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她立刻就轻松了,继续吃菜。

    谁服毒自尽了她都信,沈寒云会服毒自尽?恐怕猪都会上树了他才会服毒自尽。

    吃完饭,店小二已经将他的房间收拾出来了,冷绮露验收了一下,还算干净,便也不去纠结这些细节了,反正她也就休息一晚而已。

    躺在又冷又硬的石头床上,冷绮露辗转难眠,心里想着吃饭时隔壁桌那两人的对话。

    她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沈寒云那么人渣,害别人还差不多,怎么可能可能被别人害到呢!

    快睡吧快睡吧,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呢!

    虽是这样反复洗脑自己,她却仍然睡不着,一夜未眠。

    翌日清晨,天才露了点鱼肚白,她就收拾好了行囊,启程上路。

    途中她远远地看到了寒王府的轮廓,看着那满眼的,绕着门口牌匾的白布和穿着白衣,烧着冥纸的王爷府仆人。

    她的心仿佛被尖刀刺了一下,她忍不住绕路而走,全当自己没看见。

    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不可能的,沈寒云可是个大祸害,祸害遗千年,沈寒云必然是不能这么早就死了的。

    但她的脚步还是越来越快,心里也越来越没有底气了。

    最后她甚至想,她起码要过去给那人渣收个尸,找个地方埋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沈寒云那么执着,明明上辈子因为他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

    欲速则不达,她的焦急使她陷入了窘境,有一守皇城的士兵发现了他神色匆匆,不像寻常百姓,再加她虽衣着简陋,却也没到乞丐或难民那样衣不蔽体的程度,必然不是难民。

    那人一人必是拦不住冷绮露的,所以他叫来了两三人,将冷绮露的去路阻断了。

    “你这小人,长得如此丑陋,还神色慌张,定是细作,兄弟们,我们一起将他制住,然后去向张大人领赏!”士兵甲说。

    冷绮露暗中握住了拳头,心道如若不能顺利通过,便来个以蛮力闯关。

    那三个士兵越逼越近,冷绮露都要忍不住出手了,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闪到了她身前。

    “三位大人,家兄前两日与我闹了点矛盾,他性子不好,被我多说了两句,便离家出走了,我一路追着他,他害怕被我抓到,才急急忙忙的,三位大人千万别误会啊,这是小人的一点心意,请大人们收下。”

    只看那人背影,冷绮露还不敢确定,听到那人声音,她才确定下来,来人是她二哥,冷雁易。

    那官兵三人看到白花花的银子,立马被勾去了魂灵,抢一样的,每人一锭,将银子收入囊中。

    拿到银子后,那三人做着手势,像轰鸭子似的将他们二人轰出了城。

    出了城,冷绮露才看到她二哥的模样,仍是父母给予他的那一副英俊潇洒的模样,与她的偷偷摸摸的面具装有着鲜明的对比。

    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正想摘下面具,却被她二哥制止了:“别摘,你做得对,现在整个长安城都贴着你这位寒王妃的画像,刚才那三人能那么轻易就放我们过来,全靠他们不认得我,还有就是你这伪装。”

    “不过还是我的功劳最大,毕竟你这易容的本事,还是我教你的呢?喂,冷绮露,你有没有在听你哥哥说话啊?”

    冷绮露还真没在听他说话,因为他话里“寒王妃”那个词,冷绮露已丢了魂。

    “二哥,抱歉,你刚才在说什么?什么寒王妃?”

    “刚还夸你机灵来着呢,怎的又变得如此蠢笨了?”冷雁易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妹妹,仿佛在用脸骂人,“是你看不懂字了还是怎的?”

    “……”冷绮露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冷雁易叹了口气,也不对她抱什么希望了,还是由他来解释吧:“你以为皇城中处处贴着的是什么?”

    冷绮露:“我知道,是抓我的告示啊。”

    “那你以为告示上写了些什么?”

