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

    陈沐风在前面带路,一路上,他欲言又止,沈寒云看到后问:“你还遇到了什么麻烦事?还有什么问题?”

    陈沐风见瞒不住了,老实交代:“启禀王爷,我刚才在租房时,好像看到了之前一直缠着冷姑娘的那两个男人。”

    陈沐风虽没将那两人的名字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但沈寒云怎会不知他在说谁,还不是那庄虎和那楚玉吗。

    一想到他们,沈寒云脸上的平静终于不复存在,他愤怒地看着陈沐风说:“我不是让你将其他能出海的船只全部买下来毁掉的吗?怎么他们还能渡江而来?”

    “属下办事不利,求王爷惩罚。”陈沐风自知是自己办事不力,很快就承认了错误,躬身抱拳,要不是现在在大街上,陈沐风就直接跪下了。

    沈寒云叹了声气,道:“算了算了,既然被他们溜了过来,就想办法让他们没办法接触到绮露就好了。”

    因为俯身,陈沐风看到了沈寒云手上细小的伤,他紧张地问道:“王爷,您的手怎么了?”

    他不说,沈寒云都快忘了他手上的抓伤了,他一说,沈寒云手上立即传来阵阵刺痛,他心想:冷绮露啊冷绮露,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狠起来是真的狠啊。

    虽是这样想的,却也没办法,谁让他先对不起她的。

    沈寒云云淡风轻地说:“无妨,我们快走吧。”

    既然沈寒云都这么说了,陈沐风自然是不方便追问的,他还是老老实实带路比较合适。

    此时的沈寒云还不知道他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他以为他能在庄虎和楚玉发现冷绮露前阻止那两个家伙与她相见,结果实际情况是……

    楚玉和庄虎已经遇到冷绮露了。

    “冷绮露,你竟然丢下我们走了,等我回到渝州,我一定要向冷伯伯告状!”

    “……”

    冷绮露看着满身疮痍的楚玉和庄虎,心道:按照沈寒云那种做事天衣无缝的性格,这两个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

    第33章 小型修罗场

    楚玉见她沉默,以为她怕了,正得意,却在看到后来之人沈寒云后彻底没了兴致。

    他冲上前去,仿佛要与沈寒云再打一架似的,沈寒云虽不怕他,但肯定是嫌他烦人的。

    还好陈沐风懂事,在楚玉冲上前来的同时,绕到了沈寒云身前,为沈寒云挡住了楚玉这个大麻烦。

    楚玉虽打不到沈寒云,却也不会就此罢手,他一边和陈沐风厮打,一边骂骂咧咧的:“好你个沈寒云,你这个小人,为了让我们没办法来荆州,竟然把所有的船只都买下来毁掉了,害得我们只能自己做船飘过来。”

    沈寒云皮笑肉不笑,“那不是挺好吗,让你们学会了一门手艺,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呢。”他还给他们留面子了呢,他原话想说的是“等你们落魄时”。

    “你!”楚玉气得火冒三丈,又向前走了一步。

    沈寒云这边也不示弱,陈沐风的佩剑又被他拔出了三分,他一脸深沉,用极其严肃的口吻说:“你这毛头小儿,竟然敢直呼寒王殿下名讳,要不是殿下仁慈,你早死千百回了。还不速速离去,要不然不用寒王动手,我亲自解决你。”

    “谁怕谁啊,你是……唔,冷绮露你干什么啊?你往我嘴里扔了什么东西?”

    冷绮露甚是头疼,她就知道这几个人碰到一起,准没好事。

    果不其然,楚玉这家伙不知天高地厚,不懂得管好自己的嘴,已经闯下大祸(直呼了沈寒云的名讳),还不收手,还想要继续辱骂他。

    要知道,就算现在沈寒云收拾不了你,以后也能收拾你,而且还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收拾你。

    “我喂你吃的是断肠散,想活命的话赶紧去找我三哥拿解药吧。”冷绮露道。

    “你你你……”楚玉简直快被气死了,沈寒云欺负他就算了,没想到连冷绮露也欺负他,他红着眼说:“你不怕我向冷伯伯告状啊?”

    “请便。”

    小子,我是在救你啊,你懂不懂啊。

    “哼!”楚玉挥袖而去,脸上三分委屈七分怒意。

    庄虎看了一眼形势,貌似冷绮露是和沈寒云一派的,他就算留在这里,也是自取其辱,于是他也走了。

    楚玉和庄虎走后,沈寒云问道:“绮露,你刚才是看不惯他那么说我,在帮我说话吗?”

    冷绮露冷漠地说:“自作多情,我没有在帮你说话,只是在管教亲戚家不懂事的小孩。还有,不要这么亲密地叫我,我更希望你叫我冷姑娘。”

    “好。”沈寒云咬牙切齿道。

    “谢谢配合。”

    得到沈寒云的回复,冷绮露甚是满意,她破天荒地对沈寒云露了个微笑,然后心满意足地转身,回房,关门。

    沈寒云被她气的全是发抖,见她离开,才将负于背后的手松开,顿时间,原本在他手中的折扇,瞬间化作了齑粉,散落在地面上。

    陈沐风看他一副七窍生烟的模样,赶紧劝道:“殿下,您别动怒,莫要气坏了身子啊。”

    沈寒云剜了他一眼,夸张地笑道:“笑话,谁在生气,我会生气吗?我生什么气啊?”

    陈沐风心道:你不是在生冷姑娘的气吗?

    沈寒云步履悠闲,往自己的屋里走去,他边走边想:冷绮露啊冷绮露,你不断地挑战我的耐心,现在我的斗志完全被你燃起来了,你要准备好接招啊!

