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沈寒云两眼放光,肉眼可见的开心。

    见效果达到了,冷绮露接着说:“赶紧回去休息吧,我明天陪你玩,补偿你。”

    第47章 “云霄”

    成功把沈寒云支走后,冷绮露重获宁静。

    她抬头看了眼天上半圆的月亮,一个飞身,跃上了她家的屋檐。

    她没拿酒,她并不想喝醉,她只是想静静。毕竟从重生到现在,她从来没有好好整理过自己的心情。

    她从刚开始的只想逃离前世命运,只想远离沈寒云,到后来遇到沈寒云,她从开始的逃离转变成想复仇。

    可是她想复仇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了,刚重生时所带的前世怨气正在慢慢淡去。她怨气慢慢消散的最大功臣,是亲情,若不是这一世她把家人看得比沈寒云重要,她也不会那么快就从前世的仇恨里走出来。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沈寒云的改变也是她怨气消去的一小部分原因。

    如果沈寒云还和前世一样,处处想利用她,想害她的话,冷绮露总会在他落难时去补一刀的,而不是在他落难时去救他。

    也许,我的心在一点一点被沈寒云重新焐热?

    冷绮露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她赶紧摇了摇头,想把她的这种想法赶跑。

    无奈她越想躲避她的这种想法,越是躲避不了。

    本来是想理理心事的,谁知越理越乱,冷绮露满是心事,今晚必定是一个不眠夜啊。

    **

    翌日,冷绮露打着呵欠收拾行李,沈寒云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姐姐,我们今天去哪呀?”

    之前沈寒云刚醒时,冷绮露骗沈寒云叫她姐姐,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谁知沈寒云叫着叫着竟然习惯了。可是这样反而没有当初的趣味了,于是冷绮露试着想要将称呼纠正过来,可是沈寒云怎么说都不听,就是不肯叫她名字,她就只能直接放弃了。

    冷绮露心中暗道不好,她昨晚随口打发他走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竟然让这家伙又当真了。

    她本来安排好了今日,先去看看陈沐风醒了没,再去找她三哥和二哥,商量一下他们是先去皇宫还是先去北疆。

    沈寒云一来,她瞬间什么要紧事都不敢做了,生怕他捣乱。

    “姐姐今天有急事要处理,你乖乖地自己玩,我下午去找你。”冷绮露试探性地问他。

    但她觉得,按照沈狗子的脾气,肯定会躺在地上耍无赖,不让她走的。

    她都准备好到时候直接把沈寒云打晕了,却听他乖巧地说了一句:“好呀,姐姐有急事就去处理吧,我安静地跟着就好了,保证不坏事!”

    虽然他还是要跟着,但至少他没有像以前一样胡闹,冷绮露看着他真挚的脸,无奈地点头答应了。

    沈寒云这次说到做到,说安静跟着就安静跟着,一路跟到了陈沐风的住处。

    陈沐风竟然真的醒过来了,他看到沈寒云和冷绮露时甚是惊喜,赶紧起身行礼:“殿下,王妃……”

    冷绮露赶紧上前将他扶起,责怪道:“和我们别搞那些礼数,还有,这里只有冷姑娘,没有寒王妃,你瞎叫什么呢?信不信你再叫一声,我立刻马上叫人把你丢下山去?”

    陈沐风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他是个老实人,不会开玩笑,只会真挚地说话:“冷姑娘哪里的话,你不是那种为了一个称呼就能见死不救的人,而且既然你救了我,何必再杀我呢。不过是我唐突了,如果你不喜欢王妃这个称呼的话,我可以暂且不叫。”

    冷绮露听他说完那一套一套的话,心道无趣,陈木头果然还是陈木头,一点玩笑都不会开。

    陈沐风虽然不会说话,但眼力见还算不错,他看冷绮露那副不太想搭理他的样子,赶紧转移话题,转移视线。

    “殿下,你无事就好,当日我和你分开以后,我就一直在担心傅子君和沈清风会为难你,还好你没事,现在你躲在冷姑娘家,反而比躲在皇宫安全些。”

    沈寒云迷惑地看着陈沐风,他感觉他仿佛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又仿佛不认得。

    “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沈寒云还是问出了口。

    陈沐风瞳孔瞬间放大,难以置信地看着沈寒云,激动地伸手去抓沈寒云的双手。

    “殿下,是我呀,我是陈沐风,你的侍卫陈沐风,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那个陈沐风。”

