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陈沐风乖乖闭嘴,心道:不是给我解毒吗?我不治了还不行吗?

    气氛逐渐尴尬,冷家兄妹大眼瞪小眼了许久,冷秋宁终于拿出了他自认为的杀手锏:“北疆毒虫那么多,你怎么知道哪个可以治他的毒?”

    “我……”冷绮露终于无言以对,这倒真是个问题。

    “我和他们去北疆。”一直在旁“观战”的辛曜仿佛一直在等着这个说话的点,非常巧妙地接了话,“师兄,你认识的毒虫或草药,我肯定也认识,甚至有些你不认识的药材,兴许我也认识。”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不行,太危险了。”冷秋宁皱眉道。

    “师兄是不放心我,还是不信任我?”辛曜目光灼灼,看得冷秋宁有些心虚。

    “相信我,我保证会把你二哥和妹妹平安带回来的。”

    辛曜的表情异常坚定,冷秋宁鬼使神差地就点头答应了。

    冷秋宁没有意见了,那冷绮露就放心了,他们自然也就吵不起来了,冷绮露趁势问道:“那我们何日动身啊?是先去北疆还是先去皇宫?”

    几人毫无头绪,这时冷秋宁道:“我建议你们先去北疆,有几味毒虫藏于大漠,极为罕见,我担心北疆那边的王会派人找那种毒虫,然后毁掉。”

    冷秋宁是站在药理的角度做出的分析,所以辛曜十分赞同:“师兄说的有理,我也觉得应该先去北疆。至于何日动身的话,我觉得何日都可以动身。”

    “那就不要犹豫了,我们即日动身去北疆吧。”冷绮露拍手叫好。

    **

    一点都不好!怎么都没人问下我的意见啊。

    被人遗忘了的冷雁易非常不满地想着。

    “二哥,别苦着个脸了,就当去大漠和草原旅游嘛,来,笑一个!”冷绮露十分有余地骑着她的“丹心”,甚至还有心情去调戏她二哥。

    冷雁易冷哼一声,将脸撇到另一边,不去看她,嘴里却不忘吐露他满心的不满:“现在想起叫我二哥啦?你们做决定的时候能不能拉上我?我知道你和你三哥最亲,那也不能直接无视你二哥对吧?你忘了是谁陪你一起去救那傻小子的了啊?”

    冷雁易口中的傻小子瞪了他一眼,仿佛不服气被人说傻。

    冷绮露哈哈大笑起来了:“二哥,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小孩一样吃三哥的醋呢?”

    “哼,你也知道你二哥年纪大了啊?别人在你哥这个岁数早娶妻生子了,哪像你哥,天天跟在你身后帮你收拾烂摊子,你不嫌丢人我都帮你嫌丢人了!”

    冷绮露吃瘪了,笑容立刻凝住了,她虽然知道她哥在开玩笑,但她哥说的确实是事实,她重生后的这辈子,没有一刻不在给家里添麻烦的。

    “二哥,对不起。”

    听到冷绮露的道歉后,冷雁易慌了,他赶紧转头去看她,她果然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冷雁易赶紧解释:“哎呀,冷绮露你这是干什么啊?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呀,你怎么变得这么禁不起玩笑了?”

    “我知道哥哥在开玩笑,但是……我真的很谢谢你们。”

    冷绮露露出了灿烂的笑,她的笑让冷雁易感觉很奇怪。

    他感觉自从他家小妹十六岁生辰后偷溜出去,回来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的,变得他都看不懂了。

    虽然她是往好的方面改变,但他不知为何,心里还是心疼,可能他还是希望他妹妹能永远做一个被人宠着的小姑娘吧。

    冷家兄妹在那温情,沈寒云和辛曜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两人对比强烈,沈寒云一直在笑,笑的像个傻子,辛曜则全程板着一张脸,活像块冰。

