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冷家兄妹一一退下,冷雁易忍不住打趣道:“小妹啊,我看你不是挺喜欢沈寒云那小白脸的吗?怎么爹爹有意成全你们的婚事,你却不同意呢?”

    冷绮露不想回答,就没有回答,只给他一记苦笑。

    冷雁易叹息了一声,后又转为嬉皮笑脸的姿态:“算了算了,随便你吧,你要是想嫁,我们就给你准备一座山的嫁妆,你要是想娶那姓沈的,我们就把他关在山上,不让他走了,对吧大哥?”

    冷明峰仍是冷哼一声,一副与我何干的样子:“你的言论,不要扯上我,我的态度很明确了,父亲既然已经同意,那我也同意。”

    冷绮露心道:这算是个啥事啊?但凡有个人能劝劝她,让她把沈寒云甩了,她也不至于会这么纠结啊。

    她将求救的目光投到了她的三哥身上,那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走吧,我去帮你看看你有没有受什么伤。”

    可惜她三哥也不想救她,直接转移话题,将她拖走去治伤了。

    冷绮露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伤的都是手臂,而且都是擦伤,根本不需要她三哥来治,那叫大材小用。

    她突然又想到了沈寒云,自她回家以后,就不知道他被丢到哪里了,也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了。

    “想他了?”冷秋宁突然说话,语不惊人死不休。

    “怎……怎么可能?我会想他,他有什么好的,会让我想他?”冷绮露死不承认。

    冷秋宁突然笑了,盯着冷绮露的眼问道:“真的不想他?你要是想见他,我可以带你去见他哦。”

    冷绮露被她哥说的有些心动,但是她又有点要面子,不想直说,就迟迟没回话。

    冷秋宁见她微微红了的脸,达到了目的,就不再为难她了,毕竟是自家的妹妹:“算了算了,不逗你了,走吧,我带你去见他。”

    冷绮露屁颠屁颠地跟上了她哥的步伐,往客房那一块走去。

    来到了客房后,冷绮露才发现她想多了,她爹给沈寒云安排的房间,还是沈寒云上次来住的那一间。

    冷秋宁敲了敲门,“寒王殿下,我是冷秋宁,我能进来吗?”

    冷绮露有些无奈,因为她发现,她哥已经将自称从“在下”变成“我”了。

    屋内无人应答,冷秋宁以为沈寒云还在昏睡,便直接推门入内了。

    谁知屋内有一人呆呆地站着,眼睛死盯着挂着水墨画的墙面。

    听到有人进来,那人慢慢地转过身来,那人正是沈寒云。

    冷秋宁:“寒王殿下,你已经醒了啊?可有何不适?”

    “寒王殿下?你是指我吗?”

    此话一出,冷秋宁和冷绮露直接被定住了,尤其是冷绮露,她一度灵魂出走。

    她一开始觉得沈寒云是装的,但看他一副懵懂样,眼神特别纯真,完全不像是装的。

    难不成,沈寒云真的失忆了?脑袋烧坏了?

    第45章 别不要我

    “你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冷绮露问道。

    沈寒云眨了眨小鹿般清澈的眼睛,点了点头,回答道:“我记不清了,你们刚才叫我寒王殿下,那我是王爷吗?”

    冷绮露和冷秋宁略感无语,不该作何反应,气氛就这么尴尬着。

    “那我叫什么名字呢?我看我身上有伤,是你们救了我吗?这里是你们家还是我的王府啊?你们又是……”

    这尴尬的气氛还是被沈寒云打破的,不过他一开口就不停地说着话,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听的冷绮露和冷秋宁脑袋都大了。

    “你和他熟,你们聊吧,我还有一堆草药没有处理呢。”

    说完,冷秋宁便一步也不停留地跑了,只留下冷绮露和沈寒云大眼瞪小眼。

    “他怎么走了啊?”沈寒云不解地问。

    冷绮露嘴角抽搐了两下,实在不习惯这样的沈寒云,她哥走了,她也不想在这边陪着傻寒云玩。

    她正想像她哥一样悄咪咪地溜走,却被沈寒云抓住了手臂。

    沈寒云委屈巴巴地看着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对她说:“别走,这房间就我一个人,我害怕。”

    冷绮露本以为她足够铁石心肠,毕竟她前世杀人如麻,今生报复起仇人时,也不带心软的。可当她想用力甩开沈寒云的手时,她却使不出力来。

    唉,算了吧,反正他都烧坏了,变成傻子了,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又何必和个傻子置气呢。

    这么想之后,冷绮露的表情都更加柔和了。

    “你先松开,我保证不跑。”

    沈寒云半信半疑地看着她,不肯放手,生怕她骗自己,他一松手,她就跑得没影了。

    冷绮露见他死抓着自己不放手,又无奈又觉得他这个样子很惹人怜爱,她突然生出了一种逗小孩的恶趣味。

    “乖,松手,你不松手的话我就打你咯。”

    沈寒云闻言,抓得更紧了。

    冷绮露被他抓疼了,用空着的那只手重重地弹了下沈寒云的额头,立刻把沈寒云疼的松手去捂头了。

    冷绮露骂骂咧咧道:“死孩子,下手怎么这么不知轻重啊。”