    沈寒云突然觉得有些头痛,痛到他忍不住用手掌去拍他的头,他的眼睛一只睁一只闭的,旁人看着都觉得很痛苦。

    冷绮露见状赶紧将陈沐风拉开到一边,给他解释:“他之前受伤了,发烧了,烧坏了,记不起以前的人和事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陈沐风一时难以相信这个噩耗,竟吐了一口老血出来。

    站在陈沐风身旁的冷绮露赶紧劝道:“陈沐风,陈沐风你怎么样?你别激动啊,你中毒了,不能太激动,要控制毒素,不能让毒素扩散啊!”

    “你们,已经发现了吗?”

    冷绮露有些不解:“什么我们已经发现了?你的毒吗?”

    陈沐风哀声叹气道:“既然你们已经发现了,那我也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而且殿下现在变成这样,肯定没办法带兵夺回王位,我觉得我有必要把事情和王妃你说清楚。”

    冷绮露白了他一眼,心道:你,又叫我王妃!

    但是现在陈沐风显然是要说正事的,冷绮露也就没理会陈沐风的那声“王妃”,静静地等待着他将要说的话。

    “我不清楚你对这场宫变了解多少,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那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吧。”

    陈沐风顿了下,看了一眼沈寒云,他不知何时已经偷偷靠近了,陈沐风无奈地笑笑,没去管他,继续说:“殿下是三皇子,他母亲死于宫斗,从小就没有母亲的庇佑,父亲还误会他母亲是个恶毒的坏人,连带着对他也厌恶至极。”

    冷绮露心说这些事情她都知道,但她必须要再听一遍,因为陈沐风又不知道她知道,好在后面陈沐风说的事情对她来说还有些价值。

    “殿下心知王上决计不会将王位传位于他,便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广收人才,到去年为止羽翼颇丰,已有百余人,全是精挑细选,可以以一敌十的那种。”

    “他成立了一个暗影组织,名为“云霄”,以令牌为令,可号令云霄中的所有人做任何事,包括篡位。”

    “你也是云霄中的一员吗?”冷绮露问道,她之所以发问,是因为她前世对这件事根本闻所未闻,她只当自己是沈寒云独一无二的宝刀。

    她心里难受至极,原来她前世最可悲的不是被沈寒云当刀使,而是被沈寒云当成一把随地一捡,随手可扔的刀。

    “我是,云霄的成员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第一条件就是绝对忠诚,一旦进了云霄,便是不能再出去的,否则,只有死路一条。”陈沐风丝毫不在意突然被打断,还非常诚实地回答了冷绮露的问题。

    冷绮露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碎声,尽管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但真从别人口中听到,还是不免伤感。

    冷绮露沉浸于自己的悲伤中,没有发现沈寒云异样的眼神。那是一种既错愕,又仿佛在听自己的经历的从容。

    “殿下他本来打算在用王上分给他的兵力打败北疆首领后立即回京,逼王上传位给他的。可谁知他在北疆受了伤你之后性情大变,竟然改变了主意,放弃了争夺王位。”

    冷绮露心想:那不是他性情大变,而是灵魂直接换了个人。

    “虽然王上给了殿下一个闲散王爷当,但王爷哪有帝王权力大啊。他放弃了称帝,正好给了沈清风那厮一个谋朝篡位的机会,沈清风那厮不知道从何处得到的消息,知晓了殿下的云霄,便想坐收渔翁之利,抢来管理。”

    陈沐风讲的中规中矩,没有任何华丽的辞藻,但是正因为这样,冷绮露才听得很清楚明白。

    她甚至可以猜到,沈清风是如何知道沈寒云创立了云霄的。

    肯定是白凝雪告诉他的。

    至于白凝雪,估计是沈寒云告诉她的。毕竟白凝雪是他沈寒云最爱的人,哪像我,只是一把随手可扔的破刀。

    冷绮露突然恶狠狠瞪了沈寒云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立即发现了端倪。

    她在沈寒云脸上看到了一瞬间的悔恨,但只是一瞬间,在她闭眼又睁眼后,沈寒云又变回了那副纯良的模样,对着她笑。

    可能是,看错了吧。

    冷绮露:“所以说,他们想要的其实不是沈寒云,而是被沈寒云藏起来的云霄令牌?”

