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这是什么?”她以为是哪个急于招揽生意的店家,刚想询问这白糕是何物,就听到了一个令她讨厌的声音。

    “尝一下吧,荆州鱼糕,来荆州一定要尝尝。”

    是沈寒云。

    食物虽无辜,但端食物的人却不无辜。

    想了想,冷绮露接过了装着白糕的碗,客套地道了声谢,然后在转身在沈寒云眼皮子底下把那碗白糕送给了一个约摸着十岁左右的平民小女孩。

    “小妹妹,这个给你吃。”

    要知道这道荆州鱼糕可是只有皇室和达官贵人才能吃的到的宴会菜,小女孩天真烂漫,她看冷绮露不像坏人,就直接收下了。

    “谢谢大姐姐!”小女孩一边道谢一边在沈寒云的骇人眼神下端着碗溜走了。

    看到沈寒云略带怒意的表情,冷绮露心生快意,脸上掩不住得意的笑。

    沈寒云强压怒意道:“你就这么不想接受我给你的东西吗?”

    冷绮露没回应他,继续往前走,虽说她已经掉队了。

    沈寒云突然一声不响地将她拉入一个小胡同里,将她抵在墙上,冷绮露用余光瞥了一眼四周,天啊,这是个死胡同!

    不会是她没分清楚轻重,真把沈寒云这家伙惹急了吧?他想怎么样?不会是想先女干后杀吧?要不然为什么要把她拉到这个小胡同里来。

    霎那间,冷绮露运功出掌,准备和他打一架,说不定她能反杀了对方呢。

    沈寒云像是早猜到了冷绮露会攻击他,身子向右一偏,躲开了她的攻击,抓住了她那只还想攻击的手,绕到她身后了。

    冷绮露被迫负了一只手,却仍不停止攻击,正想用另一只手继续攻击。

    沈寒云的话阻止了她。

    “停手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只是想告诉你,王楚楚在荆州。”

    王楚楚?谁?和我有关系吗?

    沈寒云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记不得了。

    “王楚楚,楚妃。”

    “哦……是她啊,你说楚妃就好了啊,干什么叫她名字,谁会记她名字记……”说着说着,她感觉这话有点不对劲,直接一转话锋:“她在荆州哪里?”

    “你不是不愿意接受我给你的东西吗?”沈寒云嘴角微微扬起。

    好你个沈人渣,原来在这里挖好了坑等我跳呢!不愧是沈人渣!

    第32章 约会?

    冷绮露不愿意求他,她冷哼一声:“再见。”然后转身。

    走了两步,她又停下,心里想着:咦,沈人渣怎么不阻止我走啊?是不是我走的不远?

    这样想着,她又往前走了几步,出了昏暗窄小的胡同,然后又一次停住了脚步。

    但是,沈人渣怎么还是不追上来啊?

    冷绮露不爽地环着手靠墙。

    可是等了又等,沈寒云就是不出来。

    这沈人渣不会是被谁暗杀了,死在了那个小胡同里了吧?

    冷绮露迟疑不决,心想:这个世上除了他之外还有更了解她那些仇人的人吗?应该是没有的。

    如果没有沈人渣,那她就必须自己把前世欺负过她的那些人找出来。

    但是天下之大,想找到那些人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思虑再三,冷绮露终是叹了声气。

    转身回去,大不了就说是来看他死了没有的。

    她本就够郁闷了,谁知沈寒云看她走回来了,一脸的“我就知道”,看得她更加郁闷。

    冷绮露:“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回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但是此话一出,显得非常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沈寒云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冷绮露叹了口气,破罐子破摔似的说:“走不走啊你,再不走,被我甩了可别哭啊。”

    沈寒云也在一次次碰钉子后总结出了一套与冷绮露的模板,首先,就是要顺着她,不能硬碰硬。

    今生的她,就像一只被他伤害过的小兽,可记仇了,他略一伸手,哪怕只是想摸摸她可爱的小脑袋,也会被她认定为是想伤害她。

    “走吧,我带你去。”沈寒云拉起她的手,她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没缩成,就被拉走了。

    冷绮露被沈寒云拉着手,甚是尴尬,她掩着面,不想让认识她的人认出她来。

    看到前方有她的哥哥们时,沈寒云故意绕了远,换了条路,让她与她哥哥们离得越来越远。

    待沈寒云停下脚步,冷绮露早被东绕西绕绕糊涂了。

    她向前看去,只见一个不大不小的宅邸,大门处红色的牌匾上用墨汁写着两个大字,“楚府”。

    原来在这儿啊,但是……

    为什么沈寒云会记得楚府的位置呢?