    他们这次走的是一条很偏僻的山路,一般人根本不会去走,这条路还是辛曜推荐走的,他说这条路是他某次寻找稀缺药材时偶然发现的,走这条路,可以躲北疆士兵和沈清风的人。

    听到有可能可以躲北疆士兵和沈清风的人,冷绮露当场同意的不能再同意了,要不是怕被她三哥唠叨她不像大家闺秀,她都想举双手双脚表示赞同了。

    辛曜推荐的山路崎岖难走,他们仿佛一直在绕山走,又仿佛已走过了几座山。待到日落,他们还在山上。

    “吁……大家先找个山洞落脚吧,太阳下山了,我对这条路不是很熟,万一走错了路,反而不值得了。”辛曜停下后翻身下马,将缰绳系在树干上。

    他一停下,所有人都停下了,毕竟这条路确实只有辛曜知道怎么走。

    辛曜环顾四周,观察完毕后说:“这附近好像没有山洞,幸好现在是立夏时节,并不冷,大家就且将就一晚吧,等明天天一亮,我们就继续往北疆走。”

    “好。”其余三人都没有意见。

    辛曜又说:“这山林间就算没有追兵和埋伏,也有可能有毒蛇和野兽,为防万一,我们中至少要有一人守夜。”

    辛曜刚说完,冷雁易就接了话茬:“我来吧,我是你们所有人里面年级最大的,理应我来。”

    “那哪成啊?多不尊老啊,还是我来吧,我是你们所有人里面年级最小的,理应我来。”

    冷绮露将话以开玩笑的方式说出,把冷雁易都气笑了。

    眼看冷家兄妹又要为了小事僵持不下了,一直默默无语的沈寒云突然说道:“我来吧,你们要把力气用在更重要的时候,守夜这种小事,还是交给我来吧。”

    冷家兄妹对视了一眼,虽然感到有些怪怪的,但还是立即达成了共识:“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交给你了。”

    沈寒云欣喜地点头,仿佛是接到了什么大的任务。

    第49章 被困

    深夜,林中突然有了风,风过,带来了一股凉意。

    靠在树干上熟睡的冷绮露不自觉地缩起了身子。

    正在守夜的沈寒云一直盯着她,自然发现了她的这一动作。

    此时的他,卸去了白日里的笑面,一副冷清的模样,似是换了个人,倒是和冷绮露熟识的那个沈寒云一般模样了。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冷绮露身前,蹲下,温柔地将她抱起,抱到离火堆稍近的地方,然后他坐下,将冷绮露的头搁在他的腿上,作为枕头。

    他轻轻地拂了下冷绮露鬓边的一缕秀发,露出了她那毫无防备的睡颜,他看的发自内心地微笑,嘴角上扬的弧度如弯弯的月牙。

    他忍不住屈身,想去吻她,双唇接触的那一下,短短几秒,他仿佛被烫到了一般,赶紧回身,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沈寒云心中暗伤:没想到前世他唾手可得,最不屑的,今生却成了他想要却得不到的了。

    这样偷偷摸摸的,虽然很不君子,但是却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了。

    就如他明明在与冷绮露的相处中慢慢恢复了一些记忆,虽然零零散散,但起码不像一开始那样无知。

    但他每拾起一点记忆,却反而越不敢承认自己已记起,宁愿每天都继续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把自己伪装成个傻子。

    他甚至希望他的记忆是错的,希望他从没像他记忆中的那般伤害过她。

    沈寒云深情地看着冷绮露,明明是叫他守夜的,他却光顾着守着冷绮露了。

    好在天慢慢亮了起来,他们这一晚非常安全,并没有遇到毒蛇或野兽。

    沈寒云轻轻地将冷绮露枕在他腿上的头扶起,想站起来把冷绮露抱回原处去,却一时半会难以起身。他的腿让冷绮露当枕头枕了一晚上,已经麻了。

    大约半炷香的功夫,他的腿终于有了知觉。

    他像抱着稀世珍宝一般地将冷绮露重新放回她昨晚选的那棵树旁,然后坐回了火堆旁,对着火堆发呆。

    天越来越亮,估摸着已是清晨了,辛曜和冷家兄妹相继醒来,冷绮露不知为何,昨夜她明明是风餐露宿,却睡得那么安逸,这不像她啊。

    辛曜道:“大家都醒了吗?天已亮,我们吃点干粮就继续走吧。”

    辛曜话音刚落,一个烤好的饼就递到了冷绮露面前。

    “姐姐吃饼。”沈寒云笑容灿烂,仿佛守了一晚上的夜对他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

    “哦,谢谢。”冷绮露也微笑着回应她,她左手接过他递来的烤饼,右手举地高高的去摸沈寒云的头。

    沈寒云乖乖地配合她,默默地微躬了些背,让她摸头能更轻松一些。

    “咳咳……”从他们不远处传来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咳嗽声,这咳嗽声听起来太假,一听就知道是刻意为之。

    果然,下一秒,冷雁易就突然出现,将他妹妹和沈寒云分开了,然后他看着沈寒云,伸手讨要:“我的呢?不知道要讨好你二舅兄啊?”