    冷雁易瞪了她一眼,继续道:“那告示上写着,寒王临终前立渝州人士冷绮露为王妃,无论何人,如能将寒王妃带到北疆,朝廷必将赏万两黄金。”

    冷绮露皱紧眉头,显然不相信他说的话。

    “怎么可能,二哥你信吗?”

    冷雁易十分坚定地点头称是:“他对你那么好,我完全不会奇怪他封你为妃的这个事情。”

    “可是这件事很奇怪啊,如果真如二哥你所说的,立我为妃是沈寒云想做的,那他不应该挑这个时候啊。你想啊,他现在也许是被人关押着,也许还会有性命之忧,也许真的已经死了,反正不管怎样,他都难以自保了啊。”

    “这种情况之下,他不可能会再让我踏入陷阱啊。”

    冷雁易听完冷绮露的分析,觉得很有道理,随即劝道:“你说得对,要不北疆你也别去了,还是和我一起回家吧?”

    冷绮露想都没想就回答了他哥的提议:“不了,二哥,纵使等着我的是龙潭虎穴,那我也要去北疆,毕竟,他很有可能在等着我去救他。”

    “但他也很有可能已经死了啊,你又何必偏要去趟这趟浑水呢?还是听哥一句劝,回家吧。”

    冷雁易边说边拉住她的手臂,大有一种,你不听话,我就强行把你拉回家的意味。

    但冷绮露心意已决,她轻轻推开她哥的手,“二哥,我意已决,我想去看看他,我保证我会平安回家的。”

    “你说会平安就真的能平安啊?罢了罢了,你就是从小被我们这几个哥哥宠坏了,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这样吧,我们各让一步,我不要求你跟我回去,不过你要时刻跟着我,我来保你平安。”

    冷绮露被感动地眼含热泪,一激动直接抱住了她哥,“谢谢二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虽然四下无人,但是冷绮露的伪装实在砢碜人,冷雁易腾出右手,轻敲了一下冷绮露的头,“还不松手,你现在是张什么脸,你自己不清楚吗?”

    冷绮露翻了个白眼,尴尬地松开了她哥。

    第38章 入虎穴

    冷绮露原以为她再也不会走在这条通往北疆的路上,毕竟这段路途,对她来说,只有荆棘和坎坷,意味着通向死亡。

    真的是世事难料啊。

    这条路还是一样的越走越荒凉,出了皇城,他们已从日出走到了日落,他们才看到了一家客栈。

    这家客栈冷绮露熟悉啊,她刚重生,跟着沈寒云来北疆时,住的就是这一家客栈。

    冷雁易见有客栈,忙说:“齐麓,天色已晚,我们要不要去这客栈休息一晚?”

    因为怕暴露冷绮露的女子身份,所以冷雁易直接改口,叫她“齐麓”。而冷绮露也为了继续叫冷雁易二哥,换了副伪装,现在的她,看起来与她刚重生时化的那副小生模样相差不大。甚至比那时更清秀,整个一白面小生。

    冷绮露想了想,回道:“还是算了吧,这荒郊野岭的,方圆十里只有这一家客栈,里面鱼龙混杂,我们还是赶路吧,以免再生变故。”

    “你说的有理,走吧,你对这边比较熟悉,你带路。”冷雁易虽知她只是救人心切,却没有戳穿她,反而同意她的观点,让她来带路。

    “嗯嗯。往这边走。”

    **

    冷绮露看着那仿佛鬼城一般的边塞之城,心中感慨颇丰。去年她和沈寒云在这时,这里虽然荒废,但也不至于荒废成这样。

    那时城中虽乞讨之人颇多,倒还是有粮铺和人家的。

    此时的边城,却是房屋破败,摇摇欲坠,仿佛棉絮,整座城空无一人,风沙吹过,仿佛能闻到浓浓的血腥味。

    从来过这种地方的冷雁易一时不太习惯这种血腥味,他皱着眉,直接用龟吸闭气之法闭住了呼吸。

    冷绮露上辈子虽经历过了那种刀剑无情,刀口舔血的日子了。

    但那都是上辈子,她以为她能适应,却没想到,她竟然一阵反胃。

    她心道:果然这人啊,过惯了安逸的日子,就变得矫揉造作了。

    “二哥,我们走吧,这里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沈清风那混账不可能会住在这种地方的。”

