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说完,冷绮露就直接抓起沈寒云的手腕,欲带他走。

    一转身,却发现傅子君好好的一大活人,瞬间没影了。

    “他人呢?”冷绮露瞪大了眼睛,看向沈寒云,问道。

    沈寒云呆愣愣地摇了摇头,他在这昏暗之地待得久了,视力仿佛都有些下降了,他从一开始就只看见了冷绮露,根本没有闲情逸致去看别人,自然是看不到傅子君的。

    “冷美人你是在找我吗?”傅子君的声音突然响起,但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他的声音在黑暗里无疑是很恐怖的,犹如鬼魅之嚎哭。

    冷绮露对着空气大声道:“废话少说,有本事你出来和我对打啊,少装神弄鬼的!”

    “哈哈哈哈……寒王妃太泼辣了,我可打不过,不过,我打不过,可以慢慢耗啊,饿你个两三天,自然就打得过你了!”

    冷绮露心里发慌,心道还是大意了,让他溜了去,但嘴上仍不肯示弱:“好啊,耗就耗,我给你喂的毒最多能让你活三天,到时候是谁先撑不住还不知道呢!”

    “哼,好啊,那寒王妃就与你的王爷相敬如宾去吧,我就不在此妨碍你们了,寒王殿下,如果三日后您反悔了,将我要的东西交给我,那我也定当不计较您王妃对我的冒犯,对她既往不咎。”

    冷绮露对着空气呸了一声:“呸,快滚吧你!”

    “哈哈哈哈哈……”傅子君的笑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

    第40章 独处

    傅子君一走,冷绮露就安静了下来,她只留背影给沈寒云,不去看他。

    “绮露。”沈寒云轻轻地叫了她一声。

    冷绮露没回,也没转身。

    “唉。”沈寒云轻叹了一声,默默地走到了冷绮露身后,将她拥入怀中。

    “放手,谁允许你抱我的?”冷绮露皱着眉道。

    虽然她的语气很不善,但是她却并没有推开他,明明现在的沈寒云那么虚弱,分明就是一下子就能推开的。

    其实还是冷绮露心太软,沈寒云从背后环抱着她,她感觉被沈寒云的骨头硌得慌。

    他才离开她多久啊?竟瘦到了这种程度了。

    瘦到冷绮露竟不忍用力去推他,生怕一个没注意好力度,就把对方给吹散了。

    沈寒云仿佛猜到了冷绮露的心中所想,竟然恃宠而骄,抱着她不愿放开了。

    “放手,再不放手,我就砍你咯。”让他轻轻地抱一下,已是冷绮露大发慈悲了,沈寒云竟然还抱上瘾,不愿松开了,这还得了,冷绮露再次出声,这次是威胁他了。

    沈寒云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手,他不是怕威胁,而是怕变成了废人,就无法保护他爱的人了。

    经过这一插曲,他们间的气氛有些暧昧了,冷绮露终于肯看他了,也愿意和他说话了:“你怎么变得这般憔悴了?是傅子君那混蛋不给你吃的吗?”

    沈寒云楞了一下,回道:“给的,每天都会有北疆的下人来给我送一顿饭。”

    他说的云淡风轻,仿佛一天一顿饭并不是什么值得人同情的事。

    但对冷绮露这种一天起码六顿饭的“饭桶”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傅子君果然是个人渣,哼,祝他只能吃泔水,祝他不举,祝他断子绝孙……”冷绮露忍不住咒骂道。

    “呵……”沈寒云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冷绮露不爽地问他:“你笑什么?”

    “我突然想到,你在上一世,或者这一世刚刚重生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咒我的?”

    “对啊,我就是这么咒你的,你不应该被我咒骂吗?你忘了你上辈子是怎么对我的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啊?”冷绮露直视着他,说得非常理所当然。

    冷绮露越说声音越大,这一刻,她自以为的前世的那些已被她忘记的痛苦回忆,又被她翻开,摊了出来。这一刻,她的情绪再次爆发,并且失控。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沈寒云的脸上满是悔恨,他一遍遍地向冷绮露道歉,乞求她的原谅。

    “哼!别以为你说那么多遍对不起我就会原谅你,若想我原谅你,除非你将前世你后宫里的那些妃子全部杀光!”