    冷绮露没料到她哥会这样说,瞬间红了脸,急道:“哥,你瞎说什么呢?”

    “当然有二哥的,来,烤馒头。”

    沈寒云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不在意,竟然没有反驳,反而也叫冷雁易哥,这等于从侧面承认了他和冷绮露的关系。

    冷绮露因为害羞,忽略了一些细节,比如说沈寒云为什么没有将烤馒头给她,而是直接将烤饼给她了。

    但是就算她忽略,也有人会无意识地提醒她,比如说,和他们不熟的辛曜。

    “来,吃烤馒头吧,烤饼太硬了。”

    冷雁易和沈寒云在那边瞎聊的时候,辛曜突然靠近冷绮露,想要递给她一个烤馒头。

    “啊,谢谢了,不过我不太喜欢吃馒头,我吃饼就好了,馒头你们吃吧。”

    冷绮露婉拒了辛曜,前世她是因为什么死的她永远忘不了,那白花花的馒头已成为她的噩梦。如果她只有烤饼和烤馒头两个选项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烤饼这个选项的。

    辛曜不是那号喜欢强人所难的人,冷绮露没有接受他的好意,他也不会非要她去接受。而且他本来就是因为冷雁易刚才的那句话,才做出的讨好心上人的家人的举动的。失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他的举动,在沈寒云的眼里,就是喜欢冷绮露才做出的。

    他以为赶走了楚玉和庄虎,就没人能威胁到他和冷绮露的感情了,谁知旧的才去,新的立即又来了。

    这叫辛曜的家伙对谁都冷冷淡淡的,为什么唯独对绮露那么好呢?此事必有蹊跷!

    沈寒云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了辛曜一眼,在辛曜察觉到杀气,转头往他那边望时,他又变回那副好人的姿态了。

    一路上,沈寒云都像个神经病一样,时而瞪着辛曜,时而又对着他笑,把一向心如止水的辛曜都弄得有些神神叨叨的了,时不时地就东张西望,以为遇到仇家或是猛兽了。

    好在他们的脚程很快,掐着太阳下山的点来到了这条小路的尽头,来到了北疆境内。

    因为怕遇到北疆的人,然后被傅子君知道他们来了,冷绮露非常贴心地让家里的裁缝给他们四人每人准备了一套北疆人的服饰。

    北疆人的衣服以宽大为特色,直接套在他们原本的衣物里面都没问题,为了使他们看起来更像北疆人,他们都直接套在外面,看上去体魄更加雄壮一些。

    “辛曜哥,我们离药材的所在地还有多远啊?”因为年纪比辛曜小,而且有求于他,冷绮露不得不克服心里的不习惯,叫他哥。

    她的这声“辛曜哥”对冷雁易来说没感觉有什么不对的,而对沈寒云来说就是巨大危机。

    他顿时瞪大了眼睛,用眼神向辛曜放刀子。

    心里忍不住开始瞎想:我记得前世的我总是对绮露爱搭不理的,但是她就是对这样的我一见倾心了,而这个叫辛曜的,年纪和我相差一岁,长得和我也挺像的,尤其是那股子生人勿近的模样最像我,绮露叫他“辛曜哥”,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

    他不得不承认他开始慌了。

    “我们可以从这片大漠找起,在找之前,你们都服一颗防毒圣药,再戴上抓毒虫必备的护具,小心点,千万不能被毒虫蛰了。”辛曜边说边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瓷瓶,将其打开后将里面的东西倒在手掌之中。

    里面有四颗红豆般大小的小药丸,他给每人分了一颗后,自己先将药丸吃了下去,再从他系在马匹上的包袱中拿出四双金丝手套和四个木盒,分给大家。

    其他人纷纷吃了药,再戴上手套。

    走之前,辛曜还一再叮嘱:“我们一起翻沙子找,你们找到什么后直接放在这个木盒中,这个木盒有四个格子,你们记得不要将毒物放在同一格里。对了,天马上就要黑了,夜晚的大漠不比平地安全,切记我们要以找落脚点为主,找毒物为辅。”

    结果……