    她拉起那只被抓疼的手的袖子一看,有些红了,虽说可能是因为她皮肤白,但疼是真的。

    她恶狠狠地瞪着沈寒云看,仿佛在用脸骂他。

    沈寒云吸了两下鼻子,“哇”地一声,竟然哭了起来,哭还不是最坏的情况,最坏的情况是沈寒云直接躺地上大哭了。

    冷绮露震惊了,直到这时,她才敢完全相信,她眼前这个沈寒云,绝对不是正常的沈寒云。

    “你,你别哭啊,我又没有真的打你。”

    面对这样非常的沈寒云,冷绮露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她又想装作不认识这家伙,毕竟那么丢人,又想将他从地上拽起来,阻止他继续犯傻。

    她看着沈寒云撒泼打滚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她估计等他醒来之后,恨不得自杀了结自己。

    “你笑什么?”冷绮露还没做出行动,地上躺着的沈傻子就已经停止了哭泣,再次好奇地问。

    又是那副纯真无邪的表情,冷绮露竟忍不住又笑了下,然后哄孩子一样地对他说:“起来啦,臭小子,姐姐带你吃饭去。”

    “姐?姐姐?”沈寒云疑惑地默念了一遍,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沈寒云的这一声姐姐让冷绮露有一种奸计得逞的感觉,她甚是满意,脸上满是喜悦,“哎,真乖,走,我们狗子想吃什么?”

    “狗?狗子?”沈寒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面上非常精彩,一张脸一会青一会红的,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我叫狗子吗?不可能吧?谁家会给孩子取名叫狗子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狗子这种贱名,是大人为了孩子好养活,才取的。”冷绮露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仿佛她说的就是事实。

    她心想:现在的沈寒云这么好骗,不好好骗骗他怎么能行。

    果然,沈寒云就和她想的一样,非常好骗,竟然真的点了点头,一脸“很有道理”的样子。

    冷绮露面上虽然平静,内心却早已笑得不能自已了。

    “既然你知道我的诨名,那你一定是和我非常亲近的人了。”

    “何以见得呢?”沈寒云不同于常人的脑回路让冷绮露心中一颤,她下意识的有些抗拒。

    沈寒云眯起了眼睛,看了冷绮露老久了,才冒出了一句:“直觉。”

    冷绮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和他一般见识。

    “嘻嘻,姐姐我们去吃什么好吃的啊?”沈寒云选择性无视了冷绮露的白眼,顺手挽过冷绮露的胳膊,高高兴兴地往前走。

    看着这样陌生的沈寒云,冷绮露有一种被雷击中了一样的感觉,又有点庆幸。

    她忍不住去想,如果沈寒云醒来时,没有失忆,那他们能像现在这样平静的说话,甚至像小姐妹一样挽着手去吃饭吗?

    答案必然是不会。

    尽管沈寒云今生并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但前世发生过的一切,始终是冷绮露心里的一根刺,永远都忘不掉。

    尤其是在沈寒云用抱歉的眼光看她时,反而更让她回忆起了从前。

    所以现在,沈寒云是“傻了”,冷绮露反而感觉可以与他更好的相处了。

    **

    沈寒云挽着冷绮露的手臂,前往冷绮露家的餐厅吃饭,一路上,仆人们纷纷投来探究的目光。

    沈寒云眼中充满敌意,因为他看见冷绮露对所有人都微微笑着,很是亲切。一想到自己并不是被特殊对待的那个人,沈寒云就觉得嫉妒,心中就升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怒意。

    冷绮露显然没有察觉沈寒云的这种心思,依旧对平易近人。

    毕竟这是在她自己家,这些仆人大都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来了的,已经成了半个家人的存在了,她不对着家人笑,难道还要板着个脸不是?

    来到餐厅,明明还没到她父兄们吃午饭的时辰,她父兄却都正座到了餐桌上。

    他们一进门,几个坐着的人便一同望向他们。

    冷明峰面色依旧冰冷,冷雁易一脸玩味,冷秋宁似有怒气,冷父一本正经地说:“来了就坐下吃饭吧。”

    冷绮露没想到她父兄们都在,她带着沈寒云走到空着的凳子前坐下,与落落大方的沈寒云相比,她这个主人反而显得有些拘谨了。

    “动筷子吧。”冷父拿起碗筷,暗示开席。

    冷家众人见父亲拿起了碗筷,也纷纷拿起碗筷,沈寒云虽不太懂冷家的规矩,但他感觉这些人是冷绮露的家人,冷绮露没动筷子,他就不敢动筷子,冷绮露动筷子了,他才敢动筷子。

    拿起碗筷之后,他就又犯愁了。

    这一桌子的菜,一眼望去全是红色的,看着就辣,看着就胃疼。

    沈寒云看着眼前的一桌辣菜,微皱着眉,筷子停在半空中,不知该从何处下筷子。

    “沈公子是吃不惯辣菜吗?”冷雁易问道。

    他不叫沈寒云寒王殿下,显然是刚才冷秋宁已经将情况告诉给他了。

    其他人也不纠正他,显然是饭桌上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沈寒云会和上次一样因为要面子而狂吃辣时,沈寒云令所有想看戏的人失望了。

    “可以吗?我想吃点不辣的菜。”沈寒云一脸无辜地说,他的眼中,亮着期待的光芒。

    他如此实诚,反而让冷家众人不好为难他了。

    坐的离冷绮露最近的冷秋宁偷瞄了一眼冷绮露,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