    冷绮露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沈寒云,心想: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前世你爱白凝雪爱的死去活来,恨不得上天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摘给她,却还是左纳一个妃,又纳一个贵人。

    沈寒云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假咳了两声,解释道:“王楚楚她爹中饱私囊,前世的他,因为他那皇亲国戚的身份没人动他,所以我在微服私访查明实情后,亲自惩处了他。”

    冷绮露听完后“哦”了一声,来了句:“关我何事。”

    沈寒云微笑道:“不必在意,是我自己想说而已。”

    冷绮露“切”了一声,视线重新放到了那块牌匾上,开始盘算起怎么收拾这个楚府。

    “要不要我帮你?”沈寒云突然道。

    末了,在冷绮露思考时,他又补了句,“不需要回报的那种帮忙哦。”

    “那好吧,既然你那么想帮我,那就交给你了。”

    说完,冷绮露像交代完任务的将领一样地拍了拍沈寒云的肩膀,然后转身欲走。

    她才刚走两步,就停住了,她路痴的毛病又发作了。

    她左看看又看看,心道:不好,这里是哪里?我该往哪里走?

    沈寒云看出了她的窘迫,温柔地说:“不是那边,是这边。你还是跟紧我吧,我带你回去。”

    冷绮露回头看了他一眼,本想傲气凛然地自己回去,但是前不久在那片树林中迷路了的事情还恍如昨日,她实在是没有自信心能自己走回去。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啊?”

    “好,走吧。”说完,沈寒云又去牵她的手。

    因为怕她再次挣扎着不让他牵,沈寒云急忙说:“跟紧我,别松手,你要是走丢了,可就回不去了。”

    “哦。”

    冷绮露不情不愿地跟着沈寒云走,从他的手上传来的温度是那样真实。

    这让她不胜唏嘘。

    前世,她总像个丑角一样,跟在沈寒云和白凝雪身后,看着他们手牵着手,在御花园中甜甜蜜蜜,期盼着沈寒云能回头看她一眼。

    现在,她被沈寒云牵着,他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她身上了,她反而不需要了。

    想着想着,冷绮露心生阴郁,手不禁蜷缩起来,用力地用她的长指甲压着沈寒云的手。

    沈寒云痛的皱了下眉,却没有松开,他看了一眼冷绮露,见她神情恍惚,知她肯定是又陷入前世的回忆里了,顿时心疼超过了手疼。

    “饿不饿?我们去吃点东西好吗?”沈寒云道。

    冷绮露抬起了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她摇了摇头,道:“先回去吧。”

    或许回到家人身边,我才能将笼罩我的不堪回忆暂时忘记。

    看着她的样子,沈寒云脱口而出一句“对不起!”。

    但是冷绮露明显不想接受他廉价的道歉,“你不必和我说对不起,我不会原谅你的,除非你死了,我才会原谅你。”

    明明有想过冷绮露会这么说,但是真的听到了,沈寒云还是像被扎了心一样难受。

    他们明明牵着手,但是却让人感觉隔得很远,仿佛牛郎织女,中间隔着一条银河。

    **

    走了一会,冷绮露终于是看到正在寻找她的家人们了。

    看到他们,冷绮露赶紧甩开沈寒云的手,兴冲冲地跑回到了家人身边了。

    就在刚才,她两个哥哥一转身,发现跟在他们身后的小妹不知何时掉了队,可着急了,带着全队的人在城中搜找,见人就问,但是城中每日来往的游客数不胜数,根本没人注意到她。

    现在看到自家妹妹被沈寒云带了回来,心中认定了自家妹妹肯定是被那纨绔皇子拐跑了,自家妹妹拼死不从,与他一顿厮打后,他败下阵来,才将自家妹妹送回来的。

    这样认定之后,冷家两个护妹狂魔看沈寒云的眼神就变了,冷家二哥还好,看不太出差别,冷家三哥的前后差别才大呢,原本还留了一分客气,待他与其他路人一般,现在是蔑视他了,看他的眼神,仿佛他是一个杀人放火,罪大恶极的罪人。

    冷绮露不知道她哥哥们的心理变化,只道终于回到家人身边了,像是久别重逢般地抱住了她两个哥哥。

    两个哥哥护崽似的将她护在身后,防止沈寒云接近她。

    沈寒云是聪明人,怎么会不懂冷绮露那两个哥哥眼神中的意思,但是他也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冷秋宁拉着冷绮露的手,躲瘟神似地离开。

    沈寒云没有追上去,而是站在原地。

    没过多久,陈沐风出现在他面前。

    沈寒云道:“我让你办的事你办的怎么样了?”

    “酒家属下已置办妥当了,只是他们租下的房间过多,根本分不清哪一间是冷姑娘的。属下在冷家三少对面租了两间房,想着兴许能让您离冷姑娘稍微近些。”

    要是其他人这么说,沈寒云绝对会觉得对方无能,责怪对方,但说这话的人是陈沐风,沈寒云只能无奈叹气。

    “罢了罢了,随缘吧,只要租到房间了就好。”反正他们一见面就吵。

    “走吧。带我去住所。”沈寒云摇开折扇,扇子上露出一幅水墨山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