    “好,如果我将那些人都杀光了,你能原谅我,那我一定会万死不辞!”

    冷绮露一时怒极,才说了气话,谁知沈寒云当了真,竟真的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只以为将那些冷绮露所恨之人杀光,才能求得她的谅解,他们的感情才能出现转机,却忘记了他们现在的处境。

    别说杀人了,自保都难。

    冷绮露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怎么可能收得回来。再说了,沈寒云也未必会当真。

    “我去找找看这里有没有机关,既然傅子君那个混蛋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我们身边溜走,那这里面就一定会有能出去的路。”

    沈寒云一刻都不想与冷绮露分开,冷绮露一说要找出口,他赶紧像个小尾巴似的跟了上去:“我和你一起去。”

    冷绮露没有说话,默许了他可以跟着,毕竟她来这边,就是为了带沈寒云出去。

    冷绮露一边摸着石壁一边向傅子君带她来的那条路走,沈寒云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尽管他因为身体虚弱而走得摇摇晃晃的。

    但是,为了将她碰过的每一块石砖再碰一遍,他还是跟得紧紧的。

    直到走到了尽头,她才发现,尽管她研究很仔细,却仍是没有找出机关,找到出口。

    看着那密不透风的石板,冷绮露使劲地推了推,又用内力拍了它几下,它却纹丝不动。

    冷绮露不信邪,她想起她来时,傅子君是在墓碑上摸索了几下,墓碑自己动了的。于是她也效仿他,在那块石板上仔细地摸索了一会,但是效仿终究无用,那块石板依旧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

    难不成傅子君真的有能穿墙的本事?

    “撞了南墙”,冷绮露彻底死心,只能回头了。

    “走吧,我们回去。这傅子君是认真的,我们与其在这里浪费体力,不如回去,和他耗着,反正他身中奇毒,不出今夜子时,就会感觉全身似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他,届时,他必定会来求我!”

    沈寒云对冷绮露言听计从,她叫他往东,他绝不敢往西,不多时,他们便回了沈寒云的“住处”。

    傅子君给沈寒云提供的住所除了一张床榻外就没有其他能让人坐的东西了,总不能坐地上吧,于是他们一人一侧,分坐着。

    冷绮露能感受到沈寒云那脉脉含情的眼神,明明她已经不顾危险,大老远地跑来救他了,算是有些原谅沈寒云前世对她的不好了,但她一时之间,还是不能那么便宜了他,毕竟她还没消气呢。

    “你看什么看?我让你看我了吗?”冷绮露故意找茬。

    “我想在我死前多看你几眼,毕竟看一眼少一眼。”沈寒云眼含泪光,说得和真的似的。

    看着他脆弱的表情,冷绮露的心突然一抽,竟然生出了一股罪恶感。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她明明是个受害者,为什么现在反而像个加害者了?

    看着冷绮露疑惑的小表情,沈寒云心道成功了,果然对付绮露这种心软的人,就应该以退为进。

    冷绮露不想再去想被受害者还是加害者这种无聊的东西了,于是转移话题:“沈寒云,你身边高手那么多,是怎么被抓住的?”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沈寒云感慨道。

    但是冷绮露哪里听得懂他的感慨,嫌弃地白了他一眼,重重地说:“说人话!”

