还有两个人,他们不上船吗?”

    沈寒云看了底下一眼,那两个的口型好像是在骂他。

    沈寒云冷淡地说:“他们两个,我不认识,走吧。”

    那俩个人,都对冷绮露不怀好意,都是他的情敌,他希望这两人能滚得越远越好,怎么可能会带他们一起启航呢。

    “哦,好吧好吧。”

    船再次在楚玉和庄虎二人面前离去,他们二人变着法地将沈寒云骂了个遍。

    但是不敢骂他的祖宗十八代,怕被皇帝老儿追杀。

    **

    冷绮露站在船尾的船面上,望着早已看不到沈寒云的那个方向,心里乐开了花。

    小样,我就不信我甩不掉你!

    江面上忽然迎面吹来一阵风,有些凉飕飕的,冷绮露微微发抖,准备回到船舱内。

    忽然,她定住了,她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沈寒云和陈沐风微笑着站在另一条船的船舱上。

    什么鬼?他们怎么跟上来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这两人给甩掉的啊。

    看着越来越近的沈寒云,冷绮露不得不面对现实,她确实没把沈人渣甩掉。

    看着沈寒云那得意的笑,冷绮露觉得那就是□□裸的嘲笑。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

    冷绮露边在心里抓狂边逃也似的躲进船舱里去了。

    看到冷绮露又开始躲他了,沈寒云也不恼。

    他也回到了船舱,对船夫说:“你们不要划的太快,也不能太慢,给我好好地跟着前面的那条船!如果跟丢,那以后你们就别出现在水上了。”

    船夫见他气宇不凡,穿着也不凡,连仆人穿的都是锦衣,生怕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当然不敢多说一句反驳的话,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果然不出沈寒云的所料,冷绮露所乘的船,在她进入船舱后,突然加速了,加速了一会,又慢了下来,仿佛故意想让他超过他们。

    好在沈寒云事先和他雇的船家说好了,船上这些船夫有了心里防备,才能紧紧地跟着冷绮露他们的船。

    而另一边,冷绮露眼睁睁地看着沈寒云死咬着他们不放,死活甩不掉他,而且他们离荆州越来越近了,她只能放弃,闭目养神了。

    毕竟,她和那个姓沈的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

    伴随着船锚入水的一声巨响,两艘船靠岸了。

    船上的人陆陆续续地下船了,冷绮露故意在最后下船,以为可以避开沈寒云,谁知沈寒云竟从他下船后一直等在岸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折扇。

    冷绮露扫了他一眼,就当没看见他,往人群里挤去。

    她个子虽不矮,但她的哥哥都比她高很多,而且她祖母家那些随行的仆从也少有矮个子,所以她的人影很快就被隐没了。

    沈寒云的心揪了下,手中的扇子越要越快,心里有一些淡淡的委屈:唉,冷绮露啊冷绮露,你当真是连个背影都不想留给我。

    心里难受,却也不能把人跟丢了,沈寒云收起折扇,自然地跟上了冷绮露他们的队伍。

    远走了一段路程,冷绮露他们进到了荆州城内,荆州城的城墙约有5个沈寒云那么高,虽没有皇城宫殿的城墙高,但也相差不大了。

    既是旅游,那必是要怀着愉悦的心情,闲游四方,不能焦急,一定要慢慢观景。

    至少老人家是这么认为的。

    冷绮露忍不住找了个每年都跟着祖母过来的仆人问道:“我祖母每年来祭祀完我母亲后,回去都是这样的吗?”

    那仆人老老实实地点了下头。

    冷绮露无奈地扶额,心想:难怪祖母虽年事已高,却仍然每年必来祭祀我母亲,原来是趁机溜出来散心啊。

    不过这可苦了她了,本来她是为了躲沈寒云才想着跟着祖母去姑苏的,现在却成了在给沈寒云机会接近她。

    进了城中,城中熙熙攘攘的都是人,有孩童拿着红彤彤,圆滚滚的糖葫芦,有孩童手里拿着金黄色的丸子串串在吃。

    路两旁皆是小摊贩,有卖胭脂水粉的,有卖玉佩首饰的,最多的还是卖食物的。

    闻到炸物的香味,冷绮露被勾起了馋虫,暂时忘记了那讨人厌的跟屁虫沈寒云。

    “祖母,二哥,三哥,给,荆州特色。”冷绮露为了不暴露她的吃货本性,特意买了四串炸藕丸,与家人一人一串。

    她的两个哥哥自然不会和她客气,她的祖母更不会,所以四串炸藕丸一下子就没了。

    炸藕丸外酥里嫩不油腻,肉汁的鲜味和藕沫的清甜融合的恰到好处。

    好吃是好吃,可惜太少了,三两口就吃完了,感觉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

    吃完炸藕丸后冷绮露感觉更饿了。

    她环顾四周,搜寻着下一个“目标”,突然,一碗白糕出现在了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