    冷雁易很赞同,这种地方别说是住人了,鬼都嫌弃。

    “那我们是往回走还是往前走?”冷雁易将决定权交于冷绮露,既然他已经跟来了,那必是要让她无遗憾地回家,那才是一个好哥哥该做的事情。

    冷绮露:“往前走吧,既然来都来了,那就碰碰运气。”

    边城的城门大开着,连一个守卫都没有,若不是皇城里人人在传五皇子要造反,冷绮露都怀疑沈清风是不是战死沙场了呢。

    出了城,迎接他们的还是一片荒芜,不过血腥味淡了些,风沙大了些。

    他们又走了一段路,风沙减小,渐渐能看到绿地了。

    冷雁易收了龟吸闭气之法,闻着青草味,微微低头问道:“齐麓,前方就是北疆了吗?”

    冷绮露点了点头。

    冷雁易冷哼一声,“你到时候把那个姓傅的指给你哥哥我看,你哥哥我一定为你报仇,好好整他!”

    冷绮露和她哥这一路上吵吵闹闹的,她这藏不住话的人,早把她这世在北疆被傅人渣兄妹坑的事情告诉了她哥,她哥当然是不能忍,自家妹妹再不济,也只能被自家人欺负,哪轮得到外人欺负。

    于是,他一直记着这件事呢。

    冷绮露倒不是真的希望她哥去找傅子君算账,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沈寒云,一日没找到他,他就离见阎王又近了一步。

    “什么人!”两名穿着羊皮大袄,戴着高毡帽的大汉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手持长枪,正凶狠地盯着他们。

    冷雁易快速做出了反应,他先是护在了冷绮露的身前,笑脸相迎那两个北疆人,“两位大兄弟,我们是来此处游玩的,看看就走,绝不逗留,请问可以放我们过去吗?”

    大汉甲:“当然不行!你以为我们两个是傻子吗?来此游玩,玩什么?玩命吗?”

    大汉乙:“你别和他废话,小心有……诈!”

    说着,那俩人眼中的杀气更甚,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来了一样。可是他们两个还是小瞧了眼前这两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人,他们可是有勇有谋的,在冷雁易与他们瞎掰扯时,小个子的冷绮露早就偷偷绕到了他们身后,并拔出了藏在身上的“暗香”,见血封喉。

    “搞定。”冷绮露邀功似地对她哥说。

    冷雁易笑得像只狐狸一样的,看上去特别的不怀好意。

    “行啊你,从哪儿学会杀人啦?出走前的你还没这本事,谁教你的?你那位沈郎?”

    果然和冷绮露猜测的一样,不怀好意。

    不过,真论起来,她这套杀人不眨眼的功夫,还真是沈寒云教的呢,而且还是前世教的。

    冷绮露尬笑了一下,食指指节处摸了摸鼻尖,可谓是肉眼可见的尴尬。

    她心道:我可是来救人的,可不能听到那些上辈子的事情,越听越觉得不该去救沈寒云那个人渣。

    冷雁易见了她的笑和行为,便什么都懂了,这不就是默认了吗。

    不过他并不觉得他妹妹这样有什么不妥之处,这世道本就这样,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种事情,越早明了越好。

    能毫发无损地明了这种事情,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可惜他想错了,他以为他妹妹毫发无伤,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已是遍体鳞伤,死过一回的人了。

    他要是看到前世他那郁郁而终的妹妹,不知该会多么心疼。

    还好他并不知晓,她也并不想将上一世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