    “没错,他们只敢囚禁殿下,而不敢杀了殿下的原因,就在于此。他们肯放我回来的原因,也在于此。”

    冷绮露惊到了:“什么,你不是逃出来的?是被他们放回来的?”

    陈沐风窘迫地点了下头,回道:“是的,他们从傅子君处得知殿下逃出,立刻给我喂了毒,用毒药威胁我回来,想利用殿下对我的信任,让我从殿下手中偷走令牌。我只能当它是个机会,将计就计跑回来了。”

    冷绮露思考了片刻,冷笑道:“恐怕他们计不在此吧。”

    这分明是想用陈木头为鱼饵,来钓沈寒云啊。

    冷绮露瞄了一眼傻乎乎的沈寒云,心道:可惜啊,正主傻成这样,沈清风和傅子君要是知道了,可不得气死。

    第48章 再闯北疆

    屋里三人正在商讨大事,屋外突然走进来了两人,是冷秋宁和一个不认识的人。

    “哟,你们都在啊,巧了,来,露露,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三哥的师弟,辛曜。”

    冷秋宁身后跟着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大男孩,那男孩身穿白衣,剑眉星目,看人的眼神冷冰冰的,周身仿佛自带冷气,像是高高在上的仙人。

    冷绮露回忆了一下,她三哥小时候身子弱,是有被父亲寄养在医仙谷三年,后来医仙见他天资卓越,便直接收他为徒,将医术传授给他了。

    冷秋宁介绍完辛曜后又开始介绍冷绮露:“辛曜,这是我家小妹,冷绮露,你们小时候在医仙谷见过的,你还陪她一起玩过泥巴。她小时候特别爱乱叫你哥哥,你小时候不介意的,现在介意吗?”

    “不介意,称呼而已。”辛曜淡淡说了一句,声音略显低沉,完全符合他的冰冷形象。

    冷绮露心道:他不介意我介意啊,我的心理年龄比你们都大呢!我现在好不容易习惯了叫自家亲哥哥,外人我可叫不出口啊。

    纠结了半天也不见冷绮露叫人,冷秋宁有些尴尬地看向辛曜,好在他并不介意,直接切入主题:“师兄,他们哪个是你要我照看好的人?”

    冷秋宁指着陈沐风说:“是他。”

    辛曜如冰窟似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陈沐风,走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抓过他的手腕,另一只手为他号脉。

    没过多久,他的脸色就变了,本来波澜不惊的表情崩塌了,露出了难色。

    “师兄,很抱歉,你好不容易让我帮你一次,我却不能帮你。”

    听到辛曜的话,冷秋宁非常不解:“为什么?刚才我们在你家时不是说好了的吗?你答应了我的事情,怎能出尔反尔呢?”

    辛曜完全没被冷秋宁的话镇住,反而将他的理由说了出来:“你当时没和我说你要去北疆还有皇宫啊,你不要以为我不谈时事就真的不知道时事了,现在北疆已完全沦陷为北疆人的地盘,可谓是有进无出。更别说皇宫了,皇宫更是危险,五皇子造成的宫变还没个结果,他一个连父兄都能囚禁的人,可会对外人手下留情?”

    冷秋宁这是第一次听到辛曜说这么多话,有点吃惊,一时愣住了,不知该回什么话反驳他。

    “三哥,我早就说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还是别去了吧。”冷绮露本就不想他哥涉险,这个辛曜所说的话,正是她想对她哥说的,于是她又添油加醋了一把。

    一听冷绮露要自己去,冷秋宁又难得一见的发火了:“胡闹!我怎么可能放心你一个人去!”

    他一发火,冷绮露就怂了,声音也渐渐地变小了,显得有些无力了:“三哥,我也不是一个人去啊,这不还有二哥陪着我吗?”

    “还有我,我也要去!”沈寒云突然发声。

    “闭嘴!”冷家兄妹一致对外,异口同声道。

    沈寒云惹不起这对兄妹,只好默默闭嘴,安静地站在一边。

    “那我不治了。”陈沐风从头到尾听了那么多,听懂了他们是在为治他的毒而吵架,听懂了要治他的毒,需要有人以命涉险,他何德何能呢?所以他选择放弃治疗。

    “闭嘴!”冷家兄妹再次对外,凶狠的眼神一同扫射了一下陈沐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