    此时的冷绮露正在研究她大哥送给她的那只毒蜘蛛,突然鼻头发酸,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肯定是楚玉那家伙,发现我刚才骗了他,现在正在拼命地说我坏话呢!

    **

    翌日,老太太说是要去武当山拜访她那些江湖上的朋友,说是拜访,其实只是想去対招罢了,估计是手又痒痒了。

    冷家的小辈当然不能放任自家长辈孤身一人,即使输人也不能输阵,所以冷绮露一行人一大早就浩浩荡荡地一起出发了。

    这么大的动静,像是生怕沈寒云、楚玉这些外人不知道一样的。

    所以,冷绮露果然还是甩不开沈寒云。

    不过还好沈寒云只是默默地跟着,而且与她之间的距离,非常远。

    来到山下,放眼望去,尽是雄伟壮丽的山峰和隐约可见的道观。

    “好啦,你们回去吧,我又不是老得走不动路了,非要你们陪着。”老太太委婉地驱赶着她身后的一群跟班。

    冷雁易:“早闻武当山人杰地灵,风景秀丽,今日我还未上山,就已经觉得此话不错了,如若去到山上,定又是一番更秀丽的美景。”

    老太太无话可说,拔腿就跑,算是允许他们跟着了。

    冷绮露看了一眼她二哥,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沈寒云,心想: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虽然老太太允许了他们跟着,但是跟不跟得上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别看老太太年纪大,她好歹是一代女侠,内里雄厚,轻功极好。

    冷家三兄妹都勉强能跟上,但是距离她仍有三丈距离。

    除了他们三个姓冷的之外,也就只有沈寒云和陈沐风跟了上来,但也只是跟上了冷家三兄妹。

    好在老太太本就没有想过不让他们跟着,等在了殿门前,见他们跟上了,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唉,慢死了慢死了,说了让你们别跟来别跟来,偏不听。快跟上。”

    说完,她转身对着正在扫地的小道士交代了几句话,便头也不回地往殿中走去。

    冷家兄弟对此地不熟,不敢离她太远,赶紧跟上,好在那扫地的小道士并没有拦住他们,想来是刚才老太太提到了他们。

    冷家兄弟是进去了,但沈寒云和陈沐风却是被拦在了门外。

    如果是前世的沈寒云,绝对是会直接杀进去的,要么就使个计谋,借刀杀人,反正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得罪他的人的。

    可是他已经过了一辈子万人之上的日子了,那样也并没有他想象的快乐,尤其是在他重遇冷绮露后,他的性格慢慢变得不那么狠毒了。

    最起码这一世,他至今还没有杀过任何一个人。

    沈寒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用他的巧舌如簧,说服了扫地的道士,顺利地进了殿门。

    不过这一遭,还是浪费了他很长时间,长到楚玉竟然也赶到了殿前。

    不仅如此,楚玉他爹是江湖中人,经常抛头露面,楚玉长得与他爹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吧,至少有七分相像,所以扫地道士二话没说就将他放了进去。

    这可把楚玉得意坏了,要知道,他自从与沈寒云交手到现在,从没赢过(就算是赢也是因为沈寒云看了冷绮露的面子给他放水了。),这好不容易赢一次,他不得好好得意得意嘛。

    楚玉负着手,看都不看他一眼地从沈寒云身边走过,那神气的样子活像只开了屏的孔雀。

    陈沐风都看不下去了,正欲出手收拾收拾他,却被沈寒云拦了下来。

    沈寒云:“别动,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

    陈沐风:“可是他这样羞辱王爷您!”

    沈寒云笑道:“我都没生气,你气什么。莫慌,本王总有办法可以收拾他,而且不见血。”

    笑话,他现在可是得在冷绮露面前展现良好的道德品质,让她看到他的改变,他忍耐了这么久,可不能被楚玉那小子一激,就功亏一篑了。

    楚玉本来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却发现他死对头沈寒云根本就没拿他当回事,当即又被气着了,怒冲冲地去找冷家兄妹了。

    沈寒云第一次来这边,不认识路,正愁没人带路,没想到楚玉自己气了自己,主动为他带起了路来,他赶紧跟上,果然跟着他来到了道观中的练武场。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们正赶上一出好戏,冷家三哥正与武当山的一名青年弟子在対招。

    但是,说要対招的明明是老太太啊,怎么会变成冷家三哥的呢?

    一炷香前……

    老太太直奔目的地,却在道观的掌教屋前被两名小童给拦住了。

    小童甲:“夫人,掌教正在后山闭关修炼,您请回吧!”

    老太太才不信呢,什么闭关,早不闭关晚不闭关,偏偏在她登门拜访的时候闭关,这明显就是心中有鬼,不愿与她交手嘛。

    而且这小童嘴上说着他家掌教在后山闭关修炼,眼睛却时不时地往屋子方向飘去,明显的不会撒谎的表现。

    不愧是道士。

    但是她也不能空手而归啊。

    老太太心生一计,故意在掌教门口大声喧哗:“唉,真是不巧啊,三师兄竟然不在,可是我来都来了,也不能就这么回去了吧,要不我在此处住上几日,让我的子孙与你的徒孙比试一下身手?”

    屋内仍无动静,倒是那守门的小童面色一变,生出了些许惧意。

    众人一开始也没把老太太的话当回事,只当她是随口一说,谁知,她就是说到做到,于是乎,就出现了武当山弟子在与冷秋宁切磋武功的场景。

    冷秋宁自幼身子骨弱,练功只是为了增强体质,他成日吃药,到后来干脆学医,医治旁人,也医治自己。

    所以他对武功没有太大的执念,他的武功在冷家,其实只比冷绮露高出一些。

    但是放眼江湖,他的武功却也是数一数二的。

    沈寒云和楚玉还没站定多久,只见又一名武当山弟子败下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