    “我这次收到密信就与你分开了,生怕耽误了救驾,于是没回皇城,直奔北疆而来,身边的高手,也只有陈沐风而已。”

    “他为了护我,身受重伤,不愿拖累我,便让我先走,自己不知所踪了。可是为时已晚,我们既然已经踏入了北疆的地界,便是入了坑,很难再逃出。何况,就算我们逃出北疆,估计也回不了皇城了。”

    冷绮露哼了一声,不知是在对傅子君表示不满,还是对沈清风表示不满,还是对他们两人狼狈为奸表示不满。

    “你那个五弟,野心勃勃,前世的时候他以平乱为名行叛乱之事就算了,今生竟然如此明目张胆了,不惜勾结外族也要争夺皇位,简直疯子。不过你也真是,前世已经吃过他一次亏了,竟然还会上当,真该好好看看你脑子是不是被浆糊堵住了,变傻子了。”

    冷绮露在骂傅子君和沈清风的同时还不忘再骂一骂沈寒云,沈寒云被她骂着,不但不生气,反而一个劲地傻笑。

    沈寒云心里清楚,冷绮露骂他,是为了他好,这是转机,是他和她能否重修于好的转机。

    “你做什么傻笑啊,不会真变傻了吧?”冷绮露道。

    “我笑我自己,两生两世都信错了人,活成了个笑话。”沈寒云没说实话,也没说假话,他只是怕冷绮露再离开他,就把他笑的原因换掉了。

    不过,他说他活成了笑话,这点很让冷绮露好奇,她不禁问道:“为什么啊?你前世都当上皇帝了,不但大好河山是你的,后宫佳丽三千也是你的,连你最爱的白凝雪都是你的,你怎么可能会活成笑话?”

    从冷绮露的嘴里听到白凝雪三个字,尤其是带着那几个字的前缀。“最爱的”这三个字竟然能从冷绮露口中听到,沈寒云感到心情复杂。

    前世,无论他是威逼利诱,还是温柔引导,她始终都不肯承认他最爱的人是白凝雪,而今生,他意识到最爱的人不是白凝雪,而是她时,她却不在意他给的最爱了,要不然她怎么会那么轻易地说出“你最爱的白凝雪”了呢?

    “白凝雪不是我最爱的人,我最爱的人是你。”沈寒云有些激动地说。

    冷绮露冷笑了一声,故意嘲讽他,“哟,这才过了多久啊,您的最爱就变人了,您的最爱可真是太轻贱了。”

    “绮露……”

    “哼。”

    冷绮露不再搭理他,独自生气。

    沈寒云心知自己又说错了话,惹她生气了,只得闭嘴,但是有些话,比如他刚才所说的那些,他必须说出来,不然他必定会后悔。

    气氛太尴尬了,导致这本就安静的暗室更加安静了。静是一方面,暗无天日又是一方面,在这暗室里,他们根本无法知晓时间。

    距离傅子君离开已有一段时间了,但冷绮露不太清楚他有没有毒发,不清楚他是否在忍着毒性。

    不过,她能肯定的是,时间应该过去蛮久了,要不然她的肚子怎么会开始咕咕叫了呢。

    “给。”沈寒云向她递来半个干硬的馒头。

    冷绮露没有伸手去接,如果他递来的是别的,她可能会去接,但他偏偏递来的是半个馒头,那个前世害死她的东西。

    第41章 患难见真情?

    “我不饿,你吃吧。”冷绮露冷语道。

    “吃吧,你不是饿吗?傅子君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说不定他真的不给我们送吃的了。”说完,沈寒云便掰开冷绮露的手,想把那半个馒头放到她手里。

    “别碰我!”

    谁知馒头刚被沈寒云放入冷绮露掌中,就立即被她扬了出去,飞的老远了,落地后又滚了两圈,滚到了角落里。

    沈寒云连发火的力气都没了,他无奈地说:“唉,你生气归生气,干什么拿食物撒气啊?这下好了,我们连唯一的食物都没了。”

    冷绮露气红了眼,用仇视的眼光看向了他。

    沈寒云还未脱口的责怪的话只好缩了回去,叹道:“罢了,如果你实在饿的话,我就割开手,用血喂你。”

    冷绮露还在生气:“我又不是蚊子,才不稀罕喝你的血呢!”

    说完,她又背过身去,不看他,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