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第34章 冷家女婿?

    一名身穿青衣道袍的中年道士从天而降,他以银簪束发,下巴处留有一撮小胡子,约摸着四十多岁,一派成熟老练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小角色。

    果不其然,他一到来,道观中那些苦着脸的小童立马喜笑颜开,有了底气一般。

    一时间,“代掌教来了,代掌教来了!”一言不绝于耳。

    这么多人齐声叫他代掌教,明显是已经习惯了这个称呼,绝对不可能是临时安排的。

    老太太这才相信,她是真的来得不巧,她师兄是真在闭关,要不然怎么会立下一位代掌教。

    老太太心道不好,这回是她犯错了,她微笑道:“代掌教好,不知该如何称呼你?我见师兄不在,就自作主张,让小辈们切磋了一下武功,你不会怪我吧?”

    青衣道人一脸严肃:“在下雪松,师叔您辈分比我大一辈,我理应不与您计较今日之事,但是,您放任您的子孙重创我教名声,此事万一传出去,对我教的影响颇大,这事,实在难叫人不计较,您说是不是啊?”

    老太太本以为她仗着自己的辈分,雪松这小子能给她个台阶下,谁知并没有,此人冥顽不灵,实在无趣,老太太一下子没了笑意,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那师侄的意思是……”

    雪松:“今日我一人守擂,您有多少后辈皆可上场打擂台赛,如果到最后逼得您出手,那就算我赢,如果我没能守到您出手,便是我输了,我愿赌服输,待我师父出关,再由他老人家找您重新讨教。您看如何?”

    雪松的提议,已经是目前来看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好,就依你。”老太太爽快地答应了,“雁易,秋宁,绮露,你们三人谁先出战?”

    冷雁易:“祖母,我先来吧,三弟刚打了好几轮,应该好好休息一会。”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口,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无非是冷绮露是女子,应该放在最后,等雪松的功力被他们两个哥哥消磨殆尽了,再与她对战。

    老太太:“好,那你去吧,小心!”

    “好。”

    说罢,冷雁易向雪松走近,而冷秋宁也回到了冷家队列中,在冷绮露身边席地而坐,运功休息。

    若是平时,冷秋宁这般爱干净的人是不会像这样席地而坐的,但此时情况危急,那雪松既然敢出言守擂,就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还是小心谨慎为妙。

    另一边,冷雁易抱拳,微微躬身向雪松行了一礼,客气道:“大师,请赐教。”

    “赐教不敢当,你是小辈,你先出招吧。”雪松话里虽谦让,但脸上却仍是面无表情。

    “那就多有得罪了!”

    说罢,冷雁易迅速出拳,拳拳带风,步步生威。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但是正因为太快了,那些资质平平的弟子,根本看不清楚这二位高手间的対招,只见这二位高手一会在练武场平地上打,一会又飞到了屋檐上。

    只有那些武功有一定的境界的人,才能看得清楚那二人的打斗。

    这些人里面包含了冷绮露。

    她看着一直处于下风的二哥,紧锁着眉,很想为她哥加油打气,但是她很清楚她并不能这样做。

    寻常人过招,都害怕分心,更别说高手过招了,一点分心都能失手。

    她若是为她二哥加油打气,那分心的绝对只有她二哥一人。

    她只能更加专心地看这场切磋。

    半个时辰后,他二哥败下阵来,面色发白,喘着粗气,一副狼狈的样,反观雪松,则是大气都不喘一下,仿佛刚才那半个时辰,他只是散了个步。

    既然冷雁易败了,那下一个上场的,必然是冷秋宁了。

    冷秋宁功力还不及冷雁易,他上场,说不准能撑多久,说不定连半个时辰都支撑不下来。

    同冷雁易一样,冷秋宁向雪松行了一礼,在打过招呼后才开始过招。

    没办法,冷父对他们的教导就是,宁可输,也不能使用卑鄙下流的招数,比方说偷袭。

    冷父自诩正道人士,自然不屑偷袭之术,更何况他夫人就是遭歹人暗算,所以他对暗算之术深恶痛绝。

    冷家人都对冷父言听计从,除了冷绮露。

    她从小就喜欢和父亲对着来,她爹让她往东她偏要往西,要不是她有三个护妹的哥哥,她估计早就被她爹打死或者送人了。

    尤其在前世她遇上沈寒云后,她心甘情愿地被沈寒云利用,自甘堕落为沈寒云的杀人工具。

    前世她帮他杀掉的人中,不乏被她暗杀的。

    所以她根本不在乎这些。

    但是,坏就坏在,这一世的她,已经吃过一次亏了。

    有因必有果,前世她就是因为不择手段地去树敌,才会仇家满天下,最后不得好死的。

    这一世,她反而想听从她父亲的,起码和正道人士比武时要克制自己,不能耍阴招。

    冷秋宁不出意料的败下阵来,冷家三个小辈中两人连败,实在丢脸,只留唯一一个冷绮露还未上场。

    她可以说是冷家小辈中最后的希望了。

    可无奈的是,她是女流之辈,雪松不愿和她打。

    冷秋宁败下阵来以后,本该由冷绮露上场,但她还未上场,雪松便已经开口:“师叔,您家是否还有小辈未上场?”

    冷绮露霸气上前:“前辈,还有我。”

    “你是一名女子,我不与女子打斗。”

    冷绮露气急:“女子怎么了?女子就不配和你过招了吗?”你要是知道前世是我帮沈寒云登上皇位的,岂不打脸?

