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但是冷绮露根本没有注意到冷秋宁询问的眼神。

    冷秋宁暗叹了口气,第一个缓和了表情,对着一旁站着时刻准备服侍主子的仆人说:“小陈,你去让厨房再做几个清淡点的菜,记得不放辣椒。”

    “谢谢哥。”沈寒云笑着感谢,他不记得他的名字了,只能叫哥。

    冷秋宁尴尬地笑笑,便不说话了。

    冷绮露不怎么动筷子,一直在观察着她父兄们的表情,但让她失望的是,她父兄脸上都不带什么表情。

    联想到她刚回家时她爹对她说的那些话,冷绮露就非常迷茫。

    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这顿饭吃下来,比沈寒云第一次在她家吃饭时要更尴尬,而且是尴尬多了。

    专门为沈寒云加的菜被端上来时,冷父已经吃完离席了,冷绮露的几个哥哥也相继走了。

    只剩下沈寒云和冷绮露两个人了。

    冷绮露虽然没怎么吃菜,但实在没胃口,也想离开了。

    才刚起身,就被沈寒云拉住了手。

    “你要去哪?”沈寒云慌张地问。

    “我吃完了,要去办正事了。”

    冷绮露骗他,她根本没事情做,她只不过是没胃口而已。

    “我和你一起去,我去帮你!”说完,他跟着冷绮露一起站了起来,一眼都不去看那热腾腾的菜品。

    冷绮露无奈地笑了笑,“我去干我的事情,你吃你的饭,这并不相关啊。”

    沈寒云再次苦着脸,一副随时会掉眼泪的样子,哽咽道:“你走了的话我就找不到你了,我不想和你分开。”

    冷绮露看着沈寒云的脸,熟悉的脸不熟悉的表情,让她心烦。

    她的心呐喊着: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能不能让我清净会!

    可是她每往外走一步,沈寒云就会跟一步。

    冷绮露叹了口气,坐回了凳子上,环着双臂看他:“吃饭吧你。”

    沈寒云这才乖乖地坐下吃饭。

    第46章 意外访客

    自打沈寒云失忆,已有一月有余,期间冷绮露从不放弃拉着他找她三哥帮他看脑子。

    一服又一服的药剂下去了,一次又一次的针灸扎完了,沈寒云还是那副低龄孩童般的模样。

    孩童般的沈寒云老是粘着冷绮露,吃饭粘,练武粘,本身住在外院客房的他,在一次次露宿冷绮露门口后,竟连住处都搬到了内院。

    冷绮露白天对沈寒云越来越不设防了,但一到夜晚,她就开始后悔,后悔她的这种变化,后悔她与沈寒云的距离越来越近。

    她甚至不知道沈寒云会不会有记忆恢复的那一天。

    但她希望,不要有那一天的来临,沈寒云永远这样,也挺好。

    反正她家大业大,不会缺沈寒云那一碗饭的。

    但是一个人的出现将她从这种不切实际的想象中拉了出来,也让她把差点遗忘的前世记忆,重新想了起来。

    陈沐风的出现是让冷绮露始料不及的,尤其是他的状态还很差。

    陈沐风是被冷绮露家山下的门童发现的,幸亏陈沐风长得很有辨识度,而且那个门童的记性不错,记得他之前来过,应该是主人家的朋友。

    于是就亦步亦趋地将人背上了山。

    冷绮露得到消息后立即带着她三哥去看了。

    陈沐风正在昏迷,他满身染血,形如枯槁,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瘦的脱了型,看的叫人心疼。

    冷绮露与陈沐风无冤无仇,他们二人甚至算半个朋友,冷绮露也不想看到这样的陈沐风。

    “哥,他怎么样?能医治吗?”

    冷秋宁把完脉,一脸凝重地说:“他的伤看着严重,实则只是皮外伤,只不过出血过多,需要调养一段时间的身体。真正难医治的是他所中的毒。”

    冷绮露一听难治,立刻紧张了起来。

    冷秋宁见她紧皱眉头,接着说了下去:“你也知道北疆人善用蛊毒,而且大多蛊毒连我都没见过,不过好在他所中的蛊毒我在一本医书中见过,虽然有几味药稀少,但也并不是无药可治。”

    冷秋宁给了冷绮露希望,她必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她急忙问道:“哥,那几味稀少的药材在哪里?我去找,这个人我必须救。”

    上辈子她欠了陈沐风太多了,但她没有本事报答,这辈子她有本事,就一定要报答了。

    冷秋宁苦着脸,双唇紧闭着,不想将那几味药材的所在之处告诉妹妹,怕她又要去涉险。

    冷绮露紧盯着她哥不放,仿佛多看一段时间,冷秋宁便会心软说了。

    “沈公子,沈公子,你不能进去,小姐吩咐过了。”门外传来争吵声,其实也不能叫争吵声,因为只有丫头们单方面的叫声。

    丫头们的声音越来越近,麻烦也离冷绮露越来越近。

    冷绮露看到不听话的沈寒云,心里一阵烦躁,语气不由自主的凶了些:“你来干什么?还不回去,你又不能帮上什么忙!”