    “冷姑娘,我非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唉……”雪松无奈地叹了声气,即使他知道被误会了,但他的口才有限,也没办法好好解释清楚了。

    雪松正欲转身,却被冷绮露拉住,她目露凶光,显然是动了大怒的。

    这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雪松只能先出招隔断他与她的接触,再使用轻功,躲着冷绮露。

    这其实也算是个好办法,既不用他动手,也不怕她动手了。

    虽然这场面十分之滑稽,冷绮露和他之间,就像是猫在抓老鼠一样。

    冷绮露:“前辈,你这样是在羞辱我,请尽全力和我比试,不要因为我是女人而这样对我。”

    冷绮露自认为她功力不低,前世沈寒云登上皇位时,她的武力值是更是能在江湖上排上号的,虽说现在用的这具身体内力可能跟不大上,但是起码和这个打过两轮的雪松比试,也是有胜算的。

    可无奈的是,这雪松实在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无论冷绮露怎么说,他都不动摇,不愿与她对战。

    只听雪松连绵不绝的一声声叹气,他就当没听见她的话。

    就在冷绮露和雪松僵持着的时候,突然有一人跳出,挡在了他们二人之间。

    是沈寒云。

    冷绮露停下动作,疑惑地看着沈寒云的背影。

    同样疑惑的还有雪松,他看着眼前这位看起来气宇不凡的公子哥,心说难道这位公子是冷家大公子?

    但他印象中,冷家大公子似乎不是长这样的啊,而且方才冷家另外两位公子与他交手时,他也没看见这位公子脸上有太多的表情啊。

    雪松直接问道:“敢问阁下是哪位?如若不是冷家人,请勿参与其中。”

    沈寒云摇着扇子,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乃是冷家小女儿未来的丈夫,冷家未来的女婿,难道我这般身份,还不能帮我的婆家与前辈您交手吗?”

    雪松皱眉道:“你说你是冷家人你就是冷家人了吗?今天正好正主在此,如若她承认你,你才能代表冷家与我对战,如若她不承认你,你就乖乖地站着看戏就好了。”

    雪松说完,所有人都看向冷绮露,只有沈寒云一人,没有转身去看她。

    因为他就算不看都知道,她现在的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

    肯定是愤怒的,怨恨的。

    没错,他猜的很对,冷绮露的脸上确实一时间闪过了愤怒和怨恨。

    她心说:好啊你,好你个沈人渣,竟然还敢挖坑给我跳。

    哼,你不是爱逞口舌之快吗?那我便让你欢快一时,让你和雪松这木头人对决,如果你赢了,那我到时候可以收个义妹,到时候冷家小女儿就不是我了。如果你输了,那就更好了,我可以以你无能的名义,正儿八经地甩掉你!

    “冷姑娘,敢问这位公子是否是你冷家的人?”雪松的询问再次响起。

    冷绮露虽然心中已有结论,但真要她说出口,还是有点为难,于是她便不说话,只微微点了下头。

    她这一点头,可把大家惊到了,她的两个哥哥大惊失色,纷纷放下了即将开始的对决,聚拢到了她身边。

    而与沈寒云一同前来的楚玉,则是失了魂般地离开了。

    雪松人老实,脑子转不过弯来,根本不会想到冷绮露心中计策,见她点头,便是将沈寒云认同为了对手,他淡然道:“出招吧。”

    听到雪松让他出招,沈寒云的眼睛闪动起了光芒,他虽是故意用计,趁虚而入,但毕竟只是挖了坑,跳不跳就是冷绮露的选择了。

    他以为她不会跳的,没想到……

    实在是太惊喜了!

    他忍不住回望了一眼,却发现她也正在看他,虽然看不清什么表情,但是却让他充满了力量。

    第35章 都要走了?

    冷绮露前世从未看到过沈寒云有那样的眼神,那种仿佛她是他神灵般的眼神,她有一瞬间慌神了,随之而来的竟然有一丝心悸。

    好在沈寒云只看了她一眼便把头转回去了,只见他收起了扇子,将它出入怀中,明明只是一把破折扇,却视如珍宝。

    与冷绮露的两个哥哥一样,雪松仍是让沈寒云先出手。

    在他们打斗的时候,冷家除了老夫人在看之外,冷绮露的两个哥哥都背对着武斗现场,而是在审问她:“露露,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冷绮露心中颇为无奈,心道:哥哥们呀,你们不想看好戏,为什么还不让小妹我看啊,挡人视线是件很过分的事情好吧!

    当然,这些话,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哪敢当着她哥的面说啊,在她哥哥们的面前,她只敢乖乖回答:“二哥三哥,你们想啊,沈寒云这家伙只说他是冷家小女儿的相公,没说是我的,届时我只需叫爹爹收个义女,或者我收个义妹,不就成了?”

    冷秋宁想了想,皱眉道:“这样不太好吧,他能放过你?”

    冷雁易却与她统一想法:“三弟,你不要太迂腐,小妹能想出这种损人又利己的法子,是个很大的进步。很好很好,不愧是我冷雁易的妹妹。”

    冷秋宁仍是不赞同的,“但若是爹爹,他会同意吗?”

    冷秋宁的话,无疑给冷绮露泼了盆冷水,却也让她变得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