    沈寒云兴致勃勃地来找冷绮露,手里还拿着一个他亲手做的木雕,本是想送给冷绮露邀功的,谁知变成了讨骂,这让他非常难受。

    沈寒云吸了吸鼻子,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献宝般地举起右手,把手中木雕给冷绮露看:“我只是刚和你二哥学了刻木头,想送你一个刻好了的木雕而已。”

    许是因为陈沐风的原因,冷绮露想起了前世被白凝雪诬陷的时候,那时候的无助突然笼罩了她,她心里烦躁,看都没看,就说:“沈狗子真棒!这小玩意真漂亮,你快去给姐姐再做两个去。”

    她的话很明显就是在敷衍,哪怕失忆后的沈寒云再怎么单纯,也看出来了。

    他感觉心里一阵抽痛,脑袋有些发胀,他感觉仿佛在哪里见过这相同的场景。

    手中的木雕掉落,他也无心去捡了,流着泪转身就跑。

    冷绮露捡起地上的木雕,那是一个小女孩,样子有些像她,瓜子脸,勾人的狐狸眼,薄薄的唇,细节特别多,可见他的心意有多深,冷绮露突然有些后悔。

    冷秋宁全程都在当一个旁观者,他看完这出戏,非常公道地发表了自己的观点:“露露,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啊,人家好歹一片心意,你就算不喜欢,也不能当面给人家难堪啊。”

    “我……”冷绮露想辩驳,她前世不少被沈寒云这样对待,如今只不过是还了他一分,但转念一想,现在的沈寒云又不是前世的,就一大傻子,她这样对一大傻子,还是一全心全意对自己好的大傻子,确实是有些不周,于是她没办法反驳她哥的话了。

    她赶紧转移话题:“哥,我们先聊正事,那几味药到底在哪里啊?”

    冷秋宁了解她的性格,她是那种喜欢一条路走到头的人,哪怕前方是断崖绝壁,她也绝不会回头,所以就算不告诉她,她也会找其他途径去查的,那样的话,倒不如省去那般麻烦,直接告诉她。

    “有几味药生长在北疆贫瘠的沙漠里,是一些毒虫,还有几味药在皇宫中,这两个地方对你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哥不希望你涉险。”

    “可是陈沐风算是我的朋友,我想救他。如果我救不成他,我会抱憾终生的。”冷绮露异常坚定地说。

    她无法和她哥解释她与陈沐风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毕竟那是上辈子的事情,这辈子她与陈沐风也算不上有太大的交集,但他又没办法说她是重生了的人,这样会吓到她哥的。

    她三哥那样老古董的人,也决计不会相信重生这一说法的。

    好在在她说出“抱憾终生”一词后,冷秋宁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些松动,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吧,算是我服了你了,这样吧,我和你二哥陪你一起去。”

    “三哥,你得留下。二哥陪我去就好了,你走了的话,万一陈沐风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冷秋宁用手指轻轻地点了下冷绮露的额头,笑道:“笨丫头,这偌大的渝州城,又不止我一个大夫,离了我,人家还不治病了吗?”

    冷绮露点了点头,心想也对。

    “今日天色已晚,我明日下山去,将我的同门师弟幸曜给请上山来帮忙,你就放心吧。我就你一个妹妹,还能不帮你吗?”

    冷绮露感动地红了眼眶,前世她只顾着追求渣男,全心全意地将她所有的爱都给了沈寒云,完全没看到身后家人们给她的爱。

    今生,她看到了,更加觉得前世的自己,太傻了。

    大错特错,说的就是前世的她。

    **

    夜晚,冷绮露躺在榻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院子里响着声声蝉鸣,是入夏的标志。

    冷绮露披上薄纱,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打开门,她果然看见了像只大型犬般缩成一团的沈寒云。

    “唉……”冷绮露轻叹了一声,走上前去,蹲在了他身边。

    似是感觉到了冷绮露的存在,也可能是闻到了冷绮露身上淡淡的香味,沈寒云慢慢地抬起了头来。

    悲痛地看了她一眼后,他又重新把头埋了回去。

    “你怎么了呀?不开心吗?”冷绮露像哄孩子一样地哄他,“是因为我今天没陪你玩吗?”

    “……”沈寒云嘟囔了两句什么。

    声音细碎,冷绮露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她也不打算多问了,无非就是抱怨她没陪他玩。

    她没打算多问,沈寒云却突然抬起了头,带着两行眼泪,很确定地说道:“你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冷绮露惊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那样想。

    “我听别人说了,说家里来了个受伤的人,那是你的朋友,你为了救他,打算跑到危险的北疆去找药材。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人,怎么可能会冒着生命危险去给人找药材呢。”

    沈寒云振振有词,说出来的话十分有逻辑。

    冷绮露一时间不知道该回什么话了,呆呆地看着他,他却越说越停不下来了。

    “我看你们根本不是普通朋友,你不会是喜欢他吧?如果你喜欢他,那你以后就会忽视我,甚至会讨厌我,最后会不要我!”

    沈寒云诉说着他的不安和嫉妒,明明都是很真挚的话,冷绮露却越听越觉得沈狗子可爱,越听越想笑。

    她伸出双手去捏沈寒云的脸,一边揉捏一边笑眯眯地说:“哎呦喂,我们家沈狗子吃醋啦,哈哈哈,真可爱!你放心啦,我不喜欢陈沐风,也不会不要你的!”

    听到冷绮露的话后,沈寒云这才换上了笑脸,又觉得被她这样揉脸有些丢人,赶紧伸手去扒她的手。

    冷绮露这才发现他的双手都缠着绷带。

    “你的手怎么了?”

    沈寒云像是触电一般的,赶紧将缠着绷带的手收到背后。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冷绮露已经看见了:“是不是刻木头的时候弄到的?”

    沈寒云点了两下头,隔了一会又使劲摇头。

    冷绮露的表情更加温柔了:“谢谢你,我很喜欢你送我的木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